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武漢肺炎:香港醫護人員罷工 要求「封關」防止疫情擴散

  <新冠病毒肆虐,在中國國內感染超過7.8萬人,人道悲劇在湖北地區不斷上演。疫情近期蔓延至臨近中國的韓國和日本,甚至擴散到歐洲的意大利,以及伊朗等中東地區。 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在一次17萬人電話會議上稱,「黨中央對疫情形勢的判斷是準確的,各項工作部署是及時的,採取的舉措是有力有效的。」並未承認疫情爆發前的掩蓋與延誤。上百名國際知名學者近日公開呼籲,歸還言論自由於人民,對習近平敲響新一輪警鐘。多名學者對BBC中文說,疫情蔓延凸顯出中共在處理信息上的弊病,不僅危害自身國民,也對其他國家影響深遠。 言論自由成焦點 圖片版權 Dr Li Wenliang Image caption 李文亮亦因感染新冠武漢肺炎病毒而病逝。 中國醫生李文亮早期發病前,曾通過微博告誡周圍朋友,「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沙士(SARS)患者」,但被當地警方以「發佈不實言論」而訓誡。後來疫情在全國蔓延,李文亮亦因感染新冠武漢肺炎病毒而病逝,民眾憤而覺醒,稱李文亮為「疫情吹哨人」而致以悼念。然而網絡上持續有人遭到刪帖,不論謠言與否而遭到禁聲,甚至封號。普通民眾因害怕被指造謠而講話謹慎,中國再度集體禁聲。類似「吹哨人」被訓誡之事件恐重覆上演,令災難在全球蔓延。面對中國集體禁聲,2月22日,美國漢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教授林培瑞和法國賽爾奇•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等人在學界發起聯署公開信,呼籲中國兌現《憲法》所規定的公民言論自由。公開信的作者稱,李文亮事件反映出中國言論自由喪失,進而導致疾病預警機制癱瘓,令新冠病毒「如入無人之境,肆意荼毒生靈,造成慘烈災害」。與此同時,中國當局延續自去年年底開始的打壓中國維權律師及公民運動人士的行動,公民活動家、北京大學法學博士許志永在廣州被警方帶走,許志永被捕令言論自由狀況「雪上加霜」。撰寫者還引述習近平2012年上任之初所強調的「依憲治國」和《憲法》規定的中國公民享有言論自由,以及對國家機關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公開信將矛頭直指習近平,稱「動用國家強制機器壓制批評、壓制言論自由,有違中國憲法,有損政府和您的尊嚴」。根據最初發佈公開信的網站China Change,截至25日已有108人簽署。簽署人遍布國際各大名校,有長期研究中國議題的學者,包括法國漢學家白夏、澳大利亞漢學家白傑明、專注中國人權問題的美國著名中國法律專家孔傑榮、專注中國政經研究的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裴敏欣等。公開信的發起人之一林培瑞對BBC中文說,並不期待習近平本人會看到公開信,但希望公眾看到後,「長遠能起到好效果」。林培瑞稱是收到了中國朋友的求助,於是將他們一起發來的中文信件翻譯成英文,以「名義上的發起人」身份公開表示支持。林培瑞引述艾未未說,「西方世界看到病毒,心裏慌。但實際上應該慌的,是共產黨處理信息的制度。長遠來看,這個問題比病毒嚴重得多,可怕得多。病毒一來可能揭發更深的問題,讓西方世界醒過來。我也希望,民眾能夠看到共產黨的本質的問題。」歷史的機遇目前病毒在全球肆虐之地,多與中國聯繫緊密,如與中國建立儒教-伊斯蘭教聯盟國的伊朗,以及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投資項目的發達國家意大利。令外界質疑,中共鉗制本國人民言論自由的行為已經危害到其他國家。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院教授夏明對BBC中文說,「對外界來說,因為沒有信息公開、透明,不管中國現在說什麼,都沒法建立信任關係。因此非常令人擔憂。」他也簽署了公開信。最近兩年,在中共高壓控制言論的情況下,依然有國際影響力的事件出現,對中共政權構成一定挑戰。