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蔓延 北京要求所有返城人員14天隔離觀察

  <2020年,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 ,需要與大量民眾互動的藝術活動遭遇重大衝擊。重要的全球性藝術展覽紛紛取消。譬如香港一年一度最大的藝術展覽「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以及Art Central都宣佈取消今年的展期,歐美多項重要藝術及表演活動也紛紛腰斬。 應對疫情蔓延帶來的影響,藝術家開始借助虛擬實境(Visual Realtity )或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科技,展示或販售自己的藝術作品,這也顯示了現在藝術界特別是普普藝術(Pop Art)與科技合作正酣的潮流。從實體到虛擬展出的藝術品來自美國的藝術家「KAWS」本名布萊恩‧唐奈爾( Brian Donnell),近年來以其巨型吹氣公仔「Companion」作品在全球各大城市空間展出而聲名大噪,也是現在全球最受關注的普普藝術家之一。 然而,2020年,面對意外發生的武漢肺炎疫情,以往作品展出的公共空間的人潮散去,藝術家面臨許多挑戰。「KAWS」因此與英國倫敦的藝術策展公司「Acute Art」反其道而行,他們開始透過虛擬以及擴增實境科技,希望讓藝術玩家借著下載手機應用程式(APP)就能看到公仔,透過手機屏幕讓展品「現身」在眼前。 圖片版權 KAWS and Acute Art Image caption 在台北,透過手機程序可以看到在屏幕中虛擬出現的巨型吹氣公仔「Companion」作品。 藝術家「KAWS」的作品「Companion」公仔本周便首次以「擴增實境」(類似寶可夢的手遊科技)的方式在全球12個大城市展出。如同寶可夢遊戲,透過科技,玩家現在不需要配戴VR或3D眼鏡裝置就可以在手機上看到巨型吹氣公仔「Companion」在眼前浮現。目前在全球10多個重要城市的地標,譬如紐約中央車站、香港中環摩天輪、台北民主廣場等都可以下載這個手機程序APP,讓巨型公仔現身在手機屏幕上,與使用者互動。此外,不像傳統模式透過藝廊或拍賣場販售藝術品,他們現在讓買家透過手機應用程式,便能收藏購買藝術品,讓這個虛擬的公仔透過手機「現身」在使用者的四周。藝術鑒賞的民主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藝術家「KAWS」過去在香港都是實體展出作品。 「Acute Art」藝術總監丹尼爾·伯恩鮑姆(Daniel Birnbaum)告訴BBC中文稱,在武漢肺炎疫情的危機下,虛擬互動的科技,對藝術創作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他說,現在全球藝術策展人都正在與知名的藝術家們一起借著虛擬科技探索這新的視覺可能性,例如艾未未 、奧拉維爾·埃利亞松(Olafur Eliasson)、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等等都運用科技展示他們的作品。艾未未在2020年1月首次發表其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作品「Omni」,以兩個影像作品呈現緬甸流離失所的大象和逃至孟加拉國的羅興亞難民,觀看者可以借著360度沉浸式視頻(immersive video)宛如親身處於孟加拉的難民營中。伯恩鮑姆證實,此次武漢肺炎病毒肆虐,確實對藝術界產生了極大的衝擊。他說:「博物館和藝術博覽館關閉。 對於藝術界來說,找出新的交流工具彼此交流藝術品或資訊非常重要。 