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愛熱鬧的意大利人如何遵守全境封城隔離禁足規定?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首次視察武漢,當天外界開始分析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是否接近尾聲,同時一篇關於武漢醫生的文章在中國網絡上引發了一場反抗言論審查的「騷動」。 3月10日早上,具有官方背景的中國《人物》雜誌在網上發佈3月刊文章《發哨子的人》,主人公是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全文以對她的採訪回顧了她從疫情之初到現在兩個月的經歷與感受。這篇文章發出後不久便被刪除。中共高強度的輿論管制之下,這次刪帖遭遇了始料不及的反作用,國網民像接龍一樣,用各種版本讓文章一次次起死回生,與背後強大的審查較力。 網民反審查的「狂歡」從昨天開始,這篇文章仍然在以不同形式在中國網絡上「復活」。一些自媒體曾試圖轉帖原文繼續傳播,但帖子很快都被刪除。之後網友開始用不同版本嘗試接力,先後出現了倒排、側排、繁體字、英文等多種形式,不斷被封之後,網友開始發揮更大創意,通過甲骨文、顏文字、摩斯密碼、火星文、盲文等不同方式,不斷挑戰審查底線。 圖片版權 Screengrab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向BBC中文指出,這種網友接力的創造性傳播使得傳播變成了一種儀式。「儀式最重要的作用就是連接共同體,讓共同體內部的成員看見彼此,形成公認的價值規範。」「刪帖是法西斯行為,是白色恐怖,」中國導演葉大鷹在微博上也難掩憤怒,他的父親是創建中國解放軍創建人之一葉挺。葉大鷹稱,這般刪帖將把疫情中「舉國之力建立起來的黨和國家形象」毀於一旦。「一個連醫生講真話都要冒生命危險的體制,一個只允許歌功頌德的社會,還有什麼幸福指數可言呢?」此次疫情中,信息透明與言論自由等訴求在中國社會屢屢出現,雖然頻繁遭遇打壓,但這些關鍵詞也在不斷在製造新的輿論爆點出現。醫生李文亮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周雪光專訪:新冠疫情暴露「剛性」體制弊端國際輿論關注李文亮去世在中國引發「罕見的網上騷動」李文亮事件後續:更多「吹哨人」遭中國當局打壓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肺炎疫情:武漢之外的「刪帖戰」發哨子的人《發哨子的人》格外引起關注的地方在於,文章首次公開,艾芬是「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發出的「SARS冠狀病毒」檢測報告照片的拍照人。除此之外,艾芬還向記者披露了關於疫情初期有關部門反應的一些細節,包括醫院及上級部門對信息的刻意壓制。文中提到,艾芬在12月30日時接到一份不明武漢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上面寫有「SARS冠狀病毒」。在一位朋友向她問起後,她把報告拍下來發了過去,之後這份報告在武漢醫生們手中迅速流傳,轉發的人當中就包括李文亮和幾位被訓誡的醫生。之後艾芬被醫院領導批評,有上級部門主任指責她「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她被要求向其他同事傳達指令,不准再提武漢肺炎的事情,哪怕是自己的丈夫也不能透露。「我做錯了什麼?我做了一個醫生,一個人正常應該做的事情,」採訪中艾芬稱。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談李文亮落淚:醫生以後講真話不會再受罰文章稱,雖然感覺情況十分危險,但由於上級堅稱情況可控,「沒有人傳人」,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病人越來越多,傳播區域的半徑越來越大」。艾芬與李文亮同在武漢中心醫院工作,迄今為止這家醫院在新冠疫情中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截至目前已有4位醫護人員因為感染新冠武漢肺炎去世。