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武漢肺炎、李文亮離世、香港醫護罷工、特朗普彈劾案 等本周更多故事

  <當張坦從河南老家啟程返回生活了十年的意大利時,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擺脫多日來在中國「與世隔絶」的日子,早一點回到正常的生活節奏。這之前的一個月期間,春節前從意大利回家過年的他,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絶大多數時間只能待在家中。 但在抵達意大利後他發現,自己從一個疫區來到了另一個疫區。在他看來,相比起家鄉,意大利的情況甚至更讓他擔心。他在2月21日從中國出發,22日到達意大利。在他抵達的前一天,意大利的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突然出現兩位數增長,當局要求所有過去14天內到過中國相關地區的人員必須在住所進行隔離觀察並接受當局監督。 他出發前便已做好了隔離的心理凖備,但引起他擔憂的是,意大利當地的防範意識看上去十分鬆散。「我從機場出來,就有個人拿體溫槍掃了我一下,然後就直接讓我出去了,」他告訴BBC中文。「從飛機落地到坐上機場大巴,幾乎就花了我十分鐘時間,中間沒有任何人盤查詢問,」他說。那時中國大陸的確診病例已經突破5萬例。中國各個地方實施極其嚴格的社會管控措施,細緻到居民出入各自居住的社區都需要經過層層關卡。在亞洲,許多國家和地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會要求他們在入境時登記包括出發地、目的地等詳細資料。回到位於熱那亞的家中後,張坦開始了居家隔離。見識過中國封禁措施的他認為,意大利的隔離措施管控並不能發揮最大作用。「他們只是每天給我打個電話,問問我有沒有症狀,體溫是多少,然後提醒你今天不要出門,但到現在也沒有聽說有自我隔離期間出門的人確診後要負法律責任的情況發生。」張坦在隔離的14天期間沒有外出,在他隔離期滿後,意大利確診病例已經接近6千例,死亡病例超過200。而現在,意大利已經成為全球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兩個月來,有許多人像他一樣,從疫情爆發的亞洲回到工作生活所在的歐美地區。他們在亞洲見到了這種新型病毒的嚴重性,經歷了當地政府對疫情從艱難應對到逐漸受控的過程,也見證了看到同樣的事情在歐美國家重覆上演的過程。「我會怕因為戴口罩被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米蘭,藥店的口罩早已賣完。 住在德國的陳熙璽來自中國四川。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她曾回去與家人團聚,回到德國後她發現,當地的一些防疫指引與她在中國經歷的截然相反。「在中國的時候大家都在講口罩很重要,出門還會看到各種宣傳貼圖和大屏幕滾動告訴你,教你怎麼戴口罩。」但她發現,德國社會對口罩的態度與之前的經歷「矛盾」。「在德國所有的主流媒體上,包括病毒專家開新聞發佈會或者接受採訪時都會告訴大家,戴口罩沒用,重要的是要洗手,跟人保持距離,」她說。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新型冠狀病毒對公眾的建議是:如果身體健康,公眾僅在照顧疑似感染者時才需要戴口罩;另外,如果你打噴嚏或咳嗽,也應佩戴口罩。大部分西方國家遵循的都是這一指引,但在從1月起便開始防控疫情的許多亞洲國家地區,政府及醫學專家均強調公眾外出需佩戴口罩,並表示這樣可以防止無症狀感染者對病毒的傳播,同時也對公眾自己起到保護作用。現在陳熙璽也跟周圍其他德國人一樣不再戴口罩了,因為她發現,口罩可能會給她帶來新的「危險」。「在這裏戴的話,異樣的眼光是一定會有的。」她回憶道,剛回德國時,下飛機後她戴著口罩走進了一個咖啡廳。店員見她戴著口罩,便「特別不友好」地問她,需要打包還是在店內吃。儘管她說了要在店裏吃,店員還是給她打了包。結賬時,店員更是徑直把刷卡機「咣得一聲直接摔在收銀台上」,讓她自己完成所有操作。「我當時也很害怕,之前已經看到有一些微信公眾號上說有人在柏林被打,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戴好了」,「在感染病毒和被打之間,我願意選擇不被打」。口罩荒與囤貨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3月4日,澳大利亞布里斯班一家超市的廁紙被搶購一空。 