當然,科技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但我認為與重要藝術家一起探索的新可能性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譬如,這次『KAWS』的全球展覽可以在今天開幕,而不需要任何人去運送任何實體作品, 從環境生態角度來看也很有趣。」他補充說。美術館之外的虛擬展覽許多科技巨頭也開始以虛擬技術介入藝術展覽。谷歌(google)在2016年便與全球眾多博物館推出一款手機運用程序 (APP)。透過近距離放大( Zoom Views)功能,讓使用者借著手機屏幕「零距離」檢視藝術品,並透過類似「谷歌街景」功能,可以360度身歷其境於各大博物館空間。評論人士說,透過科技手段參觀博物館,可以看到作品的材料質地、裂紋、潑墨甚至畫中人物的發絲等等,這些是以往在博物館中難以透過肉眼看到的細節。目前為止,全球有1000多家博物館,都已經加入了這個「在線」計畫。伯恩鮑姆強調,藝術家與策展人對於藝術與科技的結合深感興奮。 圖片版權 Max Hattler Image caption 海特勒說藝術家應該超越科技做出好的作品。 他解釋,這不僅是藝術家借著這些虛擬或互動科技,開拓自己的創作想像,同時也希望達到「藝術民主化」:亦即人們不需要透過前往傳統畫廊和博物館就能接觸到藝術。藝術家將想要傳達的訊息,借著科技(譬如APP)傳達至無法前往實體美術館參觀的群眾。不過,香港城市大學創意與媒體學院助理教授麥克斯·海特勒(Max Hattler)告訴BBC說,雖然藝術家試圖追趕虛擬科技或人工智能創作的潮流,尤其許多資金都贊助在這些科技上,「但是不一定每一個藝術家都能熟練運用這些技術,做出好的作品」。同時也是藝術家的海特勒告訴記者,他自己的創作是倚賴數位動畫,他也解釋藝術家與科技的關係是一場持久賽:「事實上,科技或技術一直是藝術的一部分:筆、鉛筆、紙和墨水:它們都是藝術家採用的技術。」「當然,21世紀的藝術家應該採用當下可用的技術。 但是,只有善用科技的藝術家,設法掌握和超越該科技的限制,才能創作出歷久彌新的作品,」他補充。>武漢肺炎疫情:世衛「一中原則」凸顯出台灣的特殊處境

  2月4日早上,35歲的小艾帶著他台灣籍的太太和兩個小孩,告別了居住在湖北宜昌的父母,登上當地台辦凖備的巴士,凖備前往機場前往台灣。大家滿懷期待,以為終於可以回家了。 當地台辦的官員對車上幾十人說,希望大家平安到家,祝大家新年快樂。車內響起掌聲一片。然而車還未開動就接到通知,此次行程取消。 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台灣人滯留湖北 政治爭「疫」還是人權主導車內異常安靜,大家默默地下車,取回自己的行李箱,凖備返回出發地。巴士開走了,小艾6歲的孩子拎著自己的小箱子,站在路邊問道,「為什麼不要我們了?」 那一刻,小艾覺得心酸,不知怎樣回答。他在接受BBC中文的訪問時說,「當你很期待很期待一件事,而最後願望落空,那種打擊,讓人特別失望,也特別失落。你想用言語或者行動去反抗,但根本就改變不了現實,只能默默承受。」 和小艾一樣的大陸配偶及其台灣人家屬還有約千人,他們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滯留在湖北。第一批滯留人士已於2月3日返回,經過14天隔離期後回到家中。他們卻毫無凖備地被卷進兩岸政治爭議的漩渦中,在一場疫情面前成為最能感知兩岸政治溫度的普通人。然而回家的路,卻遙遙無期。 圖片版權 HSU CHENG-WEN Image caption 2月3日晚間,200多名台灣人搭乘中國東方航空包機返台。 「感覺自己像瘟疫一樣被拋棄了」小艾一家四口趁著農曆新年假期,1月23日晚從台灣來宜昌看望父母。然而受到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第二天武漢市封城,交通全線停滯。 25日宜昌也宣佈封城,小艾一家被困。 小艾和他台灣籍太太於2012年在越南工作時認識,相戀後結婚。之後兩個小孩出生,都入籍台灣,現在分別6歲和3歲。