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柬埔寨接待郵輪靠岸的政治考量

  <香港大學醫學院教授袁國勇及龍振邦周三(3月18日)在香港《明報》發表題為《大流行緣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的評論文章引發爭議並在當天晚間宣佈撤稿。 兩人的文章說,坊間用「武漢武漢肺炎」稱呼新冠武漢肺炎「簡單易明」,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並指「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當年沒有雷厲風行關閉所有野味市場是大錯,如果要戰勝疫症,必須面對真相,並警告繼續食野味會出現「沙士3.0(SARS,非典型武漢肺炎)」。但《明報》同日晚間報導,兩人決定撤稿,其聲明稱他們只是科學家,終身追求科學真理,不了解政治,從來無意捲入政治,「文章表達不適當,用詞甚至有錯誤,並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將他們捲入政治,留給他們一個空間研究」。他們稱,該文與政治無關,旨在提出尊重真相、移風易俗。對當中的「手民之誤」引起任何誤會,表示歉意。 香港大部分主流媒體均有引述相關觀點,兩人宣佈撤迴文章後,引發更多香港網民轉載有關文章,認為他們只是按照科學常識去表達意見,質疑撤稿背後是被施壓。香港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稱,兩人撤迴文章的原因是在文中以「中華民國」稱呼台灣,此文網上版本在18日亦曾經作出修改。武漢肺炎疫情:「零號病人」的由來以及醫學爭議武漢肺炎疫情:BBC盤點病毒尚無答案的五個問題從野生動物身上打響病毒源頭追蹤戰文章引發的爭議文章認為,市民日常溝通及媒體用語,可以用「武漢武漢肺炎」,「通俗易明,方便溝通」,在科學研討和學術交流上,就必須用Covid-19或是「沙士冠狀病毒2.0(SARS-CoV-2)」。中國官方和民間拒絶將病毒命名為「武漢武漢肺炎」,並呼籲外界停用這種叫法,擔心會造成歧視問題,一般使用「新冠病毒」或「新冠武漢肺炎」來稱呼,部分媒體則用全稱「新型冠狀病毒」。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多次把病毒稱作「中國病毒」,引發外交風波。世衛2015年發出指引稱,新的人類疾病應該要用社會能夠接受的名字命名,希望避免包括地域、人名、動物或食物名稱以及個別文化或產業的標示。另外,文章批評,有傳聞說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是「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勿再亂傳,以免貽笑大方」。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兼發言人趙立堅此前在沒有提供證據下,在其個人推特認證賬號上稱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可能是由美軍帶到武漢,引發美國批評是散播假新聞。袁國勇及龍振邦在文中稱,科學家透過基因排序,查找到武漢發現的冠狀病毒與一隻蝙蝠冠狀病毒株相近,其排序高達96%近似,而該病毒株則是雲南的中華菊頭蝠身上分離得之,故相信蝙蝠是天然宿主。另外,基因排序顯示新冠病毒的S蛋白受體與穿山甲冠狀病毒株相似度高達90%,雖然不肯定穿山甲是中間宿主,但可能捐給了蝙蝠冠狀病毒株,基因洗牌形成新病毒。武漢武漢肺炎:新病毒是如何命名的?武漢肺炎疫情:「推特風波」乍起 美國向崔天凱提抗議武漢肺炎疫情外交戰:從趙立堅發推質問美國 看中國形象言與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基因排序顯示新冠病毒的S蛋白受體與穿山甲冠狀病毒株相似度高達90%。 他們回顧2003年「非典」疫情,指「沙士」病毒在果子狸身上尋獲,其後中國明確禁絶野生動物交易,但野味市場禁而不絶。「中國人完全訛記沙士教訓,讓活野味市場立足先進城市之中心,明目張膽售之烹之吃之,令人側目,」文中嚴厲批評,「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慾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3.0定必出現。」各界反應此篇文章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社交媒體也廣為流傳,兩人撤迴文章後,引來各方猜測背後是否牽涉政治問題。一些評論贊揚文章「有理有節」、「擲地有聲」。有香港民主派政治人物形容,兩人撤稿顯示「香港已變成一處不准說真相的城市」,當專家根據科學分析說出真相而得罪政權,科學會被否定。其中,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專業顧問區家麟在網上撰文,形容兩人本是「清心直說」,但觸碰了政治的地雷,包括在文中以「中華民國」稱呼台灣,以及提及中國希望擺脫的「武漢武漢肺炎」名稱,使用的措辭「傷害黨國人民感情」。「時勢艱難,盛世危言不中聽,真話死亡率甚高,」區家麟在文中說,「龍袁兩位大夫,上醫醫未病,道出真相,醫身護腦;兩位俠骨仁心,龍吟虎嘯,勇者無懼,甘冒大不諱,請受小弟一拜。」