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居家隔離如何鍛煉和保持最佳狀態

  • 时间:
  • 浏览:72855
  • 来源: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繼續在全球蔓延,除了影響一般航空交通,多艘郵輪都因為疫情被不同地區拒絶泊岸,部份郵輪的乘客和船員更被下令要隔離觀察,再次引起外界對郵輪上傳染病的關注。 目前仍然停靠在橫濱的鑽石公主號上約3700名乘客和船員中,截至周四(2月13日) 已經有218人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是中國大陸境外最大的患者群組,另外有一名港口衛生官員登船後也受到感染。船上的乘客和船員目前仍然在接受隔離檢疫,而確診的患者就被送到當地醫院接受治療。鑽石公主號早前搭載一名香港男子,他早前在香港完成行程下船後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郵輪之後多人開始出現新型冠狀病毒的病徵。郵輪在橫濱泊岸後,日本當局要求所有乘客和船員留在船上進行隔鄰檢疫。 傳染病在郵輪上爆發並新鮮事。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數字顯示,每年過百艘停靠美國的郵輪中,平均有10艘會爆發由諾如病毒(Norovirus,又譯諾沃克病毒)、大腸桿菌等引起的傳染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當局據報,將會安排鑽石公主號上年長或患有長期疾病的人下船,在岸上完成隔離期。 傳染病在郵輪上有多容易蔓延?鑽石公主號的隔離期到2月18日才結束,乘客目前都被要求留在自己的客房,戴上口罩,與其他乘客保持距離。船員和日本衛生部門人員會為他們送餐,而確診染病的乘客和船員都已經送到岸上的醫院。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透露,政府目前每天只能為300個樣本做病毒測試,希望在郵輪隔離期結束前,可以加快到每天為1,000個樣本進行測試。傳染病學者普遍認為,郵輪、學校、老人護理院等關閉式環境十分適合病毒滋長,因為這些地方的人經常有密切接觸。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大衛格芬醫學院教授克萊爾(Claire Panosian)說,在這種密閉的環境,「一個患有呼吸道疾病的人會更容易傳染其他人」。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日本當局已經安排一些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的乘客下船接受治療。 但郵輪與學校、護理院的設施不同,大量人群長時間在一個陝小的空間一起生活,共用飲食、梳洗、洗手間等設施,令病毒更容易傳播。澳洲國立大學傳染病學專家森納那亞克(Sanjaya Senanayake)認為,郵輪通常搭載來自衛生程度不同的國家,令病毒更容易傳播。森納那亞克對BBC說,冠狀病毒通常可以透過飛沫傳播,因此一個人不一定要與患者有直接接觸才會感染。 「例如有人向桌子打噴嚏,然後其他人短時間內觸摸這桌子,就可能受到感染。」郵輪業評論員希龍(Stewart Chiron)指出,許多郵輪公司都會採取措施減少乘客之間傳染疾病的機會,例如餐廳並不會像一般自助餐把所有食物都放在桌上,而是讓乘客到不同的位置點餐。「例如,如果你想吃蛋,就要到一個負責煮蛋的位置,一名戴著手套的船員會為你煮蛋。」希龍又說,郵輪公司普遍都有十分完善的衛生措施保障乘客健康,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以來,許多公司更加強了這方面的工作。「我們可以看到船員都更注重乘客的身體狀況,也更注重船艙的清潔情況。」什麼是超級傳播者? 他們對疫情有多大影響?新冠病毒真面目:六大關鍵問題BBC為你梳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會成為全球流行病嗎?動物傳人疫情不斷發生的原因和解決方案 把整艘船隔離觀察有用嗎?除了鑽石公主號,早前一艘名為世界夢號的郵輪在香港泊岸後,船上的乘客被要求隔鄰觀察多天后才獲准泊岸。另外一艘郵輪威士特丹號先後被日本、台灣、關島和菲律賓等地拒絶靠岸,直至日前終於獲柬埔寨當局准許泊岸。