期間小艾一直持有台灣居留許可,並未想過入籍一事,直到2018年遷到台灣工作,才開始考慮落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在台灣,與本地戶籍人士結婚的大陸人被稱為「陸配」。根據台灣內政部移民署的統計,截至2019年底,台灣有近35萬陸配,佔所有外籍配偶的約63%。陸委會一直對這些人秉持「生活從寬、身份從嚴」原則,保障他們在台灣的就業、健保、銀行開戶等權利,但對入籍的要求十分嚴格。 陸配想要取得台灣身份,需要在台灣住滿至少六年,並且每年超過186天。在此期間,簽證的種類從探親,過渡到依親,再到長期居留和定居,兩到三年申請一次。最後入籍時還需放棄大陸身份證。 陸配往往最能感知兩岸關係的起伏,也由於「一邊是婆家,一邊是娘家」而渴望兩岸和平相處。 小艾從沒想過,自己的身份會在一場疫情中出現這麼多問題,甚至連累家人。他說,「我老婆每天說,自己是被別人不要的那種人。感覺自己像瘟疫一樣,被人拋棄了。」 台灣網絡上對於是否應該接回陸配一事爭論不斷。有人在BBC中文的臉書評論中留言說,「既然是要兩岸一家親,為何不能在中國團聚呢?反正兩邊不都是你們的家嗎?」還有人擔心台灣本地防疫困難,說「你們要選哪國國籍是你們的事,但請不要隨便把台灣全2300萬人民的生命當隨便。」對此,小艾說,「我只是想去照顧自己的小孩,為家庭多賺一點薪水,難道有錯嗎?先不說陸配為台灣做了多大貢獻,他們也在各行各業做出自己的努力,為什麼這些人就不能被接納,就會被拋棄掉呢?」 兩岸協商遙遙無期 圖片版權 Getty/SAM YEH 北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否認滯留在湖北的台灣人家屬是海外僑民。因此當各國紛紛撤僑時,複雜的兩岸關係令小艾等人回家的願望處處碰壁。兩岸政府最終達成一致,以春節加班機的名義,將第一批247名台灣人的配偶及其子女從湖北送回台灣。對於送人的班機,則由總部設在上海的中國東方航空承運,而非台灣的中華航空。 第一批班機返台後,立刻在台灣引發輿論。其中一人確診感染新冠武漢肺炎,被質疑是中方在班機上的防疫不到位,擔心接下來再次返台的人會令疫情擴散,對台灣醫療造成負擔。 主要爭議點:台灣檢疫人員及醫護人員能否同行;使用中國大陸還是台灣的航空公司;是否優先安排沒有「中華民國」國籍的台灣公民大陸配偶;是否優先安排老弱,長期用藥迫切,或是短期出差旅遊的人。 對於優先返台的名單,也存在爭議。有人認為名單不符合預期,即以慢性病患、長期用藥迫切、短期出差、孩童及老弱人士為主,希望中方在滯留人士登機前先與台方確認名單。 另外,第一批返台人士中,有數十名非台灣籍的大陸配偶。這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陸委會11日宣佈,若陸配持有專案長期居留證或長期探親證,基於家庭團聚及人道考量,其子女准許入境。然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第二天就撤回陸委會規定。 台灣口罩禁令引發的一場兩岸論戰世衛組織「一中原則」凸顯出台灣的特殊處境同樣遭隔離 看看各國撤僑回國後的不同待遇武漢疫情:中國遊客到訪鄰國遭遇「反中」情緒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角力再起指揮官陳時中說,陸配子女若不具有中華民國國籍,不准入境,除非符合「未成年、在中國大陸親人無能力照顧,及父母皆在台灣」的條件。他強調,當初陸配替子女選擇國籍時,既然沒有選擇台灣,就要自己安排。此話一出,台灣網絡上頓時出現大片讚賞之聲。 跳過 Facebook 帖子 用戶名 BBC 中文網(繁體) 台灣疫情中心宣布撤回陸配子女入境規定,衛福部長陳時中說,就「情」的層面雖然有親情在,但「國人優先」是最高原則。按新規定,陸配子女入境,必須符合「未成年」、「在中國大陸親人無能力照顧」及「父母皆在台者」三項條件。