香港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表示,同意該文觀點,形容文章把論點寫得「很深刻也更痛快」,作為知識分子,言論與政府主旋律不一樣是很正常,「撤回」文章只是形式,這樣做反而「更具話題性」,「更被各界重視」。他說,「文章有很多地方都是與今天中共文宣的主旋律完全相反。有某些說法也是刺中了政府、官僚、中國人的痛處,也或多或少點出了不少小粉紅及愛國盲毛的隱蔽幽暗之處。但文章也可以說是點到即止,很多地方一筆帶過,之後也沒有深究責任誰屬。這樣只想點出問題提高警惕的文章也要被撤回,確實令人感到知識分子要擔當其使命的空間已經越來越窄。」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肺炎疫情微紀錄片:武漢「封城」之後香港親北京《大公報》則對文章提出嚴厲批評,沒有點名袁國勇,但就批評龍振邦,稱此篇文章以「中華民國」稱呼台灣是「鼓吹兩個中國」,質疑當中有政治企圖,又批評文章使用「中國劣質文化」是「極端政治措辭」,不去質疑美國用「中國病毒」、「功夫流感」等字眼「污名化中國」,為美國「歧視政策辯解」,形容作者「親美」程度令人吃驚。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有網民認為袁國勇言辭「過份激進」,也指控他支持「台獨」。3月18日,即文章刊登同日,袁國勇接受「深圳衛視」訪問,以較溫和的言辭再次陳述其觀點,認為要承認中國在開頭應對新冠武漢肺炎爆發問題上有地方做得不好,「不要迴避真實,一定要面對真相」。袁國勇呼籲所有中國人改變食物文化,不要食用野生動物,並且呼籲各界「必須尊重專業」,在有人「拉響警報」時,先不要判斷不會「人傳人」,要先當做會「人傳人」來處理,並仔細看清楚有否實際證據支持。對於文章在中國引來批評聲音,他在訪問中強調,「或者沒人比我更愛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袁國勇呼籲所有中國人改變食物文化,不是食用野生動物。 袁國勇是誰?袁國勇是香港權威傳染病學專家,龍振邦是他的門生。2003年,袁國勇首次確認「非典型武漢肺炎」(SARS,又譯「沙士」)是由冠狀病毒引發,而非其他病因,並指出「沙士」病毒,源自果子狸等野生動物。2004年,他獲港府頒發「銀紫荊星章」表彰他在對抗「沙士」病毒的努力。中國亦因為看中了袁國勇的專長,在2005年,令港大成為中國大陸地區以外第一個國家重點實驗室,由他擔任實驗室主任。他的研究集中在查找新型傳染病的病原體,得以及早尋找治療方法。袁國勇與其團隊過往曾發現眾多人類或動物的新病原體,這些病原體許多以香港或中國命名。他擅長接受媒體採訪,解答疫情相關的資訊,每逢爆發疫症,他都是媒體爭相採訪的對象。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來臨,他獲委任成為了政府專家顧問團成員,每當香港出現社區感染,他會即時與專家到場視察,並向媒體交代情況。1月中,他便以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身份,與中國工程學院士鍾南山到武漢考察,但他返港後形容,自己到過的只是「示範單位」,見到的官員都「似乎已凖備好」答案,是鍾南山多次追問後,得知有病人感染醫護人員,出現「人傳人」。在新冠武漢肺炎爆發初期,他作出大膽估算,指如果香港最壞情況可以死1.4萬人,令各界嘩然,並多次敦促港府「封關」,包括禁止大陸人士來港,批評港府控制與大陸之間的人流時機太慢。在其醫療專業以外,他雖然甚少走在政治前線,但亦曾經被捲入香港的政治風波。2015年,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否決被視為親民主派的法律學者陳文敏擔任副校長,學生質疑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干預校方任命高層問題抗議。袁國勇當時辭去校務委員職位,說自己無受過政治訓練,無法轉化矛盾,想專注學術研究,「看不到港大及『一國兩制』的出路」,當時,他被「佔中」發起人戴耀延批評他是「逃兵」,身為知識分子眼見不公義卻選擇離開。2019年,香港發生「反送中」示威,他批評警方對年輕人使用不成比例武力,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找真相,及後可以特赦部分被捕人士。>武漢肺炎疫情:花兩萬澳元趕回澳洲上課的中國留學生

  新冠疫情發展的速度和廣度都超過人們的預期。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一點也不比對醫療系統的衝擊弱。 美國股市頻頻熔斷,以至於短短半個月,下跌的幅度和速度多次創造歷史。經濟學家討論的焦點,也從「是否會有經濟衰退」,逐漸變為「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經濟衰退」。 疫情最先爆發的中國面臨經濟衰退的壓力。經濟學人智庫(EIU)向BBC中文表示,預計中國今年GDP增長率會大幅下調到2.1%。對於中國而言,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至少有三個不容忽視的重點:作為疫情最先爆發地,中國採取最嚴格的封鎖和隔離政策,使經濟活動整體「冰凍」;中國人均GDP剛剛超過一萬美元,正在努力轉型跨過「中等收入陷阱」,疫情打斷了這一進程;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疫情使全球意識到,過於依賴中國生產能力存在風險,「產業鏈洗牌」之說甚囂塵上。供給與需求雙冰凍經濟學家中流傳一則老笑話——「只要教會一隻鸚鵡說『供給』和『需求』,它也能稱為經濟學家。」