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武漢肺炎影響浮現 中國2月製造業斷崖下滑

  • 时间:
  • 浏览:41479
  • 来源:

  <英國正式開始與歐盟談論脫歐離婚協議之際,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在歐洲鋪天蓋地而來;從英國初期談判立場來看,倫敦似乎躊躇滿志,信心十足,堅決不願再與布魯塞爾「宅」在一起。 這一點至少從英國在防範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的凖備方面就可以略見端倪。作為原歐盟大家庭的一員,脫歐後的英國似乎決意我行我素,凖備「宅」在英倫三島上。防疫不靠歐盟英國媒體爆料說,唐寧街十號(英國首相府)違背一些衛生專家的設想,拒絶參加歐盟大疫流行預警中心系統;專家擔心這可能會損害英國政府的脫歐後的貿易戰略。 歐盟的這一疫情預警服務中心成立於1998年,旨在交流風險評估和風險管理方面的信息,以便更及時、更有效和協調的公共衛生行動。但唐寧街十號非常談定表示:英國致力於與布魯塞爾合作,遏制冠狀病毒的傳播,但不會同意在12月過渡期結束後繼續參與該計劃。首相的官方發言人對記者們說: 我們已經離開歐盟了。 約翰遜首相警告說,冠狀病毒在英國正處在重大升級的邊緣,他敦促人們保持冷靜,繼續洗手。武漢肺炎疫情面前英國「紳士」沒戴口罩的原因 疫情或對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造成重大衝擊為何英國無所謂在全世界多數國家不看好的警告下,英國堅持脫歐。現在木已成舟,新冠疫情來了,並無法改變「離婚」的事實。脫歐以來,英國和歐盟在如何財產分割方面似乎糾紛不小,雙方是否能達成自由貿易協議還懸念很多。比如,原來有英國在內的歐盟家大財多,一旦離婚,除了貿易問題外,還有司法、金融服務、國防、外交政策、交通、科研、農林牧副漁等等方面如何分家的難題。多數分析人士指出,這將是一項艱難的談判。離婚雙方不是個人,無法做謙謙君子,即使是有「紳士」之稱的英國,也有個所謂國家利益懸在頭上。英國和歐盟都要爭取對自己利益最大化。英國政府方面認為,脫歐的基本盤很結實:原來作為歐盟三駕馬車之一的英國本國的經濟金融外交國防科研貿易等各領域的實力都是杠杠的,因此無需受到與歐盟的約束。防疫工作看實力就拿防治新冠武漢肺炎疫情這個醫療健康領域來說,有分析人士指出,英國境內疫情幾乎絶大多數都是輸入性的,特別是從歐盟輸入的最多:意大利、西班牙、法國等,因此英國沒能從歐盟得到任何第一時間的「幫助」。而英國在本土發現了輸入性的新冠武漢肺炎病例後,立即以自己的方式進行了防疫、隔離、治療、研究等系列工作。在最初的9個病例中,英國發揮出醫療科技實力優勢,英國全民醫療衛生系統很快治好了8個病例。這在歐盟這次防疫工作中成績最為亮眼。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是歐洲國家裏最早對中國實施了禁飛令的。可是意大利卻成了歐洲新冠疫情最早和目前情況最嚴重的歐洲地區。 英國衛生官員表示,英國有健全的防疫體系和經驗,雖然英航與歐盟的航空公司一樣,暫停了往返中國航班,但英國政府仍然頂住壓力,拒絶國內有些人禁止中國航空公司和中國人來往中英之間的要求。反觀歐盟,在衛生防疫方面做得並不如英國好,比如:意大利是歐洲國家裏最早對中國實施了禁飛令的。可是意大利卻成了歐洲新冠疫情最早和目前情況最嚴重的歐洲地區。從目前新冠疫情防治的種種情況看,就不難理解英國為何不屑於留在歐盟疫情分享中心之內。如果要留在裏面,英國恐怕要貢獻更多疫情防治經驗、技術、醫療物資……脫歐已經實現,婚都離了,為何英國還要拿出實實在在的銀子供養對方?!不信任歐盟法規這裏最重要的一條原因是:英國如果還留在歐盟疫情預警中心裏的話,就必須遵守歐盟的法律規則。衛生防疫是個牽涉到金融經濟、司法和人權等問題大事,是按歐盟的法律還是英國自己的法律,這可是個原則性問題。