Posted by BBC 中文網(繁體) onWednesday, 12 February 2020 結尾 Facebook 帖子 用戶名 BBC 中文網(繁體) 小艾對此不能理解,「明明是一個家庭,為什麼要活生生地拆散?小孩已經在疫情中受過傷害了,難道還要再傷害他一次嗎?台灣不是講人權嗎?愛情不是自由的嗎?」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也在臉書上呼籲,「不要讓民粹碾壓人權,歧視凌駕人道。」但蔡英文在回應時強調,「這沒有歧視的問題,只有疫情處理、疫情掌控、保護我們國人的健康,是最重要的原則。」 接下來,對於再回台灣多少人、哪些人優先返回、指派哪種航班、機上的防疫如何安排等一系列問題,兩岸仍在商討。台方堅持121人先返、華航接運、醫護隨行三個條件;而中方則要求東航繼續承運,近千名滯留人士同時返台等。雙方相互指責對方「拖延、不合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求助無門」 那些滯留在湖北的台灣人也只能通過網絡看看政府最新的動態,自己對一家人的去留毫無自主權,也無從得知是否在121人的優先名單上。 跳過 Facebook 帖子 2 用戶名 BBC 中文網(繁體) 世界衛生組織將新型冠狀病毒定名為COVID-19,不過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表示,為方便民眾理解防疫訊息,官方發布訊息時仍會簡稱為「武漢武漢肺炎」,也建議媒體於報導時採用上述原則稱呼。你認為哪種稱呼才是合適呢?Posted by BBC 中文網(繁體) onTuesday, 11 February 2020 結尾 Facebook 帖子 2 用戶名 BBC 中文網(繁體) 台灣各行業陸續復工,學校也即將開學。部分滯留人士開始焦躁不安。同樣滯留在宜昌的陸配楚小姐對BBC中文說,因自己無法回台灣工作,家庭的房貸、車貸、健保等費用都迫在眉睫,感到面臨「家破人亡的困境」。她和12歲的孩子都已入籍台灣,趁假期回大陸探親,現在住在機場附近的民宿裏,等待不知何時能來的包機。 台灣陸委會表示,已同教育部、移民署聯絡,提供遠程教學資源。不過,楚小姐引述其他滯留人士稱,大陸的網絡根本無法下載台灣線上學習的資料,連基本的學習視頻軟件都無法下載。楚小姐自己也說,由於宜昌封城,交通不便,連給孩子寫字的筆記本都無法拿到。 「現在非常非常焦慮,做母親的也只能在孩子睡著時低聲哭泣,」楚小姐說。她稱自己「求助無門」,已經聯絡居住在美國的親人,寫信寄往美國在台協會及美國駐中國辦事處。 對於小艾,他說自己的台灣太太已經不再說「自己被拋棄了」之類的話,也不再反覆地問,什麼時候能回去,今天有什麼消息。 小艾說,「她現在很少講話了,大部分時間只是坐在那,沉默不語。」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小艾為化名)

香港受到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令原本已受盡示威打擊的經濟雪上加霜。旅遊業、飲食業、零售業踏入寒冬期。 香港統計處周二(17日)公布去年12月至今年2月的失業率為3.7%,是九年多以來最高,當中,餐飲服務業、消費及旅遊業失業率尤為嚴重,分別升至7.5%及6.1%,而總就業人數按年跌幅擴大至2.5%,是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最大。外界預期疫情持續,會進一步打擊香港經濟,不排除失業率會進一步上升的可能。 失業侍應「我們挨過了示威,但是挨不過疫情,」60歲的楊太對BBC中文說。她原本在油尖旺區一家茶餐廳擔任侍應,但示威和疫情爆發後,茶餐廳生意一落千丈,在2月開始被要求放無薪假。不久前,老闆通知她茶餐廳撐不下去,將在4月結業。