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與網友分享防疫建議的明星們

  • 时间:
  • 浏览:55152
  • 来源: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在中國和世界多地造成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已經被正式命名為「COVID-19」。 「我們現在這種疾病有名字了,就是『COVID-19』,」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內瓦向媒體宣佈。這種新型病毒武漢肺炎目前已經造成超過1000人死亡,數萬人感染。 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 譚德塞博士呼籲全世界盡全力對抗這種新病毒。該病毒屬於冠狀病毒這個大類別之下的其中一種,因此「冠狀病毒」本身並不能代表這種最新出現的病毒。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此前將這種病毒定名為「SARS-CoV-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稱,COVID-19是現在的世界「頭號公敵」。(英文)研究者也一直呼籲確定一個正式的官方名字,以避免造成叫法上的混淆,以及對特定群體或者國家的污名化。「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名字是不特定指向某一個地理位置、任何一種動物、任何人類個體或群體,而且還要在發音上容易叫,並且要與這種疾病有聯繫的名字,」世衛總幹事說。「有這樣一個名字是有意義的,它能避免外界使用其他可能表述不準確或者帶有污名化的名字。它也能幫我們設立一個標凖命名模式,在日後任何冠狀病毒爆發時有所依據。」李文亮事件後續:更多「吹哨人」遭中國當局打壓武漢肺炎疫情:習近平警告官員防疫措施威脅中國經濟世界衛生組織警告:全球新冠疫情「星星之火可能燎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官方處置疫情的手段正受到批評。 新名稱的字母來自於corona(冠狀)、virus(病毒)和disease(疾病),還將其出現的2019年作為名字的一部分(病毒的爆發最早是在12月31日向世衛報告)。疫症最先在中國爆發,目前全國有4.22萬宗確診病例,而死亡人數亦已經超過了2002-2003年爆發的「沙士」(SARS)非典型武漢肺炎疫症。周一(2月10日),單在湖北省就有103人因這種死亡,是目前單日死亡人數的最高紀錄,全中國則已有1016人死於這種病。不過,這一天中國新增的感染病例比之前一天下降了20%,從新增3062宗減少至新增2478宗。/*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Div-s4q8aoa-0 */.kKlRIM.kKlRIM{max-width:100%;width:100%;font-size:16px;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align-items:flex-end;-webkit-box-align:flex-end;-ms-flex-align:flex-end;align-items:flex-end;} .kKlRIM.kKlRIM:last-of-type{border-top:1px solid;margin-top:2px;} .kKlRIM.kKlRIM:last-of-type{padding-top:4px;}/*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Source-s4q8aoa-2 */.eaehaZ.eaehaZ{max-width:100%;width:100%;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box-pack:justify;-webkit-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ms-flex-pack:justify;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BBCLogo-s4q8aoa-3 */.fFKUty.fFKUty{margin:4px 0;box-sizing:border-box;height:15px;width:45px;opacity:0.6;margin-left:4px;-webkit-flex:0 0 auto;-ms-flex:0 0 auto;flex:0 0 auto;}/*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Title-s4q8aoa-4 */.bCwWpe.bCwWpe{font-size:24px;font-weight:bold;line-height:29px;word-break:break-word;padding:0;margin: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__VegaContainer-s1vljnmg-0 */.fMcNIw.fMcNIw{padding:16px 