在中國新冠疫情之下,有一個段子說,本來凖備離婚的夫婦因為出不了門都宅出感情來了,凖備生老二了……觀察人士表示,已經邁出了歐盟門檻的英國,好不容易打碎了歐盟的枷鎖,可不希望因為新冠武漢肺炎疫情「重新被歐盟套住」。就未來談判的前景,在約翰遜政府領導下的英國已經不是過去的英國:大不了破罐子破摔。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很多英國人到意大利疫區去滑雪,他們回到英國後就被要求在家自我隔離14天。 即使在貿易談判方面,英國政府目前的態度也十分強硬:即使是談判無法達成協議,最差的情況不過就是英國與歐盟最後還是按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進行貿易——因為英國是純進口國,難道歐盟國家還會決定不要英國這個「客戶」?在這種背景下,英國向歐盟提出了英歐貿易談判的強硬條件:在2020年7月1日前達成協議,要不就可能無協議脫歐。當然,也有不少分析人士指出,英國和歐盟強硬的談判態度只是談判手段,其實雙方還都最終希望能和睦相處——仍然是「朋友」。在全球化的大潮下,脫歐後的英國仍然是歐洲大家庭成員。在歐洲新冠疫情之下,英國也沒有對歐洲關閉大門,相反地是英國也會繼續和歐盟各國保持在防疫戰疫問題上的溝通,也會願意在必要的時候向歐洲伸出援手。>武漢肺炎疫情:這些國家爭相示愛取悅北京背後的考量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第二重災區的廣東省發佈通告稱,疫情期間允許廣東的定點救治醫院直接調劑使用透解祛瘟顆粒(曾用名「武漢肺炎1號方」)。這一中藥產品獲批用於廣東30家定點救治醫院,結合西藥一起用於新冠病人的臨牀治療。 此舉再次引來公眾對中醫在流行病治療中角色和療效的討論。BBC中文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新型冠狀病毒: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新冠疫苗和時間賽跑 會像非典疫苗一樣無果而終嗎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 治療新冠在嘗試哪些藥物探尋新冠病毒疫情中兒童少有染病的深層原因武漢武漢肺炎:病毒到底如何影響你的身體?廣東官方對於中醫的推廣並非首次。本次新冠武漢肺炎爆發後,中國國家衛健委從1月22日發佈的第三版診療方案中,開始加入中醫方案。在第五版中給出了定性,稱新冠武漢肺炎屬於中醫疫病範疇,病因為疫戾之氣,各地可根據病情、當地氣候特點以及不同體制等情況,參照方案進行辯證論治。 言下之意是:各地方可自己發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於是公眾看到了深圳中醫專家研製發放2萬份「防感湯」',旨在未病先防,提高免疫力,增強抗病能力;湖北省首批大規模通過中西醫結合治療痊癒的23人於2月6日出院;中國國家中醫藥局組織國家中醫醫療隊到湖北提供醫療援助。中國全國上下的中醫力量都在各顯神通。但到底中醫能在本次疫情防控和治療中扮演怎樣的角色?「武漢肺炎1號方」的發明者,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中醫科譚行華接受中國記者採訪時強調,該方僅限於治療輕症確診病人和疑似病人,不可當預防用。在中國官媒新華社報道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治癒出院的消息引述了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的話稱,這批病人以輕症為主,有兩例重症,他們接受的是以中醫為主的中西醫結合治療。中醫辯證體系 vs 西醫臨牀實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目前沒有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全球各國試用的西藥是已有藥物。