家在捷克布拉格的馬雲華(Filip Noubel)告訴BBC中文,與亞洲不同,口罩在歐洲通常是一些醫護人員和專業人士工作時才會使用的工具,而不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果你戴了口罩,說明你生病了,」他說。「在這裏口罩不是保護安全的措施,而是一個人是病人的信號。」馬雲華今年1、2月期間一直身處台灣,就在上周才剛回到布拉格。即便已經十分了解東西方對口罩的文化差異,但在台灣已經習慣了每天佩戴口罩的他回到家時還是吃驚地發現,當時街上沒有一個人戴口罩,而看到戴口罩的他,每個人之後都會向他「投來異樣的眼光」。但另一個問題是,即便現在想要買口罩,在許多西方國家也很難可以做到了。在捷克,政府部門要求本國的衛生防疫口罩僅可以銷售給醫療機構與一些政府部門,普通民眾如果即使有幸找到流通在市面的口罩也需要花重金購買,一個口罩價格可能高達30美金。身在意大利的張坦稱,伴隨疫情越發嚴重,意大利官方和民間對口罩的認識也出現了變化,現在大家都在「找口罩,戴口罩」,但同樣也出現了口罩荒。「意大利的口罩在疫情爆發之前幾乎就沒有了,」他說。「當時搶購的主要是華人,要不就是自己留著用,要不就是寄到中國,很早就已經缺貨了。」除了口罩緊缺,過去曾在香港等亞洲地區上演的「廁紙荒」、「食品荒」也在歐洲和美國等西方地區再度依次上演。馬雲華稱,雖然政府屢次告訴人們不需要恐慌,但「當你走進一家超市看到空蕩蕩的貨架,你還是會選擇加入一起」,參與搶購,「人性就是這樣」。沒有SARS記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雲華認為,許多西方國家生活的人沒有經歷過Sars、禽流感等大型傳染病,因此沒有充分的防範意識。 馬雲華認為,如果說搶購口罩與廁紙是民眾無法抵抗的人性使然,那麼在疫情已經在亞洲爆發後,歐美仍沒能防止疫情在本國蔓延的現狀是因為,西方國家在開始時犯下了共同的錯誤。本身作為國際新聞網站Global Voices編輯的他觀察到,當疫情在亞洲開始傳播時,歐洲地區對此的態度大部分都是「否認式」的。他們大多數都認為,這是「亞洲的問題」,不在亞洲便不會受到影響。「這裏的人沒有經歷過SARS(簡稱「非典」,又譯「薩斯」或「沙士」)與禽流感之類的大型傳染病,他們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經驗,因此政府也都缺乏凖備,」他稱。過去兩個月以來,東亞地區的社會與經濟活動因為疫情幾乎陷於停滯,以中國為首,多個國家與地區發動全社會在家辦公,減少出行,並沒有遇到太多阻力。但在歐美地區,這樣的難度要大很多。「個人自由是西方文化基礎的一部分,在這裏作用十分重要,人們會質疑為什麼政府要限制個人出行的自由,這是最困難的部分,」他說。如今,從意大利開始,一些西方國家開始效仿亞洲,逐漸關閉餐廳、酒吧等娛樂公共設施,馬雲華認為,這可以幫助人們接受現實,轉變個人對疫情的意識。他舉例稱,捷克現在已經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晚上停止所有酒吧營業。「啤酒吧是捷克文化的重要部分,哪怕是戰爭時期,共產主義統治時期,酒吧都還是照常營業的,這可能是捷克歷史上第一次在周五晚上關停全國酒吧」,「你必須要讓人們在實際生活中感受到這些經歷,他們才會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否則他們還會繼續以為『我們不一樣,不會受到影響』。」>武漢武漢肺炎疫情觸發香港出現「集體歇斯底里」搶購潮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7日(周一)表示,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範圍的危險程度為「高」,在中國的危險程度則為「極高」。源自中國武漢的2019-nCoV病毒已造成接近3000人感染、81人死亡。 世衛還承認,其在日前發表的報告中,錯誤評估病毒的全球危險性為「中等」。世衛雖然調整該病毒的危險程度,但仍未宣佈疫情已形成全球緊急狀態。目前,確診病例集中在中國,截止1月27日,海外確診案例37例,零星分佈在泰國、美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尼泊爾、新加坡等11個國家。 美國國務院於1月27日提升對中國的旅遊建議,將旅遊警示提升到第三級別,建議避免所有不必須的對中國的出行計劃。 並對疫情嚴重的湖北省的旅遊警示提升到第四級,建議完全不要前往湖北。 上周三,世衛表示,疫情是否達到全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現階段作出評判「仍為時尚早」。