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武漢肺炎疫情:全球確診病例超越「非典」

  <雖然中國在努力遏制疫情的蔓延,新型冠狀病毒危機的直接影響已經降臨到我們身上。 少數外國公民已經生病。面對這種局面,有關國家政府正在權衡利弊做出困難的選擇,實施撤僑並把那些可能攜帶病毒的返國人士隔離起來。一些國家乾脆完全禁止中國公民入境。而且,在一些地方還出現了對中國和中國人的污名化現象,給他們貼上令人不快和不公平的標籤,這種現象很難避免。 這場危機對經濟的衝擊也很顯而易見。武漢肺炎疫情:病來如山倒 意大利當局封城抗疫武漢肺炎疫情與中美爭霸升溫 「恐華症」死灰復燃引關注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首先,那些依賴貨物和人員流動的行業,包括旅遊業、航空公司、郵輪運營商和商業航運公司,它們都已經開始經歷艱難時刻。這場危機凸顯出來的是:很多產品背後的全球供應鏈並非像我們所想象的那樣運轉如常。移動電話、微處理器、汽車工業零配件的供應都有可能受到嚴重干擾。即使是服務業,例如在中國設立分支機構的外國學校,也會發現他們的收入受到影響。這一切將持續多久,現在難以預測。它對北京產生的影響也是如此。這取決於疫情如何發展。正如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實力研究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所指出的那樣:「中國國內外對習近平的看法和影響將取決於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續時間有多長及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多大。」她認為:「如果中國共產黨能夠控制疫情蔓延並結束這場危機,中國國內很少還會有人繼續批評中共最初的反應遲緩並試圖掩蓋疫情。」許多參加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向中國尋求投資的國家將繼續這樣做。葛萊儀表示,這些國家將繼續希望中國為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貸款,因為他們沒有其他資金來源。但這次危機造成的持久影響會是什麼?它在多大程度上能改變世界對中國的看法,特別是對習近平主席的看法以及對他領導的中國整個發展方向的看法?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蔓延及其後果將如何影響至關重要的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關係?隨著美中之間的技術冷戰明顯升溫,包括5G移動網絡和人工智能之爭,病毒疫情產生的緊張形勢是否會使兩國關係雪上加霜?那麼,首先,人們如何看中國當局這次應對疫情危機?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說,中國國內基本上有兩種不同的觀點。她表示,第一種觀點已經得到中國外交部門的宣傳,即中國已經採取了非常措施遏制病毒,這既是為了本國人民,也是為世界其他國家的做出的貢獻。當局說,中國特有的自上而下的威權模式確保這些這些措施落實。但易明說,還有第二種觀點是:由於中國的政治制度和打壓政策決心消除獨立的聲音,中國在及時應對危機方面丟失了寶貴的時間。 圖片版權 Dr Li Wenliang Image caption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去世引發中國民眾的憤怒情緒。 她說:「同時,在習近平治下,地方官員也越來越害怕承認不利的形勢。這也阻礙了當局採取有效的應對措施。」作為一個長期的中國觀察家,易明告訴我說,她發現特別讓人擔心的是,「即使在李文亮醫生去世後,中共繼續打壓獨立的聲音」。李醫生被許多中國人視為吹哨者和英雄,他最早預警武漢武漢肺炎「人傳人」的危險,自己也因感染病毒而去世。易明說,「人們曾經希望,李文亮之死以及民眾對此的反應,將向中國領導層表明,透明度和一個更加開放的公民社會對全國有效抗擊疫情有著巨大的價值。那麼,中國國內有這樣的觀點,世界其它地區對疫情是如何看呢?易明說,她認為冠狀病毒疫情並不會改變中國政府的看法,相反,她認為,疫情「只會助長先前已經存在的觀念。支持政府的人士將強調(中國政府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資源調動能力,而批評者則強調當局缺乏透明度和擔憂中國信息的凖確性」。