去年,由「反送中」事件引發的香港抗議運動持續半年之久,令不少本地居民驚覺兩地融合帶來的法制危機。在台灣,民進黨順應民意繼續執政,令兩岸關係再現僵持。另外還有新疆「再教育營」事件不斷披露,引發國際關注。夏明認為,30年來,中共對言論的高壓手段令民眾反抗無門,而現在「歷史正在打開機會的窗口」。「幾股歷史力量正在合流,是非常好的機會,是『六四』以來最好的讓中共做出改變的機會。」他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司法宿疾之病症除了壓制公民維權,近年來中國對全球學術自由也產生不少負面影響。林培瑞、黎安友等知名學者被禁止訪問中國大陸,失去研究、交流的機會。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的學者陳玉潔認為,打壓學術是中國政府鉗制言論的一種手段。但仍有許多學者不願意「配合」這種中國式審查。「如果有更多學者拒絶自我審查,這種手段就不太可能成功。」她是少數聯署的年輕學者之一。陳玉潔專注中國的人權問題,她認為,新冠疫情不僅是公共健康議題,「也凸顯出許多人權問題,尤其是中國司法制度之沉痾」。她總結道,「此次處罰吹哨人的案件、打壓追蹤疫情的學者和獨立記者、以及對一般民眾不當執法等例子,反映出的是中國公安機關處罰權力不受監督制約、普遍濫用行政拘留以及其他羈押手段等流弊。」陳玉潔認為,當局抓捕律師及公民運動人士的行動看似與疫情不同,「實則息息相關,均為中國司法宿疾之病徵」。她提醒,「司法體制背後弊端如果沒有結構性的改變,這些人權問題就會在不同事件中不斷重演」。>武漢肺炎疫情外交戰:從趙立堅發推質問美國 看中國形象言與行

  全世界都在擔心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 的擴散,但同時人們也認為大型製藥公司會爭相開發疫苗,並預期後者會從中賺取數百萬甚至數十億美元。但實情並非如此: 儘管今年全球疫苗市場預計將增長到600億美元,但並不能保證開發者能獲得豐厚利潤。 「成功開發預防性或處理公共衛生危機的疫苗十分困難。 通常需要花上大量時間和金錢,」美國生物科技投資者隆卡爾(Brad Loncar)說。「特別典型的是,那些能進行成功開發的公司獲得的資金有限,決不是一些人誤以為的數十億美元,」他補充。 輝瑞(Pfizer),默克(Merck),葛蘭素史克 (GSK),賽諾菲(Sanofi)和強生(Johnson & Johnson)這幾家巨頭主宰著全球疫苗產業。數據分析公司Statista分析,因為傳染病的增加,譬如流感,豬流感,肝炎和埃博拉病毒,2019年全球疫苗銷售總額達到540億美元,自2014年以來幾乎翻了一倍。 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世衛譚德塞解釋正式命名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緣由新型冠狀病毒: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新冠疫苗和時間賽跑 會像非典疫苗一樣無果而終嗎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 治療新冠在嘗試哪些藥物阿姆斯特丹格羅寧根大學(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Groningen )醫學中心的霍恩博士(Ellen 't Hoen)稱:「人們會認為該行業有足夠儲備迎接這一挑戰。但是,全球四家頂級疫苗公司對此都沒有太大興趣。」在大公司之外,還有一些較小的製藥公司正努力生產對抗Covid-19病毒的疫苗,該病毒已經奪走了1000多條生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苗往往必須等待數年才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關鍵原因是潛在的副作用。 一家生產抗HIV藥物的美國生物科技公司吉利德(Gilead)宣佈,將試用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對抗Covid-19; 同時,中國武漢肺炎患者也在試用「快利佳」(Kaletra),這是製藥集團艾伯維(AbbVie)製造的用於治療HIV的藥物。 