中國《財新網》報道稱,這所醫院已有超過230人感染,醫務人員的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數列武漢各醫院首位。「中心醫院的代價這麼大,就是跟我們的醫務人員沒有信息透明化有關,」她在採訪中稱。「如果這些醫生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她說,「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我)到處說,是不是?」「這次的事情更加說明了每個人還是要堅持自己獨立的思想,因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是吧。」在這篇瘋狂傳播的文章中艾芬這樣說。時機犯忌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有網友評論稱,這篇文章本身內容並不敏感,被刪主要是因為「時機犯忌」。 在信息過濾十分嚴格的當下,這些信息很快點燃了公眾的同情與憤怒之情。但激發更多不滿的,是這篇文章不斷被轉發同時又不斷被封殺的現實。《人物》的原文發出不到半日便被刪除,而同一上午習近平開始了他的武漢之旅。有網友評論稱,這篇文章本身內容並不敏感,被刪主要是因為「時機犯忌」。習近平抵武漢,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首次到訪中心疫區中國疫情緩和 習近平視察武漢的時機與信號 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 新華社發文《世界應該感謝中國》引爭議武漢官員要開展民眾「感恩教育」 輿論嘩然除刪帖外,《人物》雜誌本期出刊也受到影響。這篇文章是該雜誌3月號的封面文章之一,許多民眾試圖通過網上訂購等方式獲得本期實體書,但一些商家告訴BBC中文,出版社已經通知供應商「可能會修改封面或者其他內容」,原本已經定好的封面與內容現在均需「待定」。公開資料顯示,《人物》雜誌主辦單位為人民出版社。人民出版社是中共及中國政府政治、意識形態書籍的官方出版社。疫情以來一直關注輿論審查情況的網絡群組「2019武漢肺炎疫情新聞賽博墳場」創建人Hannah Yeung對這篇文章被刪並不感到意外。她對BBC中文表示,這跟之前李文亮相關信息被全網審查的原因一樣,「兩個都是會引發重大輿情的新聞,而且指向的是對於系統的問責」。她對BBC稱,疫情以來的敏感話題通常都與可以吸取的教訓、中國面臨的體制性問題以及官員不作為等問題有關。>武漢肺炎疫情:說郵輪是海上的「浮動病毒溫牀」是否誇張

  中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仍在增加。周五(2月13日),中國大陸公布的累計確診病例接近6.4萬,死亡1380人。 周三,湖北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人數激增近1.5萬人,是單日增加病例數字的十倍。同一天病毒感染導致242人死亡,也創下單日最高紀錄。為了控制疫情,在最先發現病毒的中國湖北武漢,當局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封城」措施,控制人員流動並要求居民自我隔離。 從武漢撤出的多國僑民,也被衛生部門隔離14天以防萬一。在世界多國高度戒備防控病毒蔓延的同時,中外專家、學者提醒重大疫情爆發時也要特別注意心理和精神健康。心理健康英國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精神疾病專刊(Lancet Psychiatry )最近刊登文章,呼籲疫情當前,當務之急需要提供及時的心理健康護理。來自澳門、北京、香港和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多位心理學研究人員聯合撰寫的論文中特別警告:「至今,為病人和醫務工作者提供心理健康護理的問題關注不足」。