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李文亮調查報告終於出爐的時機與反響

  <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繼續在世界範圍內蔓延,東京2020奧運會將推遲一年舉行。 東京奧運會原定於7月24日至8月9日。國際奧委會24日確認,新日期將「不會晚於2021年夏季」。此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舉行電話會議,商討東京奧運賽期安排。之後安倍向記者表示,巴赫100%同意日本提議,延遲一年舉行東京奧運會。 東京殘奧會也將延期到2021年。東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發表聯合聲明說,病毒蔓延「前所未有、難以預測,全球各地疫情形勢惡化。」聲明說,目前全球確診病例已經超過375000,而且「每小時」都在繼續增長。基於世界衛生組織23日提供的信息,國際奧委會和日本首相決定,東京奧運會賽期「必須重新安排在2020年之後、但不晚於2021年夏天,以確保運動員、奧運會所有參與人員和國際社會的健康」。加拿大宣佈退出,東京奧運如期舉行再添變數疫情之下,體育不再重要也更加重要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2020東京奧運史上首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現代奧運會歷史長達124年,曾被取消,但推遲還是第一次。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中,1916、1940、1944年奧運會被迫取消。1940年奧運會原定的主辦地亦是東京。冷戰期間,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和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曾受抵制。東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聲明說,東京奧運會仍將是「希望的燈塔」,奧運火炬將成為「希望的曙光」。雙方決定,奧運火種將留在日本,推遲後的奧運、殘奧仍將保留「東京2020」的名稱。 分析:奧林匹克前所未有的挑戰BBC體育主編羅恩(Dan Roan):這可以說是體育界和平時代做出的最為重大的決定。(推遲奧運)影響巨大。日本遭受沉重一擊,將被迫追加投入大筆資金。商業合同必須重新商洽,場館重新安排,繁忙的賽事日程重新調整,國際奧委會、體育聯合會、媒體、贊助商等其他一系列有關行業都還要再等一年,才能收獲奧運的財政碩果。經年累月,奧運經歷過無數挑戰,從恐怖到抵制,從戰爭到禁藥,但是,這樣的挑戰還是第一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於7月24日至8月9日舉行。 代價巨大國際奧委會及東京組委會未將取消奧運會納入考慮範圍之內,不過,即使只是延期,也仍然會帶來重大影響。IOC主席巴赫在此前致運動員的信中表示,"我們正處在困境當中",延期舉辦將是"一個極其複雜的挑戰",而取消舉辦則會"摧毀1.1萬名運動員的奧林匹克夢想"。巴赫指,一旦延期,東京奧運的一部分重要場館有可能無法使用,此外有多達33個奧運項目各自在接下來一年的單項賽事日程將要作出相應的調整,而這只是"更多挑戰當中的幾個"。變數不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加拿大是第一個宣佈不會在2020年派隊參加奧運會的國家。 23日,加拿大宣佈即使東京奧運如期舉行,也將不會派隊參加,加拿大成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下第一個宣佈退出的國家。較早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首度表示,不排除東京奧運會延期的可能。同時,國際奧委會(IOC)將於四周內決定,原定於7月24日開幕的東京奧運是否延期。這是國際奧委會及日本政府第一次公開表示東京奧運及殘奧可能延期。澳大利亞代表團也表示,東京奧運會"明顯"不可能如期進行,團隊已經指示運動員為在2021年奧運會作凖備。加拿大奧運及殘奧委員會表示,在諮詢過運動員、體育組織和加拿大政府之後,他們作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該國還同時"緊急呼籲"國際奧委會、國際殘奧委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加拿大代表團的聲明稱:"雖然我們承認,延期必然會帶來很多問題,但是沒有任何事情比我們運動員以及國際社會的健康與安全更重要。"之後,加拿大代表團官方在推特(Twitter)上發佈帖文稱:"今日先延期,明日再征服(Postpone today. Conquer tomorrow)。" 跳過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TeamCanada More than a performance, a record, or a medal. It’s about being part of something bigger. #TeamCanada pic.twitter.com/93vvTRzDfE— Team Canada (@TeamCanada) 2020年3月23日 結尾 Twitter 帖子 用戶名 @TeamCanada 安倍改口疫情持續多個星期以來,雖然外界一直不乏對東京奧運會是否能如期舉行的疑問,也有人呼籲延期,但是日本官方一直堅稱,奧運會將會按計劃舉行。不過,首相安倍晉三周一(3月23日)在日本議會上講話時第一次承認,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能不得不延期舉辦。"如果完整地舉辦(奧運會)變得困難,延期將會是無可避免的決定,因為我們認為,運動員的安全是首要的,"安倍說。不過,他仍然堅持,不會取消這屆奧運會。周日(3月22日),國際奧委會表示,已經為自己設定了四星期的期限,決定2020年奧運會的舉辦安排。國際奧委會的聲明指,其執行委員會已經"在IOC的情境規劃中啟動下一步"。