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愛熱鬧的意大利人如何遵守全境封城隔離禁足規定?

  • 时间:
  • 浏览:16240
  • 来源:

  <從九省通衢到病毒圍城,武漢只用了三十天。 湖北鄂州市中心醫院的護士迪迪清楚記得,在20日鍾南山院士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可能人傳人」之後,「形勢比較嚴峻了起來」。她所在的腫瘤科當天接到通知,把整層樓騰出來,凖備跟樓上的呼吸內科一起收治發熱的病人 ,當晚就收治了一例。鄂州是湖北省的一個地級市,距離武漢不足100公里,位於武漢城市圈內。武漢「封城」 湖北或存在「瞞報」疫情武漢疫情下「封城」是怎麼操作的,到底有沒有用?疫情初始的徵兆在武漢工作的娜娜於同一天前往武漢同濟醫院就診,她從13日開始連續發燒,全身酸痛乏力,在社區醫院打針數日後不見好轉,決定去醫院做檢查。在她向記者出示的一份CT檢查報告單上,顯示她的肺部可見「磨玻璃密度影」,醫生診斷意見為「病毒性武漢肺炎所致可能」。時間是1月20日下午兩點。 娜娜當時已經知道,發熱和肺部影像表現磨玻璃影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典型症狀之一,但醫生並未給她確診,讓她先回家吃藥觀察。對此,她事後回憶稱,「第一,(核酸檢測)試劑盒不夠;其次當時20號開始是一個大爆發,武漢醫院超負荷(運轉),只能接收最嚴重的患者。」由於母親連續三天感到乏力,而且精神狀態明顯變差,家住武漢的大學生丹丹21日凌晨帶她去掛了急診,當時檢查出症狀是比較輕的病毒性武漢肺炎,並沒有住院。「醫生建議先打針吃藥,情況沒有好轉再去醫院」,丹丹對BBC表示。「應該不會所有人去醫院都做核酸試驗,不可能所有人都做,醫生提示我們周圍的人都不要離她太近」。多名受訪者向BBC表示,鍾南山從武漢調研結束,當天在央視直播採訪中確認(新型冠狀病毒)「肯定有人傳人現象」、「14名醫護人員被感染」,他們才開始意識到事態並不尋常。而此前一天,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下稱衛健委)還在通告中表示「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鍾南山是中國呼吸病學專家,工程院院士,他因參與領導了中國2003年應對SARS疫情(中國稱「非典」)的科研和防疫工作,而備受中國公眾推崇和信任。在此之前,這一被普遍認為肇始於武漢市內一家海鮮市場的武漢肺炎疫情,並未引起太多的公眾關注。但一切並非毫無徵兆。我四處核對消息……只知道(醫院)人手不夠用,有點緊張,這跟SARS太像了,最初醫護人員完全不知道是什麼。趙瑞, 北京居民消失的12天:疫情從可控到失控2019年12月30日晚間,兩份武漢市衛健委的紅頭文件在網上傳播,稱市內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武漢肺炎病人。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向社會披露已有27例確診病例,所有病例均已進行隔離治療,「到目前為止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1月1日,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休市整治。至此,本次疫情正式進入公眾視野。此後,對於公眾最為關注的病毒是否存在人傳人現象,答案一直模糊。武漢市衛健委在1月6日到17日的幾次通報中,公布的確診病例再無增加(5日確診59例),而且多次強調(見1月3日、5日和11日通報)「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編輯注:後據中國媒體《財新網》報道,最早至10日已有一位醫生確診感染。)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的傳播 0 1-5 6-20 21-100 >100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content__container {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content__li { position: relative; max-width: 100%; list-style: none; margin: 1em auto; }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content__figure { margin: 0; }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content__img { height: auto; width: 100%; margin: 0 auto; }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nav__container,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playback__container,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hidden { display: none; } .no-js.news-vj-component-gallery .caption__label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relative; width: 100%; padding: 0.5em; background: #000; color: #ececec; } .news-vj-component-gallery .attribution__label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0; top: -1.5em; color: #ececec; padding: 3px 8px 1px; margin: 0; background: #404040; background: rgba(0, 0, 0, 0.6); text-transform: uppercase; } 2020年1月22日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2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3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4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5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6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7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8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29日的傳播情況。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2020年1月30日的傳播情況。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衛健委、各省市衛健委和香港政府 @-moz-keyframes gel-spin{0%{-moz-transform:rotate(0deg)}100%{-moz-transform:rotate(360deg)}}@-webkit-keyframes gel-spin{0%{-webkit-transform:rotate(0deg)}100%{-webkit-transform:rotate(360deg)}}@-ms-keyframes gel-spin{0%{-ms-transform:rotate(0deg)}100%{-ms-transform:rotate(360deg)}}@keyframes gel-spin{0%{transform:rotate(0deg)}100%{transform:rotate(360deg)}}.bbc-news-visual-journalism-loading-spinner{display:block;margin:8px auto;width:32px;height:32px;max-width:32px;fill:#323232;-webkit-animation-name:gel-spin;-webkit-animation-duration:1s;-webkit-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webkit-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moz-animation-name:gel-spin;-moz-animation-duration:1s;-moz-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moz-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animation-name:gel-spin;animation-duration:1s;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bbc-news-vj-wrapper{font-family:"Heiti SC", "黑体", helvetica, arial, verdana, sans-serif}家住北京的編劇趙瑞,從1月2日開始覺得「事情不太對,很容易讓人想到非典」。華南海鮮市場距離漢口火車站只有1.3公里,在武漢出生長大的她對那塊區域非常熟悉,「其實也就九百米,踩一腳油門就到了」。更引起她懷疑的是一則來自武漢警方的通告:1月1日,武漢警方宣佈傳喚並查處了8名散佈武漢肺炎相關謠言的市民,「全武漢市一口氣八個,讓我覺得事情很嚴重」。她開始持續在家裏的微信群轉發武漢肺炎相關的消息,並先後兩次建議父母離開武漢到北京去。 趙瑞向BBC表示:「我四處核對消息,所有能問到的武漢大夫都說不清楚(疫情)是怎麼回事,只知道(醫院)人手不夠用,有點緊張, 這跟SARS太像了,最初醫護人員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武漢肺炎病毒在9日有了初步結論。