然而,當一個經濟體的供給和需求同時冰凍,這只鸚鵡或許也只好搖頭不語。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肺炎疫情:記者北京採訪被叫停 揭示商戶陷入困境需求一端,疫情爆發後,中國先「封城」,再「封省」,湖北之外雖沒有被封,老百姓也足不出戶,不再逛街、聚餐、旅遊、看電影。 熱鬧的春節消費季,有的如電影業一般,被直接清零;有的如汽車銷量遭重創,2月上半月同比下降92%;甚至能源需求也一降再降,過剩的原油裝在船裏,飄在海上,因為找不到買家而無法靠岸。 空無一人的店鋪,傷害的不僅是企業,還有就業。西貝蓨面村在中國400多家門店,停工不到一個月,就出現資金鏈斷裂的風險——由於每月工資開銷達1.56億元,如果三個月疫情還不過去,企業將難以為繼,2萬多個工作機會隨即消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期間,空蕩蕩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 中國前兩月工業消費投資大幅下滑 創「有記錄以來最低」武漢肺炎疫情若在美國擴散,全球經濟將受到怎樣衝擊「中國抗疫模式」引全球反思,但難以在全世界複製美聯儲緊急降息至零利率 「一次性打完所有彈藥」生產一端,難的是春節後復工,由於擔心工人密集的車間成為疫情進再擴散的溫牀,這個「世界工廠」的復工日期一推再推。 這場風暴的中心湖北也是中國四大汽車生產基地之一,僅整車廠就有東風本田、神龍汽車、東風乘用車等10家,年產超過200萬輛,再加上數以千計的零部件廠商,都不得不在疫情影響下停產等候復工。 這種效應如多米諾骨牌一樣,通過產業鏈傳導,越複雜、技術含量越高的產品,受到的影響越大。 無論在中國的哪個角落,都能感知這場「經濟急凍」,但當揭開冰山一角,看到數據時,還是令人倒抽一口涼氣。 中國官方公布的2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僅為35.7%,大幅下降14.3個百分點,為有記錄以來最低。這一指數一旦低於50%,代表製造業進入衰退。 而原本路透調查預估的中值為46%。數據一齣,「超預期」,「急跌」,「史上最差」這些表述遍布新聞標題。隨後服務業PMI數據甚至更差,用詞也變成「腰斬」,「信心分化」,「慘過金融海嘯」。1至2月的官方數據顯示,工業、消費、投資下滑都超過兩位數——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13.5%;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降20.5%;固定資產投資,同比下降24.5%。三項數據都是有記錄以來最低。經濟學人智庫(EIU)向BBC中文表示,該機構預測中國今年一季度GDP將面臨同比7%的萎縮,全年GDP增長率從5.4%,大幅下調到2.1%。中國未來經濟復蘇更可能是「U形」而非「V形」。/*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Div-s4q8aoa-0 */.kKlRIM.kKlRIM{max-width:100%;width:100%;font-size:16px;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align-items:flex-end;-webkit-box-align:flex-end;-ms-flex-align:flex-end;align-items:flex-end;} .kKlRIM.kKlRIM:last-of-type{border-top:1px solid;margin-top:2px;} .kKlRIM.kKlRIM:last-of-type{padding-top:4px;}/*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Source-s4q8aoa-2 */.eaehaZ.eaehaZ{max-width:100%;width:100%;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box-pack:justify;-webkit-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ms-flex-pack:justify;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BBCLogo-s4q8aoa-3 */.fFKUty.fFKUty{margin:4px 0;box-sizing:border-box;height:15px;width:45px;opacity:0.6;margin-left:4px;-webkit-flex:0 0 auto;-ms-flex:0 0 auto;flex:0 0 auto;}/*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Title-s4q8aoa-4 */.bCwWpe.bCwWpe{font-size:24px;font-weight:bold;line-height:29px;word-break:break-word;padding:0;margin: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__VegaContainer-s1vljnmg-0 */.fMcNIw.fMcNIw{padding:16px 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ic__GraphicContainer-hdlj7c-0 */.iiWFxl.iiWFxl{width:100%;background-color:#fff;font-family:Helvetica,Arial,'STHeiti','华文黑体','Microsoft YaHei','微软雅黑','SimSun','宋体';box-sizing:border-box;} html, body{ margin: 0; padding: 0;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 format("woff");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 format("woff");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Regular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Bold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Regular.otf) format("open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Bold.otf) format("open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中國今年1-2月工業、投資與消費大幅萎縮Source: 中国国家统计局經濟轉型受到的影響這場疫情來的不是時候。一方面,中國經濟已在承受下行壓力,另一方面,中國經濟正在努力轉型升級,試圖跨過中等收入陷阱。 中國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認為,中國人均GDP達到一萬美元,中國從今年開始開始走向高收入國家階段,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為核心問題,而正在此時發生疫情。 中國在改革開放後,利用人口紅利,搞大規模低水平的製造業,以及大量基礎設施建設,經濟總量不斷走高,然而這些「低垂的果實」已被摘完。 此時,擺在中國面前的中等收入陷阱裏,有深陷其中的墨西哥、巴西、馬來西亞;往前望,是鳳凰涅磐的台灣、韓國、新加坡。 能不能跨過去,成為中國最近兩年的經濟主題——「一帶一路」在地域上擴展中國以外的需求,「中國製造2025」是科技含量上向更高層級發展,加大服務業比重是在結構上優化,三個維度不同,但都為創造新動能,邁過陷阱。三者都在疫情面前停下腳步。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學者歐緯倫博士(William Overholt)此前表示,中國如果處理不好經濟,像日本一樣陷入停滯,情況將更糟,因為中國收入水平還遠不及日本,中國人不會滿足這一水平,不滿會轉變為政治上的巨大壓力。 產業鏈轉出中國?這場疫情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過去二十年全球經濟高度產業鏈化——國際公司往往自己不具備生產能力,而是外包給一系列企業,提供各類零件乃至組裝,而這些廠商大多位於中國。疫情衝擊下的痛感,讓眾多企業,特別全球化浪潮中如魚得水是跨國大公司猛然驚醒,「太多雞蛋都放在中國這只籃子裏」。這種風險意識,可能在疫情過後變成行動,新一輪產業鏈洗牌在所難免,中國是否還能一家獨大? 但也有經濟學家辯解,產業遷徙短期之內並不容易實現。環顧世界,有的國家比中國的勞動力成本更低,比如越南和孟加拉;有的國家比中國基礎設施更好,包括大部分富裕國家;有的則享有與中國體量相當的國內市場,如印度。但是沒有一個國家能集三者為一身。 路透社分析稱,儘管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關係以及服務配套,是經過長期以來市場尋求供給與需求所形成的,尚難在短時間內尋找替代,但不能低估全球疫情迅速擴散對全球產業鏈的負面影響,中國官方在加緊醞釀針對性措施為外貿企業提氣增力、加速企業多元化布局,同時更意在穩定國際供應鏈,鞏固自身產業鏈優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肺炎疫情:行走在空蕩蕩的北京

隨著中國大陸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逐漸下降,中國當局正採取嚴格措施,防止疫情從境外「倒灌」。 北京市政府周日(3月15日)宣佈,所有從境外抵達北京的旅客一律需要被集中隔離14天,並且需要自費。三天前,上海市亦宣佈對來自多個重點國家的旅客實行居家或集中隔離。從海外前往中國的旅客中,有相當數量是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很多留學生在社交媒體上創建了「回國群」,組團搶購機票。但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出現多起因海外人員回國而引發的爭議。 根據中國當局最新統計,中國周日當天新增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16例,累計確診超過8萬例。