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種族歧視開始蔓延全球

  <英國確診的兩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其中一人是約克大學的一名學生。 英國境內發現的第一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的兩名確診患者來自同一家庭。英國約克大學的一名發言人稱,病毒在大學校園的傳染性不大。 他還表示,根據英格蘭公共衛生部門(PHE)的信息顯示,該名學生在出現症狀期間並未在校園與任何人有接觸。當然,該名發言人表示有關詳情還在進一步調查中。英國確診兩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追蹤接觸者「迫在眉睫」武漢武漢肺炎疫情:全球確診病例超越「非典」武漢武漢肺炎:在爭議聲中被全民監督的紅十字會他還說,當前最迫切需要關注的是該名學生的家人、學校的員工、學生以及來訪者的健康。與此同時,PHE表示,他們仍在繼續追蹤那些跟這兩位中國籍患者有密切接觸的人員,而且取得了良好的進展。密切接觸指的是任何人與帶病毒者在兩米之內,並且停留15分鐘以上的接觸。據信,就醫前他們住在約克市中心一家叫Staycity的賓館。他們目前正在英格蘭北部的紐卡斯爾(Newcastle)的專科中心接受治療。同時,根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方網站的最新數據(截至當地時間1月31日24時),目前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累計死亡病例259例,確診病例接近1.2萬例,其中,重症病例將近2000例。此外,還有近2萬疑似病例。同時,除中國以外,也有22個國家確診了共100多個病例。英國「已經做好充分凖備」英國首席醫學官克里斯·惠蒂教授說:「國家醫療服務系統已做好充分凖備,並有管控傳染病的經驗,我們正在迅速開展工作以查出患者與患者是任何接觸的,以防止進一步傳播。」他還表示,「我們一直在為應對英國出現新型冠狀病毒病例做凖備,並採取了強有力的控制病毒傳染的措施,以便做出迅速反應。」 惠蒂教授說,隨著中國疫情的蔓延,英國正在與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國際社會開展密切合作,以「確保我們為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做好凖備」。他還說,目前已經開始著手追蹤和兩名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所有人,以便進一步監測。英格蘭公共衛生部門表示,有過密切接觸的人將收到警示、建議以及如果發病的緊急聯絡方式,但不會被隔離。世衛宣佈全球衛生緊急狀態 美國應急反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英國撤僑航班離開武漢英國航空公司暫停所有往返中國航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型冠狀病毒會對肺部造成嚴重傷害。 分析:「追蹤接觸者迫在眉睫」BBC健康與科技事務記者加拉格爾(James Gallagher)今天宣佈的最新消息並不令人吃驚:英國已經在凖備這一時刻的到來。應對措施包括兩個層面。首先,治療確診患者,預防病毒擴散。這一點,英國醫療保健系統的專科中心擁有豐富經驗,其中包括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期間收治感染患者。第二個「偵探」任務更加艱巨:追蹤確診患者可能已經把病毒傳染給哪些人。日前德國醫生確認,曾有患者在出現症狀之前感染他人。有效的「追蹤接觸者」才能控制病毒擴散。我們對目前英國確診病例掌握的信息仍然有限,但是英國的情況和中國截然不同。在中國,確診病例已經逼近一萬,當局仍在努力控制疫情擴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漢街頭身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 世衛組織宣佈緊急狀態世界衛生組織(WHO)緊急委員會周四(1月30日)召開會議,宣佈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 武漢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肆虐。世衛組織公布全球衛生緊急狀態後不久,美國把對中國旅遊警示上調到最高級別,呼籲美國人不要前往中國旅遊。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被困中國武漢的83名英國人和27名外國公民正乘坐航班飛往英國。英國外交部表示,航班專門安排了醫護人員,這架飛機將於格林尼治標凖時間周五(1月31日)13時抵達英國牛津郡的布萊茲諾頓皇家空軍基地(RAF Brize Norton)。隨後,英國乘客將被安頓在威勒爾區(Wirral)的阿羅公園醫院( Arrowe Park Hospital )隔離兩個星期。在隔離期間,他們將接受定期體檢,14天後身體無恙的英國僑民就可以回家。英國衛生部說,最新發現的兩個新冠狀病毒感染病例並不在威勒爾區。>武漢肺炎疫情殃及的其他脆弱人群:非新冠病人求醫難

