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花兩萬澳元趕回澳洲上課的中國留學生

  • 时间:
  • 浏览:99789
  • 来源:

  <為了抑制新冠武漢肺炎疫情,中國全國的大學和中小學已經關閉了兩個多星期。目前有跡象表明,中國的疫情正得到控制,新的感染數字和死亡人數逐漸減少。BBC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探尋疫情對中國教育領域帶來的影響——在線上課,以及它所帶來的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武漢肺炎疫情蔓延 北京要求所有返城人員14天隔離觀察

  在特朗普和一些美國官員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的時候,美國主要媒體的駐中國記者遭到事實上的「驅逐」。美國媒體報道說,新冠病毒把美中關係送進了急救室。 疫情期間美中兩國互相指責,激烈程度有增無減,因為爭議已經涉及各自關注的核心利益和價值。就中國而言,一些國內外批評觸及中共的治理能力和政治合法性。而對美國來說,其國際領導地位正在受到嚴峻考驗。中國實際上等於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所有駐華記者,還要求《時代》周刊和美國之音按照外國代理人登記其在華員工。 雖然此舉被視為中國對最近中國媒體在美國遭到限制的報復行動,但是美國主要媒體記者被中國驅離也引起許多西方媒體震驚。 武漢肺炎疫情如何令中國「崛起大國」的光環黯然失色中美關係難緩和 北京驅逐美國三大報社記者「新冠病毒」還是「武漢武漢肺炎」?中美台不同表述的爭議在疫情全球蔓延,世界衛生組織和許多國家領導人呼籲國際合作的時候,特朗普刻意強調「中國病毒」觸及美國主流政治正確的敏感點,再次引起關於種族主義的爭議。疫情考驗中共的統治蘇聯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曾把發生在1986年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說成後來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現在中國政府的批評者也把武漢疫情比作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意即巨大的災難暴露了中共專制制度合法性的缺失。美國指責中國在疫情爆發初期反應遲緩,甚至掩蓋真相,最終造成了疫情大面積擴散,甚至漫延至全球。美國媒體報道,COVID-19病毒最初在2019年11月就被中國醫生發現並上報,但受到官方壓制而耽誤了至少5個星期時間。一月初武漢市中心醫院李文亮醫生和艾芬醫生因為傳播病毒傳染危險性的消息分別被武漢公安局和所在醫院訓誡,他們被警告不要「造謠生事」。武漢作家方方在她著名的日記中記錄了大批武漢人死亡的慘狀。這位被譽為「武漢良心」的作者說,「說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責罰,丟了性命,到死都沒人向他道歉。這樣的結果,今後是否還會有人敢說?……」方方不僅批評中國信息不透明和故意隱瞞真相,控訴官方的宣傳,還指出中國存在禍國殃民的極左分子。李文亮感染病毒去世後,許多活動人士聯署公開信,呼籲當局開放言論自由。批評者把李文亮醫生的遭遇說成中共專制下中國人生活的縮影。從「中美國」到新冷戰:美國如何面對中國「舉國體制」英國脫歐後外交政策大調整 如何在中美間站隊美國《紐約時報》報道說,武漢疫情爆發對中共統治合法性和治理能力形成前所罕見的巨大挑戰。顯然在中共領導人充分認識到疫情危險及其政治風險後,開始動員舉國之力遏制疫情。於是習近平在1月底提出要不惜全力「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爭奪世界領導地位周四(3月19日)的報道說,意大利新冠疫情死亡病例數字已經超過了中國,而中國本土當天沒有出現一例確診病例。自12月疫情在武漢爆發以來,中國已經由其他國家避尤不及的疫區變成了嚴防外國輸入病毒傳染的相對安全的地方。中國當局傾舉國治理似乎成功地控制了國內疫情,當初面臨的制度疑問在當局現在的宣傳敘事中變成了制度自信。另外,北京在疫情傳播到150多個國家的時候,向其他國家運送醫療物資和抗疫經驗,積極宣傳舉國體制的優越性。中國積極推進國際合作的做法同特朗普政府"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作法形成了鮮明對比。因此美國評論員警告說,新冠疫情危機凸現了美國國際影響力衰落,中國正乘機努力爭取國際領導地位。美國《外交》雜誌作者坎貝爾和多希(Kurt M. Campbell,Rush Doshi)將這次新冠疫情危機同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事件相提並論。 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導致英國艾登政府垮台,加速了英國非殖民化過程,象徵著英國作為全球性大國的衰落。坎貝爾和多希評論說,美國如果處理不好這次危機,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也會受到同樣的挑戰。《外交》雜誌文章承認這次病毒疫情令美國措手不及。特朗普政府過去削減了美國防疫應急機構的經費,現在美國沒有足夠多的病毒測試裝置,實施病毒檢測滯後。所有這些問題被中國媒體渲染,客觀上加強了中國對外宣傳的說服力。作者認為,中國能夠大量向諸如意大利,塞爾維亞,伊朗和非洲國家提供防疫設備,而美國未能像在過去對付埃博拉疫情時那樣發揮國際領導作用,主要原因就是美國產業外移,在工業生產鏈上過度依賴中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漢一間臨時醫院的病患陸續出院,醫護人員進行清理工作。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生產了全世界N95口罩的一半,而美國國家戰略儲備的口罩/專業面具只能滿足10%的需求量,美國抗生素市場95%依賴中國。英國「脫歐」的作俑者,右翼政界人士法拉奇(Nigel Farage)最近(3月18日)在美國《新聞周刊》撰文也強調了類似的觀點,即西方的產業供應鏈過分依賴中國,讓中國能夠利用這次危機擴大世界影響,甚至把影響力擴大到了歐洲。和特朗普以朋友相稱的法拉奇還強調,西方不僅要警惕病毒威脅,更要警惕中共的專制主義以及他們試圖壓制世界批評聲音的企圖。他說中國是個有自己長期目標的意識形態國家,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並不是西方的朋友。