在規劃中,延期將是其中一種可能,此外還包括"縮小規模"等,但IOC同時堅稱,取消奧運會"不會解決任何問題,也幫助不了任何人"。這一最新進展是國際奧委會立場的一次重大轉變——就在五天前,IOC仍然表示正在"全面投入"讓2020年東京奧運會按計劃籌辦。IOC還表示,是近期新型冠狀病毒病例的大幅上升以及在多個大洲多個國家出現暴發的狀況,令執委會覺得需要進行進一步計劃。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在一封致運動員的信中稱:"人的生命是高於一切,包括運動會的舉辦……" "在這條黑暗之路的盡頭,我們正在一起前進,不知道它會有多長,而這條通道的盡頭將會是奧林匹克聖火的光明。"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2020東京奧運疫情之下,體育不再重要也更加重要齊聲呼籲23日,澳大利亞向該國的運動員作出指引,為在2021年的北半球夏天參加奧運會及殘奧會作凖備。"運動會已經明顯不可能在7月舉辦,"澳大利亞代表團團長伊恩·切斯特曼(Ian Chesterman)說。英國奧林匹克協會(BOA)主席羅伯森爵士(Sir Hugh Robertson)對國際奧委會執委會覆核奧運會舉辦安排的決定表示歡迎,同時敦促IOC"為那些面臨重大不確定性的運動員"考慮,盡快作出決定。周日,國際田聯主席塞巴斯蒂安·科(Sebastian Coe)致信巴赫表示,在7月舉辦奧運會"既不可行也不理想"。美國田徑協會(USA Track and Field)以及運動員組織全球運動員(Global Athlete)也呼籲延期舉行奧運會。該組織負責人,英國自行車選手卡勒姆·史基納(Callum Skinner)表示:"隨著疫症全球大流行越來越惡化,越來越多的社區限制措施開始實施,我認為現在就應該做這個決定了。">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如何影響人們的錢包

  據中國官媒新華社消息,中國中共中央對湖北省委主要負責人職務作出調整。上海市長應勇接替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職務,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職務。 報道稱,應勇出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蔣超良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王忠林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不再擔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常委、委員和武漢市委書記職務。這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心湖北省目前為止出現的最高級別人事變動。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新上任的官員均出身政法系統,被視作深受習近平信任。 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網介紹,應勇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在上海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政府黨組書記職務。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網介紹,應勇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在上海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政府黨組書記職務(資料照片)。 人民網官員資料庫目前顯示,蔣超良職位為湖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馬國強沒有其他職務。在這次人事變動出現前一天(2月12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剛剛召開會議,習近平主持並在會上表示,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要加強疫情特別嚴重或風險較大的地區防控。習近平稱,這次疫情「既是一次大戰,也是一次大考」,要求中國各級黨委、政府和各級領導幹部「扛起責任、經受考驗」。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2月13日表示,由於新冠武漢肺炎診療方案發生變化,臨牀診斷納入確診方式,2月12日一天湖北新增確診病例14840例,截至12日24時全省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8206例,死亡1310例。與此同時,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人事也有所調整。中國政府網2月13日消息稱,免去張曉明的港澳辦主任職務,改任副主任(正部級),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一職,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澳門中聯班主任傅自應兼任港澳辦副主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華社報道稱,蔣超良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資料照片)。 政法系統出身官員頻繁空降人民網資料庫顯示,應勇同蔣超良同為1957年出生,常年在政法系統工作,曾在公安、武警系統任職。他在浙江任職多年,之後調到上海工作。應勇與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應勇曾在浙江先後擔任浙江省監察廳廳長,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代院長、院長等職務。