她所工作的茶餐廳主要客源為該區上班族和大陸旅客,但去年油尖旺區示威活動頻繁,大陸旅客減少,以及餐廳不時因為示威已被迫提早關門,生意早就受影響。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楊太所工作的油尖旺區過去大半年,經常有警民衝突,催淚彈和汽油彈橫飛,令普通市民會避免在該區消費。 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的數字,爆發示威前,即2019年首半年,每月平均有近460萬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但到2019年12月及2020年1月,跌至約250萬。香港的旅遊、零售、酒店業首當其衝。「我很討厭那些示威者經常搞破壞,令到我們做不到生意,說普通話的顧客少了很多,因為被迫提早下班和休假,賺少了1至2成人工,但那時候還有午市、下午茶,就是在示威以外的時間,還是可以每月做到一點生意,」她說。業界未從示威的影響中恢復,便迎來新型冠狀疫情。1月起,中國多個省市陸續封城及限制出入,香港其後要求所有曾訪大陸的入境者均要接受強制隔離檢疫14天。3月,疫情在歐美也大爆發,特首林鄭月娥周二(17日)宣佈,香港向除了大陸、澳門和台灣以外的全球各國,發出紅色外遊警示,要求抵港人士,接受強制檢疫或醫學監察。旅客稀少外,香港市民本身也對疫情人心惶惶,很多人搶購口罩、消毒用品和日用品,大幅減少出門和出門聚會吃飯。楊太說:「疫情是致命一擊,客人全都沒了,怎麼做下去?餐廳大部分時間也是空空如也,只能靠做外賣,一天試過做不到一千港元的生意,這不是單純我們一家餐廳的問題。我和其他人也一早預料會放無薪假,那時候覺得是好事,因為我也擔心每天對著客人會感染到武漢肺炎。」起初,楊太還慶幸因為有無薪假,方便她四處搶購口罩、消毒用品,但沒想到,在2月底,老闆便致電給她餐廳倒閉的消息。根據香港餐飲業協會的數字,自去年6月開始,全港約2.7%、即約750間食肆停業或結業。香港餐廳不歡迎大陸人,武漢肺炎恐懼中的民間自保還是政治表態 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許多餐廳現在會為食客量度體溫。 港府在去年8月因應示威,宣佈191億元的紓困措施,疫情爆發後,再成立280億港元的防疫基金,加大支援的力度。香港永久居民預料今年稍後會獲發1萬元,飲食業方面,每間食肆可以獲得20萬港元的資助,應付燃眉之急。但一些受重挫的食肆已經等不及這筆錢。「我聽到(倒閉的)消息時也沒有覺得很意外,現在香港生意難做,老闆說業主不肯減租,就算申請政府的什麼資助,也撐不下去,只能說我們運氣不好。」楊太說,她的老闆擔心疫情會持續多一段時間,短期內也不見得會有大陸遊客,亦不知道政府會否持續增加補貼,所以不願意冒險,索性把店關掉。她得悉餐廳倒閉後,便開始尋找工作,試過在彌敦道從太子走到尖沙咀,走了好幾公里路,問了幾十家餐廳,也找不到任何工作。「就算(餐廳)在門口張貼招聘廣告,但其實他們也在觀望疫情發展,不敢請人,他們自己員工都要休假了,哪敢招人?有幾家餐廳讓我留電話,說疫情過後招人再致電給我,但疫情不知道維持多久,」她說, 「震央現在每家餐廳也沒人,疫情令到百業蕭條,沒辦法,我自己其實也不敢到餐廳吃飯,怕人多染病,口罩又貴,都索性不出門了。」隨著歐美疫情擴大,多國實施入境限制和封國封城的政策,楊太意識這不是一個短期可以解決的問題,預料待業時間可能會維持半年以上。「疫情隨時搞到年底,到時候經濟比現在更差,工作更難找,加上我60歲了,越來越難尋找工作,」她說。她和30來歲的兒子原本每月收入有2萬多港元,以月租1萬多元,在油尖旺區租住一個小單位,兩人的生活不算拮據,「還有閒錢可以旅行」。但她從事裝修的兒子,同樣受疫情影響而工作量大減,收入不足以交租,兩人現在是靠儲蓄支付租金,怎麼花一分一毫都要仔細想清楚,特別是近期,需要特別預留購買口罩和消毒用品的開支。