鑽石公主號2月4 日按原定計劃在日本橫濱市停靠,一些乘客接受檢測後證實患上新型冠狀病毒,日本當局隨即下令所有乘客要留在船上接受14 天的隔離檢疫。但專家對隔離郵輪是否可以防止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意見不一。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傳染病學教授菲斯曼(David Fisman)接受美國新聞網站Vox訪問時形容,這種做法相等於「把一些人與病毒一起困在一個載體上」,反而可能令更多人受感染。哈佛大學傳染病學專家米納(Michael Mina)也認為,目前已經有10名船員受感染,日本當局隔離郵輪的做法帶來的風險開始變得「不能接受」。這10名船員據報在驗出染病前,據報一直都與其他船員一起吃飯。除了受感染的風險,外界也開始關注船上乘客和船員的心理健康。許多乘客拍攝片段講述船上的情況,透露隨著確診乘客的數字增多,他們也越來越擔心。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鑽石公主號上的乘客大多不能離開房間。 日本政府下令把整艘郵輪隔離的做法引起爭議,但專家認為它意外地提供了一個模型,讓傳染病學者研究病毒的傳播模式,幫忙外界在全球應付這種新型病毒。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教授博戈克(Isaac Bogoch)說,科學家可以研究確診病人是否在日本政府下達隔離令之前就已經染病、仰或在隔離期間被其他人感染等等。「我們能夠解答這些問題的話,就能更了解在全球的爆發。」>武漢肺炎疫情:香港撤離在武漢居民 隔離設施規模引關注

  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繼續在世界範圍內蔓延,東京2020奧運會將推遲一年舉行。 東京奧運會原定於7月24日至8月9日。國際奧委會24日確認,新日期將「不會晚於2021年夏季」。此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舉行電話會議,商討東京奧運賽期安排。之後安倍向記者表示,巴赫100%同意日本提議,延遲一年舉行東京奧運會。 東京殘奧會也將延期到2021年。東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發表聯合聲明說,病毒蔓延「前所未有、難以預測,全球各地疫情形勢惡化。」聲明說,目前全球確診病例已經超過375000,而且「每小時」都在繼續增長。基於世界衛生組織23日提供的信息,國際奧委會和日本首相決定,東京奧運會賽期「必須重新安排在2020年之後、但不晚於2021年夏天,以確保運動員、奧運會所有參與人員和國際社會的健康」。加拿大宣佈退出,東京奧運如期舉行再添變數疫情之下,體育不再重要也更加重要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2020東京奧運史上首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現代奧運會歷史長達124年,曾被取消,但推遲還是第一次。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中,1916、1940、1944年奧運會被迫取消。1940年奧運會原定的主辦地亦是東京。冷戰期間,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和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曾受抵制。東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聲明說,東京奧運會仍將是「希望的燈塔」,奧運火炬將成為「希望的曙光」。雙方決定,奧運火種將留在日本,推遲後的奧運、殘奧仍將保留「東京2020」的名稱。 分析:奧林匹克前所未有的挑戰BBC體育主編羅恩(Dan Roan):這可以說是體育界和平時代做出的最為重大的決定。(推遲奧運)影響巨大。日本遭受沉重一擊,將被迫追加投入大筆資金。商業合同必須重新商洽,場館重新安排,繁忙的賽事日程重新調整,國際奧委會、體育聯合會、媒體、贊助商等其他一系列有關行業都還要再等一年,才能收獲奧運的財政碩果。