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李文亮事件後 更多「吹哨人」遭中國當局打壓

  • 时间:
  • 浏览:64835
  • 来源:

  <倫敦中國城周日用餐時間,中餐館裏通常都是座無虛席。但現在卻是異常的安靜,儘管外面街道上仍然懸掛著慶祝農曆新年的喜慶大紅燈籠。 中國城中餐館錦里(Jinli)的老闆馬先生(音譯,Martin Ma)告訴BBC記者,現在生意很難做。雖然一周前,倫敦中國城還在歡天喜地地慶祝中國農曆新年,人頭攢動、熙熙攘攘。但現在的景象已經大相徑庭。 人們似乎對中餐已經沒有胃口。動物傳人疫情不斷發生的原因和解決方案武漢武漢肺炎:病毒到底如何影響你的身體?對比SARS,武漢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的三個潛在衝擊武漢武漢肺炎:美國關閉邊界引發中國政府批評中餐館生意慘淡上周五(1月31日)英國確認了兩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病例,消息一公布,馬先生的餐館立即就收到取消訂餐的電話。有些食客直言不諱地表示,擔心病毒傳染是他們取消訂餐的原因。錦里共有4家連鎖餐廳,其中,兩家在倫敦的中國城,一家在倫敦西北的阿克斯布里奇(Uxbridge),還有一家在伯明翰。四家餐廳的訂餐銳減了50%,其中,馬先生估計僅旗艦店一家在周末的營業額就損失了一萬五千鎊。而在這之前,要想到錦里用餐需要提前預訂,餐館的門前總是排著長隊。而現在,即使是在用餐高峰時間,餐館裏也是空空蕩蕩的。 Image caption 錦里共有4家連鎖餐廳,其中,兩家在倫敦的中國城。 馬先生無奈的解釋說,有一位中國遊客特意選擇來錦里用餐,就是因為看到裏面沒什麼人,覺得這裏更「安全」。 錦里餐館的中國員工凡是剛從大陸回來的,先在家至少隔離14天。餐館到處可見殺菌清潔劑,但這不足以緩解人們對武漢肺炎病毒的恐懼。 倫敦中國城爵祿街另一家中餐館的老闆表示,他們餐館的情況也是大同小異。這位不想透露姓名的中餐館老闆表示,人們害怕,都不想來。在中國城主街上可以看到一些零星的遊客在拍照中國城的牌樓。 該老闆說,他本人倒沒有經歷任何敵意。但知道許多人有,例如,在地鐵上,當有人看到中國人在附近時,會站起來換座位。有父母也會告訴小孩離「外國人」遠點。香港醫護人員罷工 要求「封關」防武漢肺炎擴散武漢「速成」醫院啟用 「中國速度」接受考驗不搭專機返台 專訪堅持留在中國大陸的台商在新龍鳳大酒樓,經理凱西(Cathy)似乎更加樂觀。她告訴BBC記者,他們大多數食客是當地的老顧客,沒什麼問題。 然而,馬老闆認為至少要一個月中國餐館的生意才能恢復正常。並沒有任何證據或健康警告顯示,吃中餐可能有傳染病毒的風險。世界衛生組織說,該病毒主要通過與感染者接觸傳播,並說該病毒可能在物體表面上存活數小時。隱性歧視 圖片版權 SHARRON GOODYEAR Image caption 安傑拉說,中國人受到的種族歧視往往比較微妙和隱蔽。 受到病毒影響的不僅是中國城的餐館。在英國生活的一些華人也表示,他們成為種族歧視言論的目標。英國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的博士生安傑拉·陳(音譯Angela Chan)說,她在倫敦的一個地鐵站等地鐵時聽到一名男子用說唱音樂的形式諷刺中國人,其中用了冠狀病毒、瞇縫眼和中國謊言這樣的字眼。安傑拉說,中國人受到的種族歧視往往比較微妙和隱蔽。她還表示,武漢武漢肺炎爆發後,可以感受到人們開始「指責」中國的一些不潔飲食文化是導致新病毒爆發的原因。安傑拉補充說,這固然與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和對一個社區的恐懼有關,但也跟中國的崛起有關。歧視無處不在 圖片版權 LUCY LI Image caption 露西是英國的第二代移民。 35歲的露西·李(Lucy Li)是倫敦的一名兒科護士。