中國普遍採用的是給病人服用抗艾滋病藥。所有在試西藥的負責人和專家都持比較謹慎態度,稱需要經過嚴格的科學實驗才能證明某一種西藥是否適合大部分病人。新冠武漢肺炎的治療過程再次引發中藥和西藥關於如何驗證安全性的討論。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微博上,中醫的批評者認為,中醫不經過像西醫一樣的臨牀實驗,其安全性和療效難以服眾。中醫的支持者則認為,中醫歷史講究辯證體系,因此無法對標美國標凖。美國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要求新藥需經過三期臨牀實驗才能獲得批准上市。最後獲批上市的新藥只佔申請總數的20%左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批評者認為,中醫不經過像西醫一樣的臨牀實驗,其安全性和療效難以服眾。 而檢驗藥物的有效性的方法是隨機雙盲試驗,即設立對照組、參試者隨機分組、參試者和試驗人員都不知道參試者服用的是藥物還是安慰劑。中醫的支持者認為,中醫講究辯證體系,每個病人都是對症下藥,即每個病人的藥方不同,無法對照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臨牀測試標凖。中國作家侯虹斌評論稱:「中西醫的辯論,都經過無數個來回了,該明白的人也早都明白。中西醫之辯,指的並不是中國醫學和西方醫學,而是指現代醫學和中國傳統醫學之爭;但凡可以科學驗證的有效成份,早已吸納成為現代醫學的一部分,脫離了傳統醫學。」非典時期中醫的角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醫非第一次參與流行病治療。17年前的非典期間,中醫療法參與其中。在疫情全面解除前的10天,中國科學院發文稱,抗非典中醫藥欲打翻身仗。文章稱,治療非典最主要的方法仍來自於西醫,但中醫界人士始終沒有放棄,中醫界一直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尋找自己的定位。而當時中科院曾發文提醒通過服中藥預防非典的民眾,專家不提倡健康人群以中藥來預防非典。2003年4月,中國中醫藥管理局及防治非典指揮部給出以板藍根為配方的預防方,並稱對治療非典有療效,引發板藍根搶購潮。而大批中小學服用包括板藍根在內的中草藥,導致大批學生草藥中毒。17年後的新冠病毒防治過程中,一則消息稱中藥雙黃連口服液可以預防病毒導致民眾連夜瘋搶。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解釋稱,雙黃連只是藥理學試驗發現對病毒有抑製作用,但臨牀表現未做評估,不主張沒有得病的人用它來預防。張伯禮稱,雙黃連是清熱解毒表裏雙解的藥,偏寒,不適合一般人吃,如果體質沒有內熱,還容易拉肚子。新冠病毒與非典病毒的同源性達80%,17年前的板藍根和17年後的雙黃連故事如出一轍,中醫依舊在流行病治療中尋找自己的定位。

香港受到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令原本已受盡示威打擊的經濟雪上加霜。旅遊業、飲食業、零售業踏入寒冬期。 香港統計處周二(17日)公布去年12月至今年2月的失業率為3.7%,是九年多以來最高,當中,餐飲服務業、消費及旅遊業失業率尤為嚴重,分別升至7.5%及6.1%,而總就業人數按年跌幅擴大至2.5%,是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最大。外界預期疫情持續,會進一步打擊香港經濟,不排除失業率會進一步上升的可能。 失業侍應「我們挨過了示威,但是挨不過疫情,」60歲的楊太對BBC中文說。她原本在油尖旺區一家茶餐廳擔任侍應,但示威和疫情爆發後,茶餐廳生意一落千丈,在2月開始被要求放無薪假。不久前,老闆通知她茶餐廳撐不下去,將在4月結業。