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武漢肺炎疫情觸發香港出現「集體歇斯底里」搶購潮

  • 时间:
  • 浏览:16329
  • 来源: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正在中國乃至全球範圍蔓延,帶來的經濟代價也在增加,主要在中國,但也不僅限於中國。 在很大程度上,對經濟的破壞力不是由於病毒本身造成的,而是由於為了阻止病毒擴散而採取的措施。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病毒爆發地武漢,是一個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目前對於人員流出武漢有嚴格的限制。 封鎖也擴展到了湖北省其他城市,阻斷了與商務有關的旅行,以及貨物和勞動力的流動。對病毒的恐懼意味著許多人會選擇避免那些可能存在感染風險的活動。因此,飯店、電影院、交通運輸、酒店和零售業都迅速感受到衝擊。這場危機爆發,正值中國的農曆新年假期,意味著這些行業格外容易遭遇商業損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越來越少的人選擇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中國政府把春節假期延長了幾天,一些省級政府進一步延長假期,這使一些企業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在節後復工。生產和銷售環節的任何延遲都可能導致現金流問題,對於規模較小的企業,尤其如此。很多公司將不得不繼續承擔各項開支,包括員工工資。對於主要針對海外市場的製造商來說,還要面臨更多的問題,比如買家越來越不願意從中國購買商品。Herbert Wun的企業永生電氣(Wing Sang Electrical)在中國的廣東省生產吹風機等產品。他向BBC表示,很多公司在中美貿易摩擦之上還要承受這樣的衝擊,他們不敢怠慢。疫情「將給那些試圖將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出去的客戶增加壓力」。 iPhone、手遊、賀歲檔,疫情如何影響消費生活英國商人:中國工廠停擺後「我們可能無貨可賣」 香港出現「集體歇斯底里」搶購潮的背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星巴克已關閉在中國的門店。 影響不僅僅限於中國。一批跨國企業已經關閉了在中國的門店,比如宜家(IKEA)和咖啡連鎖店星巴克(Starbucks)。數家海外航空公司已停止飛往中國的航班,國際連鎖酒店也已提供退款。除此之外,人們對全球化的國際供應鏈也越來越關注。相比於17年前的非典爆發之時,中國在國際供應體系中扮演的角色要大得多。韓國現代汽車(Hyundai)暫停生產,原因是來自中國零部件供應出現問題——這是一個預警信號,未來可能對經濟造成大規模破壞。中國是全球範圍汽車工業和電子行業的重要供應商。許多手機和計算機都是在中國製造的,或者至少一些部件是在中國製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海證券交易所外正在噴灑消毒劑。 金融市場也感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世界各地的股票市場都比兩周前表現要差。假期後的第一天,中國股市下跌8%。由於中國是重要的購買國,因此對工業品價格的影響尤其明顯。原油跌至一年多以來的最低水平。在過去的兩周內,原油價格已經下降了約15%,反映出中國需求的下降。中國主要的煉油企業中石化也宣佈減產。石油出口國正在考慮減產,以扭轉價格下跌的趨勢。銅價也在下跌——過去兩周,銅價格下降了約13%。作為建築行業的重要材料,中國的需求也肯定會受到影響。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這些工業品的很多供應者是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不過,試圖量化可能的經濟影響還為時過早。影響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政府遏制疫情的能力。但是一些預測者已經開始努力對影響進行一些估算。比如,諮詢機構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預測,到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將不到4%。全年預測經濟增長為5.6%。在疫情爆發前,對這兩個數字的預測為6%。該公司還預計,全球經濟的增速將略微下降0.2個百分點。但是牛津經濟研究院說,這一切都是基於一個假設,即可以避免「最壞情況」。 因此,經濟更加惡化的風險依然存在。>武漢肺炎疫情中全球金融市場的危機與轉機