但疫情對經濟方面的影響可能很大,即使是看看眾所周知的領域,就可以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次疫情凸顯了中國對全球經濟的重要性,以及擁有多元化供應鏈有多重要。就這一點,易明認為,這「可能會鼓勵更多的企業不要將過多的製造項目放在中國,或者過於依賴中國消費市場。」我最近參加慕尼黑的年度全球安全會議時就發現,新冠狀病毒疫情及其對華盛頓和北京之間中長期關係可能產生的影響,給會議的大部分辯論罩上陰影。國際著名的政治風險和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創始人兼首席戰略師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告訴我,此次危機有可能導致美中商業關係出現重大調整,儘管這種調整可能並不完全是出於很多人可能會認為的原因。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北京實施嚴格的防疫檢查。 他告訴我說:「因為貿易爭端不斷加劇,加上中國的勞動力越來越貴和效率越來越低,美國的很多公司長期以來都一直在考慮減少對中國的供應鏈依賴。」他解釋說,美國公司現在可以利用新冠狀病毒為借口,採取相關的實際行動。這當然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如果疫情長期存在造成破壞,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前景。他認為,至少疫情使得中國不太可能做到全面落實剛剛與美國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這進一步加劇了美中脫鉤的趨勢。葛萊儀也贊同表這一觀點,中國將難以履行在「第一階段」協議中做出的承諾。但是,她認為,「美國有可能會給北京留一些迴旋餘地。」她指出,「特朗普總統目前著眼於連任,他需要宣揚他取得的成就,並尋求與習近平保持良好的關係,同時承諾在'第二階段'取得更大的進展。」她說,2020年將是保持現狀的一年。在這裏,我們看到了經濟、外交和國內政治中至關重要的重疊部分。每個因素都在美中關係中發揮一定的作用,但每個因素的顯著性或相對權重視情而異。正如伊恩·布雷默指出的那樣,「目前,特朗普對習近平主席對有關情況的處理持相當正面的態度」。但是,他認為,「這主要是因為特朗普自己相對地免受了疫情危機的影響」。布雷默斷言,所有這些情況都很可能發生變化。他認為,一旦疫情開始對美國經濟造成衝擊,特別是在選舉年,人們有可能看到特朗普總統會咄咄逼人地把矛頭指向習近平。他最後表示,這並非是空穴來風。鑒於如今美國兩黨普遍存在對華強硬態度,如果特朗普決定把矛頭指向習近平,將對世界僅有的兩個經濟超級大國之間的關係造成實際衝擊。在慕尼黑會議上,美國兩黨狠顯然對華充滿敵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兩黨對內雖有政爭,但對中國態度趨於一致的反對。新冠病毒危機有可能使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本已惡化的氣氛急劇惡化。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率領一個龐大的國會代表團與會。她直言不諱地反對中國,特別是在與美國的技術競爭領域問題上。但在我看來,這不僅僅是商業或技術的問題。這場辯論有一個明顯的意識形態因素。在會上,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在發言中傾向於用「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一詞。因此,新冠病毒危機有可能使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本已惡化的氣氛急劇惡化。這可能會產生更廣泛的後果,不僅是對歐洲人(特別是對華盛頓在亞洲的盟友而言),他們將被夾在中間。我問伊恩·布雷默,如果考慮到我們在慕尼黑看到的情況,包括佩洛西、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珀對中國咄咄逼人的言辭,是否等同於美中之間已經宣佈一場新的全球「高技術冷戰」。他回答說:「差不多」。但他強調表示,歐洲人無意陷入這場醞釀中的高科技冷戰之中。他注意到:「實際上,這是大西洋關係中第一次看到美國人和歐洲人在什麼是各自最重大的國家安全關切上出現如此巨大的分歧。」這反過來又會對美國與一些北約伙伴之間本已有些緊張的關係產生深遠影響。布雷默告訴我說:「儘管美國人可能正在凖備在科技領域針對中國進行『冷戰』,但目前它越來越像是一場雙邊『冷戰』,而不是一場全球性的『冷戰』。當美國人開始真正把重點轉向亞洲的安全事務之際,歐洲人卻沒有。因此,跨大西洋關係可能還將面臨更大的風浪。」>武漢肺炎疫情:加拿大宣佈退出,東京奧運如期舉行再添變數

