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是否會阻礙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凱拉是美國人,丈夫拉斐爾是意大利人。他們在意大利已經共同生活了30年,住在威尼斯東邊的小鎮蒙法爾科恩。 眼下,拉斐爾在蒙法爾科恩自我隔離,因為他出現了流感症狀;封城令前,凱拉去米蘭出差,現在回不去了。下面是她向BBC講述的故事: 我周一到周五在米蘭工作,周末回家。我丈夫在威尼斯一所大學任教授。 過去一段時間,我們聽說過一些病例,但一切常態運轉。戴口罩的人大約有十分之一。雖然新聞大報特報(病毒),但是,人們仍然相當放鬆。不過, 上個星期一,我丈夫開始發燒。 有關新冠病毒的更多報道: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意大利大舉封城防控 是否為時已晚英國感染過200 政府斟酌是否關閉校園京港焦慮:「強制居家隔離」日記 衛生部發過通告,出現發熱、流感症狀,需要自我隔離。別冒險,關在家裏20天。所以,老公就聽了。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我本來已經安排好要回家,但是因為老公在自我隔離,我就取消了回家打算。這下倒好,現在我回不去!因為周末政府宣佈,北部倫巴第大區封城。我要困在米蘭直到4月3日,可是,老公的自我隔離3月20日結束。超市搶購?昨天早上,我出去到商店看了看。只是好奇,想知道是不是人們都在搶購米、面什麼的。看了報紙,到處都是病毒、搶購的消息。商店裏氣氛有點緊張。因為有人通過大喇叭不停喊話,每半分鐘提醒一次,要人們保持一米距離!廣播的語氣相當強硬,聽上去感覺很不習慣。不過總體來看,超市中沒有搶購的。所有人都和我一樣,買牛奶等幾樣周末必須的東西。至少從這一點來看,氣氛仍然比較放鬆。然後,我走到另外一條主要商業街,那裏70%的店鋪都關門了。酒吧、咖啡廳仍然營業。天氣很好,大街上不少人騎自行車。酒吧、咖啡廳仍然在街上擺著桌子,不過可以看得出,桌子之間的距離拉大了。所以和以前相比,桌子總數減少。不少人在喝咖啡,很輕鬆的樣子。 圖片版權 Kaila Haines Image caption 沒有疫情的時候一家人在米蘭 感覺不到恐慌、緊張。我想,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人們才能理解他們必須要更小心、保持距離等等。這星期是假期,但是我要在家做些工作。我會盡量保持樂觀。我丈夫只是發燒幾天,略有一點咳嗽。但是,他快要憋瘋了。鄰居一直幫他購物,送到門口。他說,沒辦法,只好自己學著做飯 — 他根本不會做飯!去年9月是我們結婚30週年。這一年比較不容易,因為我升職,周一到周五我們兩地分居,周末才能在一起。現在更難過了。感謝上帝,有WhatsApp。>武漢肺炎疫情:瑞德西韋和阿比多爾是否有望成為抗新冠「神藥」

  武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發展,中國每日確診人數以千計。最早公開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病逝後,憤怒之火在中文網絡上爆發,再次引發了對中國言論自由的渴望。 數十位學者、律師實名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改變現狀。另外還有署名清華大學部分校友、復旦大學生物系部分校友的公開信在網絡上流傳。然而打壓言論的現象並未消減,口頭警告、解除聘用、強制隔離等方式層見迭出,中國當局展開了新一輪的言論打壓行動。 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公開信倡言論自由一封題為《唯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受到普遍關注。簽署者包括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等。「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醫生李文亮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公開信中寫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為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惟有改變,才可望終結人禍;惟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為泡沫。」