她11歲的女兒上周告訴她,學校裏的同學相互轉告說:「別接近中國人,因為他們有病毒生病了」。露西的父母1960年代移民英國,露西已經是第二代移民。但當她去看家庭醫生咳嗽兩聲後,注意到旁邊的人馬上自動走開了。她表示,自己作為工作在第一線的醫務工作者,能夠理解公眾的擔憂。但是,她說媒體上充斥著各種誤導的信息,結果使在英國的華人成為了種族歧視和偏見的對象。英國第二大城市伯明翰的中國社區也表示,不幸的是自從武漢病毒疫情擴散以來,英國華人所受到的種族歧視也隨之增加。「停止吃狗肉」 圖片版權 SAM PHAN Image caption 潘先生說,武漢病毒的爆發也突出了東亞人所面臨的種族歧視。 23歲的潘先生(音譯,Sam Phan)是自由記者,他在曼徹斯特大學攻讀碩士學位。他說,武漢病毒的爆發也突出了東亞人所面臨的種族歧視。他在英國《衛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陳述了他所聽到的一些針對所有東亞人的一些固有偏見,好像他們都有病毒風險一樣。他告訴BBC,有些人把病毒看作是「中國人的病毒」,於是造成了一種對中國人和東亞人的恐懼感。 潘先生表示,這讓人感覺很不好,好像你讓人噁心一樣。當他的文章在網上發表後,他收到了一些種族歧視性語言的評論,建議他應該停止吃狗肉。對此,他回應說:「首先,沒有英國華人吃狗肉,我們也像其他人一樣吃魚和薯條。」同時,他還表示,東亞人受到的歧視往往被忽略,因為沒有太多人為此而發聲。但他最後補充說,他為最終看到英國報紙的頭條開始談論針對中國人所受到的種族歧視而感到「特別高興」。>武漢武漢肺炎:十天「速成」火神山醫院啟用

  當全球關注新冠病毒疫情之際,美國海軍第七艦隊正在亞太地區進行演習。第七艦隊3月23日在其臉書稱,導彈驅逐艦「貝瑞」號(USS Barry)3月在執行印太安全任務時曾發射「標凖二型」中程導彈。 同一天,中國海軍也在官方微博發佈近日在南海某海域上空展開協同反潛訓練的畫面,還擊美方的意味濃厚。台灣媒體高度關注美國的軍事行動,當地多個報道稱「美軍在南海發射飛彈」,但第七艦隊隨後更新發文,指出演習地點為「菲律賓海」,因此並非南海。 更早前,美國媒體曾報道,美軍艦隊3月中旬曾多次進入南海,還與美軍其他艦艇開展聯合行動。巧合的是,中國近期也在南海島礁啟用綜合研究中心。新冠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中美在南海、亞太區域動作頻頻。專家分析認為,兩國都在傳達相同的訊息,就是在關注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的同時,雙方在軍事上也都已做好充分凖備。美軍罕見發射實彈就在美國深陷新冠武漢肺炎疫情之苦的時候,美國印太司令部屬下的海軍第七艦隊3月23日在其官方臉書稱,近日在執行印太安全任務時,進行實彈演習,並發射一枚導彈。 跳過 Facebook 帖子 用戶名 U.S. 7th Fleet The Arleigh Burke-class guided-missile destroyer USS Barry - DDG 52 launched a missile during a live-fire exercise and...Posted by U.S. 7th Fleet onSunday, 22 March 2020 結尾 Facebook 帖子 用戶名 U.S. 7th Fleet 台灣多個媒體在第一時間大篇幅報道,民進黨籍立委王定宇在臉書發文稱,這應該是「美軍首次在南海發射飛彈,是件嚴肅的事」。武漢肺炎疫情:分析中美背後的政治角力疫情期間中國軍機連續繞台灣飛行 對內對外政治「示警」中國戰機飛越台海「中線」背後的中美台角力不過,美軍第七艦隊在大約數個小時後,更新該圖片敘述,稱發射地點是「菲律賓海」而非菲律賓西邊的南中國海,且發射時間為3月19日,隨後台灣立委王定宇也更正文章。中國媒體《環球時報》3月24日指出,美軍並未在南海發射導彈,而是在菲律賓海發射導彈,並引用匿名專家稱一些台媒「反應過度,再次顯示出一貫的挾洋自重的嘴臉」。