  受新冠武漢肺炎蔓延的影響,郵輪「威士特丹」號(Westerdam)被東亞多地拒絶靠港的「海上漂流記」終於在柬埔寨告一段落。 2月14日,在海上漂流了近半月的乘客們,受到柬埔寨首相洪森的歡迎。此前,柬埔寨當局表示出於人道原因,同意郵輪停靠在西哈努克港外,並對乘客進行了健康檢查。 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發現受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例。此前在船上生病的20人,新冠病毒檢測均為陰性。柬埔寨做出允許「威士特丹」號停靠的決定,受到世界衛生組織負責人的讚揚,稱之為國際團結的一個例子。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柬埔寨首相洪森親自迎接郵輪乘客並獻花。 洪森在迎接乘客們時表示:「柬埔寨雖然不是個富裕的國家,但是一直都加入國際社會,聯手解決國際間以及地區面對的問題。」「我想告訴柬埔寨人和全世界,我短短來此迎接,是想表示現在絶不是歧視和害怕的時候,而是要每個人都團結共同解決問題。」洪森此話,似乎有意附和中國此前對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國的批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初曾表示:「世界衛生組織呼籲各國避免採取旅行限制,但話音未落,美國就反其道而行之,帶了一個很不好的頭,實在太不厚道。」2月14日,華春瑩在回應歐盟衛生部長緊急會議關於不需要禁止中國遊客進入申根區的結論也表示歡迎,呼籲有關國家「不作過度反應」。善舉與回報分析評論人士認為,柬埔寨首相洪森此次接待「威士特丹」號郵輪靠岸,除了可以向中國表示雙方在一個戰壕「共同抗疫」,也有助於宣傳柬埔寨的旅遊業,更有助於改善自身的獨裁專制形象,一舉多得。BBC中文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新冠武漢肺炎:國際關注中國疫情對世界經濟衝擊湖北一天新冠確診人數激增上萬的背後原因武漢肺炎疫情嚴峻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湖北「救火」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柬埔寨首相洪森及柬埔寨官員親自登上「威士特丹」號歡迎抵達乘客和船員。 洪森是中國的堅定支持者,並一直在淡化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威脅。與其他亞洲國家不同,洪森拒絶暫停柬埔寨和中國之間的直航航班,稱這會擾亂雙邊關係並損害柬埔寨的經濟。目前柬埔寨只有一個確診感染病例。 中國遊客喜歡到柬埔寨旅遊。做出這樣的善舉對已經執政35年的洪森來說,是在扮演一個不同尋常的角色。 柬埔寨法院解散了反對黨之後,他的政黨贏得2018年的大選,但是卻遭到國際社會強烈譴責,認為選舉既不自由也不公平。由於柬埔寨的政治打壓氣氛,美國對其實施外交制裁。歐盟委員會2月12日宣佈,將在8月停止針對柬埔寨的零關稅出口優惠待遇。此舉被指將加速柬埔寨向自己的「靠山」中國走近。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新型冠狀武漢肺炎在中國爆發之際,柬埔寨首相洪森在北京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高調訪華洪森政府一直在加強對華關係,試圖淡化歐盟制裁對國內的影響。中國也在積極投資柬埔寨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房地產業務。在海外對柬埔寨的直接投資中,中國約佔七成。從柬埔寨整體貿易額來看,中國則居第一。在中國宣佈爆發新冠疫情並封城武漢後,柬埔寨首相洪森於2月5日高調訪華,並表示要去疫情最嚴重的武漢看望在當地的柬埔寨學生。因為中方表示無法安排才僅訪問北京。洪森已經明確表態不會採取暫停中國航線等措施。