她所工作的茶餐廳主要客源為該區上班族和大陸旅客,但去年油尖旺區示威活動頻繁,大陸旅客減少,以及餐廳不時因為示威已被迫提早關門,生意早就受影響。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楊太所工作的油尖旺區過去大半年,經常有警民衝突,催淚彈和汽油彈橫飛,令普通市民會避免在該區消費。 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的數字,爆發示威前,即2019年首半年,每月平均有近460萬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但到2019年12月及2020年1月,跌至約250萬。香港的旅遊、零售、酒店業首當其衝。「我很討厭那些示威者經常搞破壞,令到我們做不到生意,說普通話的顧客少了很多,因為被迫提早下班和休假,賺少了1至2成人工,但那時候還有午市、下午茶,就是在示威以外的時間,還是可以每月做到一點生意,」她說。業界未從示威的影響中恢復,便迎來新型冠狀疫情。1月起,中國多個省市陸續封城及限制出入,香港其後要求所有曾訪大陸的入境者均要接受強制隔離檢疫14天。3月,疫情在歐美也大爆發,特首林鄭月娥周二(17日)宣佈,香港向除了大陸、澳門和台灣以外的全球各國,發出紅色外遊警示,要求抵港人士,接受強制檢疫或醫學監察。旅客稀少外,香港市民本身也對疫情人心惶惶,很多人搶購口罩、消毒用品和日用品,大幅減少出門和出門聚會吃飯。楊太說:「疫情是致命一擊,客人全都沒了,怎麼做下去?餐廳大部分時間也是空空如也,只能靠做外賣,一天試過做不到一千港元的生意,這不是單純我們一家餐廳的問題。我和其他人也一早預料會放無薪假,那時候覺得是好事,因為我也擔心每天對著客人會感染到武漢肺炎。」起初,楊太還慶幸因為有無薪假,方便她四處搶購口罩、消毒用品,但沒想到,在2月底,老闆便致電給她餐廳倒閉的消息。根據香港餐飲業協會的數字,自去年6月開始,全港約2.7%、即約750間食肆停業或結業。香港餐廳不歡迎大陸人,武漢肺炎恐懼中的民間自保還是政治表態 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許多餐廳現在會為食客量度體溫。 港府在去年8月因應示威,宣佈191億元的紓困措施,疫情爆發後,再成立280億港元的防疫基金,加大支援的力度。香港永久居民預料今年稍後會獲發1萬元,飲食業方面,每間食肆可以獲得20萬港元的資助,應付燃眉之急。但一些受重挫的食肆已經等不及這筆錢。「我聽到(倒閉的)消息時也沒有覺得很意外,現在香港生意難做,老闆說業主不肯減租,就算申請政府的什麼資助,也撐不下去,只能說我們運氣不好。」楊太說,她的老闆擔心疫情會持續多一段時間,短期內也不見得會有大陸遊客,亦不知道政府會否持續增加補貼,所以不願意冒險,索性把店關掉。她得悉餐廳倒閉後,便開始尋找工作,試過在彌敦道從太子走到尖沙咀,走了好幾公里路,問了幾十家餐廳,也找不到任何工作。「就算(餐廳)在門口張貼招聘廣告,但其實他們也在觀望疫情發展,不敢請人,他們自己員工都要休假了,哪敢招人?有幾家餐廳讓我留電話,說疫情過後招人再致電給我,但疫情不知道維持多久,」她說, 「震央現在每家餐廳也沒人,疫情令到百業蕭條,沒辦法,我自己其實也不敢到餐廳吃飯,怕人多染病,口罩又貴,都索性不出門了。」隨著歐美疫情擴大,多國實施入境限制和封國封城的政策,楊太意識這不是一個短期可以解決的問題,預料待業時間可能會維持半年以上。「疫情隨時搞到年底,到時候經濟比現在更差,工作更難找,加上我60歲了,越來越難尋找工作,」她說。她和30來歲的兒子原本每月收入有2萬多港元,以月租1萬多元,在油尖旺區租住一個小單位,兩人的生活不算拮據,「還有閒錢可以旅行」。但她從事裝修的兒子,同樣受疫情影響而工作量大減,收入不足以交租,兩人現在是靠儲蓄支付租金,怎麼花一分一毫都要仔細想清楚,特別是近期,需要特別預留購買口罩和消毒用品的開支。