「很沒安全感,幸好還有一點點積蓄,政府派那一萬元也只是幫得一時,撐不了多久,如果幾個月都沒工作,我可能就提早退休,和兒子找一個比較便宜的單位,或是搬到劏房去,再慢慢申請公共房屋,再差的話,就申請綜援(香港政府向低收入人士提供的補貼)。」「疫情唯一好處,就是我有更多時間和兒子一起,以前都沒甚麼講話,現在每天大家分享一下怎麼找便宜口罩,算是患難見真情,」她苦笑說,「我相信天無絶人之路,我們當年也挨過『沙士』了,工作將來肯定會有的,可能賺少了,但最重要是家人健健康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於航線大減,香港機場停泊了很多飛機。 擔心裁員的空服員另一個最受疫情打擊的行業,是航空業,各國實施嚴格入境限制,或是強制檢疫措施,令全球航空需求大減。國際航空運輸協會早前警告,全球航空公司今年營收最多減少1130億美元,全球人口流動減少,多間公司均大規模減少航班,增加營運壓力。彭博通訊社引述澳洲諮詢公司CAPA航空中心警告,許多航空公司在五月可能會進入技術性破壞,或違反債務合約,中心指,中國、中東、美國等大型航空公司將會得到國家支持而可以繼續營運。香港國泰航空受疫情影響,削減了6成半至7成半的航班及載客量,亦已賣飛機等方式確保現金流。公司7成多的員工、即超過2.5萬人,參與公司的三星期無薪假計劃,但公司前境不明朗,管理層無法保證將來不會裁員,但暫時未有集資或裁員計劃。武漢肺炎疫情使全球民航業承受「9/11」級打擊 損失逾千億美元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人們的錢包武漢肺炎疫情「黑天鵝」重創全球六大經濟領域新冠武漢肺炎如何衝擊全球經濟?八張圖給你說明白30多歲的阿明在國泰任職空中服務員,他亦有參與無薪假計劃。他對BBC中文坦言,這次疫情令他驚覺,航空及旅遊業可以如此「不堪一擊」。「我估計現階段裁員的機會是一半半,因為疫情過後,航空公司同樣需要人手去營運復飛的航線。但如果持續到下半年,可能就會有裁員潮。」他在2018年年底向父母借錢支付首期置業,現在每月花約一半人工供樓,他擔心一旦遭到裁員,不能夠尋找與現時有同等收入的工作,最壞情況可能會供不起樓。「現在很擔心被裁員,有供樓的壓力,這個時勢很難找工作,經濟會有連鎖反應地變壞,新的工作薪水肯定不會像空服員那麼多。」2003年,香港經歷非典型武漢肺炎疫情,同樣出現百業蕭條的景象,很多人供不起樓而負債累累,令外界關注經濟轉差下的樓市發展。不過,與十幾年前相比,6成多私人自住物業已經不需要按揭,即是許多人已經完成供樓,外界預期樓市不會出現2003年的大規模震蕩,而近年樓市有所升幅,業主即使真的未能供款,也可以賣樓套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機場變得冷清。 國泰早前受到香港反修例風波影響,員工和公司關係變得緊張。幾十名國泰員工疑因參與抗議活動被解僱,引發爭議。自稱「黃絲(親民主派)」的阿明,早已對自己公司「心淡」,繼續工作的原因,「很大程度是為了那層樓」。他去年曾低調參與香港機場舉行的「反送中」「和理非」示威活動,得悉有同事因此被解僱時,也一度擔心自己會遭受打壓。「因為之前的事,令到很多人和公司失去了信任,也沒有了歸屬感,沒有人真心會相信公司以同事的福利為優先,他們可以因為政治理由解僱別人,那現在更可以營運理由,名正言順地把『異見分子』趕走。」國泰當時回應指,是否解僱員工會視乎員工能否履行職務和嚴格遵守合約條款和規則。他說,受到修例風波影響,公司與中港政府的關係,也變得複雜和政治化,難以預料港府對各航空公司會有多大程度的幫助。「和中國國內航空公司不一樣,它們肯定有國家提供資金支持和補貼,國泰能夠從政府得到幾多援助是未知之數。」這次疫情間接緩和了香港「反送中」示威,阿明認為,政府處理口罩問題不夠積極,以及疫情初期太遲對大陸封關,增加了不少市民的不滿。