換言之,兩項試驗都是基於現有藥物。隆卡爾補充說:「像吉利德或艾伯維這樣的大公司能使用現有藥物來治療該病,但對這種大公司來說,這不太可能對其股票市值產生顯著影響。」現在慈善捐款被用於激勵製藥公司開發有關Covid-19病毒的疫苗。領頭羊之一是個非營利組織的組織: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CEPI的聯合創始人包括挪威和印度政府、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以及惠康基金會(the Wellcome Trust)。CEPI目前正在資助novio Pharmaceuticals和Moderna兩家公司的疫苗研發計劃。大型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GSK)已同意將其技術提供給CEPI,以幫助其研發對抗Covid-19的藥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全球疫苗市場預計將增長到600億美元。 疫苗通常需要對數千人進行冗長的測試後才能進入市場。但是在2002-2003年,沙士(SARS)疫情來去匆匆,沒來得及研究出疫苗。實際上,現今全球仍沒有針對沙士的「預防性疫苗」。關於埃博拉病毒(Ebola)的第一種疫苗是默克公司生產的,2015年首次在西非幾內亞使用。但當時該疫苗並沒拿到藥物執照,只是在這個國家被允許「體恤使用」(compassionate use)。直到去年,這個疫苗才在美國獲得監管部門批准。另一種強生公司開發的埃博拉疫苗則直到2019年才在剛果民主共和國使用。克萊恩(Ronald Klain)在2014-15年間擔任美國埃博拉疫情的協調員。上周他在非營利性機構智庫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主持的一個小組會議上表示:「我不為藥商工作,我不是他們的粉絲。但不得不說,藥商為了生產埃博拉疫苗花了很多錢。」疫苗副作用隱憂疫苗往往必須等待數年才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關鍵原因是潛在的副作用。即使藥物已獲批准,也有可能對人體產生副作用。在2009至2010年的豬流感大流行期間,有600萬人接種了葛蘭素史克生產的Pandemrix疫苗。 但是,在發現這疫苗會引起某些人的「發作性嗜睡症」(narcolepsy 又名猝睡症) 之後,此疫苗被下架。 「發作性嗜睡症」是一種睡眠障礙疾病,患者一天內會入睡多次。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富奇博士(Anthony Fauci)也於上周在阿斯彭研究所說,沒有大型製藥公司挺身而出生產對抗Covid-19病毒的疫苗。「這很難也讓人非常沮喪。」富奇稱:「在有需要的時候,有能力那樣做的公司沒有出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苗通常需要對數千人進行冗長的測試後才能出售。

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世界各地包括美國、澳大利亞以及台灣出台政策,禁止來自中國和過去14天有中國入境史的非國民訪客。 例如, 美國政府1月31日宣佈,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美國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近期到過中國的非美國公民從2月2日美東時間下午5點被禁止入境。春節期間,數以萬計的中國留學生回國探親訪友。類似政策意味著他們將無法入境,回到這些國家和地方的學校繼續學業。有些國外大學開始為中國學生提供網課,但效果大打折扣。 對於數千在香港大學求學的中國大陸學生,因受到半年多的反逃犯條例修訂抗議活動和新冠疫情的雙重打擊,他們的處境更為艱難。澳洲篇: 禁令「打亂了一切」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2月1日宣佈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禁止從中國飛抵澳大利亞的人士入境,但澳大利亞公民、永久居民以及二者的直系親屬和機組人員除外。