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在韓國:新天地、彈劾總統與假新聞

  • 时间:
  • 浏览:26464
  • 来源:

  <一場調查新型冠狀病毒如何從動物轉移到人體的競賽已經打響,BBC記者海倫·布里格斯(Helen Briggs)報道了科學家試圖追蹤疫情來源的過程。 在中國的一處地方,一隻蝙蝠正在飛過天空。它的糞便中留下了一絲冠狀病毒的蹤跡,掉到了森林大地上。這時,一隻野生動物,可能是一隻在葉子間尋找昆蟲的穿山甲從地上的排洩物中帶走了病毒。這種不明新型冠狀病毒開始在野生動物中間傳播。最終,一隻感染病毒的動物被人類捕獲,一名人類不知在什麼情況下患上了這種疾病,之後開始在一個野生動物市場的工作人員之間傳播開來。而與此同時,一場影響全球的疫情也正在逐漸形成。 科學家們正在試圖證明這種理論的真實性,為此他們試圖找出帶有這種病毒的野生動物。倫敦動物協會(Zoological Society London)的安德魯·坎寧安(Andrew Cunningham)教授稱,這種尋找各個事件前後聯繫「有點像一個偵探故事」。他指出,許多野生動物物種都可能是病毒的宿主,尤其是身上藏有大量不同冠狀病毒的蝙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顯微鏡下的冠狀病毒。 那麼,我們對這個「溢出事件」究竟了解多少?事情真相是否像業界所了解的那樣?當科學家們一名病人體內提取的病毒中破解出其基因組成後,科學家們將病毒與中國的蝙蝠聯繫到了一起。蝙蝠聚居在面積較大的地方,飛行距離很長,並且遍布每個大陸。它們很少生病,但可以將病原體廣泛傳播。倫敦大學學院教授凱特·瓊斯(Kate Jones)認為,有一些證據表明蝙蝠已經適應了飛行的能量需求,並且在修復DNA損傷方面表現得更好。「這可能使得它們可以在生病之前有能力攜帶更多病毒,但這只是目前的一種想法而已,」她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是確診病例出現最多的國家,但其他國家也在抗擊疫情。 毫無疑問,蝙蝠的行為可以讓病毒大力繁殖。諾丁漢大學教授喬納森·鮑爾(Jonathan Ball)表示,考慮蝙蝠特殊的生活方式,且他們會攜帶大量病毒,由於蝙蝠屬於哺乳動物,所以很有可能一些蝙蝠可以直接或者通過中間宿主物種將病毒傳染給人類。這個謎題的第二部分是對神秘動物的識別。病毒在這個動物體內得到培養後,這個動物可能最終出現在了武漢市場上。其中一個可疑對象便是穿山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官員在廣州一野生動植物市場查獲野貓,以防止SARS傳播。 穿山甲是一種全身布滿鱗片的哺乳動物,以螞蟻為食。據報道它們是全世界走私量最大的哺乳動物,現在瀕臨滅絶。亞洲市場對穿山甲有大量需求,它們的鱗片可以用於中藥,一些人還視穿山甲肉為美味佳餚。人們之前已經在穿山甲體內發現過冠狀病毒,其中一些據說與新型冠狀病毒非常相似。那麼,在傳播到人類之前,蝙蝠病毒和穿山甲病毒之間有可能已經進行過遺傳信息互換嗎?科學家對所有結論都持謹慎態度。目前穿山甲研究的全部數據尚未公開,因此我們無法核實這些信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駱駝體內可以藏有冠狀病毒MERS。 坎寧安教授稱,研究中檢測的穿山甲的來源與數量至關重要。「例如採集的是否是多只直接從野外採樣的動物(這樣結果才更有意義),還是從圈養環境或農貿市場(濕市場)中採集的一隻動物(這樣可能無法得出有關病毒真正宿主的強有力結論)?」坎寧安表示,穿山甲和其他野生物種,包括各類蝙蝠,通常在農貿市場上被出售,這給病毒從一種物種轉移到另一物種提供了機會。「因此,濕市場為病原體從一種物種傳播到另一物種,包括傳播到人體創造了理想的條件」。疫情爆發後,武漢關閉了相關市場,那裏原本有一個野味區,專門出售活的和被宰殺的動物,包括駱駝、考拉及鳥類的身體部位。據《衛報》報道,其中一家商店的貨品清單上列有:活狼幼崽、金蟬、蠍子、竹鼠、松鼠、狐狸、雪貂、刺蝟(有可能是豪豬)、火蜥蜴、烏龜和鱷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本月印度尼西亞一市場上出售蝙蝠。 鮑爾教授說,目前據我們所知,蝙蝠與穿山甲並沒有列在市場出售名單目錄中,但中國當局應該會有哪些動物曾被出售的信息。