儘管中國全國衛生委員會曾在1月26日下發通知,要求為受本次病毒疫情感染的病人、與病人有密切接觸的人、以及在家隔離的疑似病人、醫務人員和公眾提供心理健康護理,但是這些專家指出,這些受影響人群的心理問題數據和精神病發病數據等方面的信息缺乏,因此「如何在疫情下最好地應對挑戰無人所知」。專家們認為,2003年中國非典(薩斯)疫情期間,對心理健康後果的觀察以及相應採取的措施,可能幫助衛生當局和公眾,向那些有需要的人提供心理健康治療和輔助。為何新加坡這樣的城市在疫情面前如此脆弱中國確診新冠病例大爆發後美國和世衛怎麼看新冠武漢肺炎:國際關注中國疫情對世界經濟衝擊中國女子「攻陷」倫敦 英國公衛緊急備戰 表現和症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奮鬥在第一線的醫生受病毒影響最大,李文亮醫生就是因為接觸感染者而患病死亡。 新冠病毒2019年底首先在武漢爆發以來,來勢迅猛,超出了許多人的預期。人們也從一開始的不太知情,發展到現在的人人擔心和焦慮。隨著武漢封城,以及後來全中國各省市紛紛採取的封閉和隔離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措施,更增添了人們的恐懼感。人們除了每天自動跟蹤病例的最新進展外,社交媒體上也充斥了各種有關疫情的壞消息,包括它如何傳播、感染者和家屬的悲慘遭遇和痛苦掙扎等等。到目前為止, 沒有人知道疫情會何時得到控制,拐點何時到來。與此同時,隨著病毒在全球20多個國家的擴散,公眾的擔心和負面情緒有增無減。它們包括:恐懼與焦慮 - 擔心自己或家人朋友被感染。不厭其煩地叮囑家人千萬別出去,免得受傳染。同時, 許多人瘋狂地購買口罩、護目鏡、消毒酒精等都是出於對未知的恐懼。受疫情的影響,有些人出現失眠或是失眠加重現象。無聊與孤獨感 - 整天悶在家中不能出門,感到無聊與孤獨。美籍華人黃先生(音譯)告訴美國《紐約時報》說,對那些呆在家中自我隔離的人們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感到無聊。黃先生住在浙江省的一個小鎮。他說,幾乎人人都無聊至極,根本沒有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交往。憤怒 - 對當局一開始隱瞞疫情的不滿,對病情得不到及時救治和住不上院感到憤恨和無奈等等。恥辱感 - 那些已經患病的病人和家屬擔心遭人歧視和躲避,除了要承受肉體的折磨外,還會有心理內疚感。其實,這些情緒都屬正常現象,是人們面對不確定以及風險而產生的正常反應。但有些人可能會出現更嚴重的精神疾病,例如,抑鬱、妄想、急性焦慮症(又稱驚恐發作,panic attacks), 甚至自殺等。那些處在疫情中心的病人及其家屬,以及每天接觸病人的醫護人員承受的心理負擔最大,因此也最需要幫助。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在鑽石公主號上隔離的乘客感覺無聊至極,有人說即使郵輪公司全部退款也抵不上自由。 薩斯教訓與經驗流感和新冠病毒疫情:人們擔心的是什麼世衛譚德塞解釋正式命名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緣由習近平警告官員防疫措施「威脅中國經濟」「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以上的這些負面情緒和精神疾病在2003年薩斯(又稱沙士或非典,SARS)爆發時都出現過。專家注意到,那些曾參與過薩斯疫情的醫護人員所經受的心理負擔更重。以北京一家醫院的醫護人員為例,凡是當時在薩斯病房工作過的醫務工作者,或那些有家人和朋友被薩斯病毒感染的醫護人員,後來有較多人患創傷後應激障礙(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此外,與沒有類似經歷的人相比,有過薩斯疫情經歷的醫護人員還更容易出現抑鬱、焦慮、恐懼和挫折等心理疾患。儘管出現各種心理問題,但大多數在傳染疫情前線的醫務工作者卻缺乏心理健康方面的培訓以及支持。因此,提供及時心理治療這個問題顯得尤其緊迫和關鍵。應對措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給所有人,特別是醫務工作者帶來巨大心理壓力。 專家們建議,首先,要吸取薩斯的教訓,由衛生部門組建各級心理和精神治療專業小組,為醫護人員和患者提供及時的諮詢和治療。