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組長徐建國在接受新華社的採訪中表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武漢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雖然跟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徵同為冠狀病毒的一種類型,新冠病毒卻是完全不同的性質。與此同時,在「無新增確診病例」的12天裏,武漢市和湖北省相繼召開了兩會。1月6日至10日,武漢市召開兩會。1月11日至17日,湖北省召開兩會。1月21日,湖北省省委書記和省長出席了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武漢周四(1月23日)突然宣佈關閉全市航空、鐵路和長途巴士離境通道、暫停公交運營,並要求市民不要離開該城市。武漢當局輕描淡寫的態度,一定程度上導致公眾疏於防護。管軼21日到達武漢時,發現武漢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管軼是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曾在2003年非典時期與鍾南山有過密切合作,他與其團隊當年最早分離鑒定出了SARS冠狀病毒。在接受中國媒體財新記者的採訪中,管軼稱「我觀察(武漢小東門)市場裏的民眾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機場人流已明顯下降,而機場居然還有個別旅行團出遊。」而他早在20日就已警告稱武漢武漢肺炎發展軌跡與SARS相像,「應該引發高度關注」,「是否人傳人不應該再是文字遊戲。」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在21日的一次採訪中首次承認,「現在疫情形勢和最初的專家研判有很大的變化,比當初研判得更嚴重,發展得更迅速。」武漢武漢肺炎「車禍現場」發佈會 公眾憤怒中國官員管治能力低下武漢封城第一天:恐怖、焦慮與鎮定武漢封城和地方治理失敗在一些專家看來,疫情或許比周先旺和武漢當局公布的還要更嚴重。英國帝國理工學院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在22日更新了幾日前發佈的報告,截至1月18日的輸出病例數量(7例),他們推算出武漢市共有4000例2019-nCoV病例出現症狀,感染者數量的上限和下限擴大到為1000和9700例,置信區間95%。1月21日,香港大學醫學院世衛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宣稱,根據他們所建立的數學模型推算,截至1月17日,武漢可能已有1680位感染者,上限和下限分別為547和3446例。這一數字與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結果相互印證。(1月27日,港大更新數據,指截至1月25日,武漢可能有19522至78087例感染者,最佳推算為43590例,而4月至6月將為疫情爆發高峰期。)與此同時,武漢市官方截至19日的數據顯示共有198例確診。23日凌晨,武漢市政府突然宣佈封城。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武漢肺炎:BBC記者探訪疫情籠罩下的湖北八分鐘後,習慣晚睡的趙瑞看到了新聞,「有點懵,我一向是挺冷靜的人,當時情緒上波動還是挺大的,就哭了。」 2:29分,她決定電話叫醒人在武漢的父母,告訴他們封城的消息,「你們5點多鐘去看一下菜市場會不會開。」趙瑞父母七八點左右從超市採購出來,「看到大批人才進去。」據多家媒體報道,封城消息傳出後,部分市民和滯留武漢的旅客連夜出城。10點起,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關閉,但高速仍一度開放。家住咸寧的市民夏夏告訴BBC中文,有不少武漢市民當天驅車一小時到咸寧,再坐火車離開。管軼在財新的採訪中直言封城效果存疑,「時間點我覺得已錯過了黃金防控期,效果我並不樂觀。」他認為春運大潮已快結束,許多老家在外地的已經回家過年了,而他們「很可能是在社區接觸到了病人,出城時還在潛伏期,很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武漢市政府在信息發佈上的遲緩和防疫措施的失當,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成千上萬的批評。很多網民編寫段子、製作表情包,表達對武漢市政當局的嘲諷和不滿。甚至有人翻出2003年非典時期時任北京市市長的王岐山接受中央電視台《面對面》欄目採訪的視頻,借對王岐山的領導能力和信息公開的讚嘆,要求武漢市政府領導「下台」。這波輿論的高潮出現在24日,地方黨報《湖北日報》的資深記者張歐亞在微博上呼籲武漢「立即換帥」,呼籲像王岐山一樣「雷厲風行的領導」來救火,「當前的台上者不具這樣的領導指揮力」。政治評論人吳強對BBC中文表示,「這代表了武漢本地民眾和精英,從知識分子、基層官僚到媒體記者的相當絶望的一種意識,這是對武漢的救治已經陷入瀕臨奔潰的局面的反應...…指向的是武漢肺炎的罪魁禍首是人禍,是地方治理的失敗。」武漢武漢肺炎:新年祝福「百毒不侵」比「恭喜發財」應景武漢武漢肺炎擴散陰影下 中國人怎樣過鼠年春節 圖片版權 CNS 官方很快做出回應。