當張坦從河南老家啟程返回生活了十年的意大利時,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擺脫多日來在中國「與世隔絶」的日子,早一點回到正常的生活節奏。這之前的一個月期間,春節前從意大利回家過年的他,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絶大多數時間只能待在家中。 但在抵達意大利後他發現,自己從一個疫區來到了另一個疫區。在他看來,相比起家鄉,意大利的情況甚至更讓他擔心。他在2月21日從中國出發,22日到達意大利。在他抵達的前一天,意大利的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突然出現兩位數增長,當局要求所有過去14天內到過中國相關地區的人員必須在住所進行隔離觀察並接受當局監督。 他出發前便已做好了隔離的心理凖備,但引起他擔憂的是,意大利當地的防範意識看上去十分鬆散。「我從機場出來,就有個人拿體溫槍掃了我一下,然後就直接讓我出去了,」他告訴BBC中文。「從飛機落地到坐上機場大巴,幾乎就花了我十分鐘時間,中間沒有任何人盤查詢問,」他說。那時中國大陸的確診病例已經突破5萬例。中國各個地方實施極其嚴格的社會管控措施,細緻到居民出入各自居住的社區都需要經過層層關卡。在亞洲,許多國家和地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會要求他們在入境時登記包括出發地、目的地等詳細資料。回到位於熱那亞的家中後,張坦開始了居家隔離。見識過中國封禁措施的他認為,意大利的隔離措施管控並不能發揮最大作用。「他們只是每天給我打個電話,問問我有沒有症狀,體溫是多少,然後提醒你今天不要出門,但到現在也沒有聽說有自我隔離期間出門的人確診後要負法律責任的情況發生。」張坦在隔離的14天期間沒有外出,在他隔離期滿後,意大利確診病例已經接近6千例,死亡病例超過200。而現在,意大利已經成為全球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兩個月來,有許多人像他一樣,從疫情爆發的亞洲回到工作生活所在的歐美地區。他們在亞洲見到了這種新型病毒的嚴重性,經歷了當地政府對疫情從艱難應對到逐漸受控的過程,也見證了看到同樣的事情在歐美國家重覆上演的過程。「我會怕因為戴口罩被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米蘭,藥店的口罩早已賣完。 住在德國的陳熙璽來自中國四川。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她曾回去與家人團聚,回到德國後她發現,當地的一些防疫指引與她在中國經歷的截然相反。「在中國的時候大家都在講口罩很重要,出門還會看到各種宣傳貼圖和大屏幕滾動告訴你,教你怎麼戴口罩。」但她發現,德國社會對口罩的態度與之前的經歷「矛盾」。「在德國所有的主流媒體上,包括病毒專家開新聞發佈會或者接受採訪時都會告訴大家,戴口罩沒用,重要的是要洗手,跟人保持距離,」她說。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新型冠狀病毒對公眾的建議是:如果身體健康,公眾僅在照顧疑似感染者時才需要戴口罩;另外,如果你打噴嚏或咳嗽,也應佩戴口罩。大部分西方國家遵循的都是這一指引,但在從1月起便開始防控疫情的許多亞洲國家地區,政府及醫學專家均強調公眾外出需佩戴口罩,並表示這樣可以防止無症狀感染者對病毒的傳播,同時也對公眾自己起到保護作用。現在陳熙璽也跟周圍其他德國人一樣不再戴口罩了,因為她發現,口罩可能會給她帶來新的「危險」。「在這裏戴的話,異樣的眼光是一定會有的。」她回憶道,剛回德國時,下飛機後她戴著口罩走進了一個咖啡廳。店員見她戴著口罩,便「特別不友好」地問她,需要打包還是在店內吃。儘管她說了要在店裏吃,店員還是給她打了包。結賬時,店員更是徑直把刷卡機「咣得一聲直接摔在收銀台上」,讓她自己完成所有操作。