「如果溢出事件已經發生過一次,你會想要知道是否還會再次發生,因為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十分重要。」「因此,你需要確切地知道溢出事件發生的動物種類,以及造成溢出的風險因素是什麼。」近年來,已經有許多我們熟悉的病毒與野生動物發生交叉。比如埃博拉、艾滋、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和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瓊斯教授稱,野生動植物引發的傳染病事件逐漸增多可能是由於我們發現它們的能力逐漸增強,彼此之間的聯繫日益緊密,或者人類更多侵佔了野生棲息環境,從而「改變了版圖,也使得人類接觸到了之前從未見過的新病毒」。坎寧安教授表示,如果我們知道了風險因素都有哪些,便可以採取措施從源頭上防止這些情況發生,同時還不會對野生動物造成不利影響。環保主義者們一再強調,儘管蝙蝠被認為攜帶許多病毒,但它們對於生態環境的運作也是必不可少的。「食蟲蝙蝠可以吃掉蚊子和農業害蟲等大量昆蟲,果蝠則可以給樹木授粉並傳播種子,」他說。「當務之急是,不要因為錯誤的『疾控』措施撲滅這些物種。」在2002-2003年的非典疫情發生後,野生動物市場交易一度被叫停,但很快中國、越南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又出現了許多類似市場。如今中國再次叫停了通常用於食品、毛皮和傳統藥物的野生動物產品買賣,報道稱這次禁令可能永久有效。雖然我們可能永遠無法確切知道導致多人死亡的這次疾病是如何開始在人類間傳播的,但東英吉利亞大學教授戴安娜·貝爾(Diana Bell)指出,我們可以預防下一場「完美風暴」。「我們把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棲息地、不同生活方式的動物們聚集到了一起,讓它們相互混合,有點像是一個大熔爐,我們必須停止這種做法了,」她說。>武漢肺炎疫情:探尋少兒很少染病的深層原因

  雖然中國在努力遏制疫情的蔓延,新型冠狀病毒危機的直接影響已經降臨到我們身上。 少數外國公民已經生病。面對這種局面,有關國家政府正在權衡利弊做出困難的選擇,實施撤僑並把那些可能攜帶病毒的返國人士隔離起來。一些國家乾脆完全禁止中國公民入境。而且,在一些地方還出現了對中國和中國人的污名化現象,給他們貼上令人不快和不公平的標籤,這種現象很難避免。 這場危機對經濟的衝擊也很顯而易見。武漢肺炎疫情:病來如山倒 意大利當局封城抗疫武漢肺炎疫情與中美爭霸升溫 「恐華症」死灰復燃引關注武漢武漢肺炎:冠狀病毒疫情專題報道首先,那些依賴貨物和人員流動的行業,包括旅遊業、航空公司、郵輪運營商和商業航運公司,它們都已經開始經歷艱難時刻。這場危機凸顯出來的是:很多產品背後的全球供應鏈並非像我們所想象的那樣運轉如常。移動電話、微處理器、汽車工業零配件的供應都有可能受到嚴重干擾。即使是服務業,例如在中國設立分支機構的外國學校,也會發現他們的收入受到影響。這一切將持續多久,現在難以預測。它對北京產生的影響也是如此。這取決於疫情如何發展。正如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實力研究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所指出的那樣:「中國國內外對習近平的看法和影響將取決於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續時間有多長及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多大。」她認為:「如果中國共產黨能夠控制疫情蔓延並結束這場危機,中國國內很少還會有人繼續批評中共最初的反應遲緩並試圖掩蓋疫情。」許多參加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向中國尋求投資的國家將繼續這樣做。葛萊儀表示,這些國家將繼續希望中國為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貸款,因為他們沒有其他資金來源。但這次危機造成的持久影響會是什麼?它在多大程度上能改變世界對中國的看法,特別是對習近平主席的看法以及對他領導的中國整個發展方向的看法?