「很沒安全感,幸好還有一點點積蓄,政府派那一萬元也只是幫得一時,撐不了多久,如果幾個月都沒工作,我可能就提早退休,和兒子找一個比較便宜的單位,或是搬到劏房去,再慢慢申請公共房屋,再差的話,就申請綜援(香港政府向低收入人士提供的補貼)。」「疫情唯一好處,就是我有更多時間和兒子一起,以前都沒甚麼講話,現在每天大家分享一下怎麼找便宜口罩,算是患難見真情,」她苦笑說,「我相信天無絶人之路,我們當年也挨過『沙士』了,工作將來肯定會有的,可能賺少了,但最重要是家人健健康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於航線大減,香港機場停泊了很多飛機。 擔心裁員的空服員另一個最受疫情打擊的行業,是航空業,各國實施嚴格入境限制,或是強制檢疫措施,令全球航空需求大減。國際航空運輸協會早前警告,全球航空公司今年營收最多減少1130億美元,全球人口流動減少,多間公司均大規模減少航班,增加營運壓力。彭博通訊社引述澳洲諮詢公司CAPA航空中心警告,許多航空公司在五月可能會進入技術性破壞,或違反債務合約,中心指,中國、中東、美國等大型航空公司將會得到國家支持而可以繼續營運。香港國泰航空受疫情影響,削減了6成半至7成半的航班及載客量,亦已賣飛機等方式確保現金流。公司7成多的員工、即超過2.5萬人,參與公司的三星期無薪假計劃,但公司前境不明朗,管理層無法保證將來不會裁員,但暫時未有集資或裁員計劃。武漢肺炎疫情使全球民航業承受「9/11」級打擊 損失逾千億美元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人們的錢包武漢肺炎疫情「黑天鵝」重創全球六大經濟領域新冠武漢肺炎如何衝擊全球經濟?八張圖給你說明白30多歲的阿明在國泰任職空中服務員,他亦有參與無薪假計劃。他對BBC中文坦言,這次疫情令他驚覺,航空及旅遊業可以如此「不堪一擊」。「我估計現階段裁員的機會是一半半,因為疫情過後,航空公司同樣需要人手去營運復飛的航線。但如果持續到下半年,可能就會有裁員潮。」他在2018年年底向父母借錢支付首期置業,現在每月花約一半人工供樓,他擔心一旦遭到裁員,不能夠尋找與現時有同等收入的工作,最壞情況可能會供不起樓。「現在很擔心被裁員,有供樓的壓力,這個時勢很難找工作,經濟會有連鎖反應地變壞,新的工作薪水肯定不會像空服員那麼多。」2003年,香港經歷非典型武漢肺炎疫情,同樣出現百業蕭條的景象,很多人供不起樓而負債累累,令外界關注經濟轉差下的樓市發展。不過,與十幾年前相比,6成多私人自住物業已經不需要按揭,即是許多人已經完成供樓,外界預期樓市不會出現2003年的大規模震蕩,而近年樓市有所升幅,業主即使真的未能供款,也可以賣樓套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機場變得冷清。 國泰早前受到香港反修例風波影響,員工和公司關係變得緊張。幾十名國泰員工疑因參與抗議活動被解僱,引發爭議。自稱「黃絲(親民主派)」的阿明,早已對自己公司「心淡」,繼續工作的原因,「很大程度是為了那層樓」。他去年曾低調參與香港機場舉行的「反送中」「和理非」示威活動,得悉有同事因此被解僱時,也一度擔心自己會遭受打壓。「因為之前的事,令到很多人和公司失去了信任,也沒有了歸屬感,沒有人真心會相信公司以同事的福利為優先,他們可以因為政治理由解僱別人,那現在更可以營運理由,名正言順地把『異見分子』趕走。」國泰當時回應指,是否解僱員工會視乎員工能否履行職務和嚴格遵守合約條款和規則。他說,受到修例風波影響,公司與中港政府的關係,也變得複雜和政治化,難以預料港府對各航空公司會有多大程度的幫助。「和中國國內航空公司不一樣,它們肯定有國家提供資金支持和補貼,國泰能夠從政府得到幾多援助是未知之數。」這次疫情間接緩和了香港「反送中」示威,阿明認為,政府處理口罩問題不夠積極,以及疫情初期太遲對大陸封關,增加了不少市民的不滿。國泰陷「白色恐怖」爭議 在港公司的艱難抉擇香港罷工護士的內疚、恐懼與不安「政府不是不做,是做得太慢,醫護要一輪罷工後,你才『封關』(要求曾訪大陸的所有人士隔離14天),人人一開始搶購口罩,你向國務院發信求助,之後才在全球尋找口罩,結果政府買不到,反而民間一些組織、公司找得到,要民間自救,你叫香港人怎麼相信你?」