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數據顯示,全球總感染人數已經接近17萬,這意味著中國境外的病例數量已超過中國境內。隔離措施升級中國衛健委周一(1月16日)報告稱,中國已發現從國外輸入的新冠武漢肺炎病例123例。此前一天,北京市政府宣佈,從周一開始所有境外前往北京的人員,均需要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在周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說,集中隔離觀察期間,隔離人員費用需要自理。有特殊情況的,經嚴格評估,可進行居家觀察。這是北京自疫情爆發以來採取的最嚴厲的入境措施。此前,只有來自疫情嚴重國家和地區的旅客,才需要被集中隔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北京,幾乎每個小區門口,都設有返京人員登記處,對從外地返回的人士進行身份審查。 根據規定,入境人員將被統一運送至位于城市東北郊的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新館進行統一轉運。如果是目的地為北京的旅客,將有大巴車把旅客統一轉運至北京市內的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隔離。如果是目的地為中國其他省份的旅客,則由各自省份的救護車輛轉運至當地隔離。中國媒體報道稱,此前有多個病例均是抵達北京時沒有出現症狀,但幾天后被確診患有新冠武漢肺炎。中國的金融中心上海是另一個主要外國人員入境地區,這裏的隔離措施相比北京稍顯寬鬆。根據上海市最新要求,在14天內有韓國、意大利、伊朗、日本、法國、西班牙、德國、美國等國家旅行或居住史的,在上海擁有住處的可進行居家觀察,否則將被集體隔離。官方數據顯示,截至3月13日,上海浦東新區已投用18個隔離點,共接收機場轉送重點國家入境人員近5000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工作日,北京一些主幹道依然人煙稀少。 鬆動中的湖北:封城不易解封亦難 全球死亡數達五千 世衛稱歐洲已成新冠疫情「震中」武漢肺炎疫情外交戰:中國「大國形象」言與行圖輯:武漢肺炎疫情下全球一周眾生相留學生回國潮近幾天來,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的新增病例數量都繼續猛漲,以至於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上周將歐洲描述為新冠疫情的「震央」。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中國赴歐美地區的留學生紛紛購買機票回國,往返自歐洲諸國和中國的航線一票難求,價格普遍暴漲至數萬元人民幣。來自浙江杭州的喬伊在英國利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就讀國際商務專業。即將在今年6月本科畢業的她在一周前便選擇從英國經荷蘭阿姆斯特丹飛回中國。她對BBC表示,她所知道的就有數百名中國留學生正在或凖備回國。 圖片版權 Qiao Yi Image caption 因擔心被感染,喬伊在返回中國的航班上穿上了防護服。 「我最擔心的原因是因為英國現在檢測的人其實很少,有很多潛在病例,以後很可能會和意大利一樣失控,」喬伊說,「另一個原因是因為華人在這邊受到歧視甚至毆打的情況都有出現,回去是最穩妥的選擇。」「我在上周最初只是想找幾個一起回國的朋友,但在英國宣佈『群體免疫』後,聯繫我的人就暴增,500個人的群一下就滿了,」她說。英國政府之前宣佈的所謂「群體免疫」措施備受爭議。在這份由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提出的計劃中,英國政府希望通過延緩戰略,讓一定數量的人接觸病毒從而獲得群體免疫力以便爭取時間,並把有限的醫療資源用在重症患者的救治上。但眾多批評者認為英國在拿民眾的生命進行一場豪賭,將近300名科學家向政府發出公開信,敦促當局採取更嚴措施控制新冠疫情在英國的蔓延。「我全程都沒吃任何東西,也沒上廁所,」喬伊回憶稱。為了防止在飛機和機場被同行人員感染,她當時全程穿戴了醫用手套、護目鏡和N95口罩,在後半程她甚至穿上了防護服。 圖片版權 Qiao Yi Image caption 所有前往上海的境外旅客都被要求填寫健康申報卡,不實填寫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她表示,抵達上海後,空乘人員先將來自意大利等疫情嚴重國家的乘客叫下飛機進行集中隔離。由於英國暫時還未被列入名單,在等待了三個多小時後,邊檢人員終於在她的護照上貼了一張綠色的貼紙,意味著她可以回家。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微博上,像喬伊一樣的中國赴歐美的留學生們,紛紛發文號召創建「回國群」或「轉機群」,組團尋找伙伴回國。但多人表示,近期航班取消的情況非常嚴重,一些人甚至購買兩張或三張機票以防出現意外。「就是為了保險起見,我同時買了兩張機票,選了國航的想著會保險一點,結果飛之前一天突然告訴我取消了,現在真的快崩潰了,」24歲的王一銘對BBC說,她購買的3月17日(周二)從紐約飛往北京的機票在周一被航司取消。在機票一票難求的情況下,一些留學生還選擇了包機回國。據《南華早報》周日(3月15日)報道,包租一架可容納60個座位的飛機的成本,約為200萬元人民幣(合28.5萬美元)。均攤到每位乘客的成本約為3.5萬元人民幣。