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意大利護士用鏡頭記錄抗疫之戰

  <中共政治局常委2月3日開會研討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武漢武漢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節目採用「無影」方式報道,也就是播音員全程只念稿件沒有會議現場鏡頭的方式引發國際媒體關注。 各方關注的要點之一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終於「露面」了,但是仍然沒有實際電視影像。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記者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在分析報道中指出,多次被報道「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疫情防控工作習近平,已經多天沒有在中國官方電視、報紙和網絡上「露面」。格里菲斯分析表示,這與中國官媒對中共最高領導人以往的報道方式大相徑庭,特別是每當出現重大國內或國際事件時,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形象往往是突出於新聞事件的核心報道中。 習近平的形象連續數日在官方媒體上消失,引發各界習近平在哪裏的揣測?從中國互聯網網民、到國際媒體,提問者眾多。武漢武漢肺炎:從疫情引發民間不滿看中國高壓體制面臨的挑戰武漢武漢肺炎:如果經濟的"灰犀牛"遇見疫情的"黑天鵝"武漢武漢肺炎:北京注資1.2萬億救市 "反映決策者對經濟的擔心"武漢武漢肺炎:武漢市長暗示疫情披露不及時中央有責任 圖片版權 CCTV Image caption 中國央視報道播音員一直念了十多分鐘 習近平在哪裏? 此前一次習近平在媒體公開露面還是在1月28日會晤來訪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當時習近平強調,武漢疫情的防控由他「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接下來連續好幾天,習近平沒有再公開露臉。中國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沒有報道習近平出席活動的畫面;談到武漢疫情防控時,播出多是李克強主持工作的相關報道和畫面。在疫情持續延燒、世界各國密切跟蹤並採取相應對策的時候,病毒發源地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行蹤成迷。外界紛紛猜測,他究竟到哪兒去了?是否仍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政治局常委「發聲不露臉」周一,中國官媒終於報道,習近平還在「親自指揮」,並主持了政治局常委的會議。不過,這次的露面仍是「無影」。央視有關會議的報道長達13分鐘,播音員一念到底,沒有習近平主持會議和各位常委的任何畫面。同一天,新華社報道也只用了央視播音員。重大新聞的高調報道媒體採用如此不尋常的方式,引發外界諸多揣測。有分析認為有可能開的是電話會議,現在被疫情所迫遠程辦公的人很多,中共常委會議或許也不例外。另有分析認為,由於最近總理李克強曾去過武漢,因此常委開會可能都要帶口罩,不播出影像是不願意讓外界看到中國最高權力圈人人戴口罩。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圖片版權 BBC News 中文 BBC News 中文 習近平沒去武漢?自從中國高層承認疫情爆發以來,習近平已經數次發表最高指示。但他不僅沒有去過武漢,官媒也從來沒有報道過他去任何一家醫院看望在一線工作的醫務工作者、患者,或者親自前往感謝捐款捐物捐愛心的義工。去了武漢的,是被任命為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組長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中國報道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受習近平委托,於1月27日前往湖北省武漢市考察武漢武漢肺炎疫情,看望慰問患者和醫護人員。李克強去武漢,讓很多人聯想起一個問題:習近平為什麼沒去武漢看看?前幾天,習近平一直沒有公開露面導致中國互聯網上一度盛傳他去了武漢。由於此訊息迄今無從確認,只能繼續當作是傳言。為什麼「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習近平不上前線去看看?從中國互聯網網民到外媒記者,很多人提出了這一問題。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李克強戴上口罩是這樣子的,習近平呢? 解讀習近平的「低調」在國際觀察人士看來,習近平在這次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的「無影無形」令人費解。CNN的記者格里菲斯在訪問了專家之後分析認為,一種解釋是習近平選擇在疫情防控方面「退居二線」以便與事件保持一定距離。因為「絶對權力意味著絶對責任」。這種解釋也意味著某位中共高層人士很可能要為武漢疫情最終負責。英國《衛報》2月4日的一篇文章也指出,習近平的畫像和最高指示印滿中國各地的橫幅標語,他以往在《新聞聯播》節目中幾乎天天都會突出亮相,而如今國家重大危機關口如此低調,有點「不符合他的一貫性格」。《衛報》報道還援引中國問題專家分析稱,或許習近平是故意這樣。因為他大力集權、把自己打造成中共的核心,如果病毒引發政治動蕩,他面對的風險或許更大。英國牛津大學中國問題專家許慧文(Vivienne Shue)在接受《衛報》訪問時說,「如果形勢改善,他(習近平)可以把功勞收歸自己;如果惡化,他可以把責任推到李克強頭上。」 圖片版權 CNN 習近平曾「失蹤」過更多媒體報道指出,習近平從前也曾經「失蹤」過一次。2012年9月,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就從公眾視野消失長達兩個星期。當時外界普遍預測,習近平將接替胡錦濤成為中國下一任領導人。因此,他的「失蹤」引發諸多猜測。後來,還是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在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採訪時透露,習近平是因為在游泳時拉傷背部,才沒有露面。>武漢肺炎疫情:油價股價暴跌背後的全球三大經濟衰退因素