「我當時也很害怕,之前已經看到有一些微信公眾號上說有人在柏林被打,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戴好了」,「在感染病毒和被打之間,我願意選擇不被打」。口罩荒與囤貨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3月4日,澳大利亞布里斯班一家超市的廁紙被搶購一空。 家在捷克布拉格的馬雲華(Filip Noubel)告訴BBC中文,與亞洲不同,口罩在歐洲通常是一些醫護人員和專業人士工作時才會使用的工具,而不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果你戴了口罩,說明你生病了,」他說。「在這裏口罩不是保護安全的措施,而是一個人是病人的信號。」馬雲華今年1、2月期間一直身處台灣,就在上周才剛回到布拉格。即便已經十分了解東西方對口罩的文化差異,但在台灣已經習慣了每天佩戴口罩的他回到家時還是吃驚地發現,當時街上沒有一個人戴口罩,而看到戴口罩的他,每個人之後都會向他「投來異樣的眼光」。但另一個問題是,即便現在想要買口罩,在許多西方國家也很難可以做到了。在捷克,政府部門要求本國的衛生防疫口罩僅可以銷售給醫療機構與一些政府部門,普通民眾如果即使有幸找到流通在市面的口罩也需要花重金購買,一個口罩價格可能高達30美金。身在意大利的張坦稱,伴隨疫情越發嚴重,意大利官方和民間對口罩的認識也出現了變化,現在大家都在「找口罩,戴口罩」,但同樣也出現了口罩荒。「意大利的口罩在疫情爆發之前幾乎就沒有了,」他說。「當時搶購的主要是華人,要不就是自己留著用,要不就是寄到中國,很早就已經缺貨了。」除了口罩緊缺,過去曾在香港等亞洲地區上演的「廁紙荒」、「食品荒」也在歐洲和美國等西方地區再度依次上演。馬雲華稱,雖然政府屢次告訴人們不需要恐慌,但「當你走進一家超市看到空蕩蕩的貨架,你還是會選擇加入一起」,參與搶購,「人性就是這樣」。沒有SARS記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雲華認為,許多西方國家生活的人沒有經歷過Sars、禽流感等大型傳染病,因此沒有充分的防範意識。 馬雲華認為,如果說搶購口罩與廁紙是民眾無法抵抗的人性使然,那麼在疫情已經在亞洲爆發後,歐美仍沒能防止疫情在本國蔓延的現狀是因為,西方國家在開始時犯下了共同的錯誤。本身作為國際新聞網站Global Voices編輯的他觀察到,當疫情在亞洲開始傳播時,歐洲地區對此的態度大部分都是「否認式」的。他們大多數都認為,這是「亞洲的問題」,不在亞洲便不會受到影響。「這裏的人沒有經歷過SARS(簡稱「非典」,又譯「薩斯」或「沙士」)與禽流感之類的大型傳染病,他們沒有應對這種情況的經驗,因此政府也都缺乏凖備,」他稱。過去兩個月以來,東亞地區的社會與經濟活動因為疫情幾乎陷於停滯,以中國為首,多個國家與地區發動全社會在家辦公,減少出行,並沒有遇到太多阻力。但在歐美地區,這樣的難度要大很多。「個人自由是西方文化基礎的一部分,在這裏作用十分重要,人們會質疑為什麼政府要限制個人出行的自由,這是最困難的部分,」他說。如今,從意大利開始,一些西方國家開始效仿亞洲,逐漸關閉餐廳、酒吧等娛樂公共設施,馬雲華認為,這可以幫助人們接受現實,轉變個人對疫情的意識。他舉例稱,捷克現在已經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晚上停止所有酒吧營業。「啤酒吧是捷克文化的重要部分,哪怕是戰爭時期,共產主義統治時期,酒吧都還是照常營業的,這可能是捷克歷史上第一次在周五晚上關停全國酒吧」,「你必須要讓人們在實際生活中感受到這些經歷,他們才會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否則他們還會繼續以為『我們不一樣,不會受到影響』。」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中國逾百學者聯署促言論自由 對習近平敲響新一輪警鐘
   