  烏克蘭一個城鎮的數十名抗議者襲擊了一隊巴士,車上搭乘的是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從中國的撤離回國的人。 撤離人士被送到位於波爾塔瓦中部地區諾維桑扎裏(Novi Sanzhary)的一所醫院,在那裏他們將被隔離14天。許多居民擔心這種病毒可能在當地傳播,這座小鎮擁有1萬人口。 烏克蘭總統沃倫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敦促示威者表現出同情心,團結一致並謹記「我們都是人類」。周四(2月20號)早些時候,有45名烏克蘭人和27名外國人從武漢飛抵烏克蘭東部的哈爾科夫(Kharkiv)。然後有六輛巴士將它們載到到諾維桑扎裏的醫院,在那裏示威者對著巴士點燃篝火和投擲石頭。烏克蘭安全部門稱,有據稱來自衛生部的假消息指撤離中國的回國人員中有人感染了病毒。安全部門正在對此進行調查。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警方封鎖了前往隔離點的道路。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幾十名當地居民周四舉行了抗議活動。 該國衛生部表示,巴士上沒有任何乘客染病。烏克蘭的外交官補充說,三名烏克蘭人和一名哈薩克斯坦居民被留在中國,因為他們的報告有發燒跡象。烏克蘭總理洪查克(Oleksiy Honcharuk),衛生部長史卡拉斯克(Zoriana Skaletska)和內政部長阿瓦科夫(Arsen Avakov)都前往這座城市,試圖緩解緊張局勢。在當地媒體發佈的視頻中,阿瓦科夫對抗議者說:「我們不是在談論感染者,我們是在談論健康的人。」 但一個人立即回應他說:「只是到目前為止。」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烏克蘭總理等試圖緩和這場衝突。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Zelensky)在一份聲明中敦促烏克蘭人表現出同情心,避免抗議。他說:「大多數乘客都是30歲以下的人。對於我們許多人來說,他們幾乎就像孩子一樣。」「但是,我還要提到另一種危險:忘記我們都是人類,我們都是烏克蘭人的危險。我們每個人,包括那些在武漢的人。」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已超過7萬,死亡人數超過2000,絶大多數發生在中國。

中共黨媒《求是》雜誌刊發了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應對新冠疫情的講話稿。文稿發表之後引發了國際媒體就誰應承擔官方沒有及時向公眾通報,以及涉嫌防疫遲緩責任的質疑。 《求是》雜誌發表的是習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研究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工作時的講話》。習近平在講話中說:「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講話還說:「1月22日,鑒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我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觀察人士指出,湖北省和武漢市官方在1月23日當晚10點封城之前似乎一切照舊,而且1月7日之後連續5天武漢衛健委也沒有任何通報新病例,1月上旬還如期舉行了當地的兩會。實際上,武漢公安部門同期還對在微信「朋友圈」內告誡同學要當心不明武漢肺炎感染的醫生李文亮等8人進行了訓誡。李文亮醫生本人後來死於新冠狀病毒疫情。中國律師大抓捕後續:政治活動家許志永逃亡數月後廣州被捕全球四大廠商保持沉默 新冠疫苗難現曙光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世衛譚德塞解釋正式命名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緣由新型冠狀病毒: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返城返崗潮來臨,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這些擁有3000萬人口流動的城市將面臨嚴峻考驗。 國際媒體「責任」論由於疫情實際暴發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官方沒有及時發出任何警示或指引,以至於武漢居民對危險疫情的迫近毫無凖備,武漢百步亭社區甚至在1月18日還舉辦多達4萬家庭參加的年度萬家宴的大型聚餐活動。事後官方披露,1月3日,中方首次向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了疫情信息。而香港特區政府1月8日已公開將武漢不明武漢肺炎納入「法定監管傳染病」。外媒很多評論人士認為,這暴露了中國治理體制中信息無法流通的嚴重問題。而目前各方都在追問到底誰應該為這場大疫情在中國的擴散承擔責任。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評論稱,《求是》近日發表的文章透露習近平其實很早已知疫情的消息,這就引發了應該是中央政府而非湖北地方政府對防疫遲緩不力承擔責任的問題。CNN評論指出,這也突顯出,中共官媒原本要精心維護習近平作為一個「幾乎無所不知統治者的形象」,他洞悉中國發生的一切。但隨著中國國內和國際上對中國政府未能及時遏制冠狀病毒擴散的批評越來越多,北京要麼選擇承認習近平對疫情危害一無所知,要麼就是承認他雖然意識到了危機卻未能有效管控的事實。如果是後一種選擇,無論省級地方官員如何未能執行習近平的指示,政府都在承認中央領導人對未能及時有效遏制疫情應該承擔最終的責任。CNN評論說,北京最初派往武漢的專家之一王廣發1月11日說疫情可控,而他本人卻也被病毒感染。暴露體制弊端英國《金融時報》也認為,《求是》文章內容與之前指責地方官員未能防禦病毒傳播的時間表有矛盾, 因為13天之後中國的公眾才得知疫情的嚴重性。報道引述一位諮詢公司的分析人士稱,《求是》此文將習近平與受到世界衛生組織讚揚的及早診斷和測試聯繫起來,而將他和一再未能遏制疫情爆發的湖北劃清距離。另外,《紐約時報》的分析提出問題,《求是》公開這篇內部講話的新說法可能會讓中國數十年來權力最大的領導人直接面臨這樣的問題:最高領導人是否也可能做得太少、太晚。上述評論引述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學者布蘭切特表示,《求是》發表的習近平講話稿特別強調「我」這個詞,顯然是習近平將自己置於北京對疫情做出反應的中心,但同時再次顯示要把中國政治體制中長期存在的弊端歸咎於下層官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德國之聲》分析指出,《求是》講稿顯示,雖然早在1月7日習近平就已知曉武漢疫情,但當時中國官媒幾乎沒有提及最初的疫情。