這項禁令由原本自2月1日起的14天期限,至今已一延再延。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2月20日報導,澳國政府決定再次延長入境禁令至2月29日。深受這項禁令影響的是在澳大利亞求學的數萬中國留學生。因為多數大學已於2月中陸續開學,此禁令使該國高等教育領域陷入混亂,許多無法回澳大利亞的中國學生也紛紛表示抗議。在悉尼(Sydney,又譯雪梨)就讀法律的研究生Alex告訴BBC中文,今年回北京過春節,但沒想到一紙禁令打亂了她求學的計劃,帶來許多問題「造成的麻煩很多,我們在澳大利亞有男朋友或女朋友,有朋友,親戚或家人,有房租要繳,寵物要照顧,還要改機票等等,這個禁令打亂了我們的一切,」 她說。 「我們乖乖繳稅,付了高昂的學費,但現在我無法回去上學,現在仍無法預測何時這個禁令會解除。」根據官方數據,在澳大利亞,2017年大學總收入的23.3%來自國際學生,而中國學生佔2018年所有國際學生的38%以上。國際學生為澳大利亞貢獻了376億澳元,中國學生依照比例約貢獻了143億澳元。澳大利亞聯邦教育部長丹特漢稱,該國高等教育領域有189,000名中國籍學生,目前中國學生中有44%在澳大利亞境內,但有56%在境外,包括眾多回中國過春節的學生。根據台灣中央社報導,澳洲8間頂尖大學組成的「八校聯盟」(Group of Eight)執行長湯姆森(Vicki Thomson)因此表示,原本新學期有近7萬名持中國護照的學生,但因為禁令而嚴重影響學生入學,他們警告此禁令可能會影響到大學財政,造成高等教育嚴重的損失。 圖片版權 ABBY SHI Image caption 中國學生在悉尼大學貼海報,防範校園種族歧視 此外,許多困在中國的學生也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稱, 在線上課在中國國內會遇到許多問題,許多學術網站需要翻牆才能瀏覽; 另外,也有化學科系的學生說,他們的課程多半要透過實驗才能進行,透過視頻的遠程教學無法進行。 Alex在悉尼大學的學費一年高達4萬5000元澳幣(約21萬人民幣)。她說她同意上面的說法,並且批評澳大利亞政府幾乎沒有考慮到中國學生的處境。根據香港南華早報報導,少數留澳學生會透過前往第三地,比如日本,呆滿兩周再返回澳大利亞。 Alex告訴BBC說,她聽聞有學生因為嘗試這樣入境澳大利亞,但簽證被取消,她不會冒這個風險。她說,澳大利亞政府十分不負責任,以簡單粗暴,帶有歧視性的做法,直接把他們擋在國境之外,而不是讓他們先回澳大利亞「自行隔離14天」再做打算。Alex告訴BBC中文,她對現在的情勢感到傷心及無力。她說她明白,禁令不僅是因為公共衛生問題, 她和數以萬計的中國學生之所以被擋在門外,背後也有種族歧視的因素在裏面。瀏覽澳大利亞網站上許多針對此禁令以及武漢肺炎疫情的討論後,Alex表示,令她心寒的是人們將這件事塑造成「澳大利亞人與中國人」的對立,而不是原本「人與病毒」的對抗。她同意,這些年來,澳大利亞的反華情緒高漲,而突然發生的武漢肺炎疫情,加劇了反華情勢。 圖片版權 Erin Chew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組織代表亞洲學生反對歧視 美國即將禁止曾到訪中國的外國人入境台灣大選大陸學生應該返鄉還是留下圍觀脫歐前景不明 中國留學生人數不減反增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圍城」三天後的現場圖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灣大學 台灣篇:「這學期先休學了!」台灣目前有逾8千名大陸學生,當局2月3日即宣佈大陸學生暫緩來台,各校的開學日從2月中旬延至2月下旬或三月初。有些學校則針對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學生實施不同的開學日,像是高雄師範大學的開學日是3月2日,但中港澳學生則延至3月30日才開學。就讀台灣世新大學研究所的熊同學,1月20日回到山東老家時,疫情資訊仍不明確,「不知道會變那麼嚴重」,她說。 