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ic__GraphicContainer-hdlj7c-0 */.iiWFxl.iiWFxl{width:100%;background-color:#fff;font-family:Helvetica,Arial,'STHeiti','华文黑体','Microsoft YaHei','微软雅黑','SimSun','宋体';box-sizing:border-box;} html, body{ margin: 0; padding: 0;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 format("woff");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 format("woff");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Regular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Bold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Regular.otf) format("open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Bold.otf) format("open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已造成超過1000人死亡資料來源: 中國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 最近幾天,中國當局最初對於這場疫情危機的處理方式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最早向外界發出病毒警告的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一開始受到當局的訓誡,之後他感染病毒死亡,引發了中國公眾的憤怒。北京目前已經罷免多名對疫情危機處理不當的高官。包括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的黨組書記張晉和主任劉英姿在內的多名高官均被免職。他們二人也是目前被罷免的最高級別官員。中國政府也從最高反腐敗機構國家監察委員會派出調查組赴湖北,調查當地警方對李文亮醫生的處理方式。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艾未未談世衛組織抗擊武漢肺炎疫情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在日內瓦進行會議,商討對抗疫情的辦法。譚德塞博士表示,要控制疫情,目前仍然有比較切實的機會,前提是要有足夠資源去支持這場抗疫。他對中國採取的一些措施表示讚賞,指這些措施「減慢了向世界蔓延的速度」。與此同時,美聯儲警告,中國經濟在這當中所受到的干擾將可能影響到世界其他地方。>武漢肺炎疫情:特朗普從堅稱「中國病毒」到表態「不是美國亞裔的錯」

  隨著中國大陸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逐漸下降,中國當局正採取嚴格措施,防止疫情從境外「倒灌」。 北京市政府周日(3月15日)宣佈,所有從境外抵達北京的旅客一律需要被集中隔離14天,並且需要自費。三天前,上海市亦宣佈對來自多個重點國家的旅客實行居家或集中隔離。從海外前往中國的旅客中,有相當數量是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很多留學生在社交媒體上創建了「回國群」,組團搶購機票。但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出現多起因海外人員回國而引發的爭議。 根據中國當局最新統計,中國周日當天新增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16例,累計確診超過8萬例。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數據顯示,全球總感染人數已經接近17萬,這意味著中國境外的病例數量已超過中國境內。隔離措施升級中國衛健委周一(1月16日)報告稱,中國已發現從國外輸入的新冠武漢肺炎病例123例。此前一天,北京市政府宣佈,從周一開始所有境外前往北京的人員,均需要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在周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說,集中隔離觀察期間,隔離人員費用需要自理。有特殊情況的,經嚴格評估,可進行居家觀察。這是北京自疫情爆發以來採取的最嚴厲的入境措施。此前,只有來自疫情嚴重國家和地區的旅客,才需要被集中隔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北京,幾乎每個小區門口,都設有返京人員登記處,對從外地返回的人士進行身份審查。 根據規定,入境人員將被統一運送至位于城市東北郊的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進行統一轉運。