目前,湖北兩名高官被免職。但官方尚未就這次對中國經濟和人民生活產生巨大影響和衝擊的疫情說明具體的官員追責問題。公民社會被噤聲 在中國政府強力試圖控制疫情的同時,對社會政治人士的打壓與噤聲也在繼續。公民活動人士許志永2月15日在廣州被警方帶走。多名知情人士向BBC中文確認,許志永被番禺區公安局從其藏身的廣州律師楊斌家中帶走,楊斌一家三口也被扣留近24小時,於周日(2月16日)傍晚回到家中。消息人士稱,中國官方是以排查新冠狀武漢肺炎疫情為由上門將許帶走的。從2019年末開始,中國公安多地拘留或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公民運動人士。此次抓捕是4年前「709」事件之後對公民運動最大規模的打壓。2015年7月起,當局在中國20多個省份抓捕了上百名律師及維權人士,被稱為「709」事件。多位被檢控的律師曾經處理過政治敏感案件。稍早,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署名文章稱,習近平眼下面臨的挑戰遠比他遇到的其它難關更加重要。報道認為,如果接下來幾個星期病毒得到控制,在批評省級官員對危機負責之後,習近平仍然有可能「相對毫髮無損」。而且,控制疫情讓經濟受到了嚴重衝擊,習近平甚至有可能借此機會做到加強對社會的監視和控制。但是,如果疫情不能盡快控制,危機有可能成為「中國的切爾諾貝利一刻」:專制的謊言和荒唐昭然於世。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時間軸 12月1日 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公佈的首例後來被證實是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患者發病。 Image caption Coronavirus Image copyright by BSIP 12月30日 一張武漢市衛健委的內部通知在網絡上流傳,稱武漢出現「不明原因」的武漢肺炎,並與該市的華南海鮮市場有關。當天,包括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在內的8人在聊天軟件上發佈疫情消息。 Image copyright by Weibo 12月31日 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開通報武漢肺炎疫情,稱該市目前發現了27例「病毒性武漢肺炎」病例,其中7人病情嚴重。但通報指,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也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當日,中國國家衛健委委派專家組抵達武漢指導工作。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1日 華南海鮮市場被關停,有檢疫人員前來檢測物質。同日,武漢市公安局通報稱,8名網友因發佈不實信息被「依法查處」,其中包括李文亮。 Image copyright by DR LI WENLIANG 1月3日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稱,共發現不明原因武漢肺炎病例44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同日,新加坡宣佈在機場對來自武漢的旅客進行體溫檢測。 Image copyright by REUTERS 1月8日 中國國家衛健委確認,「新型冠狀病毒」為疫情病原。協和醫院有多名醫護人員陸續感染。 Image copyright by REUTERS 1月11日 武漢市衛健委稱,被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病例為41例,其中1人死亡。中國向世界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同日,湖北進入省「兩會」時間。按照慣例,當局一般會在兩會期間降低負面新聞報道頻率。 Image copyright by EPA 1月13日 一名武漢遊客在泰國被確診患有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成為在中國境外確診的首例病例。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16日 日本宣佈確診該國首個感染病例。從1月11日到1月16日,武漢市衛健委連續7天宣佈未有新增病例。次日,湖北「兩會」閉幕。 Image copyright by REUTERS 1月18日 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有4例新增病例。國家衛健委派出第二個高級別專家組赴武漢考察。武漢市百步亭社區舉行大量人員聚集的「萬家宴」。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20日 武漢新匯報136例確診病例,北京和深圳也在當日通報2例和1例確診病例,這是中國在武漢以外的地區首次報告疫情情況。當日晚上,醫學專家鐘南山在官方媒體首度確定該病毒可以「人傳人」,並有14名醫護人員感染。同日,國家衛健委發佈公告,宣佈將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納入乙類傳染病,但按甲類防控。根據中國《傳染病防治法》,中國的甲類傳染病僅包括鼠疫和霍亂。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21日 美國確診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病例,這是在亞洲以外的首例確診案例。台灣發現首宗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湖北省委書記、省長等出席春節團拜會並觀看演出,後受到民眾批評。