專家稱,美軍發射導彈的地點在哪裏很重要,是南海或菲律賓海差距很大。因為如果在是菲律賓海演習和發導彈,相對沒有爭議。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際法教授唐納德·羅斯維爾(Donald R Rothwell)告訴BBC中文,據他了解,美軍若真在有主權爭議的南海發射導彈,「會是極為少見的事」。他強調,菲律賓在軍事上依賴美國,也與美國靠攏,美國在菲律賓海進行導彈發射,是與菲律賓合作,因此在他看來,就沒有什麼問題。 向北京釋放訊息雖然美軍並不是在南海發射導彈,但多名專家認為,美軍在菲律賓海進行實彈射擊演習亦並不常見,明顯是要向中國傳達「軍備充足」的信息。美國巴克內爾大學(Bucknell University)政治學與國際關係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朱志群(Zhiqun Zhu)認為,美軍在西菲律賓海演習,可能是要向中國發出信號,要求美國認真對待印太安全,這也顯示南海緊張情勢正在加劇。朱志群對BBC中文解釋說,中美兩方近來軍事動作頻頻,是想傳達一種信息,「即使我們專注控制新冠武漢肺炎疫情,但同時也已經為軍事衝突做好凖備」。台灣官方曾指出,2月9日至10日,中國解放軍24小時內連續派出轟6及殲11等軍機執行「遠海長航訓練」繞台灣島嶼飛行,並於10日短暫逾越海峽中線。 圖片版權 Pentagon Image caption 殲11B資料圖 香港城市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湯普森(Mark Thompson)也持類似看法,他向BBC中文指出,南海長期是中美兩國在軍事能力上競逐的區域,因此美軍在臉書上發佈演習、發射導彈的照片是要展現其軍事科技實力。湯普森補充說,在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同時,中美兩國也都希望能展現軍事實力,借此透露軍備充分的信息。當被問及特朗普是否是借此轉移大眾對疫情的關注時,朱志群說,他並不認為發射導彈是為了轉移焦點。他說:「大多數美國人並不在乎南中國海發生什麼事,因此,若特朗普試圖將大眾的注意力轉移到南海,將會適得其反。」美軍艦隊在菲律賓發射導彈的信息,並未出現在美國主流媒體的報道中,這也印證了朱志群的說法。《南華早報》則引述軍事專家說法稱,美軍在菲律賓海進行實彈射擊演習,可以被視為「對解放軍的警告」。北京軍事專家周晨鳴向媒體指出,這種演習並不常見,認為美軍擔心中國可能將導彈作為兩國區域軍事衝突的王牌。因此第七艦隊希望警告北京:「他們可以攔截來自中國的導彈。」在第七艦隊發出3月19日在菲律賓海發射導彈的照片前,根據媒體報道,美國太平洋艦隊15日發出聲明稱,美國海軍以「羅斯福」號為主的第9航母打擊大隊,3月15日在南海海域航行,並與美國海軍的「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展開聯合訓練。當時,中國《環球網》官媒稱,這是美國海軍在南海「秀肌肉」的挑釁行為。 圖片版權 U.S. Pacific Fleet TWITTER Image caption 美國太平洋艦隊在社交媒體推特公布,兩棲攻擊艦「美利堅」號(USS America,LHA-6)與「吉福茲」號(USS Gabrielle Giffords,LCS-10)3月13日在南海執行任務 顯然,在疫情發生後,中美兩國正在爭取國際領導地位。BBC外交事務記者喬納森‧馬庫斯(Jonathan Marcus)分析,隨著新冠武漢肺炎疫情來襲,中美關係已經處於低潮,即使簽訂階段性貿易協議,也難以緩和雙方的經貿緊張關係。他並表示,中國和美國在重新布防,為亞太地區未來的潛在衝突進行公開凖備。台灣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林穎佑接受《中央社》採訪時指出,美中雙邊持續在交鋒,演習可能早已規劃,過去可能不發佈演習的訊息,現在則透過新聞發佈,讓演練更具曝光度及討論度。