當天下午,在網絡流傳的一份紅頭文件中,《湖北日報》傳媒集團委員會致函武漢市委市政府道歉、檢討,「給當前防控工作添了亂,給各級領導添了堵」,表示已啟動相關程序,將進行處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尖銳批評武漢市乃至湖北省政府的言論並未遭受常規的審查,但也並未有跡象表明,北京會做出2003年SARS爆發期間那樣的「換帥」決定——時任北京市市長的孟學農因防疫不力、瞞報疫情而被免職,王岐山接任。對此,吳強評論認為,中共黨內已找不出像王岐山這樣的政治家了 ,中國的官僚體系出現了全面的「怠政」。「中國地方大員都官僚化了,已不具有政治家的判斷力了。他們體現出怠政、退縮,更關鍵的是信心(不足)。處理(問題)的這種彈性、空間、資源、手段似乎都沒有了, 只是在執行中央的任務,作為一個執行者,他們能夠做事情,任何突發的狀態,他們一下子不知所措了。這是中國官僚在過去七年以來呈現的精神面貌。」而坊間輿論中一些至關重要的疑問仍未得到解答:武漢市政府在早期預防中是否存在瞞報?北京最早何時獲報了疫情爆發的實情?1月10日到1月20日這十天究竟發生了什麼?武漢市市長周先旺27日在央視接受直播採訪時,似乎揭開了了官方內部決策流程的冰山一角。他承認「前期信息披露不及時」,但傳染病披露需依據傳染病防治法,地方政府獲得信息後需獲得授權才可披露。但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之後,確定將新冠病毒武漢肺炎作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管理,且要求屬地負責,他們「工作就主動多了」,並稱「願意革職以謝天下」。物資和確診困難由於發燒持續不退,並伴有咳嗽,娜娜22日去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再次求醫,仍然未得到確診,「醫生讓我先隔離」。第二天,她從武漢返回荊州市監利縣老家,立即去縣人民醫院就診,當天就被醫生口頭確診,並住院隔離,「這邊發現是武漢回來的發熱病人,先做CT查血,如果說是疑似病人,就會進行隔離。等到有試劑盒才隔離的話,那傳染的更多了」,娜娜告訴BBC中文,「之前在武漢,我都沒有進行隔離,因為沒有得到醫生的確診,我不清楚自己的病情」。目前,娜娜仍在監利縣人民醫院隔離中。三人一間,吃飯醫院管,打的藥是鹽酸莫西沙星。她於25日做了核酸檢測,截至發稿前結果還未出來。「確診目前是很難比較漫長的時間段,具體是什麼原因其實我真的是不好說,是上面的壓力還是試劑盒太緊張,挺複雜的。」迪迪告訴BBC。她所在的鄂州市人民醫院目前只確診了一例,「我們個人私自告訴你,部分醫護人員感覺肯定不止一例的」。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武漢肺炎:醫療資源依然緊張,患者家屬親述 「住院難」她們醫院現在把整棟內科樓十幾層都用作隔離病房,一間房只收治一個發熱的病人,其他病人都轉移到外科樓 。「有的報道說我們會推諉病人,其實是不存在的。所有發熱病人我們都會正規的流程,統一收治。首先是採血、拍胸片,進行基本的辨別,是不是普通流感或感冒。高度疑似的我們都會發到感染科,疑似的都收到內科樓進行統一隔離,然後進行一個個排查。採驗試紙做試劑盒,但能做驗試紙的病人其實是很少的。」從官方數據來看,近日來新冠病毒武漢肺炎感染確診人數呈直線上升趨勢,跟試劑盒的供給增加有關。但BBC中文在採訪中發現,確診困難和試劑盒奇缺,不僅仍是武漢,而且是全湖北省各縣市面臨的挑戰。那麼,試劑盒都去哪了?據此前多家媒體報道,自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公布後,多家公司研製出了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核酸檢測試劑盒,產量應不成問題,但檢測流程卻是挑戰。武漢衛健委表示,從22日開始,武漢市已指定一批具備相應防護級別、專業的儀器和實驗室的定點單位進行試劑盒檢測(截至28日達18家)。在此之前,疑似病例需採樣後需由轄區、市級、省級疾控中心層層轉送,再進行核酸試驗,每天僅可檢測200份。而在16日之前,樣本甚至需送至北京進行檢測。湖北省其他市縣級醫院,因醫療條件和資源相對匱乏,確診更顯滯後。N95和試劑盒都去哪了娜娜向BBC表示,她姐姐26日有低燒全身酸痛乏力、腹瀉情況,去孝感當地人民醫院檢查,醫院卻讓她回武漢確診,「他們前幾天才回到孝感老家過年 醫院在不就診不開藥的情況下,還聯繫我姐姐所在的村子,讓村民不讓我姐姐回去。我姐姐沒辦法,沒有住宿的地方,只能連夜趕回武漢自行隔離。」咸寧市一位市民向BBC表示,他父母都在當地醫院工作,「疫情通報昨天才開始,好像是因為試劑盒遲遲沒辦法給咸寧使用,才開始重視, 這種時候好像都要優先讓行武漢」。在23日發佈封城公告時,咸寧還沒有一例確診病例。繼武漢封城之後,鄂州、仙桃、枝江、潛江、黃岡、赤壁、荊門、咸寧、黃石、當陽、恩施、孝感、宜昌、荊州共14座湖北城市相繼宣佈封城。武漢封城當日,湖北省省長王曉東在媒體上表示武漢物資儲備和市場供應充足。幾乎同一時間,武漢各大三甲醫院通過社交媒體帳號發佈求援海報,向公眾徵集口罩、防護服等醫療物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社會公眾迅速通過高校校友會、明星後援會和微博微信等渠道動員和組織了起來,採購和調配物資,馳援武漢。作為此次武漢肺炎疫情的重點疫區,武漢市很快得到了社會多方援助,而整個湖北省其他的市縣鄉鎮,仍面臨醫療物資的嚴重緊缺。BBC記者在網絡上看到了數十份來自湖北省不同醫院向社會各界求援的海報,稱一線的醫護人員急缺各類防護物資,從N95口罩、醫用外科口罩、一次性醫用防護服到護目鏡、醫用一次性乳膠手套、防污染靴套等等。