經年累月,奧運經歷過無數挑戰,從恐怖到抵制,從戰爭到禁藥,但是,這樣的挑戰還是第一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於7月24日至8月9日舉行。 代價巨大國際奧委會及東京組委會未將取消奧運會納入考慮範圍之內,不過,即使只是延期,也仍然會帶來重大影響。IOC主席巴赫在此前致運動員的信中表示,"我們正處在困境當中",延期舉辦將是"一個極其複雜的挑戰",而取消舉辦則會"摧毀1.1萬名運動員的奧林匹克夢想"。巴赫指,一旦延期,東京奧運的一部分重要場館有可能無法使用,此外有多達33個奧運項目各自在接下來一年的單項賽事日程將要作出相應的調整,而這只是"更多挑戰當中的幾個"。變數不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加拿大是第一個宣佈不會在2020年派隊參加奧運會的國家。 23日,加拿大宣佈即使東京奧運如期舉行,也將不會派隊參加,加拿大成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下第一個宣佈退出的國家。較早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首度表示,不排除東京奧運會延期的可能。同時,國際奧委會(IOC)將於四周內決定,原定於7月24日開幕的東京奧運是否延期。這是國際奧委會及日本政府第一次公開表示東京奧運及殘奧可能延期。澳大利亞代表團也表示,東京奧運會"明顯"不可能如期進行,團隊已經指示運動員為在2021年奧運會作凖備。加拿大奧運及殘奧委員會表示,在諮詢過運動員、體育組織和加拿大政府之後,他們作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該國還同時"緊急呼籲"國際奧委會、國際殘奧委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加拿大代表團的聲明稱:"雖然我們承認,延期必然會帶來很多問題,但是沒有任何事情比我們運動員以及國際社會的健康與安全更重要。"之後,加拿大代表團官方在推特(Twitter)上發佈帖文稱:"今日先延期,明日再征服(Postpone today. Conquer tomorrow)。" 跳過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TeamCanada More than a performance, a record, or a medal. It’s about being part of something bigger. #TeamCanada pic.twitter.com/93vvTRzDfE— Team Canada (@TeamCanada) 2020年3月23日 結尾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TeamCanada 安倍改口疫情持續多個星期以來,雖然外界一直不乏對東京奧運會是否能如期舉行的疑問,也有人呼籲延期,但是日本官方一直堅稱,奧運會將會按計劃舉行。不過,首相安倍晉三周一(3月23日)在日本議會上講話時第一次承認,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能不得不延期舉辦。"如果完整地舉辦(奧運會)變得困難,延期將會是無可避免的決定,因為我們認為,運動員的安全是首要的,"安倍說。不過,他仍然堅持,不會取消這屆奧運會。周日(3月22日),國際奧委會表示,已經為自己設定了四星期的期限,決定2020年奧運會的舉辦安排。國際奧委會的聲明指,其執行委員會已經"在IOC的情境規劃中啟動下一步"。在規劃中,延期將是其中一種可能,此外還包括"縮小規模"等,但IOC同時堅稱,取消奧運會"不會解決任何問題,也幫助不了任何人"。這一最新進展是國際奧委會立場的一次重大轉變——就在五天前,IOC仍然表示正在"全面投入"讓2020年東京奧運會按計劃籌辦。IOC還表示,是近期新型冠狀病毒病例的大幅上升以及在多個大洲多個國家出現暴發的狀況,令執委會覺得需要進行進一步計劃。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在一封致運動員的信中稱:"人的生命是高於一切,包括運動會的舉辦……" "在這條黑暗之路的盡頭,我們正在一起前進,不知道它會有多長,而這條通道的盡頭將會是奧林匹克聖火的光明。"