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蔓延及其後果將如何影響至關重要的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關係?隨著美中之間的技術冷戰明顯升溫,包括5G移動網絡和人工智能之爭,病毒疫情產生的緊張形勢是否會使兩國關係雪上加霜?那麼,首先,人們如何看中國當局這次應對疫情危機?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說,中國國內基本上有兩種不同的觀點。她表示,第一種觀點已經得到中國外交部門的宣傳,即中國已經採取了非常措施遏制病毒,這既是為了本國人民,也是為世界其他國家的做出的貢獻。當局說,中國特有的自上而下的威權模式確保這些這些措施落實。但易明說,還有第二種觀點是:由於中國的政治制度和打壓政策決心消除獨立的聲音,中國在及時應對危機方面丟失了寶貴的時間。 圖片版權 Dr Li Wenliang Image caption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去世引發中國民眾的憤怒情緒。 她說:「同時,在習近平治下,地方官員也越來越害怕承認不利的形勢。這也阻礙了當局採取有效的應對措施。」作為一個長期的中國觀察家,易明告訴我說,她發現特別讓人擔心的是,「即使在李文亮醫生去世後,中共繼續打壓獨立的聲音」。李醫生被許多中國人視為吹哨者和英雄,他最早預警武漢武漢肺炎「人傳人」的危險,自己也因感染病毒而去世。易明說,「人們曾經希望,李文亮之死以及民眾對此的反應,將向中國領導層表明,透明度和一個更加開放的公民社會對全國有效抗擊疫情有著巨大的價值。那麼,中國國內有這樣的觀點,世界其它地區對疫情是如何看呢?易明說,她認為冠狀病毒疫情並不會改變中國政府的看法,相反,她認為,疫情「只會助長先前已經存在的觀念。支持政府的人士將強調(中國政府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資源調動能力,而批評者則強調當局缺乏透明度和擔憂中國信息的凖確性」。但疫情對經濟方面的影響可能很大,即使是看看眾所周知的領域,就可以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次疫情凸顯了中國對全球經濟的重要性,以及擁有多元化供應鏈有多重要。就這一點,易明認為,這「可能會鼓勵更多的企業不要將過多的製造項目放在中國,或者過於依賴中國消費市場。」我最近參加慕尼黑的年度全球安全會議時就發現,新冠狀病毒疫情及其對華盛頓和北京之間中長期關係可能產生的影響,給會議的大部分辯論罩上陰影。國際著名的政治風險和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創始人兼首席戰略師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告訴我,此次危機有可能導致美中商業關係出現重大調整,儘管這種調整可能並不完全是出於很多人可能會認為的原因。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北京實施嚴格的防疫檢查。 他告訴我說:「因為貿易爭端不斷加劇,加上中國的勞動力越來越貴和效率越來越低,美國的很多公司長期以來都一直在考慮減少對中國的供應鏈依賴。」他解釋說,美國公司現在可以利用新冠狀病毒為借口,採取相關的實際行動。這當然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如果疫情長期存在造成破壞,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前景。他認為,至少疫情使得中國不太可能做到全面落實剛剛與美國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這進一步加劇了美中脫鉤的趨勢。葛萊儀也贊同表這一觀點,中國將難以履行在「第一階段」協議中做出的承諾。但是,她認為,「美國有可能會給北京留一些迴旋餘地。」她指出,「特朗普總統目前著眼於連任,他需要宣揚他取得的成就,並尋求與習近平保持良好的關係,同時承諾在'第二階段'取得更大的進展。」她說,2020年將是保持現狀的一年。在這裏,我們看到了經濟、外交和國內政治中至關重要的重疊部分。每個因素都在美中關係中發揮一定的作用,但每個因素的顯著性或相對權重視情而異。