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3月公布的民望調查,特首林鄭月娥的最新評分為22.6分(100分為滿分),民望止跌回升,但仍然是在低位徘徊。阿明感嘆說,「想起來真的很可悲,我們從去年到現在,臉上也是帶著口罩,希望疫情過後,政府也會醒覺,聆聽市民的聲音,讓我們脫下口罩,再次面露笑容。」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英國確診第九例 專家預測更高死亡率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歐洲 意大利死亡人數超過中國

灰犀牛在遠處,觀察者卻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來,定會讓你猝不及防。因此「灰犀牛」指顯而易見卻被視而不見,最終造成重大危機的風險。而「黑天鵝」則喻指那些非常難以預測的不尋常事件,其引發的後果又十分巨大。 中國經濟剛剛從外部壓力中喘過一口氣,內部卻飛起了一隻「黑天鵝」。2020年1月15日簽署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歷時兩年的貿易戰暫告一段落。僅僅8天後,中國城市武漢「封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遠超想象,家家閉門不出,演出取消,消費驟降。 相似的情境也發生在2003年的非典時期。通過大範圍停止人員流動,減少疫情擴散,但對經濟活動也產生不小的衝擊。不同的是,中國經濟已非昔日的模樣,對比SARS或可窺見目前還在發展的疫情對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潛在影響。消費市場:七天損失一萬億疫情首先衝擊餐飲、零售、旅遊、交通等需要人與人接觸的服務業。春節本是中國電影的「賀歲檔」。然而疫情來襲,所有的賀歲片都取消上映,整個影視行業「顆粒無收」。而在2019年,春節檔票房為58億元人民幣左右。在消費領域,這只是「小頭」。作為「大頭」的餐飲零售行業以及旅遊業去年分別實現超過一萬億和五千億元的收入。中國經濟學家任澤平等估計,今年春節的7天,餐飲零售行業被腰斬,旅遊市場則完全凍結,這兩部分損失就達到一萬億元。而中國全年GDP一百萬億左右,粗略估算下,這兩個行業就讓中國經濟損失掉1%。追蹤報道:武漢武漢肺炎「速成」武漢火神山醫院啟用能否應對感染人數上升武漢武漢肺炎:英國確診病人為約克大學中國學生香港醫護人員罷工 要求「封關」防武漢肺炎擴散疫情中北京注資1.2萬億救市 「反映決策者對經濟的擔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國際貨幣基金製組織( IMF)發言人賴斯(Gerry Rice)也表示,「我們已經看到了直接的影響,主要是在需求上,因為中國人呆在家裏,通常繁忙的零售和旅遊旺季基本上已經暫停。」對比2003年,疫情影響較大的5月,但是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腰斬;每年兩位數增長的第三產業,增長率僅為0.8%。然而,目前服務業在中國經濟中的比重已不可同日而語。中國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發佈報告稱,本次疫情對中國經濟運行的衝擊將強於SARS疫情。預計一季度消費增速顯著下降,不排除1、2月消費負增長的可能;受衝擊最嚴重的是旅遊、住宿、餐飲、交通運輸等相關消費。17年過去,中國經濟從13.7萬億,增長到將近100萬億,這期間服務業佔比提高12%,超過工業,達到54%。從一個製造業大國,轉型成一個消費大國。因此,對消費領域的衝擊,將對整體經濟帶來更大影響。