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2020東京奧運疫情之下,體育不再重要也更加重要齊聲呼籲23日,澳大利亞向該國的運動員作出指引,為在2021年的北半球夏天參加奧運會及殘奧會作凖備。"運動會已經明顯不可能在7月舉辦,"澳大利亞代表團團長伊恩·切斯特曼(Ian Chesterman)說。英國奧林匹克協會(BOA)主席羅伯森爵士(Sir Hugh Robertson)對國際奧委會執委會覆核奧運會舉辦安排的決定表示歡迎,同時敦促IOC"為那些面臨重大不確定性的運動員"考慮,盡快作出決定。周日,國際田聯主席塞巴斯蒂安·科(Sebastian Coe)致信巴赫表示,在7月舉辦奧運會"既不可行也不理想"。美國田徑協會(USA Track and Field)以及運動員組織全球運動員(Global Athlete)也呼籲延期舉行奧運會。該組織負責人,英國自行車選手卡勒姆·史基納(Callum Skinner)表示:"隨著疫症全球大流行越來越惡化,越來越多的社區限制措施開始實施,我認為現在就應該做這個決定了。"

武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發展,中國每日確診人數以千計。最早公開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病逝後,憤怒之火在中文網絡上爆發,再次引發了對中國言論自由的渴望。 數十位學者、律師實名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改變現狀。另外還有署名清華大學部分校友、復旦大學生物系部分校友的公開信在網絡上流傳。然而打壓言論的現象並未消減,口頭警告、解除聘用、強制隔離等方式層見迭出,中國當局展開了新一輪的言論打壓行動。 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公開信倡言論自由一封題為《唯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受到普遍關注。簽署者包括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等。「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醫生李文亮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公開信中寫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為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惟有改變,才可望終結人禍;惟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為泡沫。」公開信的簽署者提出六項訴求,包括:厚葬李文亮;把每年2月6日定為言論自由日;釋放所有因思想、信仰、言論、政見和信仰遭受刑罰的公民並予國家賠償;開放媒體自由報導和網路自由言論;開放民間自主救援;以及全面反思近年國內外政策。簽署者郭於華對BBC中文說,「這麼大的事件難道還不值得引起注意嗎?我們也是希望能夠好起來,因為限制言論自由本身就是一種災難,不僅是在掩蓋災難,而且是在製造災難。這個情況必須要有所改變。」另一位簽署者、學者郝建對BBC中文說,「許章潤和其他朋友已經給我們做出了那麼好的榜樣,最關鍵的是,眼下這件事對中國百姓人命關天,我認為提出自己的看法,不管對錯,都是責無旁貸的。」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BBC News 中文 當局禁令頻出一些公開信的簽署者收到當局警告。學者郝建說,他所在的單位最近通過短信和電話警告他,明確表示以後不讓參加這類行動。郝建說,「(對方)說有什麼意見應該走正規渠道。我說,給國務院、全國人大寫信都不是正規渠道,那什麼才是正規渠道呢。」郝建讚揚許章潤於本月初發表的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通過轉發文字、截圖、文件等方式嘗試發佈微信朋友圈,「跟騰訊斗來斗去」。他的微信號不久被封。