回國引發的爭議不過,在過去的周末,中國社交媒體上也出現了多起海外華人因疫情期間回國而引發的爭議。一名從日本回到中國的北京居民,因被告知可以「居家隔離」,但回到小區後受到社區人員的指責和阻攔而被迫離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街頭一家餐館員工「全副武裝」出售商品。 在另一起獨立事件中,一位網名為「豌豆公主病的日常」的網友在法國讀書。她在抵達上海後,被要求前往醫院進行檢查。她在微博上抱怨檢查程序等待時間過長、沒有乾淨的礦泉水喝等問題後,遭到中國網友的指責。「請廣大海外人士明白,你們是回來避難的,不是回來當大爺的。中國人民都在共克時艱,你們要是受不了就回去,」一名微博網友批評道。 還有更加激進的網友要求關閉邊境,或對回國人員徵收更高的隔離費用。 「國家有難你不在,千里投毒你第一,這就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一條獲得眾多點讚的評論寫道。但也有網友對此持不同意見,認為人性趨利避害無可厚非。「海外華人沒有給國家做貢獻嗎?而且大多數回來的都是中國國籍吧,沒在中國交社保納稅嗎,」一名網友質問道。喬伊對此也表示「很難過」。她認為,大部分留學生都能保持自覺性,不會給其他人添加麻煩。「在當初疫情爆發時,我和很多其他人都參與了給國內捐口罩和防護服。現在我們很多人都在感嘆,我們在國外被外國人歧視,回國還要被同胞罵,」她說道。 美聯儲緊急降息至零利率 「一次性打完所有彈藥」疫情之下,體育不再重要也更加重要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官員讓武漢感恩 正能量輿論「翻車」特朗普未感染新冠武漢肺炎 美國將英國愛爾蘭納入旅行禁令武漢肺炎疫情:衛生紙為何成為搶購物資?新冠「發哨人」引發反審查戰,中國人用創意接力反擊中港台新冠患者治癒率落差巨大原因何在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四種能抵抗新冠病毒的人體免疫細胞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歐美股市為何在疫情延燒數周後才暴跌

羅伯特·奧爾慕斯比(Robert Ormsby)本來計劃3月16日跟女友帕特茜·默多克(Patsy Murdoch)一起去冰島(Iceland)的雷克雅未克旅行。 受疫情影響,航班被取消,冰島浪漫之旅化為泡影。羅伯特原本打算度假期間向女友求婚。這樣一來,他真有點沮喪。 然而,疫情難不倒有心人。英國一家超市成全了羅伯特的夢想。因為,超市連鎖(Iceland)恰好和冰島這個國家同名!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新型冠狀病毒全球感染數據每日更新俄羅斯極端求婚潮 黑色幽默的輸家與贏家求婚一刻塞翁失馬 天降美圖焉知非福 行為可疑 圖片版權 ROBERT ORMSBY 一天晚上(英國"封城"之前),羅伯特和女友凖備附近一家飯店吃飯。羅伯特謊稱需要順道去超市買點東西。兩人進了冰島Iceland超市,羅伯特找到一個比較清靜的地方,然後,他單腿跪地向女友求婚。帕特茜起初還有點不好意思,接下來忍俊不止。幸運的是,她說了"yes"--接受了羅伯特的求婚。羅伯特和帕特茜住在英國東南的肯特郡,之前兩人一起精心挑選了訂婚戒指。吃飯當晚,羅伯特出門前西裝革履,帕特茜已經有點懷疑,但她以為羅伯特可能會在用餐時求婚。當羅伯特說要到超市買點東西時,她很納悶,有什麼可買的?超市內,羅伯特突然單腿跪地,帕特茜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事後她表示,雖然當時自己忍不住大笑不已,但還是很興奮。徵得兩人同意後,超市把照片上傳到社交媒體,立即爆紅。這對凖夫妻說,很高興能在這個艱難時刻為大家傳播一些喜悅和正能量。羅伯特表示,他這一小小的幽默之舉既彌補了冰島之行被取消的遺憾,也哄得愛人高興,感覺真好。 十張圖詳解自我防護基本知識新冠病毒尚無答案的五個問題病毒如何影響你的身體?醫用口罩能防止病毒傳播嗎?你洗手的方式是錯的嗎?疫情中如何保護心理健康?為什麼我們會忍不住摸自己的臉?特別身份羅伯特和帕特茜兩人今年都58歲,羅伯特是英國全民保健系統的護士,在手術室工作,帕特茜在一家臨終關懷醫院工作。兩人的求婚照片被上傳後,英國公眾的反應令人難以置信,羅伯特形容為"瘋狂"。帕特茜說,現在疫情鋪天蓋地,人們需要轉移一下注意力。說起來,羅伯特跟冰島這個超市連鎖還是非常有緣的。當護士之前,他曾在1980年代在這家公司工作。冰島超市以出售冷凍食品為主。身為醫護人員的羅伯特也希望能借此機會,表揚一下積極凖備應對可能到來的疫情高峰的同事。他說,麻醉師是奮鬥在第一線的人,看到他們的敬業和努力,「既備感安慰,也略有恐懼」。 .bbc-news-vj-direction--rtl * { text-align: right !important; text-anchor: end !important; } .bbc-news-vj-embed-wrapper .core, .bbc-news-vj-wrapper .core { width: 100%; border-collapse: collapse; } .bbc-news-vj-embed-wrapper .core__region, .bbc-news-vj-wrapper .core__region { width: 100%; padding: 0.25em 0.5em 0.125em; } .bbc-news-vj-embed-wrapper .core__value, .bbc-news-vj-wrapper .core__value { min-width: 6em; padding: 0.25em 0.5em; font-weight: bold; text-align: right; } .bbc-news-vj-embed-wrapper .core th, .bbc-news-vj-embed-wrapper .summary th, .bbc-news-vj-wrapper .core th, .bbc-news-vj-wrapper .summary th { color: #1380a1; border-bottom: solid 1px #1380a1; font-weight: bold; } .bbc-news-vj-embed-wrapper .core__row:nth-child(2n), .bbc-news-vj-wrapper .core__row:nth-child(2n) { background: #ecf5f7; } .bbc-news-vj-embed-wrapper .summary, .bbc-news-vj-wrapper .summary { width: 100%; margin-top: 0.5em; text-align: center; } .bbc-news-vj-embed-wrapper .summary__infected, .bbc-news-vj-embed-wrapper .summary__infected, .bbc-news-vj-wrapper .summary__infected, .bbc-news-vj-wrapper .summary__infected { width: 50%; } .bbc-news-vj-embed-wrapper .header, .bbc-news-vj-wrapper .header { margin-bottom: 0; } .bbc-news-vj-embed-wrapper .subtitle, .bbc-news-vj-embed-wrapper .footnote, .bbc-news-vj-embed-wrapper .attribution, .bbc-news-vj-wrapper .subtitle, .bbc-news-vj-wrapper .footnote, .bbc-news-vj-wrapper .attribution { margin: 0 auto; } .bbc-news-vj-embed-wrapper .footnote, .bbc-news-vj-wrapper .footnote { font-style: italic; } .bbc-news-vj-embed-wrapper .bbc-logo, .bbc-news-vj-wrapper .bbc-logo { float: right; height: 1.125em; margin: 0 0.5em; } .bbc-news-vj-direction--rtl .bbc-logo { float: left !important; } .no-js .world, .no-js .cta, .no-js .pocket__tap-area { display: none; } 2020年3月26日全球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情況 本演示使用來自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定期提供的數據;有些國家或地區的數據可能不能及時更新。 要顯示地圖,請滑動螢幕 總確診感染數字 總死亡數字 471,317 21,286 確診感染數字 100,000 10,000 1,000 確診感染數字 死亡數字 中國大陸、香港及澳門 81,667 3,285 意大利 74,386 7,503 美國 68,795 1,037 西班牙 49,515 3,647 德國 37,323 206 伊朗 27,017 2,077 法國 25,233 1,331 瑞士 10,897 153 英國 9,529 465 韓國 9,137 126 荷蘭 6,412 356 奧地利 5,588 30 比利時 4,937 178 加拿大 3,387 35 挪威 3,084 14 葡萄牙 2,995 43 巴西 2,554 59 瑞典 2,526 62 土耳其 2,433 59 以色列 2,369 5 澳大利亞 2,364 8 馬來西亞 1,796 20 丹麥 1,724 34 捷克共和國 1,654 6 愛爾蘭 1,564 9 盧森堡 1,333 8 日本 1,307 45 厄瓜多爾 1,211 29 智利 1,142 3 巴控喀什米爾 1,063 8 波蘭 1,051 14 泰國 934 4 羅馬尼亞 906 17 沙特阿拉伯 900 2 芬蘭 880 3 希臘 821 22 印度尼西亞 790 58 冰島 737 2 鑽石公主號郵輪 712 10 南非 709 俄羅斯聯邦 658 3 印度 657 12 菲律賓 636 38 新加坡 631 2 巴拿馬 558 8 卡塔爾 537 斯洛文尼亞 528 5 阿根廷 502 8 秘魯 480 9 哥倫比亞 470 4 埃及 456 21 克羅地亞 442 1 巴林 419 4 墨西哥 405 5 愛沙尼亞 404 1 多米尼加共和國 392 10 塞爾維亞 384 4 伊拉克 346 29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333 2 黎巴嫩 333 