中國在南海設科研中心無獨有偶,美國海軍3月23日在其臉書表示發射導彈後,同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也在其官方微博,發佈多張在南海某海域上空展開協同反潛訓練的照片。 圖片版權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Navy WEIBO Image caption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在官方微博,發佈多張在南海某海域上空展開協同反潛訓練的照片。 另外,中國近期也在南海島礁啟用綜合研究中心。中國媒體報道,近期啟用位於南海的永暑站、渚碧站,是島礁綜合研究中心美濟園區的兩個分站,目的是實現熱帶海洋環境的深遠海生態、地質、環境等觀測及實驗能力。此消息在菲律賓引發高度關注,當地多個媒體強調,中國在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同時,仍在南海有所動作,因為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主權上長期存有爭議,因此中國此時在南海有動作引發當地許多網友的不滿。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的主戰場在醫院,但是在中國的工廠,挑戰也在同步發生。 2月6日,汽車行業頗為罕見的一幕在天津發生。北京奔馳向天津武清區發函,懇求政府同意其轄區內的19家汽車零部件企業在2月10日復工。否則,「北京奔馳每天損失將達到4億元人民幣,為京津冀經濟發展帶來巨大損失」。頗為罕見的另一幕則在浙江。因為疫情,匯大機械製造(湖州)有限公司無法復工,因此難以履行合同義務——每周向法國標緻集團在非洲的工廠交付一萬套轉向機殼體。這家企業為此面臨240萬元人民幣的違約金,甚至還可能賠償客戶工廠停轉帶來的3000萬元損失。 不得已,匯大機械向中國政府機構申請開具證明書,證明新冠病毒疫情是不可抗力。BBC中文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新型冠狀病毒: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新冠武漢肺炎:國際關注中國疫情對世界經濟衝擊湖北一天新冠確診人數激增上萬的背後原因武漢肺炎疫情嚴峻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湖北「救火」汽車行業複雜度高,疫情爆發的湖北又是造車重鎮。春季是全球車廠發佈新車的季節,拓墣產業研究院預計,低迷的消費市場和困難重重的生產端,將使中國2020年第一季新車銷售按年下滑超過25%。鑒於中國在全球汽車產業中的地位,這種衝擊還在向全球擴散。專家表示,如果持續,很可能為中國在全球汽車供應鏈的地位帶來不可逆轉的損失。「無米下炊」與全球一體「復工難」是所有中國企業共同面臨的問題,但汽車行業在危機中的角色具有特殊性。這場風暴的中心湖北也是中國四大汽車生產基地之一,僅整車廠就有東風本田、神龍汽車、東風乘用車等10家,2019年汽車產量達到了224萬輛,佔中國總產能的8.8%。而且大部分集中在省內疫情最嚴重的武漢、襄陽、十堰等已經「封城」的城市。比如,本田在中國的合資公司東風本田,3座工廠全部在武漢,總產量達125萬輛。這三家工廠復工時間一延再延。 圖片版權 XINHUA 上汽通用雖然在武漢有一座工廠,產能60萬輛,生產的車型為別克英朗、雪佛蘭科魯澤,是上汽通用旗下銷量最好的三款產品之二,將直接打擊銷量。整車廠外,湖北省公布的汽車製造業零部件企業數超過1000家,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如法雷奧、博世和汽車天窗生產商Websto在武漢都設有生產據點。這些零件廠將受到影響。