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22日 香港和澳門分別確診當地首宗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個案。 Image copyright by AFP 1月23日 武漢、黃岡、鄂州等多個湖北城市陸續宣佈「封城」,限制公共交通出入。湖北省的感染病例上升至444例,武漢新增8人死亡。同日,浙江、廣東、湖南等多個省市陸續啓動一級應急響應。北京等地宣佈關閉廟會和著名旅遊景點。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24日 中國迎來農歷除夕,但當晚,社交媒體上出現大量前線醫護人員的求助信息,稱「物資不足」。當日,湖北啓動一級應急響應。當局宣佈在七天內緊急興建「火神山醫院」。 .news-vj-component-video__container { background-color: #000; color: #fff; } .news-vj-component-video__poster { max-width: 100%; height: auto; display: block; margin: 0 auto; } .news-vj-component-video__notice { padding: 8px; display: block; max-width: 100%; } Media playback is not supported on your device. 1月26日 美國宣佈關閉武漢領事館,並安排飛機撤離外交人員。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27日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前往武漢視察疫情。國務院宣佈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至2月2日。當日,中國大陸新型冠狀病毒的死亡病例突破100例,累計確診病例增至4515例。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1月28日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佈大幅削減來往中國大陸交通服務,包括關閉高鐵西九龍站,暫停所有來往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高鐵、輪渡服務。 Image copyright by REUTERS 1月30日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構成「國際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同日,西藏確診首例病例,代表著疫情已蔓延至中國所有省份。 .news-vj-component-video__container { background-color: #000; color: #fff; } .news-vj-component-video__poster { max-width: 100%; height: auto; display: block; margin: 0 auto; } .news-vj-component-video__notice { padding: 8px; display: block; max-width: 100%; } Media playback is not supported on your device. 2月1日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全球確診病例突破1萬例,超越2003年「非典」疫情的8100例確診病例數量。澳大利亞政府宣佈拒絕所有來自或途徑中國的非澳大利亞公民入境。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2月2日 湖北省宣佈對所有疑似病患進行集中隔離,開始建設方艙醫院。同日,火神山醫院交付。 .news-vj-component-video__container { background-color: #000; color: #fff; } .news-vj-component-video__poster { max-width: 100%; height: auto; display: block; margin: 0 auto; } .news-vj-component-video__notice { padding: 8px; display: block; max-width: 100%; } Media playback is not supported on your device. 2月3日 中國春節假期結束的首個交易日,上證綜指暴跌7%,創下四年半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中國多家媒體收到報道禁令,要求限制對疫情的報道。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2月7日 李文亮在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後去世,終年34歲。他的去世在社交媒體上引發廣泛悼念。 Image copyright by EPA 2月8日 已有36,000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超過800人死亡,死亡人數超過「非典」在全球的記錄。 