迪迪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由於連武漢都保證不了物資,武漢周邊的黃岡、黃石、鄂州等小城市,也可以算是重災區。「疫情也是突然爆發變得嚴重的,我們都沒有任何的凖備。醫院的物資很緊,我們都是自己買的,從藥店或網上代購。N95(口罩)真的是很難求,我們都是買的外科口罩,有時候連外科口罩都沒有,戴的都是最普通的、就是你們說的沒有什麼用的那種口罩。」黃岡市紅安縣人民醫院的職工松子向BBC確認,他們醫院的物資得不到保障,「我們科室外科口罩每人只發了六個,然後發了兩包普通的醫用口罩,根本不夠。物資非常非常缺乏,我現在在和同事一起到處找N95口罩」。紅安縣人民醫院是防疫定點醫院,「有很多從武漢回來的人」。在微博和微信群裏,一線醫護人員「裸奔上陣」的照片和視頻混合在物資支援信息裏,被大量地轉發。前天,孝感市中心醫院的一位醫生在在BBC中文網記者所在的志願者群裏發佈了一段視頻,醫護人員在裏面展示如何用塑料文件袋和輸液線「自製防護面具」。「這是我們醫院的原創。我們的工作人員都用膠布把衣領粘上了,就是因為沒有防護服。」(文中娜娜、趙瑞、小欣、松子、周強、迪迪皆為真實採訪者的化名)>武漢肺炎疫情:病毒剋星 - 紫外線消毒機器人來了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持續蔓延。中國當局周日(1月26日)稱,截至前一日,中國已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1975例,死亡56例,疑似2684例。1月24日,武漢宣佈將參照SARS時期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迅速新建一座火神山醫院,集中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患者。新醫院預計2月3日前建成。

2020年二月的第二周,新冠武漢肺炎疫情仍蔓延全球,並引發了一連串的政治經濟效應。同時,世界衛生組織也公布了新冠病毒正式名稱為:正式定名為「Covid-19」。 此外,中國國務院2月13日公布,原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被降職,主任一職由被視為「習家軍」的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秘書長夏寶龍兼任該職。美中貿易戰,美國持續對華為施壓,引起議論。剛剛過去的一周,BBC中文以下新聞內容受到讀者的關注。如果你錯過了它們,BBC中文帶你一一回顧。 1. 武漢肺炎疫情:冠狀病毒疾病正式命名為「COVID-19」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在中國和世界多地造成疫情由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疾病已經正式被官方命名為「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我們現在這種疾病有名字了,就是COVID-19,」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內瓦向媒體宣佈。這種新型病毒目前已經造成超過1000人死亡,數萬人感染。「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名字是不特定指向某一個地理位置、任何一種動物、任何人類個體或群體,而且還要在發音上容易叫,並且要與這種疾病有聯繫的名字,」世衛總幹事說。BBC中文新型冠狀病毒專題報道湖北一天新冠確診人數激增上萬的背後原因湖北衛健委書記主任雙雙被免 中國官員面臨公信力拷問武漢肺炎疫情嚴峻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湖北「救火」中國確診病例暴增 DNA測試新冠可能的漏洞新冠病毒真面目:六大關鍵問題BBC為你梳理2. 李文亮事件後 更多「吹哨人」遭中國當局打壓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李文亮是英雄。武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發展,中國每日確診人數以千計。最早公開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病逝後,憤怒之火在中文網絡上爆發,再次引發了對中國言論自由的渴望。數十位學者、律師實名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改變現狀。另外還有署名清華大學部分校友、復旦大學生物系部分校友的公開信在網絡上流傳。然而打壓言論的現象並未消減,口頭警告、解除聘用、強制隔離等方式層見迭出,中國當局展開了新一輪的言論打壓行動。醫生李文亮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新冠武漢肺炎:一場影響中國每個角落的疫情3. 香港示威:張曉明降職, 「習家軍」夏寶龍接掌港澳辦,北京治港機構大調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國務院2月13日公布,免去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的職務,改任港澳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港澳辦主任一職由全國政協副主席、秘書長夏寶龍兼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以及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則兼任港澳辦副主任。