  最初爆發於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已經蔓延到全球大約70個國家,總計病例接近9萬宗。 據報道,引發此次疫情的新病毒來自漢口華南海鮮市場的某種野生動物。如果證實,這已不是第一次人類從動物身上感染疾病,而且,可能也不是最後一次。 城市化、環境破壞、氣候變化等等元素正在改變人類與動物之間互動的方式,未來它可能成為更大的問題。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新型冠狀病毒: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新型冠狀病毒真面目 BBC梳理六大關鍵問題動物傳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居民戴上口罩保護自己和他人。 過去50年,許多傳染病在從動物跨越物種傳播到人類之後,開始迅速蔓延。這其中包括:1980年代源於人類近親黑猩猩的HIV/愛滋病毒;2004-07年源於鳥類的禽流感;2009年的來自於豬的豬流感;2003年的薩斯病毒(又譯非典和沙士,SARS)則來自蝙蝠,但通過狸貓傳給人類。埃博拉病毒同樣來自蝙蝠。實際上,人類大多數新型感染病毒都來自野生動物。但近年來,隨著環境變化加速了這一進程。同時,加上城市居民人數的增加以及國際旅行的普遍,疾病傳播的速度更快更廣。疾病如何跨越物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數動物都攜帶病原體。 大多數動物都攜帶可引起疾病的細菌和病毒的多種病原體。而這些病原體的進化和生存就取決於它們是否能找到新的宿主。這是疾病跨越物種的一個方式。病毒到了新的宿主身上,比如人身上,人體的免疫系統試圖殺死這種新的病原體。兩者於是展開一場永恆的生死較量進化遊戲,看誰先能找到新方法殺死對方。環境和氣候變化正在減少和改變動物的棲息地,迫使它們改變生活方式、居住地以及誰吃誰等。與此同時,人類在過去50年的生活方式也發生巨大變化。目前,全球55%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中,50年前,這一比例為35%。人類生活的大城市也為許多野生動物提供了新家園:老鼠、浣熊、松鼠、狐狸、鳥類、狐狼以及猴子等。這些動物生活在城市的公園和花園綠地中,以人類的垃圾和廢棄食物為生。生活在城市的野生動物往往比生活在野外的動物生存的更好,因為城市有充分的食物供應。問題是這會使城市空間成為疾病的大染缸。誰受到的威脅最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與猴共享城市空間 病原體找到新宿主形成新疾病後通常更危險,這也是為什麼任何新出現的疾病都令人擔憂的原因。相比來講,有些群體更容易感染這些疾病。例如,那些從事清潔與衛生工作的城市群體,他們接觸和攜帶新疾病的機會更多。同時,由於營養和衛生條件差,他們的免疫力也相對低下。如果生病了,可能也沒錢就醫。新感染能在大城市迅速傳播的另一個原因是,人們居住擁擠密集,空氣質量不好,並接觸和共享同一空間表面。另外,在某些文化中,人們還以城市野生動物為食,包括從周圍地區抓獲的叢林獵物。我們是否應該改變行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希望人類今後不再出售和食用野生動物。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知道武漢武漢肺炎的傳播速度和嚴重程度。為此,許多國家已經採取入境管制和取消航班等有關措施抑制疫情的進一步擴散,其經濟損失更是顯而易見的。以2003年為例,薩斯在6個月中所造成的全球經濟損失大約為400億美元。可以想象,這次經濟損失的慘重,只能更大。