許章潤在文章中寫道,「壟斷一切、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和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他說,「人禍之災,於當今中國倫理、政治、社會與經濟,甚於一場全面戰爭。」該文在社會上廣傳。許章潤的幾位朋友懷疑許章潤現已遭到當局限制。其中北京出版人耿瀟男稱,許可能遭到軟禁。她對BBC中文說,這幾天與許的聯絡非常不通暢,只能收到有限回復。她回憶,2月8日晚近10點,許章潤在微信中稱,別在這裏說話。隨後還稱,「門口有倆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耿瀟男說,「這種應對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言語、通信和行動是受控狀態。」郭於華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的訪問時說,許的微信被禁言8天。問到許目前的狀況,郭寥寥回應說,「他在家,還好。」之後便不再多言。失聯的公民記者陳秋實令有公民記者陳秋實失聯,受到廣泛關注,被認為是當局打壓言論自由的另一佐證。曾任律師的陳秋實在1月24日大年初一凌晨抵達武漢。他以公民記者的身份參觀了該市各大醫院、殯儀館和臨時隔離病房,並在網絡上發佈自己錄製的報道視頻,聲稱「要把疫情真相傳出去」。2月7日凌晨,陳秋實的Youtube賬號上發佈他母親的視頻,稱兒子失聯。陳母在視頻中說,「兒子前一天告知要去方艙醫院,從晚上七八點到凌晨兩點都處於失聯狀態。」 跳過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陈秋实 告知:協作方內容可能包含廣告 結尾 Youtube 帖子 用戶名 陈秋实 陳秋實的好友徐曉冬當日通過網絡直播稱,陳秋實已經被當局以擔心感染為由強制隔離,但不知實際位置。陳秋實在失蹤前兩天剛剛接受過BBC的訪問。他在訪問時說,曾有地方公安通過電話聯繫到他和他的家人,稱「不要做不實報導」。不過,他說主要的心理壓力並不是來自政治,而是擔憂受到病毒感染,以及感染後無法得到及時救治。陳秋實說,「這兩天我心裏壓力很大,主要並不是來自政治壓力。在這個地方,病毒的感染性還是很強的,我們又經常去醫院這樣感染源比較多的地方,也經常看到屍體,看到嚴重的感染者,所以會有這樣的擔心和恐懼。這裏的醫療資源很匱乏,一旦感染能否得到及時治療,是無法保障的。」陳秋實還對BBC說,翻牆軟件在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受到攻擊,所以不清楚自己的系統何時會癱瘓,導致報導暫停。「武漢地區的互聯網防火牆明顯在加強,這也是一個鬥智斗勇的過程,」陳秋實說。陳秋實的報導大多以直播或自拍的形式進行。截至目前,陳秋實的YouTube頻道已有超過4.4萬人訂閲。有關武漢肺炎死者家屬的訪問、武漢資源緊缺等視頻片段有超過上百萬人觀看。不過,對於陳秋實發佈的內容和風格,爭議不斷。有人認為,他的報道並不涉及過激敏感言論,不過是體制需要的海外政治宣傳,俗稱「高級五毛」;也有人向他在中國做公民記者的勇敢致敬,擔憂他遭到打壓。陳秋實也曾於8月報導香港抗議運動。他在微博中挑戰官方對「暴徒」和「分裂主義」的論述,稱大多數人只是和平示威。不過,他隨後被當局召回北京,並稱多次遭到盤問。被舉報的教師另外,還有教授遭到舉報,甚或解聘。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香港籍社工周佩儀曾任職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文法學院,主要教授高級社會工作實務課程。校方於2月7日以周佩儀「發表不當言論」為由將其解聘。解聘通知上寫道,有學生舉報周佩儀,學院調查後確認,其言行違反了中國教育部《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凖則》第一條凖則,並「在學生中造成不良影響」。於是校方決定解約,即日終止授課資格。在網傳的周佩儀微信朋友圈截圖中,她這樣寫道:「制度形成的社會問題真不是聽幾個心理課程就完事的,冤死的命會落在每個人的心上變成恨……我真再聽不下正能量了!麻煩各位愛國小粉紅把我刪了吧!」除了周佩儀,還武漢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周玄毅遭到學生舉報,稱其經常在網絡上發表"危害國家安全和分化階級對立"的言論。所謂這些言論包括,周轉發了CNN關於李文亮醫生的報導,附上一句話「我們在悼念我們自己」。