如果是目的地為北京的旅客,將有大巴車把旅客統一轉運至北京市內的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隔離。如果是目的地為中國其他省份的旅客,則由各自省份的救護車輛轉運至當地隔離。中國媒體報道稱,此前有多個病例均是抵達北京時沒有出現症狀,但幾天后被確診患有新冠武漢肺炎。中國的金融中心上海是另一個主要外國人員入境地區,這裏的隔離措施相比北京稍顯寬鬆。根據上海市最新要求,在14天內有韓國、意大利、伊朗、日本、法國、西班牙、德國、美國等國家旅行或居住史的,在上海擁有住處的可進行居家觀察,否則將被集體隔離。官方數據顯示,截至3月13日,上海浦東新區已投用18個隔離點,共接收機場轉送重點國家入境人員近5000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工作日,北京一些主幹道依然人煙稀少。 鬆動中的湖北:封城不易解封亦難 全球死亡數達五千 世衛稱歐洲已成新冠疫情「震中」武漢肺炎疫情外交戰:中國「大國形象」言與行圖輯:武漢肺炎疫情下全球一周眾生相留學生回國潮近幾天來,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的新增病例數量都繼續猛漲,以至於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上周將歐洲描述為新冠疫情的「震央」。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中國赴歐美地區的留學生紛紛購買機票回國,往返自歐洲諸國和中國的航線一票難求,價格普遍暴漲至數萬元人民幣。來自浙江杭州的喬伊在英國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就讀國際商務專業。即將在今年6月本科畢業的她在一周前便選擇從英國經荷蘭阿姆斯特丹飛回中國。她對BBC表示,她所知道的就有數百名中國留學生正在或凖備回國。 圖片版權 Qiao Yi Image caption 因擔心被感染,喬伊在返回中國的航班上穿上了防護服。 「我最擔心的原因是因為英國現在檢測的人其實很少,有很多潛在病例,以後很可能會和意大利一樣失控,」喬伊說,「另一個原因是因為華人在這邊受到歧視甚至毆打的情況都有出現,回去是最穩妥的選擇。」「我在上周最初只是想找幾個一起回國的朋友,但在英國宣佈『群體免疫』後,聯繫我的人就暴增,500個人的群一下就滿了,」她說。英國政府之前宣佈的所謂「群體免疫」措施備受爭議。在這份由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提出的計劃中,英國政府希望通過延緩戰略,讓一定數量的人接觸病毒從而獲得群體免疫力以便爭取時間,並把有限的醫療資源用在重症患者的救治上。但眾多批評者認為英國在拿民眾的生命進行一場豪賭,將近300名科學家向政府發出公開信,敦促當局採取更嚴措施控制新冠疫情在英國的蔓延。「我全程都沒吃任何東西,也沒上廁所,」喬伊回憶稱。為了防止在飛機和機場被同行人員感染,她當時全程穿戴了醫用手套、護目鏡和N95口罩,在後半程她甚至穿上了防護服。 圖片版權 Qiao Yi Image caption 所有前往上海的境外旅客都被要求填寫健康申報卡,不實填寫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她表示,抵達上海後,空乘人員先將來自意大利等疫情嚴重國家的乘客叫下飛機進行集中隔離。由於英國暫時還未被列入名單,在等待了三個多小時後,邊檢人員終於在她的護照上貼了一張綠色的貼紙,意味著她可以回家。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微博上,像喬伊一樣的中國赴歐美的留學生們,紛紛發文號召創建「回國群」或「轉機群」,組團尋找伙伴回國。但多人表示,近期航班取消的情況非常嚴重,一些人甚至購買兩張或三張機票以防出現意外。「就是為了保險起見,我同時買了兩張機票,選了國航的想著會保險一點,結果飛之前一天突然告訴我取消了,現在真的快崩潰了,」24歲的王一銘對BBC說,她購買的3月17日(周二)從紐約飛往北京的機票在周一被航司取消。在機票一票難求的情況下,一些留學生還選擇了包機回國。據《南華早報》周日(3月15日)報道,包租一架可容納60個座位的飛機的成本,約為200萬元人民幣(合28.5萬美元)。均攤到每位乘客的成本約為3.5萬元人民幣。回國引發的爭議不過,在過去的周末,中國社交媒體上也出現了多起海外華人因疫情期間回國而引發的爭議。一名從日本回到中國的北京居民,因被告知可以「居家隔離」,但回到小區後受到社區人員的指責和阻攔而被迫離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街頭一家餐館員工「全副武裝」出售商品。 在另一起獨立事件中,一位網名為「豌豆公主病的日常」的網友在法國讀書。她在抵達上海後,被要求前往醫院進行檢查。她在微博上抱怨檢查程序等待時間過長、沒有乾淨的礦泉水喝等問題後,遭到中國網友的指責。「請廣大海外人士明白,你們是回來避難的,不是回來當大爺的。中國人民都在共克時艱,你們要是受不了就回去,」一名微博網友批評道。 還有更加激進的網友要求關閉邊境,或對回國人員徵收更高的隔離費用。 「國家有難你不在,千里投毒你第一,這就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一條獲得眾多點讚的評論寫道。但也有網友對此持不同意見,認為人性趨利避害無可厚非。「海外華人沒有給國家做貢獻嗎?而且大多數回來的都是中國國籍吧,沒在中國交社保納稅嗎,」一名網友質問道。喬伊對此也表示「很難過」。她認為,大部分留學生都能保持自覺性,不會給其他人添加麻煩。「在當初疫情爆發時,我和很多其他人都參與了給國內捐口罩和防護服。現在我們很多人都在感嘆,我們在國外被外國人歧視,回國還要被同胞罵,」她說道。 美聯儲緊急降息至零利率 「一次性打完所有彈藥」疫情之下,體育不再重要也更加重要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官員讓武漢感恩 正能量輿論「翻車」特朗普未感染新冠武漢肺炎 美國將英國愛爾蘭納入旅行禁令武漢肺炎疫情:衛生紙為何成為搶購物資?新冠「發哨人」引發反審查戰,中國人用創意接力反擊中港台新冠患者治癒率落差巨大原因何在