其次,為醫護人員和患者提供疫情的凖確數字和進展情況,並針對他們的個人情況做心理輔導和治療。建立和充分利用社交媒體等智能、安全的方式(比如微信),為公眾和任何受影響者提供心理諮詢。應該為重點人員,即醫護人員和病患以及疑似人員做定期檢查心理檢查,消除他們的顧慮和不安情緒。此外, 對情況嚴重者應該提供及時的精神和藥物治療。 過去的事實證明,面對任何重大的疫情,人們都不免出現恐慌心理。因此,提供及時心理諮詢和治療的重要性顯而易見。新冠疫情不是人類面臨的第一次重大疫情,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做好充分的心理凖備,並能得到專業人員的幫助等措施都有助於緩解公眾的焦慮和恐懼。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武漢周四(1月23日)突然宣佈關閉全市航空、鐵路和長途巴士離境通道、暫停公交運營,並要求市民不要離開該城市。中國社交媒體上不乏普通百姓自娛自樂的黑色幽默,從某種程度反應人們在疫情苦悶中的自救和調劑。減壓方法:通過閲讀來轉移注意力;練習正念,自我調節;認知療法,改變思維方式,不要老陷在負面消息中;超前思維,想像一下疫情結束之後的打算;和朋友聊天,化解憂慮和煩惱;學習一項新技巧,例如,做飯等。

在泰國,一整年都是旅遊旺季。從11月下旬到4月初的這段時間通常是最受歡迎的旅季,因為天氣乾燥和溫度較低,大批遊客前往泰國的廟宇、海灘和度假村旅遊。 但是,這些熱門景點的熱鬧情況如今卻轉變了。知名繁榮的景點現在顯得寂靜,因為曾經看起來像是曼谷、芭堤雅、普吉島和清邁等城市風景一部分的「中國旅行團」消失了。泰國旅遊業與公共衛生都受到新冠病毒(Covid-19)的嚴重影響。 泰國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在中國以外全球排名第五,目前已有35人確診。 2019年,中國遊客佔泰國的3970萬遊客中的27%以上。 現在,從花販到導遊,街頭攤販到酒店老闆,處處都傳來生意虧損的抱怨。嚴重打擊由於中國政府為防止疫情擴散採取嚴厲的旅行管制,至今已有數百萬中國公民被禁止出國旅行。這對嚴重依賴中國遊客的泰國旅遊業而言是沉重的打擊。根據商業分析公司Fitch Solutions稱,泰國的旅遊收入約佔該國GDP的13%至14%。而且,儘管泰國的歐洲遊客數量一直在下降,但在過去幾年中,中國遊客數顯著增長。這就是為何多數泰國的鄰國一直對中國旅客入境實行更嚴格的限制。但泰國作法卻相反:泰國官方和當地商業行號正在傳遞他們仍向中國遊客敞開大門的信息。歡迎中國遊客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泰國政府旅遊局和曼谷市政府等一些政府機構製作了視頻,提供道義上的支持。該國最大的免稅零售商,萊斯特城足球具樂部的所有者王權集團(King Power)也製作了聲援中國的視頻。在視頻中,旅遊業人士揮舞著中國國旗,包括萊斯特城足球明星等許多名人用中文說著鼓勁中國的話。 但這裏傳達出來的信息不只是禮貌或聲援,而是泰國嚴重依賴中國的旅遊業,如果不迅速遏制該病毒,泰國經濟將遭受巨大損失。泰國旅遊從業者協會估計,冠狀病毒的可能導致泰國在2020年第一季度至少17億美元的損失。最悲觀的預測是2020整年度的損失可能高達96億美元。 圖片版權 Wasawat Lukharan/ BBC Image caption 曼谷四面佛的舞者也不像往常那樣忙。 泰中旅遊業聯盟協會會長羅納朗(Ronnarong Chewinsiriamnuaiai)說:「對我們來說,中國遊客是我們的英雄,但現在他們的人數已降至零。」他補充稱:「我們也不知道旅行限制何時結束,但是我們知道的是,這嚴重損害了我們的業務,甚至有可能最終導致裁員。」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專業導遊委員會的代表聲說,疫情實際上已經造成了失業,因為在泰國接待中國旅客的25000名導遊現在沒了任何客人。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曼谷華麗的鄭王廟是該市的地標之一,但這個時候空無一人,實屬罕見. 