政界人士分析,今次人事變動是港澳工作體制的重大調整,將港澳辦職能升級。由副國級領導人兼任主任,並首次加入中央駐港澳代表(港澳中聯辦主任均兼任港澳辦副主任),形成了新的港澳事務"鐵三角",為日後(港澳辦及中聯辦)一體化領導做好凖備。習近平形容香港「局面嚴峻」 再次表態支持林鄭月娥香港示威: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下課」, 繼任者任命「前所未有」4. 美國對華為進一步施壓 指控其盜竊商業機密 圖片版權 Reuters 美國司法部周四(13日)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及其分公司提出新指控,指其涉嫌密謀敲詐及盜竊商業機密。司法部當日在紐約布魯克林的聯邦法庭提出公訴,被告包括華為、4家華為的子公司,以及目前正在加拿大接受引渡聽證的該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禍不單行,華為除了面臨新指控外,還可能需要面對更嚴苛的出口限制。美國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12日報道,美國國防部同意對華為施加更嚴格的出口限制。特朗普政府在去年5月將華為列入名為「實體清單」的出口黑名單,美國企業要得到政府的許可才能與華為有商業往來。美中貿易戰火延續 FBI批評中國竊取技術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接受BBC訪問:反華為參與英國5G是「獵巫」5. 武漢肺炎疫情:種族歧視開始蔓延全球 Image caption 倫敦中國城 武漢疫情尚未平息,各國都在為抑止疫情蔓延盡最大努力。然而,全球各地卻陸續傳出亞洲人遭受種族歧視甚或暴力的意外。BBC中文訪問了居住在德國,遭遇大小歧視的亞洲民眾分享他們的經驗。他們說,種族歧視不是因為武漢疫情才發生的,那是一種根深柢固對外來者的排斥。但他們也不認為自己只是單純的受害者,因為他們能夠反擊,或用藝術設計為人權發聲。武漢武漢肺炎疫情 英國華人感受到歧視和牽連武漢疫情蔓延 旅英台商控訴遭歧視和遭霸凌同樣遭隔離 看看各國撤僑回國後的不同待遇武漢肺炎疫情:「亞洲病夫」之稱引發的爭議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武漢肺炎疫情觸發香港出現「集體歇斯底里」搶購潮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習近平在17萬人大會上傳遞的信息

武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發展,中國每日確診人數以千計。最早公開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病逝後,憤怒之火在中文網絡上爆發,再次引發了對中國言論自由的渴望。 數十位學者、律師實名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改變現狀。另外還有署名清華大學部分校友、復旦大學生物系部分校友的公開信在網絡上流傳。然而打壓言論的現象並未消減,口頭警告、解除聘用、強制隔離等方式層見迭出,中國當局展開了新一輪的言論打壓行動。 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公開信倡言論自由一封題為《唯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受到普遍關注。簽署者包括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等。「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醫生李文亮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公開信中寫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為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惟有改變,才可望終結人禍;惟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為泡沫。」公開信的簽署者提出六項訴求,包括:厚葬李文亮;把每年2月6日定為言論自由日;釋放所有因思想、信仰、言論、政見和信仰遭受刑罰的公民並予國家賠償;開放媒體自由報導和網路自由言論;開放民間自主救援;以及全面反思近年國內外政策。簽署者郭於華對BBC中文說,「這麼大的事件難道還不值得引起注意嗎?我們也是希望能夠好起來,因為限制言論自由本身就是一種災難,不僅是在掩蓋災難,而且是在製造災難。這個情況必須要有所改變。」另一位簽署者、學者郝建對BBC中文說,「許章潤和其他朋友已經給我們做出了那麼好的榜樣,最關鍵的是,眼下這件事對中國百姓人命關天,我認為提出自己的看法,不管對錯,都是責無旁貸的。」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當局禁令頻出一些公開信的簽署者收到當局警告。