而在習近平調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後,應勇也被調到上海工作。職務也由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逐步升至上海市市長。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也屬政法系統出身。根據公開資料,王忠林此前一直在山東工作,在棗莊市公安局任職多年後升任當地檢察院副檢察長,之後在山東多個地方任職。2015年起任山東省發改委黨組書記、主任,2018年起擔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此前在2月8日,浙江出身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也被「空降」到湖北,擔任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武漢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導組副組長。陳一新也曾在習近平在浙江任職期間在習手下工作。此次任命的應勇和夏寶龍都曾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地方上共事多年,一直被外界視為「習家軍」。「現在體制內外都有問責的聲音,對習近平來講不利。越到這個時候越要用自己人,舊部是首選,這符合他用人的風格。」歷史學者、時事評論員章立凡對BBC中文表示。湖北衛健委書記主任雙雙被免 中國官員面臨公信力拷問正式命名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為"COVID-19"的緣由肺李文亮事件後 更多"吹哨人"遭中國當局打壓習近平警告官員防疫措施威脅中國經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時事評論員吳強認為,政法系統幹部在政治上更可靠,「更得中央信任」。他指出,北京選擇這些政法幹部而非專業幹部派往疫情中心治理地方及公共危機,是因為中共需要通過他們防止此次疫情演變成威脅政治安全的事件,說明「政治安全、政治穩定才是北京最關心的」。「按部就班」的人事調整湖北省武漢市是此次疫情中心。此前由於被質疑瞞報和遲報疫情,湖北省和武漢市的主要領導在社交媒體上一直是眾矢之的。中國網友對此次武漢疫情中的四名主要領導諷刺性稱為「武漢F4」,他們分別是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和武漢市長周先旺。「F4什麼時候都下台?」微博上一位網友評論稱。「他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有這樣的下場活該,」一位武漢市民評論道。在1月30日的新冠疫情發佈會上,蔣超良在回答記者關於一些武漢春節返鄉人員不能進家門、武漢醫院物資短缺的問題提問時,一直低頭念稿,始終沒有回答兩個問題,由此被網友戲稱「答非所問蔣超良」。馬國強曾在1月31日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時稱,「自疚、愧疚、自責」,如果自己早一點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或許會比現在好」。中央國際電視台(CGTN)報道稱,這是湖北領導層的「第一次重大調整」。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表示,這一「重大人事變動」是在新冠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暴露出一系列問題的情況下作出的,而應勇與王忠林二人都是「救火隊」,都在「處理公共衛生危機時具有決斷力」。章立凡認為,從應勇在公安和檢察院的工作經歷來看,中國當局換人的主要目的不是疫情管控,仍然是維穩為先。「官方擔心經濟崩潰,現在大規模裁員已經出現,一旦經濟崩潰,就可能引發失業危機,隨後引發政治上的危機。」章立凡說,「疫情本身已經引發人道危機了,疊加效應會讓政權很難承受,所以他們要抓緊時間維穩。」但吳強指出,這個時候進行人事調整,仍然是北京在「沒有緊迫感的情況下」作出的決定。他向BBC中文表示,北京沒有在疫情最危急的時刻立刻做出反應,而是在春節復工後的第一周進行部署,顯示中南海的決策只是「按部就班」在進行,這種變化與人民的呼聲及災情變化相比「還是滯後」的,顯示他們「沒有太多的緊迫感」。/*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Div-s4q8aoa-0 */.kKlRIM.kKlRIM{max-width:100%;width:100%;font-size:16px;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align-items:flex-end;-webkit-box-align:flex-end;-ms-flex-align:flex-end;align-items:flex-end;} .kKlRIM.kKlRIM:last-of-type{border-top:1px solid;margin-top:2px;} .kKlRIM.kKlRIM:last-of-type{padding-top:4px;}/*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Source-s4q8aoa-2 */.eaehaZ.eaehaZ{max-width:100%;width:100%;box-sizing:border-box;word-break:break-word;display:-webkit-box;display:-webkit-flex;display:-ms-flexbox;display:flex;-webkit-box-pack:justify;-webkit-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ms-flex-pack:justify;justify-content:space-between;}/*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FooterBBCLogo-s4q8aoa-3 */.fFKUty.fFKUty{margin:4px 