武漢肺炎疫情:假如新冠病毒「攻陷」朝鮮 平壤能否吃得消

  <中國周一(3月16日)在首都北京的郊區重新啟用了一座SARS時期接收重症患者的標誌性定點醫院,用於應對新冠疫情。 小湯山定點醫院位於北京北端,距離中心城區約30公里。北京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決定,從本周起重新啟用它,主要用於篩查從國外到訪北京旅客中的疑似病例,以及對一些非重症患者進行治療。2003年,中國的首都成為SARS(非典/沙士)疫情的重災區。北京當局決定用七天時間建成了這座定點醫院,收治患者680人。2010年,北京已將臨時病房拆除。 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加強入境管控,大批留學生「組團」回國「中國抗疫模式」引全球反思,但難以在全世界複製武漢肺炎疫情外交戰:中國「大國形象」言與行重啟小湯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月16日小湯山醫院工地。早在1月23日,即武漢宣佈封城首日,北京當局便宣佈重啟小湯山醫院的計劃。 北京宣佈重啟小湯山醫院當天,正值北京推出新規、要求所有從境外抵京的旅客一律集中隔離14天之際。中國媒體報道稱,小湯山醫院設立了1000餘張牀位,主要用於北京海關檢疫後有風險人員的進一步醫學篩查,包括對確診病例或疑似病例進行治療觀察等。報道稱,小湯山醫院的百名醫護人員主要從市屬醫院中選派,包括呼吸、感染、重症、急診、兒科、放射等,並可以與北京其他的定點醫院進行遠程會診。北京早在1月23日,即武漢宣佈封城首日,便宣佈重啟小湯山醫院的計劃。當局隨後調動近5000名工人進駐位於北京昌平的小湯山施工,重建病房、餐廳、鍋爐房、ICU等區域。新建病區病房為箱式房搭建而成。這些臨時房屋一共五排,每排三層。北京並未公布小湯山醫院與其他定點醫院的具體分工差異,但BBC注意到,截至目前北京已有近20家醫院被列為新冠武漢肺炎的定點醫院。其中,市級的有三所,包括地壇醫院、佑安醫院和解放軍第五醫學中心。北京:新的「抗疫」戰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在過去一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僅為21例,但值得一提的是,其中20例均為從海外"倒灌"的病例。 在小湯山醫院啟用時,中國整體的疫情已呈現好轉跡象。在武漢,用於收留輕症新冠病人的十餘家方艙醫院已經全部宣佈休艙。中國官方稱,從中國各省援助湖北的數以千計的醫生將在周二開始陸續撤離。中國官方周二(3月17日)公布的最新數字顯示,中國在過去一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僅為21例,但值得一提的是,其中20例均為從海外「倒灌」的病例。中國境外的感染人數在兩天前已超過中國境內,歐美多國的疫情形勢日趨嚴峻。作為中國最主要的對外窗口,首都北京的壓力明顯增大,這可能是當局重開小湯山的重要原因。據中國媒體報道,北京市新冠武漢肺炎定點醫院地壇醫院連續兩周篩查從機場轉來的人員近千名,已發現確診病例23人。在周一的一場國務院發佈會上,中國官員表示,從3月11日以來,中國陸海空口岸入境人員日均12萬人次。其中,乘國際航班入境的人員日均2萬人次,外國人佔比一成左右,這些人均是需要觀察的對象。北京隔離和轉運隔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抵達北京首都機場的入境人員將被統一運送至位于城市東北郊的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進行統一轉運。 目前,北京市已宣佈了嚴格的入境隔離措施。所有從中國境外到訪北京的旅客,都需要接受強制性的集中隔離,並且費用需要自理。有特殊情況的,經嚴格評估,可進行居家觀察。根據規定,入境人員將被統一運送至位于城市東北郊的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進行統一轉運。如果是目的地為北京的旅客,將有大巴車把旅客統一轉運至北京市內的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隔離。如果是目的地為中國其他省份的旅客,則由各自省份的救護車輛轉運至當地隔離。BBC記者在北京看到,目前北京街頭幾乎所有的餐館、便利店和其他商鋪都在對顧客進行體溫檢測,並要求登記姓名、電話和身份證信息。北京還專門開發了名為「健康寶」的手機小程序,要求居民每天通過拍照「打卡」,在進出小區和寫字樓時必須出示。