學者郝建說,他所在的單位最近通過短信和電話警告他,明確表示以後不讓參加這類行動。郝建說,「(對方)說有什麼意見應該走正規渠道。我說,給國務院、全國人大寫信都不是正規渠道,那什麼才是正規渠道呢。」郝建讚揚許章潤於本月初發表的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通過轉發文字、截圖、文件等方式嘗試發佈微信朋友圈,「跟騰訊斗來斗去」。他的微信號不久被封。許章潤在文章中寫道,「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他說,「人禍之災,於當今中國倫理、政治、社會與經濟,甚於一場全面戰爭。」該文在社會上廣傳。許章潤的幾位朋友懷疑許章潤現已遭到當局限制。其中北京出版人耿瀟男稱,許可能遭到軟禁。她對BBC中文說,這幾天與許的聯絡非常不通暢,只能收到有限回復。她回憶,2月8日晚近10點,許章潤在微信中稱,別在這裏說話。隨後還稱,「門口有倆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耿瀟男說,「這種應對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言語、通信和行動是受控狀態。」郭於華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的訪問時說,許的微信被禁言8天。問到許目前的狀況,郭寥寥回應說,「他在家,還好。」之後便不再多言。失聯的公民記者陳秋實令有公民記者陳秋實失聯,受到廣泛關注,被認為是當局打壓言論自由的另一佐證。曾任律師的陳秋實在1月24日大年初一凌晨抵達武漢。他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參觀了該市各大醫院、殯儀館和臨時隔離病房,並在網絡上發佈自己錄製的報道視頻,聲稱「要把疫情真相傳出去」。2月7日凌晨,陳秋實的Youtube賬號上發佈他母親的視頻,稱兒子失聯。陳母在視頻中說,「兒子前一天告知要去方艙醫院,從晚上七八點到凌晨兩點都處於失聯狀態。」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陈秋实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陈秋实 陳秋實的好友徐曉冬當日通過網絡直播稱,陳秋實已經被當局以擔心感染為由強制隔離,但不知實際位置。陳秋實在失蹤前兩天剛剛接受過BBC的訪問。他在訪問時說,曾有地方公安通過電話聯繫到他和他的家人,稱「不要做不實報導」。不過,他說主要的心理壓力並不是來自政治,而是擔憂受到病毒感染,以及感染後無法得到及時救治。陳秋實說,「這兩天我心裏壓力很大,主要並不是來自政治壓力。在這個地方,病毒的感染性還是很強的,我們又經常去醫院這樣感染源比較多的地方,也經常看到屍體,看到嚴重的感染者,所以會有這樣的擔心和恐懼。這裏的醫療資源很匱乏,一旦感染能否得到及時治療,是無法保障的。」陳秋實還對BBC說,翻牆軟件在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受到攻擊,所以不清楚自己的系統何時會癱瘓,導致報導暫停。「武漢地區的互聯網防火牆明顯在加強,這也是一個鬥智斗勇的過程,」陳秋實說。陳秋實的報導大多以直播或自拍的形式進行。截至目前,陳秋實的YouTube頻道已有超過4.4萬人訂閲。有關武漢肺炎死者家屬的訪問、武漢資源緊缺等視頻片段有超過上百萬人觀看。不過,對於陳秋實發佈的內容和風格,爭議不斷。有人認為,他的報道並不涉及過激敏感言論,不過是體制需要的海外政治宣傳,俗稱「高級五毛」;也有人向他在中國做公民記者的勇敢致敬,擔憂他遭到打壓。陳秋實也曾於8月報導香港抗議運動。他在微博中挑戰官方對「暴徒」和「分裂主義」的論述,稱大多數人只是和平示威。不過,他隨後被當局召回北京,並稱多次遭到盤問。被舉報的教師另外,還有教授遭到舉報,甚或解聘。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香港籍社工周佩儀曾任職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文法學院,主要教授高級社會工作實務課程。校方於2月7日以周佩儀「發表不當言論」為由將其解聘。解聘通知上寫道,有學生舉報周佩儀,學院調查後確認,其言行違反了中國教育部《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凖則》第一條凖則,並「在學生中造成不良影響」。於是校方決定解約,即日終止授課資格。在網傳的周佩儀微信朋友圈截圖中,她這樣寫道:「制度形成的社會問題真不是聽幾個心理課程就完事的,冤死的命會落在每個人的心上變成恨……我真再聽不下正能量了!麻煩各位愛國小粉紅把我刪了吧!」除了周佩儀,還武漢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周玄毅遭到學生舉報,稱其經常在網絡上發表"危害國家安全和分化階級對立"的言論。所謂這些言論包括,周轉發了CNN關於李文亮醫生的報導,附上一句話「我們在悼念我們自己」。尚未有消息稱周玄毅遭到單位處理。舉報事件引起諸多網友關注,其中一位在微博上稱,「我下載研究了一下舉報材料,指責內容捕風捉影,言辭字字誅心,頗有數十年前的古風。按這個標凖,微博上60%的人都應該坐牢。」也有教師同行提醒大家注意:「不要加學生為好友,不要加價值觀不同的人為好友,不要用微博,不要發表言論,專業課程以外,都別談。」

-202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