公開信的簽署者提出六項訴求,包括:厚葬李文亮;把每年2月6日定為言論自由日;釋放所有因思想、信仰、言論、政見和信仰遭受刑罰的公民並予國家賠償;開放媒體自由報導和網路自由言論;開放民間自主救援;以及全面反思近年國內外政策。簽署者郭於華對BBC中文說,「這麼大的事件難道還不值得引起注意嗎?我們也是希望能夠好起來,因為限制言論自由本身就是一種災難,不僅是在掩蓋災難,而且是在製造災難。這個情況必須要有所改變。」另一位簽署者、學者郝建對BBC中文說,「許章潤和其他朋友已經給我們做出了那麼好的榜樣,最關鍵的是,眼下這件事對中國百姓人命關天,我認為提出自己的看法,不管對錯,都是責無旁貸的。」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當局禁令頻出一些公開信的簽署者收到當局警告。學者郝建說,他所在的單位最近通過短信和電話警告他,明確表示以後不讓參加這類行動。郝建說,「(對方)說有什麼意見應該走正規渠道。我說,給國務院、全國人大寫信都不是正規渠道,那什麼才是正規渠道呢。」郝建讚揚許章潤於本月初發表的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通過轉發文字、截圖、文件等方式嘗試發佈微信朋友圈,「跟騰訊斗來斗去」。他的微信號不久被封。許章潤在文章中寫道,「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他說,「人禍之災,於當今中國倫理、政治、社會與經濟,甚於一場全面戰爭。」該文在社會上廣傳。許章潤的幾位朋友懷疑許章潤現已遭到當局限制。其中北京出版人耿瀟男稱,許可能遭到軟禁。她對BBC中文說,這幾天與許的聯絡非常不通暢,只能收到有限回復。她回憶,2月8日晚近10點,許章潤在微信中稱,別在這裏說話。隨後還稱,「門口有倆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耿瀟男說,「這種應對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言語、通信和行動是受控狀態。」郭於華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的訪問時說,許的微信被禁言8天。問到許目前的狀況,郭寥寥回應說,「他在家,還好。」之後便不再多言。失聯的公民記者陳秋實令有公民記者陳秋實失聯,受到廣泛關注,被認為是當局打壓言論自由的另一佐證。曾任律師的陳秋實在1月24日大年初一凌晨抵達武漢。他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參觀了該市各大醫院、殯儀館和臨時隔離病房,並在網絡上發佈自己錄製的報道視頻,聲稱「要把疫情真相傳出去」。2月7日凌晨,陳秋實的Youtube賬號上發佈他母親的視頻,稱兒子失聯。陳母在視頻中說,「兒子前一天告知要去方艙醫院,從晚上七八點到凌晨兩點都處於失聯狀態。」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陈秋实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陈秋实 陳秋實的好友徐曉冬當日通過網絡直播稱,陳秋實已經被當局以擔心感染為由強制隔離,但不知實際位置。陳秋實在失蹤前兩天剛剛接受過BBC的訪問。他在訪問時說,曾有地方公安通過電話聯繫到他和他的家人,稱「不要做不實報導」。不過,他說主要的心理壓力並不是來自政治,而是擔憂受到病毒感染,以及感染後無法得到及時救治。陳秋實說,「這兩天我心裏壓力很大,主要並不是來自政治壓力。在這個地方,病毒的感染性還是很強的,我們又經常去醫院這樣感染源比較多的地方,也經常看到屍體,看到嚴重的感染者,所以會有這樣的擔心和恐懼。這裏的醫療資源很匱乏,一旦感染能否得到及時治療,是無法保障的。」陳秋實還對BBC說,翻牆軟件在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受到攻擊,所以不清楚自己的系統何時會癱瘓,導致報導暫停。「武漢地區的互聯網防火牆明顯在加強,這也是一個鬥智斗勇的過程,」陳秋實說。陳秋實的報導大多以直播或自拍的形式進行。截至目前,陳秋實的YouTube頻道已有超過4.4萬人訂閲。有關武漢肺炎死者家屬的訪問、武漢資源緊缺等視頻片段有超過上百萬人觀看。不過,對於陳秋實發佈的內容和風格,爭議不斷。有人認為,他的報道並不涉及過激敏感言論,不過是體制需要的海外政治宣傳,俗稱「高級五毛」;也有人向他在中國做公民記者的勇敢致敬,擔憂他遭到打壓。