截至北京時間周二(3月17日)中午,北京已累計確診415例,其中境外輸入確診病例41例,目前治癒出院病例366例。此前,位於北京核心城區的復興醫院發生院內群體感染事件,導致至少36名院內人員感染,包括8名醫護人員,9名保潔人員,19名患者和患者家屬。由於勾起了人們對於SARS時期病毒在首都大肆擴散的記憶,北京一度風聲鶴唳。「非典」記憶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小湯山醫院 2003年,SARS疫情首先在中國廣東省順德市出現,隨後席捲中國全國,但當時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並非廣東,而是北京,有超過2400人感染,147人死亡。當年4月,北京市為了控制疫情,選址北京正北六環外小湯山的一家用於療養的醫院附近,在7天之內新建了專門接收SARS患者的院區。建築面積達到2.5萬平方米,可容納1000張病牀。在5月1日啟用後,1000多名醫療人員進駐醫院。小湯山醫院在隨後兩個月內,收治了近700名SARS病人,佔據中國總感染人數的近七分之一,其中死亡人數8人,病死率相比其他地方較低。2003年疫情結束後,曾經的臨時病房被廢棄。遺留建築雜草叢生,破敗不堪。直到7年後的2010年4月,原北京市衛生局宣佈,拆除小湯山的SARS院區。2012年,小湯山醫院更名為「北京市小湯山康復醫院」,僅保留康復醫療職能。>武漢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武漢六天急建「火神山」醫院

  新冠病毒在全球傳播,各地人們擔憂陡升,一些原有的做事方式正在改變。有人減少了旅行計劃,避免空間擁擠。也有人避免握手、擁抱問候彼此,改用碰撞胳膊肘或腳底打招呼。 教堂、清真寺、寺廟和猶太教堂也在改變開展宗教活動的方式,力圖控制病毒傳播。而當禮拜方式改變,怎樣保持精神上的溝通呢? 圖片版權 ALBERTO PIZZOLI Image caption 由於擔心病毒傳播,教宗方濟各周日直播了祈禱 基督教意大利尚在封鎖,但有些人被要求離開,去拜訪他人。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敦促神父們要有「走出去看望病人的勇氣」,「還要陪伴醫務人員和志願者工作」。 不過要採取預防措施,比如與他人保持至少一米的距離,並避免身體接觸。教宗選擇直播周日的傳統講話,以減少梵蒂岡的人潮。不管在加納,還是美國和歐洲,天主教教堂已經改變了彌撒方式,力圖阻止病毒感染。牧師不再把聖餅放在聖徒的舌頭上,而是放在手中,也不再使用公用聖餐杯盛酒。在表達和平的儀式中,會眾也不再握手,而改成為坐在旁邊的人祈禱。人們明白為何要採取這些措施,但仍有人感到失落。亞歷山大·西爾(Alexander Seale)是一名居住在倫敦的法國記者。他說: 「不再有以前那樣的喜悅了。不做和平手勢,不口領聖餐,就像移走了耶穌的一部分。」唯一沒有改變聖餐方式的教會是希臘東正教。該教繼續用同一個湯匙為禮拜者舉行聖禮。教會的管理機構聖會(Holy Synod)在一份聲明中說:「對教會成員來說,參加聖體聖餐顯然不會傳播疾病。」該機構呼籲信徒通過祈禱來防止病毒傳播。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意大利北部十多座城鎮約5萬人被禁止出城。習近平現身北京「調研指導疫情防控工作」世界衛生組織警告:全球新冠疫情「星星之火可能燎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為了應對冠狀病毒,世界各地的教堂都做出了改變 在美國華盛頓特區,一名喬治城基督教堂的牧師被確診為該地區首例新冠病毒患者。之後,數百名參加該教堂的人要進行自我隔離。牧師蒂莫西•科爾(Timothy Cole)在3月7日病毒檢測呈陽性,目前他和家人正在隔離中。據報道,有約550人參加了他在3月1日主持的儀式,他還主持了聖餐儀式。在韓國,正是由於拒絶對宗教信仰做出調整,才導致病毒大範圍傳播。該國一半以上的確診病例都與一個名叫」新天地教會」的邊緣基督教組織有關。該教要求成員在禮拜時彼此靠近,這被認為是病毒快速傳播的原因。染病的成員隨後在全國各地旅行,並感染了其他人。教會領袖被指控隱瞞成員的姓名,阻礙當局識別受感染的人並控制病毒的傳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為了消毒,麥加大清真寺暫時關閉,朝拜者在清真寺前祈禱 伊斯蘭教麥加的大清真寺通常擠滿了成千上萬的穆斯林朝聖者,但前往伊斯蘭聖地的遊客人數卻急劇下降。大清真寺在消毒後重新開放,但現在,清真寺中心神聖的建築克爾白周圍設有一道屏障,阻止人們觸摸。禁止外國朝聖者前往麥加和麥地那的禁令依然有效。