寂靜的四面佛位於泰國東部海灣的芭堤雅以其沙灘聞名,曾經被稱為中國大陸的「沙灘遊樂場」。但僅在上周,BBC得知該市一家有300間客房的酒店僅有4間客房被訂下。而且住客都不是中國人。賣花的商販佩爾( Ple Sinsunthornsap)說,曼谷的「四面佛」廣場是中國遊客必拜訪的景點,但她告訴BBC 泰語科記者,在病毒爆發後,她向外國信徒賣花的收入減少了一半。「在疫情暴發前,我一天能賺32美元,但現在我每天能掙不到16美元,」兩個孩子的母親強忍著眼淚說。她補充說,中國遊客在「四面佛」廣場上貢獻了大量鮮花和其他祭品。寂寞的舞者在「四面佛」廣場表演泰國傳統表演的兩名舞者,也分享了類似的經驗。「我的收入顯然下降了50%到60%。我還沒有B計劃。希望疫情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能趨緩。否則我的積蓄將用光。目前看來情況十分嚴重, 」舞者蘇琬那(Suwanna Thongpiw)說。她舉例說:「例如,一個星期五早上的值班人員應該表演大約200到250支舞。但是,這個周五的下午2點15左右,我只跳了120支舞。」她的同事譚納諾(Thanatchanok Sucharanon)說:「遊客人數比平時減少了一半。我將需要再打一份工,並減少開銷。」蘇琬那補充說:「我是擔心疫情的爆發,但我更擔心快沒錢了。」距離四面佛五公里的夜市,一間海鮮餐廳老闆帕特索恩(Patpatsorn Thanyatanawongchai)說由於疫情爆發,和中國宣佈旅行管制之後她的客人少了70%,所以她不得不裁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快艇小販在芭堤雅等待遊客,芭堤雅是一個通常吸引中國遊客的海灘勝地,但現在空無一人。 「我在這家餐廳僱用了十名工作人員。為了應對這個嚴峻形勢,我不得不要求其中兩個員工留職停薪,並開始招徠更多當地客人。」 湄公河藍調BBC越南語主編阮江(Giang Nguyen)在湄公河地區,旅遊業受到中國冠狀病毒爆發嚴重打擊的國家,並非僅有泰國。越南旅遊業也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在去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越南與中國之間的貿易估計達到1060億美元。2019年前往越南的1550萬國際遊客中,中國遊客幾乎佔30%。根據河內當地記者稱,在2020農曆新年之前,短短一個月內訪越的中國遊客人數就增長了72.6%。然而,新型冠狀病毒停止了這個趨勢。儘管越南沒有針對中國公民入境頒布禁令,但海防市和峴港的港口卻實施了一些臨時禁令引起了混亂。 事實上,中國也停止了許多飛往越南的航班,後者的國家航空公司越南航空,也暫停了許多飛往中國主要城市的熱門航線。旅遊業為越南經濟每年平均貢獻300億美元。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關於越南遭受了多少打擊的官方數字,但是當地媒體一直在報道來自旅館和餐館老闆、導遊和旅遊局官員的抱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越南峴港巴拿山上的金橋, 很受到訪中國遊客的歡迎。 他還補充說,在許多實行旅行限制的國家或地區,甚至在完全禁止中國遊客進入後,仍然發現了病毒感染病例。因此,這位部長認為,泰國選擇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健康檢查和醫療上,而旅行禁令不是解決方案。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曼谷華麗的鄭王廟是該市的地標之一,但這個時候空無一人,實屬罕見. 深厚的友誼泰中旅遊業聯盟協會會長羅納榮(Ronnarong Chewinsiriamnuai)為泰國的決定辯護,稱這是與中國保持緊密聯繫,並加強與鄰國關係的方式。他說:「通過向中國人開放邊界,我們表明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但是這個決定並非所有人都同意。