工廠或「開工難」這個春節,中國人都待在家裏,各種消費銳減。中信建投證券分析師認為,這可以被看作需求端方面對經濟的影響。目前來看,來自需求端的較大衝擊已成定局。相應地,疫情還將從生產端影響經濟。而這部分影響正在開始顯現——隨著春節返工潮的來臨,如果中西部的人口大省的勞動力較長時間內無法返回沿海的製造業中心,那麼可能造成「開工難」的問題。對比2003年非典時期,新冠病毒爆發的時間點類似,最初病例都是在上一年的12月發現。然而,非典時中國政府一直處於維穩、瞞報的狀態,否認病毒的嚴重性,直到4月19日,時任總理溫家寶剛警告地方官員瞞報會被嚴厲處分,第二天北京的病例就從37例突增至339例。新冠病毒在春節期間已在全民間引起足夠重視,一般而言,中國勞動力的「返工潮」在正月十五元宵節後進入高峰。最終對製造業企業開工造成的影響要視疫情的持續時間而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投行摩根士丹利分析,中國旅遊、娛樂和零售業受到的影響可能最為嚴重,工廠延長停工可能拖累工業生產和貿易。如果疫情在2月或3月達到頂峰,那麼中國第一季經濟增長可能被削弱0.5-1個百分點。美國銀行則把2020年中國GDP按年增速預測調低至5.6%,原為5.8%。該行的大中華首席經濟師喬虹認為,最壞情況是,如果疫情進一步的惡化使工業生產在更長時間內被打斷,2020年和2021年GDP按年增速將可能降至5.0%及5.5%。下行壓力期的「雪上加霜」2003年,雖然受到SARS疫情衝擊,中國經濟全年甚至還實現了闊別7年的兩位數高增長(10%),出乎很多經濟學家的預料。回過頭來看,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2003年正是中國享受全球化紅利和人口紅利的鼎盛時期。正是從2003年開始,中國經濟連年提速到2007年的14.2%,然後受到金融危機影響回落至9.7%。2003年至2007年也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黃金五年」。這樣的發展勢頭之下,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很容易被消解,如果僅從年度數據來看,甚至很難察覺。然而,當前中國經濟則正持續經受增速放緩的壓力。整個系統的槓桿率高企,這頭「灰犀牛」持續向中國經濟奔來,途中卻遇到突發疫情這只「黑天鵝」。交銀金融研究中心發佈報告稱,如果消費需求難以盡快恢復,疊加節後返工延期,將嚴重影響實體企業復工和營收增長,部分中小型生產和服務企業可能面臨生存壓力。一旦大面積發生企業倒閉,投資的產出不利,造成債務違約潮,再傳導至銀行體系,系統性金融風險將陡增。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疫情持續:香港市面「一罩難求」路透社援引中國央行原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稱,應謹防企業信用風險大面積爆發。在全力應對疫情的同時,也要高度重視經濟的薄弱環節,採取有力措施,幫助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渡過難關,穩定就業,保障民生。不過,相比於全球其他主要經濟體,中國降息空間還很大,調節經濟的政策工具還遠未用盡,將能在一定程度上衝抵疫情在經濟上的負面影響。比如央行已宣佈開展1.2萬億元人民幣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投放資金,確保流動性充足供應,銀行體系整體流動性比去年同期多9,000億元。喬虹預計中國將推出針對性補助和降低融資成本等措施以支持經濟。IMF發言人賴斯也表示,中國目前有足夠的財政空間在有必要時支持其經濟度過危機,並確保家庭和企業能夠獲得信貸。

-2021-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