他還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面,進一步確認彼此合作關係。中國方面承諾加大投資和購買柬埔寨大米。海上漂泊「威士特丹」號於2月1日離開香港,船上有1455名乘客和802名船員。在乘客中,650人來自美國,271人來自加拿大,127人來自英國,91人來自荷蘭,另外還有少數來自澳大利亞,德國,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遊客。該郵輪離開香港,原計劃是途經台灣,以及日本5個港口後,最終2月15日抵達日本橫濱港停靠,但因為一艘國際郵輪「鑽石公主」號上發現疫情被日本拒絶停靠後,「威士特丹」號也被懷疑感染病毒。因此,該船已先後被台灣、日本、菲律賓、關島和泰國的港口拒絶靠岸。通常郵輪會每天停靠一次港口,讓船上游客上岸購物觀光。由於原定巡遊兩周時間即將結束,船上人們擔心燃料和食品供應。船上乘客也感到很緊張。此前「威士特丹」號被曼谷拒絶入港,並由一艘泰國海軍艦艇護送離開泰國灣。柬埔寨衛生部大臣曼本亨、旅遊部大臣童坤、西哈努克省長都隨洪森首相參加歡迎活動,與遊船上游客見面。乘客下船後,乘坐接駁飛機前往柬埔寨首都金邊,然後從金邊返回各自的國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威士特丹」號郵輪上的乘客終於在柬埔寨上岸,一名乘客高興地跪謝天地。 船上疫情在日本橫濱港口外海停留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爆發新冠病毒疫情,確診人數不斷上漲,目前已經超過200人,成為中國之外最大的疫情中心。日本衛生大臣加藤正彥說,在計劃檢疫結束前5天,對病毒呈陰性檢測的老年乘客被允許在周五下船離開。該船上約80%的乘客年齡在60歲或以上。據日本媒體報道,215名乘客80多歲,11名90多歲。目前有約20艘左右曾在中國停靠的大型郵輪在亞太地區航行。國際郵輪協會早些時候已經宣佈,禁止在過去半個月內訪問過中國大陸的乘客和船員登船。

從武漢開始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仍在繼續蔓延。為了防控疫情,澳門政府宣佈,所有娛樂場,包括賭場、電影院、劇院、遊戲機中心、酒吧、網吧、夜總會等,暫停營業15日。 此前,香港一名39歲男性死亡,是香港的第一個死亡病例,也是中國大陸以外的第二宗死亡病例。上周日(2月2日),經香港前往菲律賓的一名中國男子在馬尼拉病亡,成為中國大陸之外的第一宗死亡病例。 香港的這名死者有長期病患,曾在1月21日搭乘高鐵前往武漢,23日返回香港,29日出現症狀,到醫院求醫後被隔離治理。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香港從4日零時開始,再關閉香港4個口岸,包括連接中港兩地的羅湖及落馬洲鐵路、皇崗陸路口岸和連接澳門的港澳碼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醫護人員罷工,要求全面禁止旅客從中國進入香港。 不過,中港兩地來往仍然可以經過香港機場、深圳灣口岸和港珠澳大橋。香港政府表示,希望通過關閉部分關口減少人流防疫。與此同時香港醫護人員罷工要求港府禁止任何旅客經由中國入境的行動還在繼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不全面封關是因為中港情況特殊,兩地來往有合理需求,例如港人在深圳工作,或是有港人在深圳居住、於香港工作,亦有持雙程證的母親未有居港資格,要往返兩地照顧在香港的子女。香港公營機構醫護人員工會「醫管局(醫院管理局)員工陣線」發起5天罷工,要求港府實施措施,禁止任何旅客經由中國入境,以及確保有足夠配套給予前線醫護人員。工會表示,周一約有2500名非緊急服務的醫護人員響應罷工。醫院管理局周二(4日)表示,全天有4400多名醫護人員缺勤。追蹤報道:武漢武漢肺炎「速成」武漢火神山醫院啟用能否應對感染人數上升疫情中北京注資1.2萬億救市 「反映決策者對經濟的擔心」武漢武漢肺炎:在爭議聲中被全民監督的紅十字會進一步關閉口岸中國目前有超過2萬宗新型冠狀病毒確診個案,425名患者死亡。大陸多個省市也停發「自由行」、深圳「一周一行」等赴港簽注。港府上個月禁止湖北省居民入境,並大幅度削減來往中港兩地的交通,包括曾經傳入多宗個案的高鐵西九龍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沒有帶口罩。 這次再關閉4個口岸是林鄭月娥不足一周內,再度推行的防疫措施。她認為,有關措施可以進一步減少來往兩地的人流。