泰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政治科學學院的助理教授普拉克(Prajak Kongkirati)批評向中國的妥協壓過了公共衛生問題。他解釋說:「公共衛生問題和國際關係是分開的問題。有許多方法可以促進兩國關係,例如人道協助。」他又補充說,泰國政府的決定反映出貧乏的疾病控制效率與提升國際關係管理的低水平。他強調:「公共衛生必須放在首位。」但似乎並非每個泰國人都贊成這個觀點。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烏克蘭模特不捨寵物狗拒絶撤離武漢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世衛組織宣佈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為大流行病

在泰國,一整年都是旅遊旺季。從11月下旬到4月初的這段時間通常是最受歡迎的旅季,因為天氣乾燥和溫度較低,大批遊客前往泰國的廟宇、海灘和度假村旅遊。 但是,這些熱門景點的熱鬧情況如今卻轉變了。知名繁榮的景點現在顯得寂靜,因為曾經看起來像是曼谷、芭堤雅、普吉島和清邁等城市風景一部分的「中國旅行團」消失了。泰國旅遊業與公共衛生都受到新冠病毒(Covid-19)的嚴重影響。 泰國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在中國以外全球排名第五,目前已有35人確診。 2019年,中國遊客佔泰國的3970萬遊客中的27%以上。 現在,從花販到導遊,街頭攤販到酒店老闆,處處都傳來生意虧損的抱怨。嚴重打擊由於中國政府為防止疫情擴散採取嚴厲的旅行管制,至今已有數百萬中國公民被禁止出國旅行。這對嚴重依賴中國遊客的泰國旅遊業而言是沉重的打擊。根據商業分析公司Fitch Solutions稱,泰國的旅遊收入約佔該國GDP的13%至14%。而且,儘管泰國的歐洲遊客數量一直在下降,但在過去幾年中,中國遊客數顯著增長。這就是為何多數泰國的鄰國一直對中國旅客入境實行更嚴格的限制。但泰國作法卻相反:泰國官方和當地商業行號正在傳遞他們仍向中國遊客敞開大門的信息。歡迎中國遊客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泰國政府旅遊局和曼谷市政府等一些政府機構製作了視頻,提供道義上的支持。該國最大的免稅零售商,萊斯特城足球具樂部的所有者王權集團(King Power)也製作了聲援中國的視頻。在視頻中,旅遊業人士揮舞著中國國旗,包括萊斯特城足球明星等許多名人用中文說著鼓勁中國的話。 但這裏傳達出來的信息不只是禮貌或聲援,而是泰國嚴重依賴中國的旅遊業,如果不迅速遏制該病毒,泰國經濟將遭受巨大損失。泰國旅遊從業者協會估計,冠狀病毒的可能導致泰國在2020年第一季度至少17億美元的損失。最悲觀的預測是2020整年度的損失可能高達96億美元。 圖片版權 Wasawat Lukharan/ BBC Image caption 曼谷四面佛的舞者也不像往常那樣忙。 泰中旅遊業聯盟協會會長羅納朗(Ronnarong Chewinsiriamnuaiai)說:「對我們來說,中國遊客是我們的英雄,但現在他們的人數已降至零。」他補充稱:「我們也不知道旅行限制何時結束,但是我們知道的是,這嚴重損害了我們的業務,甚至有可能最終導致裁員。」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專業導遊委員會的代表聲說,疫情實際上已經造成了失業,因為在泰國接待中國旅客的25000名導遊現在沒了任何客人。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曼谷華麗的鄭王廟是該市的地標之一,但這個時候空無一人,實屬罕見. 寂靜的四面佛位於泰國東部海灣的芭堤雅以其沙灘聞名,曾經被稱為中國大陸的「沙灘遊樂場」。但僅在上周,BBC得知該市一家有300間客房的酒店僅有4間客房被訂下。而且住客都不是中國人。賣花的商販佩爾( Ple Sinsunthornsap)說,曼谷的「四面佛」廣場是中國遊客必拜訪的景點,但她告訴BBC 泰語科記者,在病毒爆發後,她向外國信徒賣花的收入減少了一半。「在疫情暴發前,我一天能賺32美元,但現在我每天能掙不到16美元,」兩個孩子的母親強忍著眼淚說。她補充說,中國遊客在「四面佛」廣場上貢獻了大量鮮花和其他祭品。