當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說,中國控制疫情的動作迅速,而且病毒傳播大多發生在中國境內,仍不構成全球緊急狀態。本周一,WHO的最新通報表示,譚德塞和其團隊已抵達北京,會見政府官員和醫學專家,了解最新的發展情況,並加強與中國應對冠狀病毒方面的合作。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專家丁亮(Eric Ding)對BBC說,世界衛生組織應該盡快宣佈,疫情已形成全球緊急狀態。「這個病毒的傳染性已經達到可廣泛蔓延的危險程度。」他表示,上周世衛宣佈疫情不構成全球緊急狀態時,可掌握的數據仍不夠多。「但如今我們有足夠的信息了,包括該病毒的傳染指數。」他還說,根據各方的公開信息,估計傳染指數目前介於2.6與2.9之間。這個指數意味著,每名病人平均感染2.6至2.9個人。丁亮指出,新型冠狀病毒展現高度傳染性,在病人出現症狀之前就具有人傳人的傳染能力。根據目前的研究結果,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平均為7天,最長可達14天。鑒於較長的潛伏期和隱蔽的高傳染性,丁亮認為,武漢「封城」的舉措「來得太晚、作用甚微」。 武漢市長周先旺日前證實,在封城之前,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世衛對「全球關切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的定義基於致死率、受影響人口大小及在全球的分佈,以及在全球調動資源的需要。目前,有兩種疾病被世衛認定引發了全球緊急狀態,分別是伊波拉(Ebola)病毒和俗稱小兒麻痺症的骨髓灰質炎。批評人士指出,世衛對緊急狀態的判定通常需時過長。伊波拉病毒於2018年5月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爆發,至今有3300宗病例,並且有高於50%的致死率,但世衛直至2019年7月才就此宣佈全球緊急狀態。亦有批評指,世衛宣佈緊急狀態只是一種官僚形式主義,對抗擊疫情的實際幫助並不大。預料世衛將在本周重新評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危險程度。美國總統特朗普27日則表示,美國正就病毒情況與中國保持密切聯繫,他已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願意提供任何必要幫助。特朗普寫道:"我們的專家很優秀!"美國已宣佈,28日(周二)將組織包機,撤離230名美國公民,他們主要是在武漢的美國領事館工作的外交官及其家人。目前,美國的確診病例數目前為五宗。周末確認的兩宗病例中,病患分別住在加州洛杉磯及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都曾在近期往返武漢。另有73個疑似病例則仍有待確診。雖然美國疫情並不嚴重,絶大部分民眾亦未因疫情而戴上口罩,美國各大城市都出現口罩供不應求的情況。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首都華盛頓市區多家藥店的口罩貨架空空如也。 首都華盛頓市區多家藥店的口罩自上周末起已經售罄,貨架空空如也。據報紐約、洛杉磯、西雅圖等地也出現口罩脫銷的情況。不少在美華人屯購口罩,除了部分捐往災區外,還有的留作自用,以及寄給中國的親友作為補給,許多留學生在微信群中交流快遞口罩回鄉的渠道。美國疾控中心則在27日重申,儘管新型病毒對公共衛生構成嚴峻威脅,但目前,該病毒對美國境內民眾的威脅性依然較低。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武漢肺炎:BBC記者探訪疫情籠罩下的湖北

當張坦從河南老家啟程返回生活了十年的意大利時,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擺脫多日來在中國「與世隔絶」的日子,早一點回到正常的生活節奏。這之前的一個月期間,春節前從意大利回家過年的他,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絶大多數時間只能待在家中。 但在抵達意大利後他發現,自己從一個疫區來到了另一個疫區。在他看來,相比起家鄉,意大利的情況甚至更讓他擔心。他在2月21日從中國出發,22日到達意大利。在他抵達的前一天,意大利的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突然出現兩位數增長,當局要求所有過去14天內到過中國相關地區的人員必須在住所進行隔離觀察並接受當局監督。 