中國繼續控制新冠病毒引發的武漢肺炎疫情之際,英國首相約翰遜與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周二(2月18日)通了一次電話。 英國首相府官網上的新聞稿比較簡短,主要內容包括;約翰遜首相對中國受疫情影響的人們表示慰問;習近平感謝英國的支持,特別感謝英國捐贈的重要醫療設備;雙方同意中英關係的重要性,並決意在包括加強經濟合作等一系列問題上協作;雙方還將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合作。而中國官方新華社的新聞稿則顯示了更多的信息: 習近平應約同約翰遜通電話;中英全面戰略伙伴關係新的十年要有個新開始;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照顧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中國願同英國一起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約翰遜讚揚中國防控疫情的努力;約翰遜說熱愛中國,願意推進英中關係黃金時代不斷取得新成果;英國願意在共建一帶一路框架下加強同中國合作。英國首相約翰遜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這次通話之前,媒體曾經報道首相的父親老約翰遜在與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見面後向英國官員透露,首相沒有向中國領導人就疫情表示支持,中國方面頗為關注。武漢武漢肺炎 英國首相父親轉達中國大使「關注」中共黨媒《求是》刊載習近平講稿 引發「責任」質疑中英合作標誌性項目「死亡」 兩國黃金十年壯志難酬從中、英官方公開的談話內容來看,這一通電話對雙方都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對英國方面來說,這通電話無疑是對中國關注的回應。約翰遜首相領導的新一屆政府班子,在脫歐之後決意大展宏圖之際,與中國以及世界各個可能的貿易伙伴建立起新的合作關係都極為重要。從中國官方通訊稿來看,英國爭取加強貿易關係的期望也得到中國方面的回應。而對中國政府來說,正值疫情關鍵時刻,國內國外對當局特別是最高領導人的決策和反應頗多質疑和批評之際,來自西方國家領導人主動的問候和讚賞也就顯得更加難能可貴,不失為向中國民眾顯示各國同心團結抗疫的好榜樣。更值得一提的是,自英國前首相卡梅倫下台之後便罕有提起的中英關係黃金十年,又重新成為兩國高層的談話內容。 圖片版權 MATT DUNHAM Image caption 英國首相約翰遜與政府新內閣的一系列決定,包括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都引發反對意見。 黃金十年所謂黃金十年,在2015年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英國時,成為形容兩國關係的新詞匯。當年9月,英國財相奧斯本在訪問中國時,曾說過「英國必須努力成為中國在西方最好的伙伴」。不過,卡梅倫因2016年英國公投決定脫歐黯然下台之後,接任首相特蕾莎·梅暫緩了有中國公司參與的欣克利核電站項目,使兩國關係驟然降溫,黃金十年不再提起。雖然梅首相主政下仍然對欣克利核電站開了綠燈,但英中之間的裂痕因隨後而起的華為5G問題、新疆維吾爾人問題以及香港持續的抗議行動愈發難以平複。普遍分析認為,2019年12月在大選中贏得多數議席的保守黨首相約翰遜,因為在英國使用華為5G技術問題上頂住了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所以為他重新恢復中英關係黃金十年打下了基礎。至於中國方面透露英國願意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合作,而英國方面對此隻字不提,或許也顯示這一倡議的爭議和敏感。接下來值得關注的,是首相約翰遜到底會如何與中國合作。雙邊關係信號?約翰遜首相與習近平主席通話受到英國媒體廣泛關注。不少英國媒體此前對唐寧街十號在援救被困中國的英國公民等問題上的「少作為」有些微詞。英國脫離歐盟之後的原來最需要這個東西華為5G之爭致英國和澳大利亞盟友關係現裂痕英國歐盟自貿談判前夜劍拔駑張 法國外長威脅「相互撕碎」 英國《每日郵報》就指出,這次是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2月6日在倫敦舉行大型記者會「指責英國有些方面反應過度」時間二星期之後,英中政府最高領導人的「第一次」通電話。除英國政府在應對疫情方面的反應受到一定程度批評以外,近來約翰遜首相政府部分允許中國電訊公司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的決定,也承受了來自華盛頓方面和英國政界內部多方的巨大反對壓力。