陳秋實也曾於8月報導香港抗議運動。他在微博中挑戰官方對「暴徒」和「分裂主義」的論述,稱大多數人只是和平示威。不過,他隨後被當局召回北京,並稱多次遭到盤問。被舉報的教師另外,還有教授遭到舉報,甚或解聘。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香港籍社工周佩儀曾任職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文法學院,主要教授高級社會工作實務課程。校方於2月7日以周佩儀「發表不當言論」為由將其解聘。解聘通知上寫道,有學生舉報周佩儀,學院調查後確認,其言行違反了中國教育部《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凖則》第一條凖則,並「在學生中造成不良影響」。於是校方決定解約,即日終止授課資格。在網傳的周佩儀微信朋友圈截圖中,她這樣寫道:「制度形成的社會問題真不是聽幾個心理課程就完事的,冤死的命會落在每個人的心上變成恨……我真再聽不下正能量了!麻煩各位愛國小粉紅把我刪了吧!」除了周佩儀,還武漢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周玄毅遭到學生舉報,稱其經常在網絡上發表"危害國家安全和分化階級對立"的言論。所謂這些言論包括,周轉發了CNN關於李文亮醫生的報導,附上一句話「我們在悼念我們自己」。尚未有消息稱周玄毅遭到單位處理。舉報事件引起諸多網友關注,其中一位在微博上稱,「我下載研究了一下舉報材料,指責內容捕風捉影,言辭字字誅心,頗有數十年前的古風。按這個標凖,微博上60%的人都應該坐牢。」也有教師同行提醒大家注意:「不要加學生為好友,不要加價值觀不同的人為好友,不要用微博,不要發表言論,專業課程以外,都別談。」

伴隨全球新冠疫情日益加重,已經經歷過一輪疫情爆發的中港台地區再度提升警惕,紛紛升級防疫檢控措施,監測重點防疫人群。 與此同時,三地同時通過不同的技術手段,對受隔離人士及不同人群進行監控與管理。在這個過程中,科技應用與隱私保護的倫理問題又一次引起關注。香港:手機信號香港近月實施隔制令,除了部份來自韓國、意大利等疫情較嚴重地區入境的人士需要入住政府的隔離設施外,所有其他入境人士都需要在家中自我隔離14天。政府會向被隔離者派發印有「二維碼」的手帶,同時要求他們安裝一個用於監察的手機程式,自動監察他們有沒有違反隔離令。 香港官員指出,隔離者在抵達隔離的住所或酒店房間後,需要用手機掃瞄二維碼啟動程式。手機會透過監察發射站訊號強弱改變等的因素,判斷隔離者有沒有離開隔離處。官員強調,手機程式並不會發送定位資料。香港在2月起開始要求所有曾經前往湖北省的人士到香港後,必須進行14天的居家隔離,措施之後逐漸擴展到中國大陸全境,最後要求所有從外地回港的人士都需要接受隔離。香港特區政府先後透過不同方法監察受隔離人士是否違反隔離命令。最初當局要求,被隔離者的手機號碼需要進行登記,不定時要求對方通過即時通訊軟件的定位功能分享所在位置,當局也會不定期派員登門巡查,或與受隔離人士進行視像通話,確保他沒有離開被隔離期間的居住地。 台灣:手機定位加報警系統在台灣,當局使用智能監控系統「電子圍籬」,通過手機定位方式監控居家建議者的行蹤。這一系統由台灣政府與電訊業者經營的基地台合作操作,通過鎖定居家隔離或檢疫者的手機訊號,更精確地知道這些訊號的移動狀況。一旦居家檢疫者離開檢疫範圍,系統便會同步傳送「告警簡訊」給當事人、警察等相關單位,以確實掌握相關人員行蹤。但若當事人將手機留在檢疫處離開,有關單位仍需要透過其他方式搜尋。過往這些技術多被執法單位申請,用於搜查犯罪案件。但是在疫情蔓延下,台灣法律賦予政府權限,監控使用者的手機信號移動情況,同時檢疫人員並每天會打兩通電話給居家檢疫者巡查檢疫情況。根據台灣媒體《天下雜誌》報道,台灣自今年2月1日開始,就已經成立平台,監控1萬1千多個手機號碼,掌握新冠武漢肺炎居家隔離、檢疫者的所在位置。被監控手機號碼的實時定位會出現在防疫部門及授權平台。之前的隔離監測技術沒有報警系統,有多人在隔離期離家外出的情況出現。而「電子圍籬」系統自使用以來,目前尚未有人違規。此外,台灣政府也與台灣宏達電子公司(HTC)和通訊軟體LINE合作,透過後者電子機器人(LINE Bot),讓居家檢疫者可以透過LINE Bot主動回報健康情況,獲得防疫相關資訊。中國大陸:網上填報自動分類在中國大陸,對於隔離人員的限制主要依據人力完成。無論是在自己家中還是在特殊安排的地點隔離,都有專人監督,實行嚴格「網格化」管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中國內地,從居住的小區,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樓,許多地方都需要民眾出示代表健康的綠色碼才允許他們進出。 