他出發前便已做好了隔離的心理凖備,但引起他擔憂的是,意大利當地的防範意識看上去十分鬆散。「我從機場出來,就有個人拿體溫槍掃了我一下,然後就直接讓我出去了,」他告訴BBC中文。「從飛機落地到坐上機場大巴,幾乎就花了我十分鐘時間,中間沒有任何人盤查詢問,」他說。那時中國大陸的確診病例已經突破5萬例。中國各個地方實施極其嚴格的社會管控措施,細緻到居民出入各自居住的社區都需要經過層層關卡。在亞洲,許多國家和地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會要求他們在入境時登記包括出發地、目的地等詳細資料。回到位於熱那亞的家中後,張坦開始了居家隔離。見識過中國封禁措施的他認為,意大利的隔離措施管控並不能發揮最大作用。「他們只是每天給我打個電話,問問我有沒有症狀,體溫是多少,然後提醒你今天不要出門,但到現在也沒有聽說有自我隔離期間出門的人確診後要負法律責任的情況發生。」張坦在隔離的14天期間沒有外出,在他隔離期滿後,意大利確診病例已經接近6千例,死亡病例超過200。而現在,意大利已經成為全球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兩個月來,有許多人像他一樣,從疫情爆發的亞洲回到工作生活所在的歐美地區。他們在亞洲見到了這種新型病毒的嚴重性,經歷了當地政府對疫情從艱難應對到逐漸受控的過程,也見證了看到同樣的事情在歐美國家重覆上演的過程。「我會怕因為戴口罩被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米蘭,藥店的口罩早已賣完。 住在德國的陳熙璽來自中國四川。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她曾回去與家人團聚,回到德國後她發現,當地的一些防疫指引與她在中國經歷的截然相反。「在中國的時候大家都在講口罩很重要,出門還會看到各種宣傳貼圖和大屏幕滾動告訴你,教你怎麼戴口罩。」但她發現,德國社會對口罩的態度與之前的經歷「矛盾」。「在德國所有的主流媒體上,包括病毒專家開新聞發佈會或者接受採訪時都會告訴大家,戴口罩沒用,重要的是要洗手,跟人保持距離,」她說。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新型冠狀病毒對公眾的建議是:如果身體健康,公眾僅在照顧疑似感染者時才需要戴口罩;另外,如果你打噴嚏或咳嗽,也應佩戴口罩。大部分西方國家遵循的都是這一指引,但在從1月起便開始防控疫情的許多亞洲國家地區,政府及醫學專家均強調公眾外出需佩戴口罩,並表示這樣可以防止無症狀感染者對病毒的傳播,同時也對公眾自己起到保護作用。現在陳熙璽也跟周圍其他德國人一樣不再戴口罩了,因為她發現,口罩可能會給她帶來新的「危險」。「在這裏戴的話,異樣的眼光是一定會有的。」她回憶道,剛回德國時,下飛機後她戴著口罩走進了一個咖啡廳。店員見她戴著口罩,便「特別不友好」地問她,需要打包還是在店內吃。儘管她說了要在店裏吃,店員還是給她打了包。結賬時,店員更是徑直把刷卡機「咣得一聲直接摔在收銀台上」,讓她自己完成所有操作。「我當時也很害怕,之前已經看到有一些微信公眾號上說有人在柏林被打,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戴好了」,「在感染病毒和被打之間,我願意選擇不被打」。口罩荒與囤貨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3月4日,澳大利亞布里斯班一家超市的廁紙被搶購一空。 家在捷克布拉格的馬雲華(Filip Noubel)告訴BBC中文,與亞洲不同,口罩在歐洲通常是一些醫護人員和專業人士工作時才會使用的工具,而不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果你戴了口罩,說明你生病了,」他說。「在這裏口罩不是保護安全的措施,而是一個人是病人的信號。」馬雲華今年1、2月期間一直身處台灣,就在上周才剛回到布拉格。即便已經十分了解東西方對口罩的文化差異,但在台灣已經習慣了每天佩戴口罩的他回到家時還是吃驚地發現,當時街上沒有一個人戴口罩,而看到戴口罩的他,每個人之後都會向他「投來異樣的眼光」。但另一個問題是,即便現在想要買口罩,在許多西方國家也很難可以做到了。在捷克,政府部門要求本國的衛生防疫口罩僅可以銷售給醫療機構與一些政府部門,普通民眾如果即使有幸找到流通在市面的口罩也需要花重金購買,一個口罩價格可能高達30美金。身在意大利的張坦稱,伴隨疫情越發嚴重,意大利官方和民間對口罩的認識也出現了變化,現在大家都在「找口罩,戴口罩」,但同樣也出現了口罩荒。「意大利的口罩在疫情爆發之前幾乎就沒有了,」他說。「當時搶購的主要是華人,要不就是自己留著用,要不就是寄到中國,很早就已經缺貨了。」