  為了有效防控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的迅速傳播,歐盟大國西班牙和法國在意大利之後實施緊急防控措施。 在西班牙,除了購買基本用品、藥品或工作以外,人們被禁止離開家。西班牙目前有191人死亡,6000多人感染,是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僅次於意大利。 法國目前有91人死亡,當地的咖啡館、飯店、電影院和大多數商店都已關閉。意大利目前已有21000多人確診,累計死亡個案增至1441人。意大利政府周一決定把「封城」措施擴大到全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歐洲現在已成為全球新冠武漢肺炎「大流行」的「震中」。譚德塞敦促各國採取積極措施,開展社區動員,保持社交距離,以此來拯救生命。世界各地其它疫情發展澳大利亞說,從周日(3月15日)午夜(格林尼治標凖時間13:00時)開始,進入澳洲的任何人都必須自我隔離14天。新西蘭此前也宣佈,任何人現在都必須在抵達新西蘭後自我隔離14天,新西蘭總理並呼籲國民避免一切不必要的海外旅行;美國白宮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陰性。特朗普一周前曾在佛羅里達海湖莊園與巴西官員會面,後來有與會的巴西官員被發現感染了新冠病毒,特朗普在會面幾天后接受了病毒檢測;美國政府宣佈,將從周二格林尼治標凖時間04:00時開始,擴大針對來自歐洲的旅客的旅行限制,將英國和愛爾蘭也包括在內;英國確診病例總數已達到1140,有21例死亡,相比於上周五的數據幾乎翻倍。有200多位科學家向政府發出公開信,敦促當局採取更嚴厲的措施來應對新冠疫情的蔓延;英國建議國民除非必不可少,否則不要旅行前往西班牙;加拿大政府警告國民避免一切不必要的出行;加拿大政府並呼籲任何身在國外的加拿大人,應該趁著還有可能,盡快返回加拿大;智利衛生部表示,由於一名英國高齡乘客的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兩艘載有約1300人的遊輪現已在智利海岸隔離;以色列發佈最新管控措施,將關閉購物中心、飯店、咖啡館和娛樂設施,但食品超市、藥店和汽車加油站可以繼續營業;自去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新增病例中境外輸入首超本土病例;韓國周日新增76例感染新冠病毒確診病例,這是新增確診病例自上月22日以來時隔23天首次低於100人。西班牙採取了哪些措施?擁有4,670萬人口的西班牙目前已有6300多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西班牙首相佩德羅·桑切斯和妻子貝戈尼婭·戈麥斯 周六(3月14日)晚間,西班牙首相府發表聲明說,首相佩德羅·桑切斯(Pedro Sánchez)的妻子貝戈尼婭·戈麥斯(Begoña Gómez)對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聲明說,桑切斯夫婦都在馬德里的首相府蒙克洛亞宮,二人目前狀況良好。自星期五晚上以來,西班牙新增感染病例約1800多例,其中許多在首都。西班牙從周六開始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西班牙首相桑切斯當天宣佈,根據當天內閣通過的政令,當局禁止全國範圍內的民眾離開自己的住所,但購買必需品、藥品或工作除外。所有的博物館、文化中心和體育場館將關閉。飯店和咖啡館只能提供送貨上門服務。各地的銀行和加油站等基本服務保持開放。全國各地的學校已關閉。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周六敦促國民團結,並呼籲所有地區將意識形態分歧放在一邊,把公民放在首位。他說:「我想告訴工人、個體經營者和企業,西班牙政府將盡其所能減緩這場危機帶來的影響。」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西班牙出售食品和其他基本必需品的商店將繼續開門營業。 西班牙的國家緊急狀態最多可持續兩周,此後如果需要延長,議會需要討論並作出決定。這是西班牙自1975年開始向民主過渡以來第二次宣佈緊急狀態,第一次是因為2010年空中交通管制員的罷工。法國的疫情如何?擁有6350萬人口的法國目前已有4400例確診病例。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利普(ÉdouardPhilippe)表示,法國重症監護室收治的患者人數正在增加,而早先向公眾提出的防疫指引也被忽略了。法國總理菲利普宣佈了新的防控措施來應對疫情的升級。從周六格林尼治標凖時間23:00時開始,餐廳、咖啡館、電影院、酒吧以及非必須公眾場所將關閉。但菲利普表示,新的防控措施不會對食品店、藥店、銀行、香煙店和加油站等提供基本服務的地方造成影響。菲利普要求人們減少出行,特別是在城鎮之間。 他說:「減緩疫情傳播的最好方法」是保持安全距離或自我隔離的「社交疏離」,並稱「大家必須在落實這些措施方面表現出更大的紀律性」。他表示,周日(3月15日)的市政選舉將如期舉行。宗教建築將仍然開放,但聚會活動應推遲舉行。法國全國所有的學校(包括大學)自下周一(3月16日)開始關閉。法國周六報告的感染病例急劇增加,累計確診感染從3,661例增加到4,499例,79例死亡。

許多中國工廠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被迫暫停生產,一些依賴中國供應商的西方公司開始出現原材料、甚至供應鏈斷裂的問題。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 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已經有已有近3萬名確診病例,死亡人數超過500,許多中國大陸的城市為了遏止疫情蔓延先後宣佈限制與外界的交通聯繫,減少病毒傳播的機會,不少城市分別下令工廠延遲春節假期後復工的時間。但BBC商業記者洛拉‧瓊斯(Lora Jones)發現,這種「封城」措施令出口西方國家的產品供應鏈開始緊張,不論大小公司,都開始擔心沒有貨品可以賣給顧客。 供應鏈斷裂最直接的影響是位於中國的工廠沒有復工,令依賴這些工廠的西方公司貨源開始短缺。英國著名華裔時裝設計師陳序之接受BBC訪問時說,他旗下的時裝品牌已經沒有現貨提供,可能被迫缺席歐洲時裝秀。他預計受疫情影響,可能需要額外二、三個星期才可以向客人供貨。他的品牌2017年起把所有的生產工序搬到中國,在上海的辦公室僱用10人,負責公司的日常營運和製造產品樣版。「即使工廠重開,工人也不是立即就能全部都回到工作崗位,因此我們不能確定產能什麼時候可以全面恢復。」除了貨物供應鏈,陳序之說一些以往從中國到英國採購的商店負責人也因為疫情取消行程,令他不得不另外想方法推銷。「我們即將推出一個網上平台,也積極開展網上銷售。各國政府嘗試控制疫情的同時,這也可以是讓我們嘗試新事物的機會。」