世界各地的信徒通常會在這時進行副朝覲(Umrah),這個程序不同於朝覲。朝覲可以任何時候進行。每年大約有800萬穆斯林參加副朝覲之旅。韓努(Hadiza Tanimu Danu)在尼日利亞經營一家專門負責麥加之旅的旅行社,他說,人們對外國遊客的禁令反應不同。她說,「大家都很傷心。這是副朝覲啊,每個人來這都是為了朝拜。」受到影響的不僅僅是副朝覲。韓努說,「有些人擔心,說道『好吧,如果隔離延伸到麥加朝聖,會發生什麼呢?』」不過,沙特當局表示,這些措施是暫時的,沒有跡象表明可能擾亂麥加朝聖。一些可能傳播病毒的宗教活動仍在繼續。最近,伊朗人後舔舐什葉派(Shia)聖地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引發恐慌。一張照片中顯示,一名男子在庫姆省(Qom)的瑪素米(Masumeh)神殿前說:「我不害怕冠狀病毒。」 他隨後舔舐和親吻了大門。有人相信神龕有神聖的力量,可以幫助治療疾病。兩名男子因類似舉動面臨牢獄之災。一些伊朗人表示,宗教場所應該完全關閉。但是對許多穆斯林來說,日常行為中的小變化才是關注焦點。例如,當南非努力應對第一例確診病例時,宗教領袖們把禮拜五的祈禱會當做教育機會,建議人們採取預防措施。BBC駐非洲記者穆罕默德·艾利(Mohammed Allie)說,他所在的清真寺建議,做完禮拜要避免握手或擁抱。他說:「需要一段時間適應。大家禮拜完後還在握手,不是因為忽視了信息,而是一種條件反射。」不過,他說,有些人已經開始用碰腳問候對方,而不是握手。他也開始用拳頭問候。他說:「人們正在慢慢做出調整,儘管速度慢一點。」 清真寺還建議來禮拜的人下周五祈禱時帶上自己的祈禱墊。 圖片版權 SANJAY KANOJIA Image caption 在印度北方邦舉行的胡裏節慶祝活動中,印度的印度教徒對新冠病毒採取了預防措施 印度教對印度教徒來說,現在正是胡裏節(Holi),俗稱「顏色節」。這是為了紀念正義戰勝邪惡的勝利,以及春天、愛情和新生命的來臨。慶祝時,人們向空中拋撒彩粉,還在彼此臉上塗抹顏色。印度總理莫迪表示,他不會參加公開慶祝活動,還建議人們避免大型活動。但還是有很多人周末參加了慶祝,不過採取了一些預防措施,比如戴口罩。不過,有些人不想承擔患病的風險。尼基•辛格(Nicky Singh)住在印度旁遮普邦的阿姆利則(Amritsar)。他在慶祝時宅在家裏,改用電話祝福對方。他說,只有「勇敢者或有勇無謀者」才會沉迷於(慶祝活動),但胡裏節所代表的能量卻不見了。他說:「一個無害的噴嚏就能在這裏敲響警鐘,大家普遍這樣認為。我很高興自己選擇了安全,而不是出去慶祝。」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按照傳統,許多猶太人在進入建築物或房間時會觸摸或親吻門柱 猶太教要怎樣告訴人們不要在葬禮上擁抱悲傷的寡婦?這是倫敦西中央自由派猶太教堂的拉比傑基•塔比克(Jackie Tabick)正在解決的問題。塔比克說:「真的很難。我覺得要這樣說:'我知道大家想用肢體對寡婦表達愛,但是現在,表達愛的最佳方式就是,跟她說話、對她點頭、但不要身體接觸。相信她會理解的。」塔比克還在嘗試在網上授課和提供服務。許多改革派和自由派的猶太教堂已經這麼做了。上周,以色列首席拉比大衛•勞(David Lau)發表聲明,建議人們不要觸摸或親吻門柱(mezuzah)。這是帶有宗教經文的卷軸,放置在房屋的門柱上,通常人們在進入房間時觸摸或親吻這些卷軸。歐洲拉比會議也建議人們不要親吻《妥拉》(Torah)卷軸之類的物品。塔比克說,在猶太人的生活中,不親吻門柱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問題是,某些事情只是例行公事。「重新審視一下日常生活習慣有好處,也許有助於我們重新思考如何取代劣習。「當然,最重要的是彼此相互支持。或許應該強調,這是與上帝連接的一種方式。」

美國確診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病例。這是首例在亞洲以外的確診案例。除了中國大陸外,台灣、韓國、泰國、日本都已有確診病例,疫情日趨嚴峻。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21日下午宣佈,確診的患者是一名30多歲的男子,在1月15日從武漢返回華盛頓州西雅圖,隨後前往華盛頓州的一家醫院就診。有鑒於其旅行記錄及症狀,院方懷疑他感染了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立即將他的生理樣本送往CDC檢驗,隨即確診。該中心的團隊正在華盛頓州當地進行調查,並且監控與患者有過密切接觸之人士的健康狀況。