她強烈勸喻香港市民「不要前往有疫情的地方,包括內地」。根據香港政府數字,2月2日有14萬人入境香港,當中12.2萬人為香港居民,1.1萬人為內地訪客,目前餘下的3個口岸,機場、深圳灣口岸和港珠澳大橋,約有7千名內地訪客。要求「封關」香港有1.8萬名會員的醫護人員工會「醫管局員工前線」發起罷工,要求「封關」,不過,他們對「封關」的意思,並非完全關閉邊境,而是要求港府針對曾到訪大陸的人實施更嚴格的入境限制,包括禁止曾到訪中國大陸的非香港籍旅客入境,並對曾到訪大陸的香港居民實施隔離,以從源頭堵截病毒在香港社區傳播。他們亦要求政府要確保口罩供應充足、暫停非緊急服務、有足夠隔離病房和提供足夠配套予醫護人員。根據香港媒體報道,有香港醫護人員投訴口罩、保護衣等醫療物資供應開始緊張。早前,林鄭月娥曾就香港口罩供應問題致函中國國務院求助,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3日亦表明,中國目前急需醫療口罩、防護衣和護目鏡。根據中國工信部的資料,大陸目前每天最多只能生產2000萬片口罩,正加緊從歐洲、日本和美國進口口罩。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首度承認,由於全球爭奪防疫裝備,物資存在短缺,不是短時間內可以處理,會優先把物資提供予香港醫護人員,為了確保醫護人員有足夠供應,不能夠向香港市民派發口罩等物資。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市民在超級市場搶購糧食和日用品。 這次醫護人員罷工的行動在香港引發廣泛爭議,反對一方認為,目前處於抗疫的關鍵時期,罷工影響整體醫療服務,漠視市民的福祉。香港醫院管理局表示,截至中午有2千多人參與罷工,批評罷工影響醫療服務,令部分專科門診服務要縮減,例如放射科有較多人參與工業行動,影響到一些緊急服務,例如照X光片、電腦掃瞄等等,而隔離病房缺勤情況嚴重,需要尋找其他同事臨時調入隔離病房,這是有風險的動作。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1月31日公布的民意調查,超過六成受訪者支持醫護罷工。支持的一方認為醫護人員並非出於私利而罷工,而是希望從源頭阻止病毒傳入香港,以及確保自身安全去工作,以免發生好像非典時期出現的醫護人員感染問題,影響往後救治病人的問題。工會強調,一旦出現社區爆發疫情,會考慮擱置罷工。
点击进進专题:
新冠武漢肺炎:40萬大陸工作的台灣人返工的猶豫與掙扎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印度13億人口「宵禁」21天,全球最大規模封國面臨的挑戰

伊朗衛生部門的消息人士告訴BBC,伊朗至少有210人死於新冠武漢肺炎病毒( Covid-19) 。多數病逝者來自首都德黑蘭和庫姆市,那裏也是最早出現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的地方。 此數字是該國衛生部於2月28日公告的死亡人數34人的六倍。伊朗工信部發言人賈漢普爾(Kianoush Jahanpour)堅持認為該國公布的數據是透明的,並指責BBC散佈謊言。武漢肺炎疫情: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疫情蔓延五大洲 美國警告全球爆發「難以避免」 之前該國庫姆(Qom)的一名議員指責伊朗當局掩蓋訊息,美國也對伊朗疫情表示擔心,認為伊朗不會分享該國的疫情信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2月28日在華盛頓說:「我們已向伊朗提供協助。」 「他們的醫療基礎設施不健全,到目前為止,伊朗仍然缺乏分享內部實際情況的意願,」 他補充。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伊朗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本人確診之前,在新聞發佈會上不斷擦汗。伊朗外交部發言人穆薩維(Abbas Mousavi)拒絶了美國援助。他稱:「讓一個使用經濟恐怖主義向伊朗施加龐大壓力,甚至阻礙伊朗購買醫療設備和藥品的美國去幫助伊朗應對冠狀病毒,這是十分荒謬的行為,也是一種政治心理戰。」不過,隨著伊朗報告冠狀病毒病例數量增加,伊朗國會已宣佈暫停會期,直到另行通知。伊朗法爾斯通訊社(Fars news agency)援引一名議會官員的發言說,此決定是基於伊朗衛生部就「疫情及其風險」的建議。