寂寞的舞者在「四面佛」廣場表演泰國傳統表演的兩名舞者,也分享了類似的經驗。「我的收入顯然下降了50%到60%。我還沒有B計劃。希望疫情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能趨緩。否則我的積蓄將用光。目前看來情況十分嚴重, 」舞者蘇琬那(Suwanna Thongpiw)說。她舉例說:「例如,一個星期五早上的值班人員應該表演大約200到250支舞。但是,這個周五的下午2點15左右,我只跳了120支舞。」她的同事譚納諾(Thanatchanok Sucharanon)說:「遊客人數比平時減少了一半。我將需要再打一份工,並減少開銷。」蘇琬那補充說:「我是擔心疫情的爆發,但我更擔心快沒錢了。」距離四面佛五公里的夜市,一間海鮮餐廳老闆帕特索恩(Patpatsorn Thanyatanawongchai)說由於疫情爆發,和中國宣佈旅行管制之後她的客人少了70%,所以她不得不裁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快艇小販在芭堤雅等待遊客,芭堤雅是一個通常吸引中國遊客的海灘勝地,但現在空無一人。 「我在這家餐廳僱用了十名工作人員。為了應對這個嚴峻形勢,我不得不要求其中兩個員工留職停薪,並開始招徠更多當地客人。」 湄公河藍調BBC越南語主編阮江(Giang Nguyen)在湄公河地區,旅遊業受到中國冠狀病毒爆發嚴重打擊的國家,並非僅有泰國。越南旅遊業也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在去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前,越南與中國之間的貿易估計達到1060億美元。2019年前往越南的1550萬國際遊客中,中國遊客幾乎佔30%。根據河內當地記者稱,在2020農曆新年之前,短短一個月內訪越的中國遊客人數就增長了72.6%。然而,新型冠狀病毒停止了這個趨勢。儘管越南沒有針對中國公民入境頒布禁令,但海防市和峴港的港口卻實施了一些臨時禁令引起了混亂。 事實上,中國也停止了許多飛往越南的航班,後者的國家航空公司越南航空,也暫停了許多飛往中國主要城市的熱門航線。旅遊業為越南經濟每年平均貢獻300億美元。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關於越南遭受了多少打擊的官方數字,但是當地媒體一直在報道來自旅館和餐館老闆、導遊和旅遊局官員的抱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越南峴港巴拿山上的金橋, 很受到訪中國遊客的歡迎。 他還補充說,在許多實行旅行限制的國家或地區,甚至在完全禁止中國遊客進入後,仍然發現了病毒感染病例。因此,這位部長認為,泰國選擇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健康檢查和醫療上,而旅行禁令不是解決方案。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曼谷華麗的鄭王廟是該市的地標之一,但這個時候空無一人,實屬罕見. 深厚的友誼泰中旅遊業聯盟協會會長羅納榮(Ronnarong Chewinsiriamnuai)為泰國的決定辯護,稱這是與中國保持緊密聯繫,並加強與鄰國關係的方式。他說:「通過向中國人開放邊界,我們表明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但是這個決定並非所有人都同意。泰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政治科學學院的助理教授普拉克(Prajak Kongkirati)批評向中國的妥協壓過了公共衛生問題。他解釋說:「公共衛生問題和國際關係是分開的問題。有許多方法可以促進兩國關係,例如人道協助。」他又補充說,泰國政府的決定反映出貧乏的疾病控制效率與提升國際關係管理的低水平。他強調:「公共衛生必須放在首位。」但似乎並非每個泰國人都贊成這個觀點。

-202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