我們何以為對? 圖片版權 LIU JIN Image caption 孔雀也被出售 我們應該改變現有的思維模式。通常,社會和各國政府傾向於把每一次的新傳染病視作單個危機,沒有意識到它們是世界變化的一個徵兆。我們改變環境的機會越多,就越有可能破壞生態系統並為疾病的爆發提供機會。目前,人類只記錄了10%的病原體。因此,還需要更多的資源和人手來尋找那剩下的90%,以及哪些動物攜帶這些病原體。以倫敦為例,有多少老鼠生活在倫敦人的周圍,它們身上都攜帶哪些疾病?許多城市居民珍視其周圍的野生動物,但我們也應該知道一些動物所具有的潛在威脅。因此,有必要知道哪些動物是新來者;哪些野生動物是被人們殺死或是當做食品,甚至把它們拿到市場去出售給別人食用?改善衛生條件、垃圾處理以及病蟲害防治是幫助阻止疾病爆發和傳播的有效途徑。同時,從更廣義範圍來說,也需要改變人們對環境的管理和互動方式 。流行病將成為人類未來的一部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城市中生活著大量老鼠 認識到不斷有新興疾病出現和蔓延能讓我們在抗擊大規模流行病時掌握主動權,因為這將成為人類未來生活不可避免的一部分。100年前,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導致全球範圍內5億人被感染,並最終有5000萬到1億人死亡。科學進步和全球衛生方面的巨大投資,意味著未來如果再遇到這樣的大規模疫情會得到更妥善的管理和控制。但是,這種風險依然存在,並且具有潛在災難性後果。如果再發生類似的疫情,將會給世界帶來巨變和重組。上世紀中葉,西方曾有人聲稱可以征服感染病。然而,隨著城市化進程、貧富差距以及氣候變化將會進一步干擾我們的生態系統。因此,我們必須認識到新興疾病已成為一種日益增長的風險。根據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專家本敦教授(Prof Tim Benton)的文章改編。

2019年持續六個多月的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下逐漸消減,然而此前已經存在的中國大陸與香港兩地民眾之間由於文化、語言和政治觀點不同而激化的矛盾與衝突卻持續蔓延,並有了新的表現。 居住在香港的大陸人王寧近日路過港島南區鴨脷洲某餐廳,門口告示上寫道,「疫情嚴重,恕不招待:內地訪港人士、傷風感冒及密切接觸人士、24日之內由內地返港人士。」讓王寧特別注意到的是,「內地訪港人士」的字號比另外兩種指定人士的字號要大將近一半。她將告示拍成照片,發在微信朋友圈裏。底下收到的朋友留言大多表示憤慨。 王寧對BBC中文說,內地疫情凶狠,香港店鋪對客人有所保留,可以理解。但問題在於,字體不同體讓她感受到差別性對待。「如果說,恕不接待訪問過內地24天的人,加括號包括內地人、香港人,我覺得沒問題。因為如果感染有概率的話,無論是內地人,還是香港人到內地轉了一圈再回來,發病概率應該是相等的。但它特別突出內地人這一塊,本質上就是一種歧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月23日,武漢開始封城,防控疫情。武漢街頭行人很少。 「只招待香港人」的餐廳進入1月以來,多間香港餐廳做出拒絶大陸人入內的通知。其中「拉麵天王」在其臉書中寫道,「政府無能,我們只能自救。疫症的源頭來自大陸是鐵一般的事實。香港政府中門大開,罔顧港人安全,堅決不封關,我們只能自封。」還有的餐廳要求進店須出示香港身份證,用以識別身份。位於香港九龍的茶餐廳「光榮冰室」成為焦點。該餐廳在1月底張貼告示,稱「只招待香港人;落單時只限粵語及英語」。隨後更新告示,「歡迎台灣朋友」。致力消除歧視的香港法定機構平等機會委員會(簡稱:平機會)認為,該餐廳的告示內容涉及歧視,已於2月中旬致電餐廳要求撤回。但該餐廳並未撤回通知,並在其臉書發帖稱,負責人出生於港英時代,沒有接受過以普通話授課的教育,也沒能在業餘時間自學,因此「一句普通話都不懂」。負責人在帖子中質問道,「我作為一個香港人,為何要我講普通話?」還說一直都只想做香港人的生意,不會向香港政府「卑躬屈膝」,為了其口中的「重要經濟來源」而招待自由行客人。另外,負責人還不滿意香港政府在武漢肺炎疫情下,不接受全面封關,以及口罩供應不足,因此,「為保障客人的安全」,不招待大陸人。該貼吸引了近萬人點讚,一千多人分享。數百名留言者大多對店主的行為表示支持,並稱要「捍衛廣東話和繁體字」。