國泰陷「白色恐怖」爭議 在港公司的艱難抉擇香港罷工護士的內疚、恐懼與不安「政府不是不做,是做得太慢,醫護要一輪罷工後,你才『封關』(要求曾訪大陸的所有人士隔離14天),人人一開始搶購口罩,你向國務院發信求助,之後才在全球尋找口罩,結果政府買不到,反而民間一些組織、公司找得到,要民間自救,你叫香港人怎麼相信你?」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3月公布的民望調查,特首林鄭月娥的最新評分為22.6分(100分為滿分),民望止跌回升,但仍然是在低位徘徊。阿明感嘆說,「想起來真的很可悲,我們從去年到現在,臉上也是帶著口罩,希望疫情過後,政府也會醒覺,聆聽市民的聲音,讓我們脫下口罩,再次面露笑容。」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陰影中 BBC記者走在空蕩蕩的北京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柬埔寨接待郵輪靠岸的政治考量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定性為全球大流行。 WHO宣佈這個定性前,全球確診感染病例激增,躍至兩周前的13倍,中國以外各國疫情繼續惡化。全球大流行定義周三(11日)歐洲下午公布,歐美股市聞訊驚惶悸動,大盤全面下滑。 美國道瓊斯指數跌5.8%,標普跌4.9%,納斯達克跌4.7%。倫敦富時100指數下滑1.4%。歐洲股市震蕩較緩。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病毒樣本快遞員」劉森波與同事梅乙奇將病毒樣本從箱倉取出。他們每日要跑兩趟到武漢雷神山醫院收取樣本。 敲警鐘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約於去年12月在中國武漢開始,不到三個月蔓延到全世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面對病毒來襲而反應麻木、不作為的情況令他「極為擔憂」。他形容這種對疫情的麻木輕敵「令人震驚」。疾病流行和大流行的區別在於範圍,前者疫情擴散範圍較小,後者通常是指傳染病在多個國家乃至全世界流行。譚德塞敦促各國立刻採取果斷措施控制本國疫情進一步擴散。他說,有些國家抗疫較成功,而其他許多正在與病毒的聚集性傳染或社區傳播搏鬥的國家,挑戰並不在於他們是否能夠採取同樣的方式,而是會不會那麼做。他承認,各國政府都必須在保護健康,減少干擾和尊重人類生命之間取得平衡,但疫情當前,誰都無法置身事外,必須一同「冷靜地採取正確的行動來保護地球居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什麼是「大流行病」?「大流行疫疾」定義不到一個月前,世衛組織堅持不用「大流行」標籤,即使疫情已經在中國境外若干地區呈迅速蔓延狀。當時的主要考慮是不希望引起恐慌而對控制疫情蔓延又無濟於事。譚德塞2月24日解釋說:「想要傳遞的關鍵信息是這種病毒是可控的,要給所有國家希望、勇氣和信心。確實有許多國家做到了這一點。」他說:「現在用『大流行病』一詞不符合事實而且肯定會引起恐懼。」但世衛組織當時就敦促各國為應對新冠武漢肺炎大流行做好凖備。 譚德塞:從埃塞俄比亞外長到WHO掌門人武漢肺炎疫情:愛熱鬧的意大利人如何遵守封城規定?英國衛生部次官多里斯確診感染新冠武漢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特朗普從未遇過的問題世衛組織未定義新冠疫情為「大流行病」的考量武漢肺炎疫情:世衛武漢調查 全球防控機不可失世界衛生組織警告:全球新冠疫情「星星之火可能燎原」世界衛生組織調整新型冠狀病毒的全球危險程度為「高」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角力再起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會成為全球流行病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股市惶恐「全球大流行」定性既出,股市聞訊全面下滑。