對比SARS,武漢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的三個潛在衝擊iPhone、手遊、賀歲檔,疫情如何影響消費生活香港出現「集體歇斯底里」搶購潮的背後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全球化下各國貨物供應鏈互相緊扣,中國生產線出問題,就會連帶影響其他國家。 英國一家電子產品生產商Daletech Electronics也同樣受到影響,負責人道森(Tracey Dawson) 說,她的公司在草擬生產計劃的時候,通常會把春節假期帶來的影響一併計算在內,但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令她大失預算。「我們發現為我們生產的工廠位於一個受影響的省份,被完全封鎖,我們感到很驚訝。」道森接受BBC訪問時說,她的公司主要從中國及其他亞洲國家輸入原材料。她透露已經嘗試從其他地方尋找替代的供應商,但這令成本上漲,「商業壓力增加」。 圖片版權 AN MING/BARCROFT MEDIA VIA/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豬流感令英國出口豬肉數量大增,但這個趨勢可能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 檢疫需時增長除了工廠產能受影響,中國各個口岸加強出入境檢疫措施後,通關時間增長也影響到貨物的供應。英國豬肉生產商鬱金香(Tulip)受惠於中國豬流感疫情,近月來自中國的豬肉訂單大增,但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令通關需時更久。鬱金香傳訊部門總監柏尼爾(Nick Purnell)預計,這會影響本來可以大增的豬肉銷量。柏尼爾預計,這只會是暫時的影響,因為情況「每天都在改變,我們只能假設疫情終有一天會受控」。
点击进進专题:
香港政府的抗疫效能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這些國家爭相示愛取悅北京背後的考量

據中國官媒新華社消息,中國中共中央對湖北省委主要負責人職務作出調整。上海市長應勇接替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職務,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職務。 報道稱,應勇出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蔣超良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王忠林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不再擔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常委、委員和武漢市委書記職務。這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心湖北省目前為止出現的最高級別人事變動。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新上任的官員均出身政法系統,被視作深受習近平信任。 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網介紹,應勇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在上海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政府黨組書記職務。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網介紹,應勇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在上海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政府黨組書記職務(資料照片)。 人民網官員資料庫目前顯示,蔣超良職位為湖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馬國強沒有其他職務。在這次人事變動出現前一天(2月12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剛剛召開會議,習近平主持並在會上表示,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要加強疫情特別嚴重或風險較大的地區防控。習近平稱,這次疫情「既是一次大戰,也是一次大考」,要求中國各級黨委、政府和各級領導幹部「扛起責任、經受考驗」。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2月13日表示,由於新冠武漢肺炎診療方案發生變化,臨牀診斷納入確診方式,2月12日一天湖北新增確診病例14840例,截至12日24時全省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8206例,死亡1310例。與此同時,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人事也有所調整。中國政府網2月13日消息稱,免去張曉明的港澳辦主任職務,改任副主任(正部級),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一職,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澳門中聯班主任傅自應兼任港澳辦副主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華社報道稱,蔣超良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資料照片)。 政法系統出身官員頻繁空降人民網資料庫顯示,應勇同蔣超良同為1957年出生,常年在政法系統工作,曾在公安、武警系統任職。他在浙江任職多年,之後調到上海工作。應勇與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應勇曾在浙江先後擔任浙江省監察廳廳長,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代院長、院長等職務。而在習近平調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後,應勇也被調到上海工作。職務也由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逐步升至上海市市長。