0;box-sizing:border-box;height:15px;width:45px;opacity:0.6;margin-left:4px;-webkit-flex:0 0 auto;-ms-flex:0 0 auto;flex:0 0 auto;}/* sc-component-id: components__EditorialTitle-s4q8aoa-4 */.bCwWpe.bCwWpe{font-size:24px;font-weight:bold;line-height:29px;word-break:break-word;padding:0;margin: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__VegaContainer-s1vljnmg-0 */.fMcNIw.fMcNIw{padding:16px 0;}/* sc-component-id: VegaGraphic__GraphicContainer-hdlj7c-0 */.iiWFxl.iiWFxl{width:100%;background-color:#fff;font-family:Helvetica,Arial,'STHeiti','华文黑体','Microsoft YaHei','微软雅黑','SimSun','宋体';box-sizing:border-box;} html, body{ margin: 0; padding: 0;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Rg.woff) format("woff"); } @font-face { font-family: 'ReithSans';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2) format("woff2"), url(/static/media/BBCReithSans_W_Md.woff) format("woff");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Regular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BBCNassim';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BBCNassimBoldFADesktop.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Iskoola_pota_bb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iskpot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Lath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latha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Mangal';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mangal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Regular.otf) format("open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CJK KR';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CJKkr-Bold.otf) format("open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 Sans Gurmukhi';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Gurmukhi-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Padauk';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Padauk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Shonar_bangala';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Shonar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Regular.ttf) format("truetype"); } @font-face { font-family: 'NotoSansEthiopic'; font-display: swap; src: url(/static/media/NotoSansEthiopic-Bold.ttf) format("truetype"); font-weight: bold; }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已造成超過1000人死亡資料來源: 中國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 .core { display: none; width: 100%; margin-top: 1em; } .core__province { width: 100%; padding: 0.5em; } .core__infected, .core__deceased { min-width: 8em; padding: 0.5em; text-align: right; } .core tr { height: 1.5em; } .core tr:last-child td { border-top: solid 2px #1380a1; font-weight: bold; } .core th { color: #fff; background: #1380a1; font-weight: bold; } .no-js .enhanced { display: none; } .no-js .core { display: table; }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的感染病例數字 病例數目 0 1-100 101-1,000 1,001-10,000 >10,000 選擇一個地區 中國 受影响 報告確診病例: 81,727 死亡人數: 3,291 省 報告確診病例 死亡人數 湖北 67,801 3,169 河北 319 6 北京 565 8 山東 769 7 上海 451 5 浙江 1,243 1 廣東 1,444 8 四川 547 3 雲南 178 2 江西 936 1 天津 147 3 重慶 578 6 湖南 1,018 4 河南 1,275 22 廣西 254 2 吉林 95 1 安徽 990 6 海南 168 6 貴州 146 2 寧夏 75 0 山西 135 0 黑龍江 484 13 福建 328 1 遼寧 127 2 香港 410 4 澳門 31 0 江蘇 640 0 新疆 76 3 陝西 253 3 甘肅 136 2 内蒙古 89 1 青海 18 0 西藏 1 0 中國 81,727 3,291 中國大陸及港澳地區共81,727人感染,3,291人死亡。中國衞健委在2月20日更改了湖北省統計方式,下調確診數字。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衛健委,香港澳門政府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3月26日 下午12:00 @-moz-keyframes gel-spin{0%{-moz-transform:rotate(0deg)}100%{-moz-transform:rotate(360deg)}}@-webkit-keyframes gel-spin{0%{-webkit-transform:rotate(0deg)}100%{-webkit-transform:rotate(360deg)}}@-ms-keyframes gel-spin{0%{-ms-transform:rotate(0deg)}100%{-ms-transform:rotate(360deg)}}@keyframes gel-spin{0%{transform:rotate(0deg)}100%{transform:rotate(360deg)}}.bbc-news-visual-journalism-loading-spinner{display:block;margin:8px auto;width:32px;height:32px;max-width:32px;fill:#323232;-webkit-animation-name:gel-spin;-webkit-animation-duration:1s;-webkit-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webkit-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moz-animation-name:gel-spin;-moz-animation-duration:1s;-moz-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moz-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animation-name:gel-spin;animation-duration:1s;animation-iteration-count:infinite;animation-timing-function:linear}.bbc-news-vj-wrapper{font-family:"Heiti SC", "黑体", helvetica, arial, verdana, sans-serif}

韓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擴散,確診個案再多144宗,累計升至977宗。多國提升前往韓國的旅遊警示級別,以色列、巴林、香港等地限制曾訪韓國的非本地人入境,台灣、卡塔爾等要求曾訪韓國旅客隔離14日。美國建議民眾如非必要,避免前往當地。 韓國外長康京和指,以色列禁止韓國人入境是過度舉措,正密切留意各國針對韓國疫情所採取的措施。韓國疫情怎麼樣?韓國中央防疫對策本部周二(25日)通報,截至當天周二下午4點,韓國新增144宗新冠病例,累計確診977宗,10人死亡。 新增個案中大部分來自大邱市和慶尚北道。幾百宗個案是與新天地大邱教會和慶尚北道清道大南醫院有關。韓國中央災難安全對策本部表示,已要求新天地教會向政府提供信徒名單及其聯繫方式,並對所有信徒進行病毒檢測,如果新天地教會拒絶合作,政府會採取法律手段。對策本部估計,新天地信徒總計21.5萬人,這可能不是最終資料,「凖信徒」不會列入信徒名單。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大邱市的民眾排隊買口罩。 韓國政府決定,將大邱市和慶尚北道列為特別管控區,採取強力的封鎖措施,不過強調不會完全封閉該區。韓國主要城市首爾和釜山等地分別新增個位數的確診個案。早前有曾經出席國會活動的人確診,國會暫停運作。數以百計學校停課,多家企業亦容許員工自主決定是否在家辦工。韓國總統文在寅25日訪問病例集中出現的大邱廣域市,並在市政府大樓主持召開疫情對策會議時表示,阻止疫情蔓延的關鍵在於時間和速度,有關部門需爭取使疫情拐點在本周之內到來。韓國目前只限制曾訪中國湖北的非本地人入境,當地最大在野黨未來統合黨呼籲對中國封關,但青瓦台一名匿名官員向韓聯社表示,不會限制所有來自中國的旅客入境,強調抗疫措施需要具科學性,而非感情用事,目前應擴大檢疫和盡快找出患者。韓國總理丁世均周一曾經表示,韓中兩國外交及經濟關係密切,現實上很難對中國封關,中國佔韓國整體出口25%,亦有20%進口貨品來自中國。韓國政府已預留50億韓元(約2888萬元人民幣)用作針對中國留學生及公務員考生的隔離及防疫工作。韓國政府亦宣佈,從周三至4月30日,將限制銷售商出口口罩,如果銷售商向一家商店一天出售一萬個以上的口罩,需要向當局申報。政府表示,雖然當前韓國每日生產1100萬個口罩,但仍面臨供應短缺的問題。新冠武漢肺炎疫情「黑天鵝」重創全球六大經濟領域新冠疫情或對世界格局及中美關係造成重大衝擊新冠武漢肺炎:習近平在17萬人大會上傳遞的信息 圖片版權 AFP 各國針對韓國疫情有哪些措施?