尚未有消息稱周玄毅遭到單位處理。舉報事件引起諸多網友關注,其中一位在微博上稱,「我下載研究了一下舉報材料,指責內容捕風捉影,言辭字字誅心,頗有數十年前的古風。按這個標凖,微博上60%的人都應該坐牢。」也有教師同行提醒大家注意:「不要加學生為好友,不要加價值觀不同的人為好友,不要用微博,不要發表言論,專業課程以外,都別談。」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英歐強硬「分家」的虛與實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種族歧視開始蔓延全球

武漢疫情尚未平息,各國都在為抑止疫情蔓延盡最大努力。然而,全球各地卻陸續傳出亞洲人遭受種族歧視甚或暴力的意外。 BBC中文訪問了居住在德國,遭遇大小歧視的亞洲民眾分享他們的經驗。他們說,種族歧視不是因為武漢疫情才發生的,那是一種根深柢固對外來者的排斥。但他們也不認為自己只是單純的受害者,因為他們能夠反擊,或用藝術設計為人權發聲。「我不是病毒」世界各地接連傳出對亞洲人不友善的歧視。許多在德國居住或求學的亞洲人陸續在社交網站上分享,自從武漢疫情開始延燒後,在日常生活中被歧視的不快經歷。 前一周,根據德國媒體《每日鏡報》,有中國女留學生在柏林米特區(Mitte)上學途上,被兩位德國女青少年辱罵並吐口水。中國女留學生反擊後被肢體攻擊,受了傷。她之後在微信中提及自己的遭遇,表示攻擊她的人是中東背景的德國人。這起遇襲事件引發中國留德生在網戰激烈的討論,以及中方關注。中國駐德使館高度重視,要求德國調查此事以及防範。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習近平現身北京「調研指導疫情防控工作」英國確診人數增至8例 宣佈防疫新措施 世衛警告疫情危機中假消息蔓延武漢肺炎疫情:一個中國女孩的親歷與去留糾結 圖片版權 Wu Sih Ying Image caption 吳思盈主導設計的背包印有"我不是病毒"等字。 另外,有一位台灣女學生陳同學,在台灣留學生臉書社團提及,上個月底時在德國乘坐地鐵時,驗票員竟然告訴她,「你生病了,離我遠一點」。她感到十分憤怒及難過,並計劃投訴。同樣也在德國求學後工作的台灣人翁郁婷,則在臉書與許多旅德台灣人分享自己近日在柏林生活中遇到的遭遇。她與同樣留德背景的設計師吳思盈,一起發起了「我不是病毒」的設計,計劃生產「我不是病毒」的背袋,希望喚起大眾的平等意識,不向種族歧視以及病毒低頭;目前已經有許多旅德亞洲人共襄盛舉,集資製造產品。武漢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父親:我兒子沒造謠 公眾都知道武漢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去世會否改變什麼武漢醫生李文亮帶著訓誡書離世:民間「吹哨人」的評價難題和維穩爭議李文亮引爆國際輿論 中國民眾「憤怒悲慟要求言論自由」武漢醫生李文亮:從「造謠者」到「英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柏林號稱自由開放。 在柏林就業的翁郁婷告訴BBC中文,自從新冠病毒成為國際事件,有次逛超市時有兩個年輕人看到她,突然「大動作地後退,並且拉高衣領遮住口鼻,一方面覺得他們很無知,但另一方面還是會有點小傷心。」她說。另外,有次她與公司同事午餐,聽到德國人在大聲嘲笑中國新冠病毒,當後者發現餐廳有位亞洲人後,連忙跟自己解釋不是在說她。24歲的翁郁婷說,因為自己的親身體會,再加上聽到許多和他類似的事件,讓她最近出門都格外小心。「就連最近因為感冒,我都不敢在外面咳出聲音,深怕引來許多不必要的誤會。」她補充。一起合作的吳思盈表示,她們的藝術創作是一個「社會設計」,嘗試去解決目前當下社會文化差異之下,所產生的價值衝突:德國人與亞洲人對於「戴口罩」有明顯的認知差異,因此希望這個設計能一來解釋亞洲人戴口罩的原因(不一定是生重病才會戴),二來是降低歐洲人對「戴口罩」的恐慌感,並降低亞洲人被歧視或受到攻擊的可能性。今年23歲,高中畢業就到德國讀書的,要求不用真名的台灣移民小紅(化名)告訴記者,她在僅有100多人居住的柏林近郊村莊居住,但遠在天邊的武漢疫情也開始影響她的小村子。小紅說,這個村莊居民多數是退休的德國白人,全村只有她一個亞洲人,但她與丈夫一直與村民相處平順。不過,武漢疫情爆發後,德國陸續傳出確診個案。他們相熟的一個鄰居,突然打電話告訴她說,村子認為她是中國人,現在都人心惶惶。