正如伊恩·布雷默指出的那樣,「目前,特朗普對習近平主席對有關情況的處理持相當正面的態度」。但是,他認為,「這主要是因為特朗普自己相對地免受了疫情危機的影響」。布雷默斷言,所有這些情況都很可能發生變化。他認為,一旦疫情開始對美國經濟造成衝擊,特別是在選舉年,人們有可能看到特朗普總統會咄咄逼人地把矛頭指向習近平。他最後表示,這並非是空穴來風。鑒於如今美國兩黨普遍存在對華強硬態度,如果特朗普決定把矛頭指向習近平,將對世界僅有的兩個經濟超級大國之間的關係造成實際衝擊。在慕尼黑會議上,美國兩黨狠顯然對華充滿敵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兩黨對內雖有政爭,但對中國態度趨於一致的反對。新冠病毒危機有可能使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本已惡化的氣氛急劇惡化。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率領一個龐大的國會代表團與會。她直言不諱地反對中國,特別是在與美國的技術競爭領域問題上。但在我看來,這不僅僅是商業或技術的問題。這場辯論有一個明顯的意識形態因素。在會上,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在發言中傾向於用「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一詞。因此,新冠病毒危機有可能使華盛頓和北京之間本已惡化的氣氛急劇惡化。這可能會產生更廣泛的後果,不僅是對歐洲人(特別是對華盛頓在亞洲的盟友而言),他們將被夾在中間。我問伊恩·布雷默,如果考慮到我們在慕尼黑看到的情況,包括佩洛西、國務卿蓬佩奧和國防部長埃斯珀對中國咄咄逼人的言辭,是否等同於美中之間已經宣佈一場新的全球「高技術冷戰」。他回答說:「差不多」。但他強調表示,歐洲人無意陷入這場醞釀中的高科技冷戰之中。他注意到:「實際上,這是大西洋關係中第一次看到美國人和歐洲人在什麼是各自最重大的國家安全關切上出現如此巨大的分歧。」這反過來又會對美國與一些北約伙伴之間本已有些緊張的關係產生深遠影響。布雷默告訴我說:「儘管美國人可能正在凖備在科技領域針對中國進行『冷戰』,但目前它越來越像是一場雙邊『冷戰』,而不是一場全球性的『冷戰』。當美國人開始真正把重點轉向亞洲的安全事務之際,歐洲人卻沒有。因此,跨大西洋關係可能還將面臨更大的風浪。」

噩夢醒來,發現自己身處於另一個噩夢中。對於本周剛剛經歷「黑色星期一」的美國股市而言,又經歷了一個「更黑的星期四」。 3月12日開盤後,標普500下跌,觸發7%的熔斷點,這是美股歷史上第三次熔斷,其中兩次都發生在本周。收盤時,美股三大指數都下跌近10%,為1987年「黑色星期一」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高於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單日最大單日跌幅。 美股的表現,也如海嘯般傳導至全球股票市場。巴西、泰國、菲律賓、韓國、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亞等至少11個國家股市均在這一天加入「熔斷潮」的行列。「恐慌」「有一種恐懼和恐慌的感覺,」悉尼證券經紀公司Commsec的分析師詹姆斯·陶(James Tao)表示,高價值客戶部門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現在的情況是不確定性太多,沒人知道該如何應對......是戰,還是逃跑?現在很多人選擇逃跑。」 美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攀升,特朗普任命副總統彭斯抗擊疫情武漢肺炎疫情:特朗普從未遇過的問題美國向紐約疫情「控制區域」派遣國民警衛隊NBA停賽,歐洲旅行禁令,美國緊急應對武漢肺炎疫情武漢肺炎疫情:油價股價暴跌背後的全球三大經濟衰退因素習近平抵武漢,新冠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首次到訪中心疫區武漢肺炎疫情:八張圖表說明新型冠狀病毒如何衝擊全球經濟新型冠狀病毒:為什麼我們會忍不住摸自己的臉?