除了口罩緊缺,過去曾在香港等亞洲地區上演的「廁紙荒」、「食品荒」也在歐洲和美國等西方地區再度依次上演。馬雲華稱,雖然政府屢次告訴人們不需要恐慌,但「當你走進一家超市看到空蕩蕩的貨架,你還是會選擇加入一起」,參與搶購,「人性就是這樣」。沒有SARS記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雲華認為,許多西方國家生活的人沒有經歷過Sars、禽流感等大型傳染病,因此沒有充分的防範意識。 馬雲華認為,如果說搶購口罩與廁紙是民眾無法抵抗的人性使然,那麼在疫情已經在亞洲爆發後,歐美仍沒能防止疫情在本國蔓延的現狀是因為,西方國家在開始時犯下了共同的錯誤。本身作為國際新聞網站Global Voices編輯的他觀察到,當疫情在亞洲開始傳播時,歐洲地區對此的態度大部分都是「否認式」的。他們大多數都認為,這是「亞洲的問題」,不在亞洲便不會受到影響。「這裏的人沒有經歷過SARS(簡稱「非典」,又譯「薩斯」或「沙士」)與禽流感之類的大型傳染病,他們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經驗,因此政府也都缺乏凖備,」他稱。過去兩個月以來,東亞地區的社會與經濟活動因為疫情幾乎陷於停滯,以中國為首,多個國家與地區發動全社會在家辦公,減少出行,並沒有遇到太多阻力。但在歐美地區,這樣的難度要大很多。「個人自由是西方文化基礎的一部分,在這裏作用十分重要,人們會質疑為什麼政府要限制個人出行的自由,這是最困難的部分,」他說。如今,從意大利開始,一些西方國家開始效仿亞洲,逐漸關閉餐廳、酒吧等娛樂公共設施,馬雲華認為,這可以幫助人們接受現實,轉變個人對疫情的意識。他舉例稱,捷克現在已經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晚上停止所有酒吧營業。「啤酒吧是捷克文化的重要部分,哪怕是戰爭時期,共產主義統治時期,酒吧都還是照常營業的,這可能是捷克歷史上第一次在周五晚上關停全國酒吧」,「你必須要讓人們在實際生活中感受到這些經歷,他們才會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否則他們還會繼續以為『我們不一樣,不會受到影響』。」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防控戰下的歐盟前景不確定性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陰影下的中港矛盾:香港餐廳不歡迎大陸人,民間自保還是政治表態

美國新冠病毒死亡案例4日達到11例。在對政府應對疫情不力的批評聲浪下,副總統彭斯宣佈,只要有醫生指引,美國人就能接受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檢測。 繼華盛頓州和佛羅里達州後,加利福尼亞州當地時間3月4日晚間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成為美國第三個因新冠疫情進入緊急狀態的州份。宣告「緊急狀態」為州政府調動資源提供便利,並不意味著公共機構運作或居民的日常生活會發生任何巨大變動。加州在出現首個死亡案例後作出這一宣告。71歲的感染病人在加州薩克拉門托的一家醫院去世。官方稱,他在一艘名為Grand Princess的郵輪上受到感染,當時郵輪正從舊金山前往墨西哥。這艘郵輪和在日本引起軒然大波的「鑽石公主號」一樣,由一家名為Carnival的公司運作。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Grand Princess 是全球最大的郵輪之一(資料圖片)。 重災區西雅圖「剛出虎口,又入狼穴」,在華盛頓州西雅圖居住的中國人王先生這樣形容他的處境。他在1月底從廣東返回西雅圖,剛好趕在美國發出入境禁令前,他隨即在家自願隔離14天。沒想到沒過多久,西雅圖就成了美國新冠疫情的重災區。1月21日,西雅圖確診美國首例新冠病毒病例。2月底,當地出現無法確定病源的感染病例,多例集中在一家養老院。病患未到過海外疫情嚴重的地區,也並未接觸已知的感染患者。研究者警告,這顯示新冠病毒已在當地社區悄然蔓延多時,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已經過千。華盛頓州在2月29日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美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攀升,特朗普任命副總統彭斯抗擊疫情武漢肺炎疫情:美國病源不明新冠病例引發恐憂美聯儲緊急降息後美股為何不升反降 王先生在總部位於西雅圖的科技公司亞馬遜工作,公司在3月3日發出內部通告,一名員工確認感染新冠病毒。