評級公司穆迪下屬市場分析公司經濟學家埃爾(Katrina Ell)指出,可能把世界經濟拖入黑暗泥潭的不是新冠病毒,而是疫情引發的恐懼和驚惶,以及與此相應的經濟行為的改變。股市驚恐萬狀的背後是全球經濟預期黯淡。普遍預計經濟增長將急劇放慢。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已經和明顯,製造業生產受阻,旅遊餐飲娛樂業早已首當其衝擊陷入絶境。英國央行宣佈降息,財政部斥資300億英鎊扶持經濟,美國經濟刺激措施則似乎難產,特朗普總統的減稅計劃被民主黨譏刺,支持者甚寡。聯儲局紐約分部凖備第二次出手干預,為市場注資。第一次是上周緊急降息。有經濟學家估計今年全球經濟增幅可能只有原來預計的一半,而歐洲很可能被新冠武漢肺炎疫情拖入衰退泥沼。金融市場近日還受到原油價格大跌的衝擊。沙特等石油輸出國聲言凖備增產而不是協同降價,股市和期市遭重擊。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冠武漢肺炎:世衛組織負責人為中國疫情應對辯護只是一個標籤世衛組織緊急衛生計劃負責人瑞安(Mike Ryan)周三(3月11日)表示,意大利和伊朗面臨抗疫困境,它們的今天,很快就將是許多國家的明天。一個多月前,世衛組織認為爆發疫情的國家數量,疾病的嚴重程度以及對社會的影響尚未達到「大流行病」的水平。但是,不少科學家認為當時已經是大流行疾病了,另一些科學家則認為人類正處於疫情的風口浪尖。當時韓國、伊朗和意大利感染人數激增和不斷出現病死案例,舉世關注。BBC健康與科技事務記者蓋勒格(James Gallagher)說,歸根結底,「大流行」只是一個標籤,它不會為世衛組織帶來更多資金或賦予更多新的權力。世衛組織宣佈疫情蔓延已構成全球緊急狀況,無異於最嚴重的警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為控制疫情限制旅行,軍人在關鍵地點檢查旅行許可證 各地疫情世衛組織將新冠疫情定性為世界大流行的當天,歐洲27國全部「淪陷」。德國總理默克爾周三稍早時說,德國70%的人口都可能感染新冠病毒,那相當於5800萬人。但一些德國傳染病專家認為這個估計太高。前聯邦政府疾病控制顧問柯庫雷教授認為頂多4萬例感染病例。德國確診感染病例近1600。意大利是目前世界上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確診病例超過1.2萬,8百多人死亡,近900人病情危急;政府已經下令全國實行封城隔離措施,學校、健身房、博物館、夜總會和其他公眾聚會的場所一律關閉,旅行必須先申請旅行許可證。伊朗也是重災區。世衛組織向伊朗提供了4萬套測試盒,但供氧和通風設備仍舊緊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法國確診病例2281人,控制疫情蔓延的措施實施範圍擴大到更多地區。美國確診病例超過1千。西海岸華盛頓州部分地區開始禁止大型集會和公共活動,並通知各地教育機構做好學校關門的凖備。當地官員預計數周之內就會出現疫情大爆發。東部紐約州州長宣佈將派遣美國國民警衛隊前往紐約市以北的新羅謝爾鎮(New Rochelle)協助控制新冠疫情擴散。軍人將在當地一個方圓一英里(1.6公里)的"控制區域"為被隔離人士派送食物。印度宣佈4月15日前凍結大部分簽證的發放;危地馬拉從周四(12日)開始禁止歐洲人入境。全球範圍內,成千上萬的航班被取消,大型音樂節和電遊競技比賽等大型活動或取消活推遲。中國疫情開始緩解。迄今為止中國確診病例8萬多,死亡3千多,周二(10日)新增病例降到最低,僅19例。

-2021-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