Image copyright by Getty Images Show more @-moz-keyframes gel-spin{0%{-moz-transform:rotate(0deg)}100%{-moz-transform:rotate(360deg)}}@-webkit-keyframes gel-spin{0%{-webkit-transform:rotate(0deg)}100%{-webkit-transform:rotate(360deg)}}@-ms-keyframes gel-spin{0%{-ms-transform:rotate(0deg)}100%{-ms-transform:rotate(360deg)}}@keyframes gel-spin{0%{transform:rotate(0deg)}100%{transform:rotate(360deg)}}.bbc-news-visual-journalism-loading-spinner{display:block;margin:8px auto;width:32px;height:32px;max-width:32px;fill:#323232;-webkit-animation-name:gel-spin;-webkit-animation-duration:1s;-webkit-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webkit-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moz-animation-name:gel-spin;-moz-animation-duration:1s;-moz-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moz-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animation-name:gel-spin;animation-duration:1s;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bbc-news-vj-wrapper{font-family:"Heiti SC", "黑体", helvetica, arial, verdana, sans-serif}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一名台灣人英國旅遊歸來後確診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醫院人士指伊朗死亡數已達210人,世衛將疫情等級提至最高

為防控新冠病毒,歐洲和許多發達國家採取封城、關閉邊境等措施。但有幾百萬人連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建議也無望遵從。 全球約有十億人生活在類似貧民窟的環境中,這佔世界城市人口的30%。這些住房的通風、排水和排污設施很少,使得疾病很容易傳播。43歲的阿迪安博(Celestine Adhiambo)與丈夫和六個孩子住在內羅畢的穆庫魯區(Mukuru)貧民窟。這個家庭的一居室房屋沒有自來水或電。她說,孩子們一走動就會撞到對方。 她告訴BBC:「如果要預防感染,我們不可能將一個孩子與另一個孩子分開。我們沒地方這樣做。這裏沒有更多的空間。政府應該將感染者帶到醫院。」她的丈夫是一名木匠,收入約為400肯尼亞先令(3.15英鎊,4美元),全家人每天花約50先令買10桶水。但水供應不穩定,在沒有水的日子,這個家庭不得不放棄他們習以為常的洗快澡。新冠病毒能在物體表面存活多久從出生起 我這輩子至少三次戰勝致命流感病毒關於新冠疫苗和藥物的七大問題及答案 圖片版權 Mukuru Promotion Centre, Winnie Ogutu Image caption 當局似乎並無在穆庫魯區有任何防疫措施。 穆庫魯區有五十幾萬人居住。這些房屋用硬紙板或塑料做成,而比較富裕的人則住在用瓦楞鐵皮製成的房屋。這裏沒有廢物回收,大部分廢物直接排入河流。當地的非政府組織「善心穆庫魯」(Mercy Mukuru)在該地區開辦了四所小學,共有7000名學生。負責人基林(Mary Killeen)說,約一半學生買不起肥皂。阿迪安博說:「我很擔心。如果病毒在當地傳播,那將很可怕。」曾任世衛代表的姆佩勒(Pierre Mpele)博士曾在中非和西非許多國家工作過,他說非洲家庭可能更加擁擠,在某些情況下,多達12人共享一所小房子。他說:「居家隔離在很多地方都不可能做到。」苦苦掙扎的不僅僅是貧民窟。約翰內斯堡和欽奈這兩個城市去年差點沒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許多地方受到食水不足的威脅。 住在欽奈郊外的兩個孩子的母親賽辛德拉納特(Shanthi Sasindranath)告訴BBC:「如果像去年一樣缺水,勤洗手會很困難。」去年缺水時,她的家人從50多公里開外的農業井買未經處理的水來維持生存。公共廁所和水站很少,她說人們沒有遵循公共衛生建議。「在當地的火車上,乘客在距離別人臉只有幾英吋遠處咳嗽,有的甚至沒有遮住嘴咳嗽。如果我指出這點,有些人會道歉,而其他人只會直接打架。」 圖片版權 Shanthi Sasindrantah Image caption 賽辛德拉納特說,如果沒有水就不能讓家人定期洗手。 親朋好友每天都來她的公寓,而賽辛德拉納特尚未想出如何減少人際互動的辦法。「我告訴孩子們要慢慢地把手洗乾淨。我告訴他們,無論何時他們從外面回來,即使出門五分鐘,他們都必須洗手。我們這個家庭不像以前一樣頻繁外出。」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醫療服務提供專業的講師蘭伯頓(Poppy Lamberton)博士說,需要政府更大力度的措施。「有些政府很窮,但總比個人富。在爆發疫情的情況下,它們應該能隔離整個社區。」世衛表示正努力支持政府應對本次大流行病。但姆佩爾博士希望世衛能提供一份能在發展中國家起作用的抗疫指南。他還呼籲在非洲全面爆發危機之前社區領導人應該有更大的參與度。他說:「最大的希望是該病毒沒有在非洲迅速傳播。據報道,大多數病例來自從中國或歐洲返回的人。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它沒有迅速傳播。」世衛說非洲大陸上沒有旅行史的人際傳播很少,遏制傳播是最合適的策略。回到穆庫魯,最近幾周似乎沒有任何變化。阿迪安博說,她感到無助,正在做她唯一能做的事。她說:「我正在向上帝祈禱,拯救我們和社區免受病毒的傷害。」

-2021-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