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也屬政法系統出身。根據公開資料,王忠林此前一直在山東工作,在棗莊市公安局任職多年後升任當地檢察院副檢察長,之後在山東多個地方任職。2015年起任山東省發改委黨組書記、主任,2018年起擔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此前在2月8日,浙江出身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也被「空降」到湖北,擔任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武漢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導組副組長。陳一新也曾在習近平在浙江任職期間在習手下工作。此次任命的應勇和夏寶龍都曾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地方上共事多年,一直被外界視為「習家軍」。「現在體制內外都有問責的聲音,對習近平來講不利。越到這個時候越要用自己人,舊部是首選,這符合他用人的風格。」歷史學者、時事評論員章立凡對BBC中文表示。湖北衛健委書記主任雙雙被免 中國官員面臨公信力拷問正式命名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為"COVID-19"的緣由肺李文亮事件後 更多"吹哨人"遭中國當局打壓習近平警告官員防疫措施威脅中國經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時事評論員吳強認為,政法系統幹部在政治上更可靠,「更得中央信任」。他指出,北京選擇這些政法幹部而非專業幹部派往疫情中心治理地方及公共危機,是因為中共需要通過他們防止此次疫情演變成威脅政治安全的事件,說明「政治安全、政治穩定才是北京最關心的」。「按部就班」的人事調整湖北省武漢市是此次疫情中心。此前由於被質疑瞞報和遲報疫情,湖北省和武漢市的主要領導在社交媒體上一直是眾矢之的。中國網友對此次武漢疫情中的四名主要領導諷刺性稱為「武漢F4」,他們分別是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和武漢市長周先旺。「F4什麼時候都下台?」微博上一位網友評論稱。「他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有這樣的下場活該,」一位武漢市民評論道。在1月30日的新冠疫情發佈會上,蔣超良在回答記者關於一些武漢春節返鄉人員不能進家門、武漢醫院物資短缺的問題提問時,一直低頭念稿,始終沒有回答兩個問題,由此被網友戲稱「答非所問蔣超良」。馬國強曾在1月31日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時稱,「自疚、愧疚、自責」,如果自己早一點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或許會比現在好」。中央國際電視台(CGTN)報道稱,這是湖北領導層的「第一次重大調整」。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表示,這一「重大人事變動」是在新冠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暴露出一系列問題的情況下作出的,而應勇與王忠林二人都是「救火隊」,都在「處理公共衛生危機時具有決斷力」。章立凡認為,從應勇在公安和檢察院的工作經歷來看,中國當局換人的主要目的不是疫情管控,仍然是維穩為先。「官方擔心經濟崩潰,現在大規模裁員已經出現,一旦經濟崩潰,就可能引發失業危機,隨後引發政治上的危機。」章立凡說,「疫情本身已經引發人道危機了,疊加效應會讓政權很難承受,所以他們要抓緊時間維穩。」但吳強指出,這個時候進行人事調整,仍然是北京在「沒有緊迫感的情況下」作出的決定。他向BBC中文表示,北京沒有在疫情最危急的時刻立刻做出反應,而是在春節復工後的第一周進行部署,顯示中南海的決策只是「按部就班」在進行,這種變化與人民的呼聲及災情變化相比「還是滯後」的,顯示他們「沒有太多的緊迫感」。/*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Div-s4q8aoa-0 */.kKlRIM.kKlRIM{max-width:100%;width:100%;font-size:16px;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align-items:flex-end;-webkit-box-align:flex-end;-ms-flex-align:flex-end;align-items:flex-end;} .kKlRIM.kKlRIM:last-of-type{border-top:1px solid;margin-top:2px;} .kKlRIM.kKlRIM:last-of-type{padding-top:4px;}/*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Source-s4q8aoa-2 */.eaehaZ.eaehaZ{max-width:100%;width:100%;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box-pack:justify;-webkit-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ms-flex-pack:justify;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BBCLogo-s4q8aoa-3 */.fFKUty.fFKUty{margin:4px 0;box-sizing:border-box;height:15px;width:45px;opacity:0.6;margin-left:4px;-webkit-flex:0 0 auto;-ms-flex:0 0 auto;flex:0 0 auto;}/*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Title-s4q8aoa-4 */.bCwWpe.bCwWpe{font-size:24px;font-weight:bold;line-height:29px;word-break:break-word;padding:0;margin: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__VegaContainer-s1vljnmg-0 */.fMcNIw.fMcNIw{padding:16px 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ic__GraphicContainer-hdlj7c-0 */.iiWFxl.iiWFxl{width:100%;background-color:#fff;font-family:Helvetica,Arial,'STHeiti','华文黑体','Microsoft YaHei','微软雅黑','SimSun','宋体';box-sizing:border-box;} html, body{ margin: 0; padding: 0;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 format("woff");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 format("woff");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Regular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Bold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Regular.otf) format("open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Bold.otf) format("open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已造成超過1000人死亡資料來源: 中國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 .core { display: none; width: 100%; margin-top: 1em; } .core__province { width: 100%; padding: 0.5em; } .core__infected, .core__deceased { min-width: 8em; padding: 0.5em; text-align: right; } .core tr { height: 1.5em; } .core tr:last-child td { border-top: solid 2px #1380a1; font-weight: bold; } .core th { color: #fff; background: #1380a1; font-weight: bold; } .no-js .enhanced { display: none; } .no-js .core { display: table; }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的感染病例數字 病例數目 0 1-100 101-1,000 1,001-10,000 >10,000 選擇一個地區 中國 受影响 報告確診病例: 81,727 死亡人數: 3,291 省 報告確診病例 死亡人數 湖北 67,801 3,169 河北 319 6 北京 565 8 山東 769 7 上海 451 5 浙江 1,243 1 廣東 1,444 8 四川 547 3 雲南 178 2 江西 936 1 天津 147 3 重慶 578 6 湖南 1,018 4 河南 1,275 22 廣西 254 2 吉林 95 1 安徽 990 6 海南 168 6 貴州 146 2 寧夏 75 0 山西 135 0 黑龍江 484 13 福建 328 1 遼寧 127 2 香港 410 4 澳門 31 0 江蘇 640 0 新疆 76 3 陝西 253 3 甘肅 136 2 内蒙古 89 1 青海 18 0 西藏 1 0 中國 81,727 3,291 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共81,727人感染,3,291人死亡。中國衞健委在2月20日更改了湖北省統計方式,下調確診數字。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衛健委,香港澳門政府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3月26日 下午12:00 @-moz-keyframes gel-spin{0%{-moz-transform:rotate(0deg)}100%{-moz-transform:rotate(360deg)}}@-webkit-keyframes gel-spin{0%{-webkit-transform:rotate(0deg)}100%{-webkit-transform:rotate(360deg)}}@-ms-keyframes gel-spin{0%{-ms-transform:rotate(0deg)}100%{-ms-transform:rotate(360deg)}}@keyframes gel-spin{0%{transform:rotate(0deg)}100%{transform:rotate(360deg)}}.bbc-news-visual-journalism-loading-spinner{display:block;margin:8px auto;width:32px;height:32px;max-width:32px;fill:#323232;-webkit-animation-name:gel-spin;-webkit-animation-duration:1s;-webkit-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webkit-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moz-animation-name:gel-spin;-moz-animation-duration:1s;-moz-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moz-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animation-name:gel-spin;animation-duration:1s;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bbc-news-vj-wrapper{font-family:"Heiti SC", "黑体", helvetica, arial, verdana, sans-serif}

-2021-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