後來隨著疫情愈趨嚴峻,台灣宣佈大陸學生入境必須隔離兩周,後來再擴大至禁止陸生入境。原本預計2月中旬回台北凖備開學,因為台灣禁止陸生入境,機票過期作廢,「現在回不去了」。熊同學告訴BBC中文:「學校似乎也沒有要讓陸生回去的意思。」並透露,學校曾表示可能線上授課,但她認為效果不佳,因此決定暫時休學一學期。她表示:「研究所的課程是以討論為主,線上授課少了真實地互動,看不到彼此神情、眼神,達不到討論的效果。」她並說,老師曾經希望她在家裏寫論文,但因為家中有親戚小孩無法專心,若上網查資訊,需要通過VPN翻牆,速度也很慢。「圖書館查資料很不方便,」她說。熊同學原本預計再修讀兩個學期後就能畢業,但決定休學後,必須延後畢業安排。她說,所就讀的世新大學有不少已經申請休學的大陸學生。另一名來自哈爾濱、在台灣大學(台大)攻讀研究所的大陸學生,只剩一學期就要畢業了,卻因為新冠狀病毒疫情,打亂原本計劃。不願透露姓名的她向BBC中文表示,原本計劃2月20日至24日到北京參加一場經濟學的研討會後,就返回台灣,「但現在全部都推遲了」。這名同學表示,如果能在4、5月回去台灣,就不會影響畢業時間。因為簽證允許停留台灣至9月,所以8月前都能畢業。「如果到時候還回不去,就必須延長台灣學生簽證,還要辦大陸人民往來台灣通行證,」她說。台灣各大學祭出相關的因應方案,台灣大學表示,若到開學仍回不來,會啟動線上學習等彈性措施,維持學生受教權。台大向媒體指出,會盡量協助大陸學生,不會規定休學申請期限,若休學,也不算入休學年限,已達休業年限則可以延長。清華大學則提供請假、休退學等彈性措施。但對熊同學來說,一個更棘手的問題是如何處理租約。決定休學的她,在台北的房子仍持續繳交房租。她向BBC中文說:「合同簽到七月份,在確定休學後,已經請同學幫我把東西從房間搬出去。」現在熊同學正急著把房子轉租給其他人,否則就得自己繼續交房租。「只能麻煩房東幫忙帶想看房的人開門,畢竟還有押金、或違約問題,因此還是轉租比較方便。」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理大大學在去年的反修例示威抗議活動中遭到嚴重破壞。 目前台灣政府未宣佈何時會開放中國、香港、澳門人士入境。香港篇: 「史上最慘的一屆學生」陳小桂是香港浸會大學國際新聞專業的大陸研究生,她所在的專業共有70多個學生,幾乎都是大陸生。武漢肺炎疫情發生時,正值中國春節,即使香港高校的校歷上春假只有4天左右,很多學生選擇回家過年。 陳小桂說身邊的同學和朋友都選擇先不回香港, 「回來有一個14天的強制隔離。那個還是挺恐怖的。」為了控制疫情傳播,港府決定2月8日午夜起,所有中國內地入境人士,包括香港居民、大陸留學生和其他旅客,抵港後須要接受留家中、酒店或封閉管理營地隔離強制檢疫14日。春節選擇留在香港的陳小桂說,幸好當時沒有回去,如果回去了就回不來了。但即使身在香港,因為疫情的影響,她也沒辦法回到課堂。一月底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形式升級後,浸會大學在未和學生商量的前提下發通知稱推遲開學兩周,至2月17號並開始上網課。「剛開始我們都有點不滿意學校的處理方式,都是群情激憤」。陳小桂講,她所在的微信群裏有人說,去年有本地香港示威學生被抓學校連夜派領導或者老師提供法律援助, 覺得學校確實是以人為本,不管他做了什麼,只要他是學校的學生,學校就願意為學生承擔責任。「但今年遇上新冠武漢肺炎,對我們(中國)內地生,感覺我們只是學校的收學費機器一樣。我們當時覺得蠻扎心的。」於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自發組建了微信群,發起維權聯署聲明簽名活動,得到1150人的回應。維權聲明裏寫著學校應補償學生每人學費港幣一萬元左右作為從面授改為網課等方面的損失。學生反應強烈,浸會大學決定將開學日延長至3月2號,延長學生的學期時間。除開網課,學校還提供周末補課等面授形式給予補償。陳小桂說,「可能是因為當時太失望了,爭取到這個結果之後覺得還行。這代表學校聽到了我們的聲音。我們也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所以就還好。」對於補貼學費一事,目前浸會大學尚未有回復。陳小桂一年的學費為14.5萬港幣,加之生活費和房租的開銷,留學香港一年的費用在20多萬港幣左右。學生們的維權聲明裏還要求學校提供生活補貼,金額在一次性1500港幣左右。