這位官員還表示,預計伊朗國會也將不批准3月20日開始的伊朗2020年的國家預算,反而將通過臨時緊急預算。 Image caption 截至2月28日,伊朗官方共報告388例確診病例。消息人士指目前多數病逝者來自首都德黑蘭和庫姆市,那裏也是最早出現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的地方。 世衛提高疫情風險等級自2019年下半年以來,全球已通報了超過83000例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死亡人數達2800人,絶大多數在中國。新冠病毒真面目:六大關鍵問題BBC為你梳理疫情蔓延五大洲 美國警告全球爆發「難以避免」 2月28日中午,伊朗衛生部通報了8例與Covid-19病毒相關的新的死亡病例,官方死亡人數增至34人。該國並公布境內發現了143例新確診病例,使確診總數達至388例。2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將武漢肺炎疫情的全球風險提升至「非常高」,這是該組織對於風險評估水平的最高等級。但是聯合國相關單位稱,如果能破壞病毒的傳播鏈,仍然有可能抑制疫情。 對政府逐漸失去信心BBC波斯語記者 納吉(Kasra Naji) 圖片版權 AFP 在伊朗,人們擔心政府因為不確定如何處理武漢肺炎疫情,因此正掩蓋疫情蔓延程度。至今,根據BBC波斯語的消息來源,以及在幾家醫院中統計的數據表明,截至2月27日晚上,伊朗至少有210人死於新冠武漢肺炎。消息顯示死亡病例最多的地方是首都德黑蘭。據報道,那裏有相當數量的官員確診染上武漢肺炎,其中包括一名副總統,一名副部長和至少兩名國會議員。星期五(2月28日)在德黑蘭和全國其他22個城市的祈禱被取消,學校關閉。成千上萬伊朗人被困在國境之外,因為有許多往返伊朗的航班都停飛了。 伊朗疫情有多嚴峻伊朗工信部發言人賈漢普爾之前在推特上告訴國民:「呆在家裏,限制出外交通,減少人際活動和互動,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取消全國性聚會以及觀察個人健康提示是控制Covid-19病毒的唯一方法。」之後,衛生部長納馬奇(Saeed Namaki)宣佈,從2月29日起,所有學校將關閉至少三天,以防萬一。他告訴伊朗國家電視台,「我們有一個相對艱難的一周……從趨勢上看,該病的主要高峰將在下一周和未來幾天。」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伊朗女副總統埃布特卡是被感染的高級官員之一。 德黑蘭市議會的一名成員告訴伊朗勞動新聞社(ILNA news agency ) 稱 ,「在接下來的幾周內,被感染的病人可能會增加到1萬至1.5萬人。」WHO緊急情況計劃負責人萊恩博士(Michael Ryan)周四(2月27日)稱,伊朗明顯的高死亡率表明其疫情爆發可能比實際發生的更廣。WHO的一個工作小組原本定於3月1日或3月2日抵達伊朗提供幫助。但萊恩2月28日說,由於尋找航班和入境伊朗的問題,前進伊朗的計劃推遲了,但阿聯酋方面正在提供幫助給伊朗。自從9天前(2月20日)通報了第一批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以來,一些衛生專家對伊朗當局的防疫措施開始提出質疑。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排除了將任何城市或地區隔離的可能性,儘管世衛組織和中國聯合工作組負責人稱,中國封鎖城市的策略「改變了中國的疫情發展方向」。此外,也有人憂心不關閉在庫姆的哈什拉特·馬蘇梅(Hazrat Masumeh )的什葉派穆斯林聖地的決定,因為該地每年有成千上萬的朝聖者拜訪。但是,最近幾天政府開始對朝聖進行了限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什麼是「大流行病」?納馬奇告訴國家電視台,朝聖者拿到洗手液,健康信息和口罩,才會被允許參觀神社。他說:「朝聖者不能聚在一起祈禱,只能各自祈禱後離開。」但該聖地的負責人穆罕默德·塞迪(Ayatollah Mohammed Saeedi)表示,應將其作為「療癒之地」開放,並應鼓勵眾人前來。負責婦女和家庭事務的伊朗女副總統埃布特卡(Masoumeh Ebtekar)和衛生部副部長哈里奇(Iraj Harirchi)是該國被感染的高級官員。埃布特卡參加了魯哈尼總統和多位部長出席的會議不久後,在2月27日確診。

-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