美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攀升,特朗普任命副總統彭斯抗擊疫情武漢肺炎疫情:美國警告全球爆發「難以避免」 南極洲為唯一淨土恐慌的情緒隨著特朗普「歐洲旅行禁令」而加劇,進一步傳導到股市。在歐洲、北美和澳大利亞,各種防控措施不斷升級。羅馬的天主教教堂被下令關閉,在當代歷史上還是頭一次;美國NBA和國家冰球聯盟暫停本賽季餘下比賽,美國職棒大聯盟推遲賽季開始時間。各國領導人感染的風險也在加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妻子從英國返回後確診,目前特魯多已自我隔離;巴西總統發言人魏因加藤(Fabio Wajngarten)確診感染新冠病毒,他上周訪美,並與特朗普同框合影;澳大利亞內政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3月13日確認感染。東京奧運會能否如期舉行也引各方擔憂。特朗普甚至建議推遲一年,「或許他們將它推遲一年......如果可能的話。我寧願是那樣,也不想看到到處空蕩蕩的體育場。」「好的一點是各國政府正在升級防疫措施,不好的一點是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也在加重。」中金固收分析師認為,因此市場需要看到這些防疫措施有一定成效,心態才可能會緩解下來。暴跌之下,美聯儲當日的1.22萬億美元的救市計劃未能起效。此前的「緊急降息」甚至起到反作用。同一天,歐洲央行則意外決定不降息,市場原本預期歐洲央行降息10個基點。嚴厲防疫措施,帶來對經濟衝擊的擔憂;大規模救市措施,帶來適得其反的作用;力度達不到市場預期的政策,又被認為救助力度不夠。各國央行和政府推出的措施,面對市場的恐慌情緒似乎難以達到效果。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在白宮發表全國演說,批評歐洲面對「外國病毒」反應不夠快。 那市場到底有多恐慌?衡量市場恐慌程度的Cboe波動率指數(VIX)周四收報75.47, 錄得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漲幅,處在2008年11月金融危機最嚴重階段以來的最高水凖。不過,也有分析師認為離一場經濟危機還有距離。還沒有2008年那麼嚴重?光大證券宏觀分析師認為,如果疫情在美國一個季度左右可以得到控制,那麼短期內這次疫情儘管對美國經濟會造成較大的影響,但可能不是系統性衝擊。政府在必要時刻可能出手防止問題急劇惡化。經濟金融市場短期動蕩難免,但再次發生金融危機的概率不大。在中國有「股神」美譽的巴菲特日前在一次採訪中稱,如果堅持足夠長的時間,將會看到這個市場上任何情況都可能發生。最近的這次震蕩是由新冠武漢肺炎疫情和油價暴跌這場「組合拳」帶來的後果,但1987年10月的金融恐慌顯然更為嚴重。而且至少到目前為止,2008年比現在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要可怕得多。作為病毒最先爆發地的中國,似乎沒那麼恐慌。疫情重災區湖北省新增病例大幅減少,中國國家衛健委稱,3月12日大陸新增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8例,其中湖北新增新冠武漢肺炎確診病例5例。但中國衛健委官網補充說,累計確診病例數訂正增加12例。中國A股也成為全球熔斷潮中罕見抗跌的市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下一步負利率?下一步怎麼辦?除了財政補貼計劃,市場預計美聯儲下周召開會議後會進一步降息。美國銀行利率策略師布萊金哈(Bruno Braizinha)表示,「考慮到美聯儲的工具箱日漸見底,總是存在實施負利率政策的可能性。」美聯儲罕見地「緊急降息」50個基點後,聯邦基金指標利率目標區間在1.0%-1.25%,而這一數字從未低於0%-0.25%的區間。聯儲官員曾表示,他們反對實施負利率,這一政策在歐洲和日本產生的效果好壞參半。不過,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美聯儲歷史性地進入負利率時代將不可避免。加拿大外匯銀行(Exchange Bank of Canada)外匯策略部主管布雷加雷(Erik Bregar)表示,看起來我們正朝著負利率的方向發展,美聯儲似乎已彈盡糧絶。
点击进進专题:
武漢肺炎疫情:倫敦人去樓空原來是這個模樣
   

猜你喜欢