這位老鄰居也開始小心翼翼的先在電話上問她身體狀況,才願意串門子喝茶,不若以往熱絡。武漢武漢肺炎:「萬家宴」後的社區疫情危機折射政府管治缺失武漢武漢肺炎:患者家屬講述艱難就醫路,無法確診死後迅速火化武漢武漢肺炎:「不得不離開在中國的家人」 圖片版權 Fan Popo Image caption 柏林民眾聚集紀念李文亮醫師。 德國社會種族歧視陰影仍在但是這些移民都不認為他們是受害者。訪談中小紅強調她同意她的德國丈夫說的,德國人對種族歧視很敏感,很害怕被稱為種族歧視者,卻又對自己的言行沒有反思。因此每當遇到歧視的時候,小紅並不迴避衝突。小紅提到,之前住在柏林時,大大小小的種族歧視對她來說幾乎是家常便飯。譬如,好幾次在街上陌生人會任意介入她與朋友對話,模仿她與朋友講中文的音調語氣; 或把眼皮拉成單眼皮伴鬼臉;在她們面前做出功夫熊貓的舉止等等。她說印象較深的是有一次,一個德國青少年走過來問她說,「你黑頭髮黑眼睛,妳身上有帶白米嗎?」小紅立即回應對方說:「那你金頭髮藍眼睛,是納粹嗎?」 對方一聽反應很大,說:「你怎麼可以說我是納粹?」小紅笑著告訴記者。還有一次,在電車上的報販到她面前,突然用德文說了一句:「反正你也讀不懂,不會買我的報紙,」小紅馬上用德文說,「你這是在歧視我嗎?你這樣還賣得出報紙嗎?」對方馬上辯解說自己沒有在歧視;但最嚴重的是一次下電車時,有一個白人醉漢從後面推了她一把,讓她重重的摔在地面上,並罵她「越南婊子」之類的粗話,她身後的先生見狀與對方理論,併發生衝突。小紅說自己是看情況回應歧視行為,前提是要保護好自己。來自北京的80後獨立電影導演范坡坡,也有類似經驗。2019年2月,旅居柏林的他在鬧街上與朋友逛街,突然有一名年輕大漢聽到他們在說中文時,衝過來用英文對著他們大罵,要他們「滾回中國!」。對方手上並晃著土耳其護照,對范坡坡示威。身為影像工作者的他把整個過程錄影下來,後來去報警。「我一點都不怕你,」范坡坡這樣回應了那個彪形大漢。不過,范坡坡感到失望的是,德國警方在很久之後才處理他的投訴,又說因為對方不是德國籍,所以很難幫的上忙。 圖片版權 Yuanyuan Image caption 范坡坡認為德國仍有種族歧視的問題存在。 警察後來循線找到對方。警方告知范坡坡說,對方在情緒上有點異常,范坡坡也不是第一個受害者。德國警方又說,對方稱是因為當時看到新疆維吾爾族在中國的遭遇,因此在街上找中國人麻煩。但范坡坡說,難受的還有自己一些中國朋友,竟問他是否在街上太過招搖,「舉止太gay」讓對方借故找碴。「現在還有人會說,如果你是亞洲人,就不要戴口罩在街上或地鐵以免被攻擊。他這種說法就好比有人要求女性穿著保守一點,以避免性騷擾一樣的本末倒置。這迎合了種族以及性傾向歧視者的惡行,」他說。范坡坡強調,其實他不意外因為武漢疫情,讓種族歧視在在德國又冒出來。他舉例說德國的電視以及文化活動,基本上都還是白人主導,難看到多元文化的影子。他因而部分同意藝術家艾未未最近在搬離柏林,對德國的觀察:「一個想開放的國家,但它還沒有真的開放。」翁郁婷則評價德國是有成熟的轉型正義教育,面對二戰的錯誤,但歧視還是很難根除。她說,不同種族之間,對事物一定存在不同的認知或價值觀,當這些差異不被理解,歧視就不會消失。「某些人在高度政治正確的環境下找不到宣洩的出口,而新冠病毒在此時便成了種族歧視合理化的最佳借口。」她補充。種族歧視事實上,不只在德國,種族歧視也隨著新冠病毒的肆虐,在全球各地堂而皇之的浮上台面。英國衛報最近持續評論,指出英國種族歧視隨著武漢疫情已開始蔓延,攻擊華人或者亞洲背景的英國公民。今年一月底,居住在英國威爾斯的台裔英商呂束珠向BBC投訴。她說農曆新年從台灣探親後回到英國市集工作,卻被市集的一些其他商家要求關門離開。有人更指責她將病毒從亞洲帶回英國是不道德的行為,引起風波。呂束珠說,投訴媒體不是要一個道歉,而是希望大眾正視此事之嚴重性。在南半球,許多華人也開始抱怨最近受到大大小小的歧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中文網,有一位在悉尼地區執業的華人梁醫師(Rhea Liang)說,有個病患看診後還跟她開玩笑說「預防傳染新冠病毒,所以我不能跟你握手。」報道這則新聞的張姓記者亦陳述自己在超商消費時,聽到一位澳洲婦人在她背後說:「亞洲人,在家待著,別帶著病毒到外面來。」種種跡象顯示,對亞洲人的種族歧視已經在全球蔓延,根深柢固的歧視正排擠甚至傷害少數族裔。

-202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