武漢新型病毒:五個問題帶你認識這次疫情武漢新型病毒疫情影響蔓延到股市和多個行業CDC表示,最初曾懷疑此案例屬於動物傳人,但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目前存在有限度的人傳人傳播,但病毒在人之間傳播的具體方式則仍未明。 據悉,朝鮮已暫停外國旅客入境,以防範疫情擴散。 目前,CDC將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旅遊建議列為第二級,則為「警示,採取加強性的預防措施」。CDC的旅遊疫情建議共有三級,第一級為注意,採取常規的預防措施;最高級則是警告,避免非必要的旅行。CDC補充說,雖然亞洲地區出現人傳人的病毒傳播,但對美國公眾來說,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風險仍然較低。四日前,CDC曾在聲明中寫道:「對於今晚坐在飯桌前的美國家庭來說,這一新型冠狀病毒不是他們需要擔心的議題。」然而,疫情在近日迅速惡化,確診案例倍增。截至目前,共有超過300例確診病例,6人死亡。CDC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變化迅速,該中心高度關注並將及時向公眾通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病例源於中國武漢,目前已在中國大陸多個省份和香港傳播,台灣、韓國、泰國、日本和美國也出現確診病例。本月17日起,CDC在美國舊金山、紐約、洛杉磯三大機場進行入境防疫檢查。紐約和舊金山機場每周都有三趟從武漢直飛的航班,另有乘客從武漢出發、在北京轉機抵達洛杉磯。本周起,在亞特蘭大和芝加哥機場也會增設防疫檢查。 跳過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CDCgov In response to an outbreak in China caused by a novel (new) coronavirus, CDC will begin health screenings of travelers arriving from #Wuhan, China at 3 US airports. https://t.co/Ovg4CTFJWf #novelcoronavirus #2019nCoV pic.twitter.com/gwWLUCCbky— CDC (@CDCgov) 2020年1月17日 結尾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CDCgov 當年SARS病毒從亞洲傳播到北美的陰影猶在。在2003年2月,一位其後被懷疑攜帶了SARS病毒的女性從香港回到加拿大,數日後死亡。而疫情迅速擴散,最後大多倫多地區257人感染SARS,33人死亡。CDC建議,需要前往武漢的旅客應避免接觸病患、活著或死亡的動物、生鮮肉品,並避免前往動物市場。公眾應該勤洗手,用肥皂洗手至少20秒,如果沒有乾淨水源,則使用含酒精的手部消毒液。如果最近曾到武漢,並且有發燒、咳嗽、呼吸困難等症狀,需要馬上與醫護人員聯繫,避免與他人接觸,不要外出,在打噴嚏或咳嗽時,用紙巾或衣袖擋住口鼻。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疫情持續,北京民眾擔心嗎?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武漢肺炎: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全球在嘗試哪些藥物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意大利護士用鏡頭記錄抗疫之戰

全球經濟學者和官員們都在關注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武漢肺炎對世界經濟的衝擊會有多大。 隨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春節長假後開始緩慢地返工,全球的分析師和銀行家們做出不同的預測。截至2月中旬,大多數國際經濟學者們認為,新冠武漢肺炎對中國的經濟衝擊比原來想象的時間要短,但更加劇烈,全世界都會感受到這種衝擊。然而,人們對到底影響程度的預期差別很大。 路透社報道說,衛生業內人士和經濟學家認為,由於中國缺乏透明的數據,加上沒有先例,使得明確的估算變得困難。這次的疫情和2003年非典時期相比,中國已經不是當年的中國,世界經濟形勢也今非昔比。