國際國內壓力巨大《每日電訊報》周二援引執政保守黨內部人士的話說,與部分保守黨議員很可能因為不滿英國成為「五眼聯盟」中唯一使用華為設備的國家以及可能導致的「安全隱患」而在議會「反叛」,也就是提案要求政府重新考慮允許華為的決定。另外,英國交通大臣近日也高調否認了已經開始與中國方面洽談幫助修建高鐵二期的媒體報道。有觀察人士指出,從現有中英官方公布的通話訊息看,雙方領導人通話內容應該與脫歐之後的英國政府長期國際地緣戰略計劃——即希望與全球各國都保持良好經貿關係的政策相符。換句話說,英國長遠的計劃是以全面發展經濟實力和經濟建設為主,而盡量避免在國際關係中選邊站。當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從美國政府繼續向歐盟和英國施加的巨大政治和經濟壓力方面來看,如果美國堅持要求盟友未來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選邊站,唐寧街十號將繼續面對一個巨大的難題。 高鐵二期英國媒體近日不斷報道有關英國高鐵二期工程超預算、超工期,數額驚人的訊息。據《每日電訊報》15日透露,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有意接手,5年內建成,還可節省數十億英鎊資金。16日交通大臣夏普斯(Grant Shapps)否認英國政府曾與中方就此事有過正式接洽的消息登上各大媒體。報道稱除了北京的鐵建公司那封表達意向的信函,雙方沒有直接接觸。《衛報》說英國交通部官員曾證實與中國鐵建就高鐵2期項目「初步洽談」,但沒有任何承諾。《衛報》還提到英國不少官員對中國在英國基礎設施建設中可能扮演的角色表示過擔憂,包括核電站項目和5G網絡建設。唐寧街對華為部分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的友好態度已經給英國和澳大利亞雙邊關係帶來緊張。此前有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此怒不可遏。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北京重啟小湯山SARS定點醫院,境外「倒灌」成新隱憂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武漢居民向中央高官孫春蘭舉報政府抗疫工作有假

英國政府宣佈史無前例的財政救助計劃,慷慨解囊希望遏止新冠病毒武漢肺炎衝擊下各行業的裁員大潮。 在周五(3月20日)的首相每日疫情記者會上,英國財相蘇納克(Rishi Sunak)宣佈,為了保護就業,政府將為因病毒疫情無法工作的僱員支付八成的工資,每月最多可達2500英鎊。蘇納克說,這一決定是為了阻止僱主因為疫情裁減員工。 在蘇納克宣佈這一財政救助措施之前,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表示,所有酒吧、餐館、電影院、劇院、健身中心、遊樂場、夜總會等餐飲娛樂行業都必須在周五午夜暫停營業,以防止病毒的進一步擴散和傳播。不過,這一決定並不影響外賣店。約翰遜還呼籲人們不要趕在關門之前到夜總會或酒吧去,強調說現在至少需要讓人們保持身體距離。危機百年不遇 英國巨額財政紓困措施力挺經濟他說,越嚴格有效地遵守這些隔離建議,國家就能越快地在經濟上、醫療上恢復正常。至周五,新冠病毒在英國全境造成了177人死亡。同心協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對全世界經濟造成巨大衝擊。 財相蘇納克表示,救助就業市場的舉措是前所未有的。他呼籲所有僱主在新冠病毒危機中很多公司面臨倒閉的情況下與員工併肩作戰同心協力。蘇納克承認,關閉酒吧和餐館對很多人造成重大影響。據了解,政府承諾的員工工資補貼將適用於那些僱主已經裁員的公司,只要他們同意保留員工讓他們休病假就能獲得政府的工資補貼。他說,政府的補貼是希望在僱主即便發不出工資的情況下,員工仍能夠保住工作職位。這一補貼計劃將從今年3月開始,為期3個月。財相蘇納克說,如果有必要,這一計劃還將繼續延長。他說,政府正在盡全力支持僱主,希望僱主也盡全力支持勞工。BBC經濟事務編輯法伊薩·伊斯蘭(Faisal Islam)分析:對任何一屆英國政府來說,出台這樣的干預就業市場的舉措都是難以想象的,更何況這是一屆保守黨政府。但是,在面對疫情造成全面停頓經濟蒙受如此規模的短暫卻可怕衝擊的情況下,這樣的舉措並不過分。理論上來說,這一舉措應該能保住數以萬計,甚至更多人的就業。僱主們必須明白的一點是,他們應該從未想過一個英國政府會這麼做,但是英國政府卻正在這麼做。八成工資,每月最高2500英鎊,這樣的補貼措施比一些高福利的斯堪的納維亞國家還要慷慨大方。它瞬間改變了英國的社會福利安全防護網。它顯示財政部的確相信,經濟的突然暴跌之後就會出現反彈,但是條件是必須確保數百萬勞工免遭失業的創傷。因為經濟學研究顯示,一旦勞工受到失業的衝擊,恢復期將漫長而遙遠。財相能有這樣的迴旋餘地,部分原因也是得到了央行的協助——宣佈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購買政府債務。不過,如果本次的疫情超過3個月,則會帶來風險。然而,政府如果不採取任何行動,則風險會更大。現在要做的,就是僱主們要緊牙關頂住壓力,等待下個月底政府開始付款。而銀行則幫助整個發放程序。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