自韓國疫情以百計上升後,多國陸續對韓國實施旅遊限制或特別檢疫措施。香港政府於24日對韓國發出紅色外遊警示,市民如非必要,避免前往韓國,而從周二上午6時起,限制從韓國來港的非香港居民入境。抵港人士需要進行14日醫學觀察。港府針對韓國疫情採取的措施,比起此前針對中國大陸的措施來得更快和更嚴厲,引發香港當地輿論質疑是否雙重標凖。香港目前只針對曾在14日內訪問湖北省的非香港居民實施入境限制,曾訪中國大陸其他地區人士入境香港時,則需要接受居家隔離14天。香港並非唯一一個地區對韓國實施入境限制。以色列、約旦、巴林、基里巴斯、薩摩亞、美屬薩摩亞亦拒絶曾訪韓國的非本地人入境。其中,以色列在宣佈禁令前,便已經要求一架接載韓國旅客的航班原機返回韓國,其中一個主因是有韓國旅行團前往以色列返回韓國後,39名團友中有28人確診。韓國方面對以色列做法表示遺憾,韓國外長康京和指,以色列禁止韓國人入境是過度舉措。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韓國國會亦需要消毒。 另外,台灣、卡塔爾、阿曼、美屬薩摩亞要求對曾訪韓國人士實行強制檢疫14天,澳門要求曾訪韓國旅客實行8小時醫學檢查。越南政府則針對來自大邱市的航班實施強制隔離。新加坡、泰國、英國、哈薩克斯坦則加大對從韓國入境人員的檢疫力度。中國一些城市亦加強了對韓國入境旅客的檢疫,其中,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表示,如果韓國入境旅客無法提供在中國逗留的地址,亦可能被拒入境。山東青島市要求入境人士居家隔離14天或被安排在指定賓館住所活動。在韓國疫情惡化之際,首爾飛往中國山東的機票被搶購,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表示,務必嚴防境外疫情輸入,會強化口岸檢疫。美國亦建議民眾如非必要,避免前往韓國。由於韓國軍隊出現13宗確診個案,美韓軍方宣佈將縮減3月初聯合軍演的規模。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武漢肺炎:英國華人感受到的病毒歧視和牽連
   

猜你喜欢

武漢肺炎疫情:日本捐贈物上的漢語詩詞意外引發文化討論

從中國武漢爆發新冠病毒武漢肺炎至今,疫情已經蔓延到世界近200個國家,40萬人確診感染,近2萬人死亡。 武漢,經過史無前例的封城抗疫措施之後,終於控制住了疫情。中國政府已經宣佈,武漢將在4月8日解封。而在世界其他國家,越來越多的政府正在步中國的後塵,採取封城、隔離等嚴格措施。然而,從中國對武漢採取嚴格防疫措施開始至今,外界對中國的做法經常聽到的一個形容詞是draconian,即德拉古式的、極為嚴苛的意思。 3月24日,美國《紐約時報》在報道韓國的抗疫經驗時寫道:韓國與中國是壓制住新感染病例上升的僅有的兩個國家,但是韓國沒有像中國那樣採取德拉古式的嚴苛措施限制言論和人員流動,也沒有像歐洲和美國那樣採取損害經濟的隔離措施。英國加大抗疫力度 全民居家隔離禁足至少三周武漢居民舉報抗疫工作有假:從孫春蘭督察看中國難題同一天,英國《衛報》在評論中國美國抗疫作用的社論---受災的世界沒有領頭人---一文中稱:儘管中國在疫情爆發後採取的德拉古式的嚴苛措施似乎至少在目前控制住了病毒在中國內部的傳播,應該也為其他國家爭取到了凖備的時間,但中國當局掩蓋了武漢爆發的疫情,壓制那些試圖提醒人們注意的吹哨人,讓新冠病毒在內部傳播之後又擴散到海外。 那麼,德拉古式究竟是怎樣的呢?德拉古又是何許人也?德拉古 Image caption 德拉古為古雅典人制定了一套完整法律——《德拉古法典》。這也被認為是雅典的第一部成文法典。 德拉古(Draco)生活在公元前7世紀的希臘雅典。由於年代久遠,人們對他的生平了解不多,只知道他出身貴族,受過良好的教育。時值古希臘剛剛開始創建法律體系的萌芽階段,德拉古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為古雅典人制定了一套完整法律 —《德拉古法典》。這也被認為是雅典的第一部成文法典。德拉古作為貴族會議授權的法律制定者,在撰寫這部法典時處處維護貴族的利益。然而,這套法典極為殘酷,許多輕罪被重罰,例如盜竊、懶惰等罪行,依法判處死刑等,以致有種說法稱,德拉古的法律不是用墨水寫成,而是用的鮮血。德拉古嚴酷的法律並沒有解決古雅典深重的社會矛盾。不久,德拉古的法典被繼任者梭倫基本廢除,只保留了其中有關謀殺等罪行的很少部分。但是,德拉古作為歐洲歷史的一部分融入語言文化。德拉古式(Draconian)被用來形容嚴酷的法律或者法律裁決,而且逐漸放棄了原本的大寫拼法,演變成一個充滿貶義的形容詞。在《牛津字典》中,德拉古式的解釋是:極度嚴酷;而這一形容詞通常指當局或統治者所實施的政策或措施。民主與專制時至今日,被形容為德拉古式的法律或者措施,常常讓人聯想到侵犯隱私人權、扼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甚至有獨裁、專制和反民主的嫌疑。這或許是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在全盤照搬中國抗疫經驗的問題上心存遲疑的原因之一。更何況國情不同,要照搬中國抗疫模式的風險也不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澳大利亞人》報發表的抗疫評論文章呼籲:在執行德拉古式法規的時期請維護澳大利亞特有生活方式。文章認為,每一次聽到政府宣佈新的對自由的限制措施,就忍不住擔心,因為人們要經歷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狀態下當局收緊控制開始監控。而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周一(3月23日)晚間向全國發表講話,呼籲民眾採取更嚴格的隔離措施後,《每日郵報》政治事務編輯詹姆士·塔斯菲爾德寫道:首相終於被迫採取德拉古式的措施。在中國疫情得以控制,內部感染病例幾乎為零,各行各業凖備恢復正常的抗疫勝利中,中國政府以及官媒大力宣傳自身抗疫模式多麼成功並期待外界的複製。不過評論人士認為,西方社會對德拉古式的嚴酷立法和政府限制公民自由的措施行為有一種根深蒂固的警惕:疫情當前不得已而為之,疫情過後人們感恩的將是全社會的共同努力和守望,讚頌的是民主制度所賦予的言論自由和信息透明,而絶不會是實行德拉古式極端措施的政府和領袖。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