掀起「種族歧視」之爭平機會在2月16日的新聞稿中引述香港的《種族歧視條例》稱,「基於某人的『種族』而歧視、騷擾及中傷該人,屬違法行為。條例訂明,『種族』是指個人的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事實上,不管自稱香港人還是大陸人,均屬華裔,不涉及種族之分,只是不同地區的華人所使用的語言有所不同。根據《種族歧視條例》,對於個人是否是香港永久居民、是否享有香港居留權或入境權,以及在香港居住多少年期,均不屬於保障範圍。國籍、公民身份、居民身份等也不屬於保障範疇。政府曾於2014年對是否將這些因素納入範圍做出公眾諮詢,但未有後續。針對餐廳要求顧客點餐使用粵語或英文的行為,平機會表示,雖然「語言」並非條例界定的種族,但與語言有關的某些條件,可能對某種族群體的個人不利,導致「間接歧視」。平機會傳訊主任何漢琛向BBC中文解釋,「因為絶大部分華裔講普通話,那麼當餐廳表示不招待講普通話人士,大部分華裔就得不到招待。這時相對於其他族裔,華裔就會收到間接歧視。」何漢琛還說,這種間接歧視與餐廳負責人是哪種族裔和國籍關係不大,最主要是在提供服務時,會不會相對於某一個族裔構成不利對待。除了可能觸犯《種族歧視條例》,平機會亦表示,餐廳的行為也有可能違反《殘疾歧視條例》。根據該條例,「殘疾」的定義包括體內存在可能引致疾病的有機體,如病毒。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香港抗議者的「裝修」和人人自危的「親中」企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去年持續半年的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中,許多香港食肆門外設置「連儂牆」。 民間自保還是政治表態香港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他不認為某些餐廳區別對待顧客是歧視特定族群,「反而更多體現了民眾對於疫情的恐慌」。他反問,「內地其他城市的人不歡迎湖北人,也是歧視嗎?國外對中國人限制入境,也是歧視嗎?我認為這些行為是對來源中國的病毒表示恐懼,對由可能傳播疾病的人敬而遠之。」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系講師黎明認為,餐廳的行為是一種政治表態,對自身保障和公眾防疫有害無益。她在其臉書貼文中寫道,「病毒不會以語言、地域身份或政治立場來區別傳染,在一場波及全球的疫情之中,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為病毒攜帶者。把病毒和某個特定的群體關聯起來,讓我們誤以為只要驅逐、隔離了那個特定的群體,就可令自己更安全,結果反而對真正的風險視而不見、掉以輕心。」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抗議:餐廳也要靠邊站隨著去年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的發展,一些民眾被迫選邊站隊,公開表達支持政府抑或支持抗爭者的政治立場,嚴重撕裂社會。抗議運動還衍生出「黃色經濟圈」,即一些餐廳或商家公開表態支持抗爭者、反對警察濫用暴力,以此吸引抱有相似政見和理念的消費者光顧。王永平否認餐廳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下不歡迎大陸人的行為具有政治色彩,「因為並非普遍,也沒有製造嚴重族群分裂。」他說,某些餐廳的「自保行為」,源於香港政府拒絶盡早封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成員在醫院管理局大樓下舉牌罷工,要求政府全面關閉與中國大陸接壤的關口,以避免人員流動可能導致本地疫情加劇。 2月初,有近1.8萬名香港醫護人員及其支援者組成民間團體「醫管局員工陣線」,要求政府全面關閉與中國大陸接壤的關口,以避免人員流動可能導致本地疫情加劇,令醫護系統無法應對。當時中國大陸報告有約1.4萬人確診,300多人死亡。香港確認15人,其中一半以上是大陸居民。醫護人員罷工持續數日,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拒絶「全面封關」,稱違反世界衛生組織的呼籲,對大陸居民構成歧視。根據入境處的統計,1月最後一個星期,每天大陸訪客入境香港的人數只佔總入境人數一成左右,而六至八成是香港居民。同時,一些國家將香港居民與大陸居民等同對待,或限制入境,或取消直飛航班,包括菲律賓、意大利等。也令批評者認為,香港政府「不封關」的決策加劇了陸港兩地民眾之間的矛盾。(應受訪者要求,王寧為化名)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席捲全球 WHO繼續強調「可控」
   