6 阿爾及利亞 302 21 新西蘭 283 立陶宛 274 4 亞美尼亞 265 保加利亞 242 3 台灣 235 2 匈牙利 226 10 摩洛哥 225 6 拉脫維亞 221 烏拉圭 217 斯洛伐克 216 聖馬力諾 208 21 哥斯達黎加 201 2 科威特 195 安道爾 188 1 北馬其頓 177 3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 176 3 突尼斯 173 5 約旦 172 摩爾多瓦 149 1 越南 148 阿爾巴尼亞 146 5 布基納法索 146 4 烏克蘭 145 5 塞浦路斯 132 3 法羅群島 132 馬爾他 129 留尼汪島 111 文萊達魯薩蘭國 109 委內瑞拉 106 斯里蘭卡 102 塞內加爾 99 阿曼 99 柬埔寨 96 阿塞拜疆 93 2 白俄羅斯 86 阿富汗 84 2 哈薩克斯坦 81 科特迪瓦 80 格魯吉亞 75 喀麥隆 75 1 瓜德羅普 73 1 西岸地區 71 1 加納 68 4 馬提尼克 66 1 特立尼達和多巴哥 60 1 烏茲別克斯坦 60 古巴 57 1 黑山共和國 53 1 洪都拉斯 52 尼日利亞 51 1 波多黎各 51 2 列支敦士登 51 毛裏求斯 48 2 剛果民主共和國 48 2 吉爾吉斯斯坦 44 盧旺達 41 孟加拉國 39 5 玻利維亞 38 關島 37 1 巴拉圭 37 3 馬約特島 36 摩納哥 31 根西島 30 法屬圭亞那 28 肯尼亞 28 直布羅陀 26 牙買加 26 1 法屬波里尼西亞 25 危地馬拉 24 1 多哥 23 Isle of Man 23 馬達加斯加島 19 阿魯巴島 19 巴巴多斯 18 澤西島 16 烏干達 14 新喀裏多尼亞 14 坦桑尼亞 13 馬爾代夫 13 薩爾瓦多 13 埃塞俄比亞 12 贊比亞 12 聖馬丁島(法屬部份) 11 吉布提 11 多米尼加島 11 蒙古 10 赤道幾內亞 9 開曼群島 8 1 蘇里南 8 海地 8 尼日爾 7 1 百慕大群島 7 塞舌爾 7 納米比亞 7 格陵蘭 6 貝寧 6 加蓬 6 1 荷屬安的列斯 6 1 巴哈馬群島 5 斐濟 5 叙利亞 5 圭亞那 5 1 莫桑比克 5 剛果 4 佛得角 4 1 幾內亞 4 梵蒂岡 4 斯威士蘭 4 厄立特里亞國 4 蘇丹 3 1 中非共和國 3 乍得 3 老撾 3 津巴布韋 3 1 岡比亞 3 1 荷屬安的列斯 3 安哥拉 3 安提瓜和巴布達 3 利比里亞 3 尼泊爾 3 聖巴泰勒米 3 聖盧西亞島 3 聖基茨和尼維斯 2 伯利茲城 2 毛里塔尼亞 2 幾內亞比紹 2 馬里 2 不丹 2 尼加拉瓜 2 利比亞 1 東帝汶民主共和國 1 格林納達 1 巴布亞新幾內亞 1 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島 1 索馬裏 1 蒙特色拉特島 1 美屬維京群島 展開 來源: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美國 巴爾蒂莫), 地方執法機關 最後更新時間:2020年3月26日 上午11:00 [GMT+8] @-moz-keyframes gel-spin{0%{-moz-transform:rotate(0deg)}100%{-moz-transform:rotate(360deg)}}@-webkit-keyframes gel-spin{0%{-webkit-transform:rotate(0deg)}100%{-webkit-transform:rotate(360deg)}}@-ms-keyframes gel-spin{0%{-ms-transform:rotate(0deg)}100%{-ms-transform:rotate(360deg)}}@keyframes gel-spin{0%{transform:rotate(0deg)}100%{transform:rotate(360deg)}}.bbc-news-visual-journalism-loading-spinner{display:block;margin:8px auto;width:32px;height:32px;max-width:32px;fill:#323232;-webkit-animation-name:gel-spin;-webkit-animation-duration:1s;-webkit-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webkit-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moz-animation-name:gel-spin;-moz-animation-duration:1s;-moz-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moz-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animation-name:gel-spin;animation-duration:1s;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bbc-news-vj-wrapper{font-family:"Heiti SC", "黑体", helvetica, arial, verdana, sans-serif}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