但當2003年薩斯 (Sars)來襲時,中國對全球GDP的貢獻僅為4%,而2017年為15%,當年中國企業融入全球供應鏈的比例要低得多。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探尋新冠病毒疫情中兒童少有染病的深層原因世衛譚德塞解釋正式命名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緣由英國確診人數增至8例 宣佈防疫新措施 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全球供應鏈目前,各方關注與國際供應鏈密切相關的中國有關產業。由於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和湖北省尚在封城狀態,恢復生產的時間仍然未知。武漢不僅是一個上千萬人口的超大型城市,更是中國製造產業鏈上的關鍵一環,在電子、汽車、醫藥等領域擁有成規模的產業集群,如果武漢的生產和物流停止,一些湖北以外的產業鏈下游企業可能也會面臨斷供停產的問題。英國《衛報》指出,許多全球性公司都依賴中國供應商。例如,在蘋果的800家供應商中,有290家在中國,中國佔全球電視產量的9%。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國際供應商關注中國工廠節後復工情況。 武漢50%的製造業與汽車工業有關,25%與該地區的其它技術供應有關。歐洲和美國的汽車高管們警告稱,他們距離汽車缺供只有幾周的時間。由於缺少中國供應的零部件,現代汽車已經關閉了在韓國的業務。對亞洲地區其它國家的影響《衛報》的分析認為,目前東南亞是面臨風險最大的區域之一,因為與中國龐大的地方經濟的聯繫也十分緊密。日本雖然更富裕,但也面臨很大風險。中國是日本工業機械、汽車和卡車以及技術先進的消費品的大買家。中國製造的零部件則大量出口送入日本工廠。還有數以百萬計的中國遊客每年訪問日本。日本已經做好了今年第一季度取消40萬人到日本旅遊預訂的凖備。澳大利亞經濟也與中國緊密相連,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警告稱,中國疫情對澳洲經濟確實將產生很大壓力。大量接收中國留學生的澳大利亞的大學已經受到衝擊。對英國、歐盟和美國的影響英格蘭銀行行長卡尼最近對英國上議院經濟事務委員會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已經大於2003年薩斯疫情蔓延造成的經濟影響。他表示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雖然近日有消息說新感染人數正在下降,但現在做出對中國和國際宏觀經濟形勢的全面判斷為時尚早。英格蘭銀行正和美聯儲一樣,密切關注事態發展。卡尼說,對英國銀行業進行的壓力測試表明,它們已做好應對經濟增長受到更大衝擊的凖備。一些經濟學者表示,現在尚難預估中國新冠武漢肺炎造成的國際衝擊。與其他歐洲國家一樣,英國可能會限制中國訪英遊客的流量,而不會對經濟產生巨大影響。不過,中國遊客喜歡光顧的英國旅遊熱點,比如牛津郡的比斯特村購物村的銷售將可能出現嚴重下滑。《衛報》稱,如果全球貿易會像預期的那樣開始放緩,英國將感受到更廣泛的影響。英國與所有世界大經濟體都密切相連,因此,當全球經濟打噴嚏時,英國總是感冒。去年,由於美中之間的關稅大戰,英國製造業陷入衰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宜家家具因為疫情關閉了在中國的所有33個門店。 德國的《每日新聞》發表文章認為,德國經濟會因中國疫情受到重創。但德國經濟部長彼得·奧爾特邁爾2月初表示,現在說冠狀病毒如何影響德國經濟還為時過早。歐盟媒體EU Rreporter援引中國駐比利時大使曹忠明說,中國經濟的變化對歐洲會有影響,但只是暫時的、可控的,疫情過去之後,中歐之間的合作還會像過去一樣密切,增長勢頭也會很快恢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在華盛頓表示,IMF仍在評估在中國暴發的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帶來的影響,希望這個影響是「V型」的,即經濟在短時間內得以快速恢復。與此同時,美國財長努欽就美國2021財年預算案出席國會參議院金融委員會聽證會時表示,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是一次性事件,不會持續到2020年以後。

-2021-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