就整個中國而言,蓋世汽車研究所報告稱,共有10萬家左右的汽車零部件及相關產業鏈企業,銷售收入2000萬以上的企業有1.3萬家。這10萬家零部件企業復工難,帶來的停工後果是全球性的。因為受到豐田公司的管理經驗影響,全球整車廠普遍採用JIT精益管理,意味著零部件庫存量極低,比如北京奔馳只保留一天的安全庫存。原定於2月3日開工的零部件廠第一次延期復工後,這種衝擊就顯現出來。「無米下炊」的韓國現代就乾脆停工。2月4日該公司就宣佈,因為在中國的線束製造商裕羅和京信暫停生產,現代汽車在韓國的7家汽車工廠將停工。 現代汽車成了首個因疫情而停工的中國以外的整車廠。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上汽大眾新能源汽車生產線 不可逆的代價汽車業被視為現代工業「皇冠上的明珠」,對經濟的拉動力強。汽車產業上游涉及到冶金、有色金屬、橡膠、電子、石化、鋼鐵等行業,下游則涉及到金融、保險、法律諮詢、產業服務、廣告等行業。汽車工業每增加1個百分點的產出,能夠帶動整個國民經濟各環節總體增加10個百分點的產出。汽車行業每個就業崗位帶動零部件附屬產業7.5個就業崗位。拉動力強意味著停滯後帶來的破壞力也強。華泰汽車研究院的報告稱,汽車行業零件數量多且層級多,更加放大了供應鏈的風險。這種影響使跨國企業不得不思考全球化帶來的風險,如果產能過度集中在中國,面對疫情這樣的不可抗因素,對全球化生產帶來嚴重影響。類似的考量在中美貿易戰中已經發生過一次——韓國公司海力士及日本公司三菱電機等一批企業已經轉移出部分產能。路透社援引上海美國商會的一項調查,該調查涵蓋了127家在華經營的美國公司,約四分之一的公司預計今年營收將至少下降16%。為了應對這一疫情,一些受訪公司說,他們正在將業務從中國轉移出去,並將更多的生產轉移到包括印度在內的其他地區。分析人士認為,中國供應鏈體系深度嵌入在全球體系中,受疫情影響,跨國企業不得不啟用中國以外的備選供應商,這種避險的選擇將可能在疫情後常態化,使中國在供應鏈中的地位鬆動。比如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次疫情有助於製造業回歸美國。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從防控到輿論 中國英國哪兒的風險大?
   

猜你喜欢

武漢武漢肺炎:中國確認新冠病毒經空氣通過氣溶膠傳染

2月7日晚9點前後,以武漢為中心,中國多個城市響起哨聲,社交網絡被蠟燭覆蓋。許多人在用這種方式紀念不久前剛剛去世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吹哨人」李文亮。 在李文亮生前工作的武漢市中心醫院附近,八位武漢市民自發組織駕駛八輛車,打開兩邊閃光燈向李醫生致意,他們說這樣做是為代表最初因向外界透露疫情消息被公安訓誡的八個人。在醫院門診大樓外,陸續有市民在緊閉的大門前擺放花束、李文亮照片與卡片,並鞠躬致意,表達他們的哀思與憤懣。「長夜將至,我從今天開始守望,至死方休,」一張卡片上寫道。 在疫情爆發一個多月後,李文亮去世點燃了中國民間對當局不作為的憤怒與言論自由缺失的不滿。但在輿情熱度褪去過後,這股力量是會持續啟發中國更加開放言論空間,還是會被消磨與打壓?武漢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父親:我兒子沒造謠 公眾都知道武漢醫生李文亮帶著訓誡書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李文亮引爆國際輿論 中國民眾「憤怒悲慟要求言論自由」武漢醫生李文亮:從「造謠者」到「英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民眾舉行了悼念李文亮醫生的燭光守夜活動 「最大的悲哀」中國當局的輿論管控機制在這次史無前例的疫情上本已如履薄冰,李文亮去世後,中國互聯網上出現了罕見的全民性討論。李文亮曾在12月30日在微信群稱所在醫院確診冠狀病毒病例,相關截圖被他人轉發,後被武漢當地派出所訓誡。