猜你喜欢

武漢武漢肺炎:英國確診兩例感染 追蹤接觸者「迫在眉睫」

武漢疫情尚未平息,各國都在為抑止疫情蔓延盡最大努力。然而,全球各地卻陸續傳出亞洲人遭受種族歧視甚或暴力的意外。 BBC中文訪問了居住在德國,遭遇大小歧視的亞洲民眾分享他們的經驗。他們說,種族歧視不是因為武漢疫情才發生的,那是一種根深柢固對外來者的排斥。但他們也不認為自己只是單純的受害者,因為他們能夠反擊,或用藝術設計為人權發聲。「我不是病毒」世界各地接連傳出對亞洲人不友善的歧視。許多在德國居住或求學的亞洲人陸續在社交網站上分享,自從武漢疫情開始延燒後,在日常生活中被歧視的不快經歷。 前一周,根據德國媒體《每日鏡報》,有中國女留學生在柏林米特區(Mitte)上學途上,被兩位德國女青少年辱罵並吐口水。中國女留學生反擊後被肢體攻擊,受了傷。她之後在微信中提及自己的遭遇,表示攻擊她的人是中東背景的德國人。這起遇襲事件引發中國留德生在網戰激烈的討論,以及中方關注。中國駐德使館高度重視,要求德國調查此事以及防範。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習近平現身北京「調研指導疫情防控工作」英國確診人數增至8例 宣佈防疫新措施 世衛警告疫情危機中假消息蔓延武漢肺炎疫情:一個中國女孩的親歷與去留糾結 圖片版權 Wu Sih Ying Image caption 吳思盈主導設計的背包印有"我不是病毒"等字。 另外,有一位台灣女學生陳同學,在台灣留學生臉書社團提及,上個月底時在德國乘坐地鐵時,驗票員竟然告訴她,「你生病了,離我遠一點」。她感到十分憤怒及難過,並計劃投訴。同樣也在德國求學後工作的台灣人翁郁婷,則在臉書與許多旅德台灣人分享自己近日在柏林生活中遇到的遭遇。她與同樣留德背景的設計師吳思盈,一起發起了「我不是病毒」的設計,計劃生產「我不是病毒」的背袋,希望喚起大眾的平等意識,不向種族歧視以及病毒低頭;目前已經有許多旅德亞洲人共襄盛舉,集資製造產品。武漢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父親:我兒子沒造謠 公眾都知道武漢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武漢醫生李文亮帶著訓誡書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李文亮引爆國際輿論 中國民眾「憤怒悲慟要求言論自由」武漢醫生李文亮:從「造謠者」到「英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柏林號稱自由開放。 在柏林就業的翁郁婷告訴BBC中文,自從新冠病毒成為國際事件,有次逛超市時有兩個年輕人看到她,突然「大動作地後退,並且拉高衣領遮住口鼻,一方面覺得他們很無知,但另一方面還是會有點小傷心。」她說。另外,有次她與公司同事午餐,聽到德國人在大聲嘲笑中國新冠病毒,當後者發現餐廳有位亞洲人後,連忙跟自己解釋不是在說她。24歲的翁郁婷說,因為自己的親身體會,再加上聽到許多和他類似的事件,讓她最近出門都格外小心。「就連最近因為感冒,我都不敢在外面咳出聲音,深怕引來許多不必要的誤會。」她補充。一起合作的吳思盈表示,她們的藝術創作是一個「社會設計」,嘗試去解決目前當下社會文化差異之下,所產生的價值衝突:德國人與亞洲人對於「戴口罩」有明顯的認知差異,因此希望這個設計能一來解釋亞洲人戴口罩的原因(不一定是生重病才會戴),二來是降低歐洲人對「戴口罩」的恐慌感,並降低亞洲人被歧視或受到攻擊的可能性。今年23歲,高中畢業就到德國讀書的,要求不用真名的台灣移民小紅(化名)告訴記者,她在僅有100多人居住的柏林近郊村莊居住,但遠在天邊的武漢疫情也開始影響她的小村子。小紅說,這個村莊居民多數是退休的德國白人,全村只有她一個亞洲人,但她與丈夫一直與村民相處平順。不過,武漢疫情爆發後,德國陸續傳出確診個案。他們相熟的一個鄰居,突然打電話告訴她說,村子認為她是中國人,現在都人心惶惶。