在香港很多大陸學生被要求一次性交清一年的房租。所以即使改成網課,大陸學生不在香港,也要繼續承擔房租費用。而每個月平均房租在5000港幣左右。她苦笑說: 「自己這屆香港留學生是史上最慘,」被天選中「的一屆。2019年的年末,也是陳小桂的學期期末,香港的反修例示威波及校園,示威者進入多間香港大學校園設置關卡,與警方對峙,並爆發衝突。其中有大陸學生被示威者打傷。「但我們上學期背負很大的心裏壓力,以及各方面的壓力,這學期又遇到這樣的事,學校像圖書館一類的公共設施我們沒法用,現在包括校園也很難進得去。」港府呼籲市民自覺在家隔離,她和很多蝸居在香港的市民一樣,在5平米的臥室和公共廚房活動。每隔3、4天出門採購一次食材。「還真的有點受不了,感覺憋在這裏還不如憋在(中國)內地呢。但沒辦法。」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世衛組織解釋正式命名新冠武漢肺炎為「COVID-19」緣由
   

猜你喜欢

武漢武漢肺炎:新冠疫苗會像非典疫苗一樣無果而終嗎

武漢武漢肺炎疫情在英國引起過度恐慌,在威爾士一個市集上開店的台灣人遭到市場商家排擠,拿出地圖解釋「台灣不是中國」。 在威爾士阿伯里斯特威斯(Aberystwyth)市場上開店已有15年的台灣人呂束珠對BBC中文表示,她今年和往常一樣回台灣過春節,但卻碰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讓她親身體驗到「被排斥,被歧視」的受傷感覺。她表示,一月底過完年返回英國後一如往常前往市集開店,卻發現同一市集上幾位店主對她議論紛紛。 她走進附近店家想要禮貌性地打個招呼,幾位店主卻對她口氣惡劣的質問她是不是去了中國,並且要求她離開市場。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同樣遭隔離 看看各國撤僑回國後的不同待遇武漢武漢肺炎疫情 英國華人感受到歧視和牽連 Image caption 呂束珠表示周遭的敵意讓她感覺受到傷害 此前,中國武漢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武漢等多個城市被封鎖,英國宣佈暫停與中國之間的所有直飛航班。隨後,英國政府組織專機從武漢撤僑,接回英國集中安置居住隔離檢疫14天。儘管採取了上述措施,英國還是出現確診病例,目前確診的3名患者均為境外移入病例。在此氣氛下,部分英國人對源自於遙遠的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也有了「來到了自己家門口」的感覺,擔心有防疫漏洞讓病毒在英國境內傳播。武漢武漢肺炎:美國關閉邊界引發中國政府批評武漢武漢肺炎:英國確診病人為約克大學中國學生呂束珠在回台灣過年之前,和市場上一位熟識的店家聊到休假計劃時曾經透露可能會去中國旅遊,但她在台灣看到武漢疫情爆發後就打消了前往中國旅遊的念頭。她向那幾位店家解釋,自己並沒有去中國,只是回台灣探親,但他們就是不聽,不管她去中國還是去台灣,就是要她離開。呂束珠甚至還拿出店裏擺放的地圖,攤開來跟他們解釋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並跟他們強調:「我去的是台灣,不是中國。」但是幾位店家堅持說,如果她繼續來開店營業,會「置其他店家於險境」,是「自私的行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角力再起時間線:武漢疫情如何一步步擴散至全球生活隨筆:病毒,春節和這個特別的2020 Image caption 市場上也有其他店家貼出支持呂束珠的海報 呂束珠在臉書上張貼「我不是病毒」的文章,公開她受到的遭遇,該文章獲得600多人按讚,200多人分享。同一個市場上也有商家對呂束珠表示支持,市場上一家珠寶店店主戴維·吉爾伯特(David Gilbert)就仗義執言,表示排擠呂束珠的人是基於「錯誤信息」才做出如此行為。市場管理委員會事後已經開會討論,當地警方也介入協調,也有一些反對她的商家讓步,但至今沒有人向她道歉。呂束珠表示,她也並不是一定要對方道歉,只是希望所有人能善待彼此,不要陷入對病毒或疫情的盲目恐慌。

-2021-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