其他員工若獲得主管批准,就可在家中遠程工作。王先生與病患並不在同一棟樓辦公,不過他馬上決定選擇在家辦公,減低感染的機率。「先在家觀察一下情況,不過我還會正常出門,」王先生說,他暫時還不太擔憂。美國各地許多大型集會宣告取消,其中包括多個硅谷公司的科技會議,以及世界銀行與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的年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雅圖醫務人員轉移一名確診病人 檢測難題與此同時,對美國聯邦政府與當地政府應對疫情凖備不足的質疑聲浪不止。確診標凖過高、檢測延誤、試劑盒不足等中國曾經犯下的錯誤,似乎在美國以小規模重演。最初全美只有聯邦疾控中心(CDC)有能力檢測病毒,在2月5日之後,檢測試劑盒開始下放到州、郡和城市層級的實驗室。但美國疾控中心(CDC)在生產病毒檢測試劑盒過程中一度遭遇技術困難。2月底,韓國已對超過9萬名民眾進行病毒檢測,然而,美國當時只進行了約500個檢測。社交媒體推特上,一名西雅圖居民分享了她尋求病毒檢測的波折經歷。 跳過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into_the_brush I live in Seattle, I have all symptoms of COVID-19 and have a history of chronic bronchitis. Since I work in a physical therapy clinic with many 65+ patients and those with chronic illnesses, I decided to be responsible and go to get tested. This is how that went.— sketchy lady (@into_the_brush) 2020年3月3日 結尾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into_the_brush 她在一家物理治療康復中心工作,接觸不少病患,她身上出現了新冠病毒感染的所有症狀。當她撥打當地新冠武漢肺炎熱線電話時,等了40分鐘未有回應。家庭醫生與急診室不清楚如何尋求受檢,當地醫院表示沒有檢測試劑盒,又把她轉至新冠武漢肺炎熱線。她最終得知,只有最近兩周內到過海外、曾經接觸過確診病人的人才有資格受檢。副總統彭斯3月4日表示,將改變這一受檢標凖。 「我之前跟州政府官員交流,當時人們認為,不應對只有輕微症狀的人進行檢測,」彭斯表示,「我們現正發佈清晰的指引,只要有醫生的命令,任何美國人都能接受測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紐約地鐵上,有的乘客戴上了口罩。 囤積搶購此前在中國內地、香港、新加坡等地曾上演囤貨一幕,也在美國出現了。連在遠離美國大陸的夏威夷州,大型超市外都排起了長龍。廁紙、常用藥、飲用水、米和罐頭尤其緊俏。首都華盛頓的超市裏免洗手部消毒液的貨架空空如也,至於口罩,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售罄了。疫情肆虐:人們「自救」的十大常識對策武漢肺炎疫情:香港撤離在武漢居民 隔離設施規模引關注王先生也有意識地多買了一些食物,但他認為大量搶購的行為是過慮了。在美國疫情最集中的西雅圖街頭, 「華人緊張,其他美國人淡定,」他總結道。在街上戴口罩的,幾乎都是亞裔面孔。當地華人在微信上建起了「疫情互助群」,200人上限的群很快就滿了,類似的群一個接一個地冒出來。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BBC記者費格斯·沃爾什說口罩沒什麼用,還是留給醫生們或是病人用吧(英文)。華人超市裏,工作人員都戴上了口罩。「一方面為了讓顧客放心,另一方面也是自我保護吧,」王先生說。在疫情下的中國,不戴口罩成了一種「罪」,會被路人嫌棄、鄰里舉報、商戶拒絶接待,還可能引來無人機的警告。而在美國的傳統認知裏,通常只有病人才會戴口罩。美國疾控中心始終建議,沒有染病的人無需戴口罩。美國醫療總監(surgeon general)在推特上請求民眾不要盲目購買口罩,否則會導致真正需要口罩的醫護人員和病患無法得到充足供應。 