武漢公安訓誡「吹哨人」的做法,李文亮去世時間的疑惑,以及武漢當局是否存在瞞報疫情的追問……公眾在多個問題上不斷提出質疑,一時之間令輿論管控也很難操作。中國當局在2月7日開始對輿情作出一些回應,希望化解公眾的不滿。湖北省政府宣佈對李文亮記大功,武漢市也為他提供保險補助金80多萬元,李文亮妻子工作的單位表示將負擔李文亮子女學費及生活津貼直至大學畢業。之前多次播報武漢公安打擊「造謠」訊息的中央電視台也改變口徑。2月7日央視主播在央視微博賬號的一段視頻中表示,對李文亮去世表示「沉痛哀悼」,「感謝他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的敏銳和敬業,感謝他在疫情防控當中作出的努力和貢獻」。另外,負責反腐的中國監察委也派出調查組,對李文亮事件進行調查。「這些事情是很容易做的,但最難做到的是建立透明的公共信息系統,」香港博源基金會學術委員丁學良博士對BBC中文表示。丁學良曾對03年Sars疫情與08年汶川地震時的中國應急體制做過研究,他認為,李文亮發佈的信息純粹是「技術性信息」,沒有任何政治敏感性內容,但「從03年到08年,再到現在,我們經歷過這麼多大規模公共風險災難,有關部門仍然沒有把技術性的公共風險信息同政治上的高度危險信息分開,這才是最大的悲哀,」他說。言論渠道放開與收緊並存李文亮的「吹哨人」身份被中國媒體曝光後,又陸續有兩名「吹哨人」醫生接受媒體訪問。同時言論自由、信息透明等訴求不斷出現在中國社交網絡上。常年受到打壓的中國公共知識分子群體也開始陸續發聲。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提議,制訂一部以李文亮命名的吹哨人法, 「保護所有以良知向公眾講真話、透過迷霧揭示真相的人」。另一封中國知名法律學者許章潤、張千帆等人署名的聯署信也在互聯網上傳播,信中建議將李文亮去世消息傳出的2月6日設為國家言論自由日,並落實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利。展江認為,目前的狀況體現出中國精英階層在「某種程度上對言論自由的追求」。雖然他認為自己提出的「李文亮法」成功可能性很小,但現在能有表達的渠道已經不易。「有一次這樣的發聲機會難道還不抓住他嗎?」他對BBC這樣表示。與此同時,針對疫情的輿論管制正在不斷收緊。在習近平最近出席的一次關於疫情防控的會議上,他明確表示,要做好輿論引導工作,「加強網絡媒體管控」。湖北作家方方住在武漢,農曆新年初一後她一直更新「封城日記」,在李文亮去世前夕,她的微博被禁言14天。「這跟大家隔離病毒的時間一樣,感覺自己真被他們當了病毒,」方方在另一篇日記中寫到。「比病毒更讓人無奈的是不讓人說話。」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由於疫情防控形勢嚴峻,武漢正搶建方艙醫院。圖為改造中的武漢國際會展中心內部(2月4日)。 一直在疫情第一線報道的中國媒體《三聯生活周刊》微博賬號也被禁言7天。知情人士告訴BBC,《三聯周刊》已經接到上級命令,要求「轉換下方向」。2月8日早上,李醫生去世不到48小時,不少之前追問當局責任的貼文已被刪掉,關於「言論自由」與當局執法合理性的質疑已經被疫情最新動態沖淡。「大家已經開始忘記了,」一位中國資深媒體人表示。「一個令人很沮喪和無奈的現實是,輿情管控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的,」這位媒體人表示,「人的記憶衰退和注意力轉移之快是輿情管控最大的同盟」。因為安全問題,該人士不願意透露姓名。截至2月7日24時,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通報中國境內31個省份累計確診病例共34546例,死亡病例722例,疑似病例27657例,出院2050例。

-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