但疫情期間一項新的技術應用在中國得到全範圍推廣。這項稱作「健康碼」的技術自2月中旬起迅速推廣開來,目前在絶大多數省市使用。健康碼按風險程度分為綠、黃、紅三種,綠色風險最低,紅色最高。從居住的小區,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樓,許多地方都需要民眾出示代表健康的綠色碼才允許他們進出。申請健康碼可以在手機上完成。找到自己需要的健康碼程序後,根據提示輸入個人姓名、證件號碼、詳細居住地址、最近14天的出行經歷及健康狀況,之後系統會自動顯示健康碼結果。如果有任何一項內容發生變化,健康碼結果也可能會隨之發生改變。根據中國媒體報道,這項技術最早在2月由中國科技巨頭阿里巴巴集團的螞蟻金服協助開發,在浙江省杭州市應用,之後另一科技巨頭騰訊也加入這一行列。從中國國務院辦公廳主辦的政務服務平台,到地方政府,均有覆蓋。螞蟻金服發言人向BBC表示,健康碼的具體測評標凖與信息都由政府部門管理,螞蟻金服只負責提供平台入口。「我們不掌握任何健康碼相關數據,」這位發言人說。「從填表的那一刻起用戶就是在使用政府提供的服務了。」除此之外,這種網上填表劃分人群的方法也有其他應用。中國移動、聯通、電信等通訊商推出了疫情期間行程查詢平台,顯示用戶過去14天期間是否有離開過當地或前往高危地區,在醫院等一些公共場所得到使用。中國當局認為,健康碼的優勢明顯,可以收集更多數據,方便防疫部門管理,同時避免人際接觸,減少病毒傳播風險。但在實踐當中,健康碼的劃分標凖始終是個謎。一些用戶發現,他們的健康碼在自己沒有意料到的情況下變成了紅色。住在杭州的範良平時需要使用兩種健康碼,一個用於進出公司所在區域,另一個在杭州市通用。上周末,他在上海工作的太太來到杭州跟他團聚,在他更新妻子從外地歸來的狀態後,他發現自己的公司健康碼變紅,而杭州健康碼仍是綠色。這意味著,接下來14天他不能進入公司,需要在家辦公。新冠武漢肺炎康復患者尚寧(化名)目前已經康復40天,沒有復發,一切正常。但他得知,一些病友在填寫信息時選擇已治癒並打卡後,健康碼就變紅了,而自己的健康碼也顯示紅色。文字標注稱,「查詢到您身體抱恙,請不用緊張,盡快聯繫所在社區工作人員,政府將進行妥善安排」。「真的奇怪,」他對BBC中文稱。「已治癒還給我紅碼,有點不對頭。」 Image caption 湖北健康碼 隱私保護與追蹤有效性的艱難平衡目前香港沒有因為監察隔離者的方法引起私隱爭議。香港私人專員公署早前發表聲明指出,當地法律規定,與「公眾或社會利益有關的健康事宜」免受限制使用資料的規管。但引起公眾擔憂的是,社交媒體上屢屢可以看到有帶隔離手帶的人外出的消息,質疑這種方式的有效性。截至3月23日,香港政府透過監察系統發現,已有41人違反隔離令離開家居,警方截獲5人,把他們送到政府的隔離設施完成隔離。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指出,政府不會容忍任何違反隔離令的行為,會對所有違規人士提出檢控,最高可被判入獄六個月。而在中國大陸,健康碼的推行雖然一路「暢通無阻」,但網絡上不少用戶擔心自己的信息被手機濫用。有用戶反映,去餐廳吃飯時出示自己的健康碼後,屏幕上自動出現了自己的身份證照片。「也太沒隱私了吧,」這名網友在微博上表示。「對於政府來說,這個問題上最重要的是建立信任,建立民眾與政府間的信任,以及與服務平台之間的信任,」風險投資公司Proof of Capital合伙人楊佩珊告訴BBC中文。「人們最痛恨的就是意外發現。」從社會信用體系到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與監控設施,中國當局與科技公司的隱私保護一直受到外界質疑。楊佩珊指出,這種大規模的防疫技術應用「只有中國才可以做到」。「中國大部分App(應用程式)都是很多功能加在一起,你可以用微信、支付寶買火車票,加一個健康其實沒什麼所謂,」她說。「但從國外的眼光來講,這是有些瘋狂的,不可能做到。」她認為,隱私保護上沒有全世界統一的標凖,而是不同國家文化、政治、政府操作以及政策的結合。從今天起需要在家工作14天的範良並不覺得健康碼會為他造成隱私上的困擾。「一是為了防控疫情,這是當務之急;二是其實就跟國內滿街監控一樣,各種記錄位置的app一樣」,他說。「個人隱私問題根本不差這一個綠碼。」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武漢肺炎:無症狀傳播恐增加疫情控制難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