跳過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Surgeon_General Seriously people- STOP BUYING MASKS! They are NOT effective in preventing general public from catching #Coronavirus, but if healthcare providers can’t get them to care for sick patients, it puts them and our communities at risk! https://t.co/UxZRwxxKL9— U.S. Surgeon General (@Surgeon_General) 2020年2月29日 結尾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Surgeon_General 儘管衛生部門反覆表態,恐慌顯然比病毒傳播得更快,美國依然出現了「一罩難求」的現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加州一家藥店掛出口罩售罄的通告。 疫情下的中美差異中國政府宣佈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能夠獲得免費治療。而在醫療費用昂貴的美國,病人就可能需要自掏腰包了。對於沒有優質醫保的美國人來說,生一場重病足以傾家蕩產。新冠病毒檢測本身是免費的,但希望受檢的病人往往需要為配套檢測與其他診療環節埋單。據報導,沒有醫保的美國人要花費1000美元以上,而治療的總費用恐怕遠遠更高。目前約有2700萬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消息指,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動用國家災難項目的基金,為無醫保的美國人提供新冠病毒治療。但為他們提供多少資助、有醫保的人能否得到資助,目前仍然是未知數。華裔美國人徐檸汐早前搭乘武漢撤僑專機返美,隨後在加州聖地亞哥軍事基地接受強制隔離14天。她並不需要為隔離付款,但被告知需支付約1000美元的機票費,目前仍未收到賬單。「我不認為國家應該對此收費,」徐檸汐對BBC表示,對海外公民的緊急援助理應免費。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美籍華人徐檸汐向BBC中文講述從武漢撤離與返美接受隔離檢疫的經歷。另外,不少美國公司並不提供帶薪病假,這讓自願隔離的執行難上加難。特朗普政府嚴打無證移民,可能導致有的無證移民不敢到醫院接受檢驗。跟中國政府的舉措不同的是,美國當局並未限制大量居民的人身自由。除了確診病人、以及從武漢與鑽石公主號遊輪返美的美國公民接受強制隔離外,近期從中國返美,或與確診病人有過密切聯繫的人士執行自願隔離,並未有官方強制監控。從法理上講,武漢封城、禁止跨省、小區禁足等中國的防疫舉措在美國難以實現。聯邦政府與疾控中心有權在有關人士跨越美國邊境時,對其實施強制隔離,但在美國境內,防疫隔離的權力極其分散,由2684個美國州、地方的公共衛生部門負責。因此,短時間內大規模封城、隔離大量人口,幾乎不可能在美國出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防疫封城下,空蕩蕩的武漢街頭。 美國「吹哨人」中國新冠疫情「吹哨人」、武漢醫生李文亮的遭遇掀起中外輿論熱議,美國近日也出現了疫情吹哨人。無情的病毒跨越種族與國界,但在一個信息自由流動、法律體系健全的國家,吹哨人卻可以避免走向李文亮醫生那樣悲壯的結局。美國衛生局的一名知情人指,在接收首批撤離武漢返美的美國公民之前,十多名美國醫務人員沒有受到適當的訓練、也未配備防感染的防護裝備。她還指,當這些醫務人員表達憂慮時,他們被批評「打擊士氣」、「不具備團隊精神」。李文亮發出疫情預警後被當局訓誡,而這名美國吹哨人則表示,在向上級提出異議後,她面臨了不公正的職位調遣,並被告知如果在15天內不接受新的工作安排,她將被開除。但與李文亮不同的是,這名吹哨人受保障聯邦政府內知情人揭露不端的法律保障。在「水門事件」後,美國逐步完善保護舉報人的法律,並在1989年通過《吹哨人保護法案》。這名吹哨人向一名民主黨國會議員提供了證言,國會隨即質詢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他否認了上述指控。國會仍然要求阿扎爾在一周之內提交相關簡報。吹哨人透過律師在美國主流媒體上發言,強調她的爆料事關公共衛生安全。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肺炎疫情:記者北京採訪被叫停 揭示商戶陷入困境

-2021-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