猜你喜欢

武漢武漢肺炎:英國確診兩例感染 追蹤接觸者「迫在眉睫」

香港政府周三(3月4日)派出第一批包機接載滯留武漢的香港居民,把他們接載回到香港。 武漢當局自1月起宣佈「封城」,禁止當地居民離開。香港政府早前展開計劃撤離在當地的香港居民,收到約1400宗求助個案。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表示,現在有約3800名港人滯留在湖北省,部分人住在偏遠城市。 接載港人的首批包機將包括兩趟飛機,總共接載超過250人回到香港。香港官員指出,這些人回到香港後,將會直接送到隔離設施作觀察,經過14天病毒潛伏期,確定他們沒有患上新型冠狀病毒後才會讓他們離開。隨著病毒在全球擴散,香港政府早前宣佈相應提高應對措施,包括禁止過去14天曾經到訪韓國的非香港居民入境,也繼續要求從中國大陸入境香港的旅客在家中自我隔離14天,期間需要定期利用手機向衛生官員申報所在地,證明沒有違反隔離令。除了自我隔離,香港政府也在不同地點設立隔離設施,安置一些患者的緊密接觸者。一些早前從韓國和伊朗回到香港的旅行團回港後,也被安排住進這些隔離營。隨著入住的人越來越多,外界開始關心這些隔離營能否提供足夠的容量。 圖片版權 HONG KONG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穿著保護裝備的香港政府人員,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為凖備撤離的香港人登記。 除了武漢外,香港政府早前也派出包機到日本,接載乘坐「鑽石公主號」郵輪的乘客到香港。政府當時也安排專車,把他們直接送到隔離設施作觀察。香港目前設有五個隔離檢疫設施,包括數個度假營、以及兩座新建成的公共房屋大樓,目前使用率約60%。政府另外也在不同地點增設隔離設施,同時擴充現有設施的容量,包括在不同地點以預制組件興建隔離設施,進一步增加容量。香港政府接受BBC中文查詢時指出,每個設施內都設有不同設計的房間,一些只供單人入住,一些供家庭入住。香港早在1月已經參考2003年非典型肺災的做法,將一些離開民居的郊外渡假營改建為隔離營。當地媒體近日報道,香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比政府想象中輕微,因此部份隔離設施現在沒有人使用。官員也表示,政府會安排從不同地方回到香港而需要隔離觀察的人士,入住不同的隔離營,盡量避免令他們擠在同一個地方。香港高額財政赤字下仍然派錢 能否挽回民望成疑武漢肺炎疫情:香港酒樓員工面臨無薪假,零收入和上漲的物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香港政府先後建議徵用不同地區的設施,隔離可能受感染的人,引發多次示威。 爭議不斷但香港設立隔離設施曾經遭遇許多爭議。當地政府在疫情初期表示,位於郊區的渡假營地無法提供足夠的設施,因此需要徵用位於香港北部一座新建成的公共房屋大樓作為隔離設施,引起居民反彈,批評隔離設施與民居太近,政府在公布計劃前也沒有諮詢當地居民,大樓部份設施之後更被縱火破壞。現時作為隔離設施的公共房屋大樓位於香港新界區,建議初時同樣引起居民抗議,但最後如常啟用。另外,因應新型冠狀病毒其中一個病徵為發熱,政府先後宣佈在不同地區設立「指定診所」,讓發熱的病人求診,避免當中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感染其他求診者。這個計劃同樣引起部份診所所在地區的居民不滿,發起遊行,部份演變成輕微警民衝突。官員強調這些診所對整體防疫工作十分重要,呼籲市民體諒。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