這位老鄰居也開始小心翼翼的先在電話上問她身體狀況,才願意串門子喝茶,不若以往熱絡。武漢武漢肺炎:「萬家宴」後的社區疫情危機折射政府管治缺失武漢武漢肺炎:患者家屬講述艱難就醫路,無法確診死後迅速火化武漢武漢肺炎:「不得不離開在中國的家人」 圖片版權 Fan Popo Image caption 柏林民眾聚集紀念李文亮醫師。 德國社會種族歧視陰影仍在但是這些移民都不認為他們是受害者。訪談中小紅強調她同意她的德國丈夫說的,德國人對種族歧視很敏感,很害怕被稱為種族歧視者,卻又對自己的言行沒有反思。因此每當遇到歧視的時候,小紅並不迴避衝突。小紅提到,之前住在柏林時,大大小小的種族歧視對她來說幾乎是家常便飯。譬如,好幾次在街上陌生人會任意介入她與朋友對話,模仿她與朋友講中文的音調語氣; 或把眼皮拉成單眼皮伴鬼臉;在她們面前做出功夫熊貓的舉止等等。她說印象較深的是有一次,一個德國青少年走過來問她說,「你黑頭髮黑眼睛,妳身上有帶白米嗎?」小紅立即回應對方說:「那你金頭髮藍眼睛,是納粹嗎?」 對方一聽反應很大,說:「你怎麼可以說我是納粹?」小紅笑著告訴記者。還有一次,在電車上的報販到她面前,突然用德文說了一句:「反正你也讀不懂,不會買我的報紙,」小紅馬上用德文說,「你這是在歧視我嗎?你這樣還賣得出報紙嗎?」對方馬上辯解說自己沒有在歧視;但最嚴重的是一次下電車時,有一個白人醉漢從後面推了她一把,讓她重重的摔在地面上,並罵她「越南婊子」之類的粗話,她身後的先生見狀與對方理論,併發生衝突。小紅說自己是看情況回應歧視行為,前提是要保護好自己。來自北京的80後獨立電影導演范坡坡,也有類似經驗。2019年2月,旅居柏林的他在鬧街上與朋友逛街,突然有一名年輕大漢聽到他們在說中文時,衝過來用英文對著他們大罵,要他們「滾回中國!」。對方手上並晃著土耳其護照,對范坡坡示威。身為影像工作者的他把整個過程錄影下來,後來去報警。「我一點都不怕你,」范坡坡這樣回應了那個彪形大漢。不過,范坡坡感到失望的是,德國警方在很久之後才處理他的投訴,又說因為對方不是德國籍,所以很難幫的上忙。 圖片版權 Yuanyuan Image caption 范坡坡認為德國仍有種族歧視的問題存在。 警察後來循線找到對方。警方告知范坡坡說,對方在情緒上有點異常,范坡坡也不是第一個受害者。德國警方又說,對方稱是因為當時看到新疆維吾爾族在中國的遭遇,因此在街上找中國人麻煩。但范坡坡說,難受的還有自己一些中國朋友,竟問他是否在街上太過招搖,「舉止太gay」讓對方借故找碴。「現在還有人會說,如果你是亞洲人,就不要戴口罩在街上或地鐵以免被攻擊。他這種說法就好比有人要求女性穿著保守一點,以避免性騷擾一樣的本末倒置。這迎合了種族以及性傾向歧視者的惡行,」他說。范坡坡強調,其實他不意外因為武漢疫情,讓種族歧視在在德國又冒出來。他舉例說德國的電視以及文化活動,基本上都還是白人主導,難看到多元文化的影子。他因而部分同意藝術家艾未未最近在搬離柏林,對德國的觀察:「一個想開放的國家,但它還沒有真的開放。」翁郁婷則評價德國是有成熟的轉型正義教育,面對二戰的錯誤,但歧視還是很難根除。她說,不同種族之間,對事物一定存在不同的認知或價值觀,當這些差異不被理解,歧視就不會消失。「某些人在高度政治正確的環境下找不到宣洩的出口,而新冠病毒在此時便成了種族歧視合理化的最佳借口。」她補充。種族歧視事實上,不只在德國,種族歧視也隨著新冠病毒的肆虐,在全球各地堂而皇之的浮上台面。英國衛報最近持續評論,指出英國種族歧視隨著武漢疫情已開始蔓延,攻擊華人或者亞洲背景的英國公民。今年一月底,居住在英國威爾斯的台裔英商呂束珠向BBC投訴。她說農曆新年從台灣探親後回到英國市集工作,卻被市集的一些其他商家要求關門離開。有人更指責她將病毒從亞洲帶回英國是不道德的行為,引起風波。呂束珠說,投訴媒體不是要一個道歉,而是希望大眾正視此事之嚴重性。在南半球,許多華人也開始抱怨最近受到大大小小的歧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中文網,有一位在悉尼地區執業的華人梁醫師(Rhea Liang)說,有個病患看診後還跟她開玩笑說「預防傳染新冠病毒,所以我不能跟你握手。」報道這則新聞的張姓記者亦陳述自己在超商消費時,聽到一位澳洲婦人在她背後說:「亞洲人,在家待著,別帶著病毒到外面來。」種種跡象顯示,對亞洲人的種族歧視已經在全球蔓延,根深柢固的歧視正排擠甚至傷害少數族裔。

-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